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现代庄子》第33章 天下

一篇简评战国百家的论文

一、道,以及本文出发点

当今战国时代,学术领域,专家很多,都认为自己登峰造极了。古人讲道术,就是求真理,不局限于学术领域。所谓道术,到底在何处呢?正确的回答是无处不在。道术既然无处不在,那么宇宙精神从何处来?天上掉下来的吗?那么人类智慧从何处来?地下冒上来的吗?不,不。体现宇宙精神的圣人相继产生,体现人类智慧的贤王相继兴起,皆受赐于唯一的道。

本文展开之前,有必要澄清以下七个概念。

仙人。不离道的本源,谓之仙人。

神人。不离道的精神,谓之神人。

至人。不离道的真谛,谓之至人。

圣人。拜自然为宗师,明察迹象,预见未来,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谓之圣人。

君子。仁心用来关怀百姓生活,义理用来指导人际关系,礼教用来约束社会行为,音乐用来缓和群众情绪,待人接物,温暖慈爱,谓之君子。

官员守则。守法守纪,尽职尽责。有名有实,为楷为模。通过比较,得到验证。通过调查,作出决定。以上守则,一二三四,用来考核各级官员,作为诠叙升降的依据。

国民权利。要有事做,不能失业。吃饭穿衣,压倒一切。还要生儿育女,还要发家致富。老弱要照顾,孤寡要怜恤。你活我活人人都要活下去,此乃国民权利的起码原则。

以上七个概念,包含着信仰和理想,读者诸君不妨看作本文的出发点。

二、道术百临现代危机

啊,美德完备的远古大酋长!宇宙精神,人类智慧体现在他门身上。他们观天察地,运用天文地理知识,驯养野生动物,优育野生植物,缓和各氏族之间的流血冲突,福利平均赐给氏族社会全体成员,创建了至德之世的理想国。他们,代代传承的远古大酋长,悟得本体原理,拿出具体方法,用来繁荣氏族社会。他们悟得的原理,道。他们拿出的方法,术。原理和方法相结合,便是古人讲的道术。道术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没有宏观和微观的区别,怎样运用都行得通。古人讲的道术,作为文化遗产,至今犹存。一是鲜明的保留在古老的乡规民约里,一辈传一辈,史书多有记载。二是反映在《诗》《书》《礼》《乐》这些著作里,孔门儒派先生多能阐明沿革。三是流散在天下诸侯国,传播在中州学术界,各家各派在课堂上偶尔也各取所需的吹一吹。

当今天下大乱,纵有体现宇宙精神的圣人,纵有体现人类智慧的贤王,也只好韬光晦迹做隐士。各家各派,各修各的所谓道,各养各的所谓德,哪有共同语言。学术界那么多自恋的独眼龙,只晓得爱自己,看问题又片面。有一个人,耳不聋,目不盲,鼻不寒,嘴不哑,可就是耳目鼻嘴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成了废物。百家百派组合成学术界,很象这个废物。孤立的看,每家每派皆有一技之长,偶尔也能有用处。可惜他们是专家,听的专听,视的专视,嗅的专嗅,讲的专讲,彼此隔绝,不能旁通,所以都很片面,没有普遍的见识。他们不过是山沟中河湾内缺少见识的酸秀才罢了,哪谈得上道术呢。学术界的这类专家,各家各派都很不少,专会割裂客观世界的整体,打破万事万物的常规,抹杀远古圣人贤王的美德。他们的著作里不可能有客观世界整体的认识,他们的头脑里不可能有宇宙精神和人类智慧的影子。整个学术界成了大废物,内圣外王之道必然倒霉,受压抑,难振作。于是各家各派随便分砍道术成为学术,各取所需嘛,拿起就跑了。他们四面八方乱跑,都说自己找着道了。而且一跑不回头,可悲啊可悲,永远失掉了合作的可能!未来的学者们,我对你们表示同情,如果你们找不到古典的客观世界整体论,如果你们不晓得远古时代圣人贤王的美德,你们很难理解内圣外王之道有何美妙。那是因为道术已经倒霉,早被诸子百家砍得七零八落了。

古人讲的道术无处不在,而今变质成为学术,难复旧观,陷入现代危机,前景暗淡。现在有必要对以下六家作一番评论,从中汲取经验教训,以供未来的学者们采择。

三、墨家,猛批儒家文化

一勤二俭三朴实,力戒奢侈以免影响后人,力戒铺张以免浪费物力,力戒宣扬以免空谈原理和方法,用严格的纪律自我约束,提倡见义勇为,赴汤蹈火,拯救社会。古人讲道术,有倾向这种主张的派别。战国时代初期,宋国的墨翟,亦即墨子,和弟子禽滑厘,仰慕这种勤俭朴实的主张,继承并加以发展,创立墨家。墨家的主张未免太偏激,普通人不容易接受。组织纪律也太严格,生活其中而如鱼得水的,恐怕只有他们自己。墨子作《非乐》,所以音乐也属于奢侈品,终身不唱不听。墨子又作《节用》,所以葬仪也属于铺张事,死了不用衣衾入殓。墨子主张博爱众人,均沾利益,反对战争。个人修养方面,要求克制感情,不许发怒。他本人又好学,见多识广。难得的是生活方式不搞特殊,能同平民打成一片,不像个读书人,可就是不理睬儒家推崇的尧舜禅让啦汤武革命啦那一套传统。传统中的礼乐制度,他尤其反感,常给以抨击。

说到礼乐制度,还得多讲几句。黄帝精通音乐原理,作《咸池曲》。尧帝有《大章曲》。舜帝有《大韶曲》。夏禹王有《大夏曲》。商汤王有《大□[镬字‘钅’换‘氵’旁]曲》。周文王有《辟雍曲》。周武王有周公作的《武舞曲》。以上乐曲用于国家祭祀典礼,寓教于乐。古代礼法即繁且严,这里单讲丧葬礼法。古代丧葬,仪式有贵有贱,规格有高有低,因人而异。内棺外椁,天子七层,诸候国王五层,官员三层,士人两层,亦即一棺一椁。当今独有墨家反抗礼乐制度,终身不唱不听音乐,死了不用衣衾入殓,还规定泡桐树做棺材,厚度不过三寸,取消外椁,力求俭朴。这一系列大严格的规定,拿去要求外人,很难体现博爱精神,拿来要求自己,当然无意爱及自身。如此说来,岂不违背了墨家主义吗?不过,他们是用激烈的歌声反对音乐,他们是用痛苦的泪水反对哭丧,他们是用快活的情绪反对享乐。你当他们真是那么一回事吗?这些硬汉子,生前勤劳,死后萧条,未免太残酷,他们的道!使人害怕啊,使人寒心啊,他们的道苦人所难啊,恐怕算不上圣人之道吧。违反当代潮流,天下人受不了。纵有墨子独挑重担,天下人不理睬,奈何!不合时宜,还谈什么内圣外王,差得远啊!

墨子最崇拜夏禹王,赞美说:“昔年禹爷领导抗洪,疏浚长江黄河,踏遍四境九州,勘定山岳三百座,查明江河支流三千条,一一命名,小丘小水尚未统计在内。禹爷亲临抗洪前线,挖泥抬土,开沟排涝,汇天下水系入长江黄河。他老人家可辛苦啦,步行走瘦了腿肉,涉水浸脱了胫毛,雨洗澡,风梳头,安置千村万落,建立地方政权。一个划时代的大圣人哟,为拯救百姓,劳累成这样。我们不勤俭,行吗!”所以墨子的门徒遵照老师的训示,一个个老羊皮袄布衬衣,[革及]木履,穿草鞋,日夜操劳。最能吃苦的便是好同志,大家向他看齐。他们宣言:“谁享乐谁腐化,开除谁!不能吃苦便是背叛禹道,没资格入墨门!”

以上是早期墨家的情况。后来墨子死了,情况大变。从正统派内分裂出两个南派,一个南派以相里勤的弟子伍候为首,另一个南派以苦获、已齿、邓陵子为首,各招门徒。两个南派同样奉《墨经》为纲领,却各持异议合不拢,互相指责对方叛墨。他们对一勤二俭三朴实的传统不感兴趣,而热中于坚白论、同异论、奇偶论的争辩,批评反批评,诋毁反诋毁,嘴仗打不完。此外,又在本派组织内部推举圣人,号称巨子,亦即大哥。墨家同志都渴望当大哥。因为当了大哥便有资格扮演墨子接受同志们的跪拜,大家都得承认他是墨子转世。大哥的争夺战至今打得冤冤不解。

平心而论,墨子和禽滑厘的理想确实很不错,错在他们的主张太偏激,他们的做法行不通。他们诱使墨家后辈自找苦吃,饿瘪腿肉,扯掉胫毛,以便向上爬,如此而已矣。制造动乱,墨家内行。实现安定,墨家外行。不过,墨子博爱天下民众,倒是真的。象他这样的人,现在找不到了。吃苦耐劳,面黄肌瘦,认准理想不回头。德说不上,总该承认他才干超群吧。

四、宋尹学派,救世活民

不同流合污,也不故作干净,不讨好众人,也不得罪百姓,唯愿天下太平,大家保全性命,群众生活,个人生活,一律维持最低水准,不许享受过分,从而清洗人心,纯洁精神。古人讲道术,有倾向这种主张的派别。当代有宋钘和尹文,两位皆属齐国稷下学派人物,仰慕这种低调务实的主张,继承并加以发展,创立宋尹学派。宋尹学派的人戴华山冠。这种圆筒形的帽子是他们发明的,上下圆周一样大,表示社会平等是他们的理想。他们待人接物,首先强调破除社会等级制度,一视同仁。以心换心,提倡容忍,反对斗争。在容忍二字上狠下功夫,便是所谓内心修养。主动妥协,握手言欢。调和矛盾,社会治安。要求上上下下各界人士,以这十六个字为纲,铭记在心,用来指导个人行为和社会活动。宋尹学派的人,听说民间械斗,便急忙去现场当和事佬,被双方唾骂也不生气。两国快打仗了,他们又去斡旋,要求停战,和平谈判。他们就这样到处跑,跑遍天下各国,向官方进言,向民间宣传,不要武斗,不要作战。对方听不入耳,他们仍然苦口婆心的穷唠叨。难怪社会上有笑话揶揄宋尹学派:“上头烦,下头厌,唯有他们不疲倦。”

宋尹学派为社会服务太多,为自身服务太少。他们枵(读肖,空)腹跑腿,主人备饭招待。他们谦辞:“请勿破费。五升米熬粥,俺们足够啦。”做先生的常忧不饱,做弟子的饿得眼花,还须努力克服,胸怀天下。他们日夜奔忙,营养不良,一个个的累垮了,还互相鼓励:“同志们,咱们没有权利死亡。活下去!坚决活下去!”救世主下凡,充当救世士。听这口吻,多么自豪!他们不喜争鸣,宣称:“君子人嘛,难得糊涂最好,何必目光深刻,专挑别人漏眼,俺们决不献身学术!”百家争鸣,他们认为无助于天下的太平。与其证他人之伪,不如养自己的神,想在理论上同他们交锋,那是白费气力。

总而言之,宋尹学派救世以禁攻休战,罢兵活民为主题,修身以淡化感情,克制物欲为主题。他们的学说,宏观运用也好,微观运用也好,皆不超出这两个主题,如此而已。

五、法家,刑网无情淘汰

态度公正,不结党,不私利,不抱先入为主的成见,处世随大流,为人不立异,办案不必顾虑,也不必算计,面对社会问题,敢于干预。古人讲道术,有倾向这种主张的派别。当代有齐国的隐士彭蒙和两位弟子,一是田骄,一是慎到,三人皆属齐国稷下学派人物,仰慕这种按理依法的主张,继承并加以发展,创立法家。法家从政,田骄和慎到做齐国大官。他们面对社会问题,首先强调齐物,万物按理一刀切齐,意思是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和在下庄周的齐物不相同,幸勿致误。他们解释齐物的必要性,是这样说的:“万物复杂。天能覆盖万物,不能乘载万物。地能乘载万物,不能覆盖万物。道能包罗万物,不能分辨万物。任何一物皆有其被肯定的理由,也皆有其被否定的理由。人嘛,同样如此。所以,不要挑选,挑选就会有所偏袒;不要教育,教育就会扭伤本性。最佳的政策是按理依法,大网一撒,赏者自有赏,罚者自有罚,包罗无遗啦。”

既然讲理讲法就能解决问题,所以慎到鄙薄客观知识,排除主观意愿,甘当执法机械手,赏罚出于不得己,把法网的淘汰机制视为天理。什么客观知识,慎到眼里一钱不值。他说:“学自己不懂的知识,强迫自己钻研,伤脑筋,反而害自己。”不要知识,他只要执法吏。自己油滑不负责,自己放荡不顾脸,他却笑骂天下的大圣大贤。慎到办案,敲铁[钅追],打竹板,绑赴杀场快刀砍。随着量刑的轻重,刑罚不断的变换。被告放弃申辩是非曲直,或能从宽幸免。不请教知识,不学习思考,不调查前因,不估计后果,巍巍然坐堂审案而已矣。慎到执法,做出一副不得已的样子,赏似乎是外力推着他去赏的,罚似乎是外力拖着他去罚的。不得已啊,犹如龙卷风的回旋,水碾的转圈圈,飘坠的羽毛划一条优美的螺纹线。他是如此安全,不受责难。审案不审案,皆无错误可犯。纵然发现错判,罪责也由外力承担。为何如此安全?因为他是无知无识的被动体,不存在主观意愿和客观知识惹起的麻烦。审案不审案,他都按理依法办事,所以终身无佳话可流传。人无佳话可流传,也就无忧患。难怪慎到说:“我的道嘛,简单,努力争取做一个无知无识的被动体,功德即告圆满。不必做圣贤,圣贤不合我的道,还不如泥巴瓦片。”社会上的一帮豪侠,他们是法家的眼中钉,聚义嘲笑:“慎到的道不要人活,要咱们都死硬,见他妈的鬼!”

田骄和慎到差不多,兹不赘述。田骄当初拜在彭蒙门下,不必恭听教导,便己心领神会,所谓不言而教。不过他们确实也讲不出多少道理。彭蒙的老师就这样说过:“古人教导学生,哪有什么理论体系可讲,不过是辅导他忘却是非观念罢了。那时候的学风寂静无哗,何曾用得着语言的罗唆。”

总而言之,法家的那一套往往忤逆人性,不受欢迎。要实践法家理论,终不免动用刑具。他们的道绝非正道,他们宣扬的真理归根结柢是谬论。彭蒙以及田骄和慎到都不懂道术。不过,从他们的理论上看,还得承认他们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