《三十六计》04计 【胜战】以逸待劳


【原文】 困敌之势①,不以战;损刚益柔②。

【注释】 ①困敌之势:迫使敌入处于围顿的境地。

②损刚益柔:语出《易经. 损》。“刚”、“柔”是两个相对的事物现象,在 一定的条件下相对的两方有可相互转化。“损”,卦名。本卦为异卦相叠(兑下艮 上)。上卦为艮,艮为山,下卦为兑,兑为泽。上山下泽,意为大泽浸蚀山根之象, 也就说有水浸润着山,抑损着山,故卦名叫损”。“损刚益柔”是根据此卦象讲述 “刚柔相推, 而主变化” 的普遍道理和法则。此计正是根据“损”卦的道理,以 “刚”喻敌,以“柔”喻已,意谓困敌可用积极防御,逐渐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使之由强变弱,而我因势利导又可使自己变被动为主动,不一定要用直接进攻的方 法,同样可以制胜。

以逸待劳

【解读】 古人按语说:此即致敌之法也。兵书云:“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 而趋战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孙子.虚实篇》)兵书论敌,此 为论势,则其旨非择地以待敌;面在以简驭繁,以不变应变,以小变应大变,以不 动应动以小动应大动,以枢应环也。如管仲寓军令于内政,实而备之。(《史记》 卷六二《管晏列传》);孙膑于马陵道伏击庞涓(《史记》)卷六五《孙子吴起列 传》;李牧守雁门,久而不战,而实备之,战而大破匈奴(《史记》卷八—《廉颇 蔺相如列传》)。

古按语举了管仲治国备战,孙膑马陵道伏击庞涓,李牧大破匈奴的事实,来证 明调敌就范,以逸待劳,是“无有不胜”,法。强调用中心枢纽,即关键性的条件, 来对付无穷无尽、变化多端的“环”,即广大四周的情况。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是本 计关键。谁人不知,两个拳师放对,聪明的拳师往往退让一步,蠢人则其势汹汹, 劈头就使出全副本领.结果往往被退让者打倒。《水浒传》上的洪教头,在柴进家 中要打林冲,连唤几个“来来”,结果却是退让的林冲看出洪教头的破绽,一脚踢 翻了洪教头。

以逸待劳,语出于《孙子·军争篇》:故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 锐,昼气惰,暮气归。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 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同逸)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

又,《孙子·虚实篇》:“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同逸),后处战地而趋战 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原意是说,凡是先到战场面等待敌人的,就 从容、主动,后到达战场的只能仓促应战,一定会疲劳、被动。所以,善于指挥作 战的人,总是调动敌人,而决不会被敌人调动。

战国末期,秦国少年将军李信率二十万军队攻打楚国,开始时,秦军连克数城, 锐不可挡。不久,李信中了楚将项燕伏兵之计,丢盔弃甲,狼狈而逃,秦军损失数 万。后来,秦王又起用已告老还乡的王翦。王翦率领六十万军队,陈兵于楚国边境。 楚军立即发重兵抗敌。老将王翦毫无进攻之意,只是专心修筑城池,摆出一派坚壁 固守的姿态。两军对垒,战争一触即发。楚军急于击退秦军,相持年余。王翦在军 中鼓励将士养精蓄锐,吃饱喝足,休养生息。秦军将士人人身强力壮,精力充沛, 平时操练,技艺精进,王翦心中十分高兴。一年后,楚军绷紧的弦早已松懈,将士 已无斗志,认为秦军的确防守自保,于是决定东撤。王翦见时机已到,下令追击正 在撤退的楚军。秦军将士人人如猛虎下山,只杀得楚军溃不成军。秦军乘胜追击, 势不可挡,公元前223年,秦灭楚。

此计强调:放敌方处于困难局面,不一定只用进攻之法。关键在于掌握主动权, 待机而动,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对动,积极调动敌人,创造战机,不让敌人调动自 已,而要努力牵着敌人的鼻子走。所以,不可把以逸待劳的“待”字理解为消极被 动的等待。

三国时,吴国杀了关羽,刘备怒不可遏,亲自率领七十万大军伐吴。蜀军从长 江上游顺流进击,居高临下,势如破竹。举兵东下,连胜十余阵,锐气正盛,直至 彝陵,哮亭一带,深入吴国腹地五六百里。孙权命青年将领陆逊为大都督,率五万 人迎战。陆逊深谙兵法,正确地分析了形势,认为刘备锐气始盛,并且居高临下, 吴军难以进攻。于是决定实行战略退却,以观其变。吴军完全撤出山地,这样,蜀 军在五六百里的山地一带难以展开,反而处于被动地位,欲战不能,兵疲意阻。相 持半年,蜀军斗志松懈。陆逊看到蜀军战线绵延数百里,首尾难顾,在山林安营扎 寨,犯了兵家之忌。时机成熟,陆逊下令全面反攻,打得蜀军措手不及。陆逊—把 火,烧毁蜀军七百里连营,蜀军大乱,伤亡惨重,慌忙撤退。陆逊创造了战争史上 以少胜多、后发制人的著名战例。


分类:兵法 书名:三十六计 作者:无名氏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