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庄子》第31章 渔父

息影绝迹,少管闲事吧

一、老渔夫批评孔子

孔子明年爱好郊游,课堂上讲倦了,便宣布出城去玩一玩。出城不远,有个缁帷公园,树林遮天蔽日,孔子带领学生常来这里游玩。一日,在缁帷公园的河岸,学生们散坐在草地上读书,孔子独坐在杏坛上唱歌弹琴。一曲尚未弹完,河边一艘小船上渔夫听见了,走上岸来,远远蹲着,左手拍膝,右手托腮,瞑目倾听。渔夫年老,须眉雪白,披头散发,长袖飘飘,意态潇洒,仿佛古人。待孔子弹完了,渔夫招手,要子贡和子路前去。子贡是负责孔子交际的,子路是负责孔子安全的,二人当即前去应酬。

渔夫遥指杏坛上的孔子,询问二人:“他是做啥的呀?”

子路说:“鲁国的著名贤士呢。”

渔夫问:“哪家的?”

子路说:“孔家的。”

渔夫问:“孔家这位先生搞哪方面的专业?”

子路钝于归纳,答不出来。子贡说:“孔家这位先生,心慕忠信品德,实践仁义学说,修缮礼乐制度,理顺人际关系,以此报效国王,以此教导平民,从而达到为人类造福的最终目标。这便是他搞的专业了。”

渔夫问:“他有封地吗?他有爵位吗?”

子贡说:“没有,没有。”

渔夫问:“他是国王的左右手吗?”

子贡说:“不是。”

渔夫觉得未免滑稽,笑出声来,转身便走,摇头说:“仁也够仁啦,义也够义啦,只怕心操碎了人拖垮了找些罪来受啊,毁了自己的天性正德啊。哎哟哟,离大道太远啦!”

子贡跑回杏坛报告孔子。孔子推琴起身,拍额头问自己:“是圣人在野吧?”从杏坛下来,急忙追去。追到河边,渔夫已上船解缆,撑竿离岸了。孔子呼叫,渔夫停竿,转身向岸。孔子退后三步,作揖行礼。作一揖,进一步。又作揖,又进步。再作揖,再进步。三礼行毕,进到原位,够恭敬了。

渔夫问:“你叫我有啥事?”

孔子说:“刚才先生话还未讲完就走啦,在下孔丘,头脑迟钝,还不明白,有幸聆听下风,望先生随便讲几句,帮助帮助我。”

渔夫嘻嘻笑着说:“你真好学哟。”

孔子又再三的作揖行礼,说:“我自幼好学,现年六十九啦,仍然找不到真理在何处,还敢不虚心听取帮助吗。”

渔夫说:“性格相类,相好相随。声波共频,共振共鸣。说这是自然原理,我看不会错。好吧。我愿意尽我所知,帮助你搞好专业。你的专业在人事方面。周朝天子,各国诸候,文武官吏,万民百姓,这四种人如果都正位了,社会秩序便良好了。反之,这四种人如果都错位了,社会就要大乱。官吏不理公务就会作恶,百姓不管家务就会惹事。上上下下忧心忡忡忙于事务,社会矛盾就不会演化为动乱了。百姓忧的是年荒屋破,食少衣单,租税无着,妻妾吵嘴,兄弟打架。官吏忧的是担子过重,事情办糟,丧失清白,下属懒惰,成绩没有,撤职降级。诸候王忧的是大臣不忠,国民蠢动,家族内乱,工业落后,赋税歉收,国格降级,得罪中央。天子以及中央政府忧的是旱涝交加,寒暑乱套,农业减产,诸候霸道,国际混战,百姓遭殃,礼仪铺张,财政困难,伦常悖逆,百姓淫乱。而你孔丘,无权无势,非侯非王,无官无职,连个文化部长都不是,居然跑去修缮礼乐制度,理顺人际关系,教导平民,你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宽了吗!”

渔夫又说:“咱们还得谈谈人事。人有八病,事有四害,不弄清楚可不行呢。哪八病?不该自己做,硬要争着做,所谓手杆长。长官翻白眼,还要去罗唆,所谓脸皮厚。揣摸对方心思,迎合对方口味,所谓献媚态。黑的说白,瞎眼歌德,所谓灌米汤。到处说人坏话,所谓嘴巴臭。挑拨离间,制造矛盾,所谓屁眼黑。当面唱赞歌,背后放暗箭,弄垮对方,所谓搞诡计。八方拉关系,两面讨光生,从中渔利,所谓耍滑头。八病的患者,外损人,内损己,为君子所不齿,为明王所不用。哪四害?踢开常识,打破常规,大轰大擂办大事,所谓立功,就是捞利。照我说的办,你们少管,狗揽三堆屎,所谓负责,就是争权。搞错了,不纠正,咬牙切齿听批评,所谓坚定,就是凶狠。举手赞成,好人好人,敢持异见,坏蛋坏蛋,所谓英明,就是傲慢。八病免疫了,四害断根了,方能提高认识水准,有所进步。”

孔子愁眉苦脸,大声长叹,又再三的作揖行礼表示道歉,说:“我在咱们鲁国,受国王冷遇,两次辞职出走。到宋国去传授古礼,官方不给课堂,只好在树下演。古礼一演完,官方叫人把树砍了。又到卫国演说,被官方驱逐出境。停过车的地方被铲了地皮,说那上面有,唉,有我的脚印,所谓劣迹!应聘到楚国去,路经陈蔡两国的交界地,又被民兵围困七天七夜,差点饿死。受这四次诽谤打击,我到底哪点错了呀,我不明白。天哪,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渔夫严肃的批评说:“你要提高认识水准,恐怕太难啦。有个怪人,害怕自己的影子,厌恶自己的脚迹,在旷野里东逃西奔。跑得再怏,影子还是甩不掉。跨得愈急,脚迹反而愈频密。他以为问题在速度,便加速逃奔,愈跑愈快,不肯休息,终于心脏破裂而死。他就是不晓得到树荫下便能息影,安静躺着便能绝迹。这点常识都不懂,太蠢啦。你呢,[扌妥](读ruo2)熟仁义的内涵,划清是非的界限,观察局势的变化,掌握取舍的分寸,分析爱憎的理由,控制喜怒的程度,如此勤快,差一点就要累死啦!奉劝你谨慎些,惜疼自己的健康,守好自己的真性。社会的问题让社会解决,何必你解决。别人的包袱让别人背,何必你背。该撒手不管的快撒手不管吧,该退还不背的快退还不背吧,这样就松活啦。你不顾自己的健康和真性,倒怪别人诽谤打击,不嫌离题太远了吗?”

孔子愁苦的说:“请问真性。”

渔夫说:“人性的花朵,最纯洁最诚实,便是真性,不纯洁不诚实,不可能感动人。所以,假哭的人有悲脸无哀声,假怒的人有严貌无威态,假爱的人有笑容无和气。真悲纵然无声也哀,真怒纵然不发也威,真爱纵然未笑也和。内心纯洁诚实,外表映照出来,使人感动,这便是真性的可贵之处。你不是要理顺人际关系吗?真性体现于人际关系,侍候父母便是孝顺,侍候君王便是忠贞,饮酒便是欢乐,居丧便是悲哀。侍候父母以舒畅为主,侍候君王以功劳为主,饮酒以快乐为主,居丧以哀恸为主。只要效果好,方式不妨多样,侍候父母心舒体畅了就好,不在乎钱多钱少。侍候君王功劳落实了就好,不在乎官大官小,饮酒快乐了就好,不在乎规格高低。居丧哀恸了就好,不在乎礼仪繁简。礼仪是人为的,多变的。真性是天赋的,自然形成不变的。所以圣人效法自然,尊重真性,而不受世俗的拘束。蠢人相反,不去效法自然,而去迎合社会潮流,不去尊重真性,而去跟着俗礼变来变去,累死累活,到头来仍然精神空虚。可惜了,可惜了,你呀,沉溺于人伪大早了,而踏上大道呢,唉,又太晚了!”

孔子又是作揖行礼,慷慨激昂宣誓说:“在下今天能遇到你,真是幸运,老天保佑。先生,你若不嫌弃,就收我做个弟子,耳提面命的教我吧。敢问先生家住哪里,我好择日登门行弟子礼,在先生领导下,终身沿着大道前进,前进!”

渔夫听了儒腔儒调,心都凉了,说:“难怪听人说呢,是真同志手挽手,沿着大道一起走,不是同志不挽留,免得二天闹别扭。你自己努力吧。从此分手啦!从此分手啦!”说完,渔夫猛撑一竿,小船射入芦苇丛中消失了。

二、孔子又批评子路

看见渔夫撑船离去,颜回倒车,等待孔子。子路递绥绳给孔子,催促登车。孔子不理,静候河面涟漪平息,芦苇丛中也听不见撑船的响声了,才接绥绳在手,抓稳登车入座。

行车途中,子路扶车步行,边走边说:“侍候老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师这样低三下四,对一个普通人。那些诸候,不论国大国小,见了老师都得平起平坐,倒是老师显得心高气傲。刚才那个打渔的穷老头,手拿篙竿,直冲冲的站着,老师反而点头哈腰,未开口,先作揖,不算颠倒了,也算过分了。那么多学生都看在眼里,觉得真他妈的太不像话,那渔夫高咱们两辈,该叫爷爷!”

孔子拍着座前横杠,叹气说:“你呀,这辈子改不了!礼仪迷糊心窍,观念鄙俗,至今如此!靠近些吧,好好听着,对老人不恭敬,失礼。见贤人不尊崇,不仁。能让我拜下风,他岂是凡人吗。不,他是至人,一个真正的人!我拜下风,再三行礼,若不心甘情愿,只是敷敷衍衍,岂不丢掉了自己的真性,吃大亏的还是自己。可惜了,可惜了,你呀,怎么偏偏就是你呀,心肠硬,不仁慈,早迟要闯大祸!我还得提醒你,大道才是万物之源。做人,失道必亡,得道必昌。做事,逆道必败,顺道必胜。谁得道,谁顺道,谁就受人尊敬,所以圣人也要重道。那个渔夫有道,我敢不尊敬他吗!”


分类:道家 书名:现代庄子 作者:流沙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