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庄子》第15章 刻意

勿妄想,勿盲动,养神要紧

一、五类士人之可笑

励志矫情,洁白自诩。逃避社会,厌恶庸俗。清谈迂论,冷嘲热讽。作为持不同政见者,自视甚高。在野的隐士最爱来这一套。他们一肚皮的不合时宜。暮年牢骚更盛,最后跳河自杀。

宣传仁义,演说忠信。恭俭克己,谦让待人。作为传统文化的肩承者,注重个人思想修养,半在野半在朝的学士最爱来这一套。他们从事文化教育活动,年轻游历讲学,老了在家授课。

满口政绩,树立形象。君臣有礼,尊卑有序。作为各级掌权者,强调整顿社会,以求安定。在朝的显士最爱来这一套。他们崇拜君主,加强国力,拓张领土,忙得要命,累得要死。

害怕麻烦,贪图清静。移居山林,学会钓鱼。作为社会竞争的失败者,拒绝再干任何事业。在野的闲士最爱来这一套。他们无功无名,远避红尘,不再关心社会,但求不忙不累而已。

做深呼吸,通丹田气。打太极拳,练鹤翔桩。作为活命哲学的信奉者,老而不死比一切都要紧。在朝在野都有一些士类最爱来这一套。他们坚持锻炼,注意保养,羡慕彭祖活八百岁。

这五类士以外,还有一类。他们用不着励志而人品自高,忘记了仁义而修身养性。谈不上政绩而实现安定, 家不在山林而同样悠闲,从来不锻炼而仍然长寿。什么都舍弃了,什么都完备了。他们精神恬淡,无限制的开放,所以感召了众多的佳士,纷纷追随。他们凭什么?凭天道,凭圣德。

二、圣人怎样修身治国?

恬淡,寂寞,虚空,静止,无为。这个体系是天地间最灵的水平仪,是修道养德的最高标准。这个标准要求圣人休俗虑。俗虑休了,处境就平安了顺适了。处境平顺,精神就恬淡了。恬淡的精神,平顺的处境,足以排遣忧患,抵抗妖邪。这样,圣人的德行就完备了,精神就不虚耗了。近似的话,我在《天道篇》内已经说过。

这个标准要求圣人,生,顺随自然发展;死,参与物质变化;静,阴气般的凝静;动,阳气般的波动。同样的话,我在《天道篇》内已经说过。

此外,这个标准还要求圣人不必预先替后代求福,谨防带头给将来召祸。为政切忌没事找事,最好得过且过,好比唱歌,切忌领唱,最好应和。主观能动性不要加强,而要减弱。坐待条件成熟再动手吧,不必提前闹得风风火火。机心要割除,智囊要撕破,听天由命,获益良多。

修身治国,以上几方面都做到,圣人就不招老天怨恨,就不被外物牵掣,就不受帝人排斥,就不闻野鬼骂詈。百姓看见他光辉可爱而不会刺眼,发现他信用可靠而不必如期。他闲散,不细想,不深究。他透明,不阴谋,不阳谋。睡了不做梦,醒了不担忧。生是泡沫,短暂的漂浮。死是休息,永久的享受。他的精神单纯,他的灵魂清醒。虚空恬淡的他达到了修道养德的最高标准。

三、保养精神的方法

用修道养德的标准来衡量,悲伤与欢乐是德性的偏斜,喜悦与愤怒是道理的错误,爱好与厌恶是心态的失常。所以,高度的道德应该是忘悲忘欢,不喜不怒,无好无恶。高度的静止是专一,不因为外界变化而动摇,高度的虚空是宽容,不去触犯外界。高度的恬淡是独立,不去联络外界。高度的纯粹是和谐,不去干涉外界。

恬淡,寂寞,虚空,静止,无为,这是修道养德的最高标准,不可分割,自成体系。与此标准相反,悲欢,喜怒,好恶,消耗人的精力;动摇,触犯,联络,干涉,消耗人的体力。体力消耗不止不休,便会累垮。精力消耗没完没了,便会憔悴。这些憔悴累垮的人,在持不同政见的隐士阶层,在肩承传统文化的学士阶层,在各级掌权的显士阶层,最为常见。

请观察瓶水、缸水、池水、河水、海水,就能了解水性,水性喜清。滤去杂质,水便清了。水性喜平。不去搅动,水便平了,水性不喜封闭。一封闭就溷(hun4)浊再不清了。看得出来,水在模仿天气。天气,扫除杂雾便晴,风不吹动便静,阴云密闭又溷浊不晴了。所以水性乃天德的投影。人也能模仿水性,效法天德吗?

能。改掉习染的杂质,便清纯了。不受外物的摇动,便平静了。断绝外交,不去联络外界,便恬淡了。开放自身,宽容一切,便虚空了。纵然有所活动,也不是有意图的,便谐和于大自然了。这里说的乃是保养精神的方法哟。

江南吴国越国,冶炼工艺俱精,锻打宝剑,天下闻名,谁购得吴越剑,皆会锁藏箱匣,视为传家之宝,不愿佩戴,不敢妄用。养精的道理与蓄锐相同,人的精神岂可妄用。

人身上最具有能动性的便是精神。精神外射,穿透任何屏障,射向东西南北无限远,上穿天,下透地,无所不射。精神遥感万物,遥控万物,遥变万物,遥养万物。人的精神乃宇宙精神的分支。精神来无影去无踪。精神是人体内的上帝,具备造化功能,等同皇天后土。

四、圣人守好精神

大道纯粹朴素,简单明白。修道者放弃了许多东西,但有一样必须守住,就是精神。精神守好,灵魂与肉体就不再矛盾,就不再分裂,就合二而一了。这个一便是圆融自足的小宇宙。这个一与大宇宙息息相通,同步运行,密合自然原理,修道者由此而得道焉。难怪俗话说:“世人金钱挂帅。清官名声要紧。贤士追求理想。圣人守好精神。”

大道的朴素性决定了修道者的洁白,拒染悲欢喜怒好恶种种感情色彩。大道的纯粹性决定了修道者的无为,面对外界,拒不动摇,拒不触犯,拒不联络,拒不干涉。洁白了,无为了,精神当然不至于虚耗了。

能圆满体现洁白无为的乃能称为真人,真人亦即至人,到顶的人,拔尖的人。


分类:道家 书名:现代庄子 作者:流沙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