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六祖坛经》 决疑请问第三章


有一天,韦官长为六祖设大斋会。饭食后、请大师升讲座,随即与官员士庶等严肃行礼。韦说:我们能听闻和尚说法、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现今有少疑惑、愿大师慈悲为我等解说。

六祖说:有疑即可问,我是应该为你们解说的。

韦说:和尚现所说的,是不是达摩大师的宗旨呢?

六祖说:是的。

韦说:尝闻达摩初化梁武帝时;帝问:我一生造寺度僧、布施设斋会、有甚么功德呢?达摩说:实在没有功德。

这些话我不明白其中道理,希望和尚为我们解说。

六祖说:真实是没有功德的,不要怀疑达摩的话。武帝心不正、不明白正法,造寺度僧、和布施设斋会、只为求福,不能把福算作功德,功德在理性法身中、不是由修福得来的。又说:得见自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着、常见自本性,真实神妙大用、才名为功德。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依礼是德。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中离念是德。不离本来自性是功、应用而无染着是德,如觅功德法身、依前所说去做,是真实功德。若是修功德的人、心中没有轻慢,常常普敬一切。若心中常轻慢他人、我执不断、即是自己没有功,心中自性虚妄又不真实、即是自己没有德,为人我执自大、因常轻视一切的原故。

善知识!念念没有间断就是功、心行平直就是德,自修心性是功、自修身行是德。功德须要从自心中显的、不是布施供养中求得来,所以功德和福德是有别。武帝不识真理、不是达摩祖师不对。

韦又问:我常见僧俗念阿弥陀佛、愿生西方极乐国土,请问和尚、能得生彼国吗?

六祖说:请小心听呵!佛在舍卫城中、方便说西方净土化导,经文是很清楚、说是离此不远的。若根据事相来说,距离是十万八千佛国土;意即身中十恶八邪、因此便说是远。说远是为下根人,说近是为上根人。人是有两种、法没有二样,迷悟不同、见解有快慢。迷人念佛求生西方,悟人自净自心、所以佛说随其心净,则佛土净。当知此方人心净即无罪,西方人心不净仍然是有过。如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若造罪、念佛求生何国?愚人不明白自性、不识身中本自有净土;故愿东愿西,悟人处处一样,所以佛说:随所在处常安乐。

各位!心地没有不善、西方离此不远,若怀不善的心、念佛往生难到。我今劝各位善知识!先除十恶、即行了十万,再除八邪、便过了八千。念念见性、常行平直,弹指剎那、便见弥陀。

各位!若行十善、何须更发愿往生,不断十恶心、何佛会来迎接哩!如觉悟无生顿法、见西方只在剎那。不明白的念佛求生西方、路遥如何得到。我现在和你们去西方、只在剎那时间、目前便可共见,各位愿意见到吗?

众人起座行礼说:如在这里得见、就不须更发愿往生了,和尚慈悲、示现西方净土,使我们得见吧。

六祖说:世人自己的身体是城,眼耳鼻舌是门、外有五门,内有意门,心是地、性是王,王居心地上、性在王在、性去王不存,性在身心存、性去身心坏,佛在性中显、莫向身外求。自性迷即众生、自性觉即是佛。慈悲即是观音、喜舍名为势至,能净即释迦、平直即弥陀。人我是须弥、邪心是海水,烦恼是波浪、毒害即恶兽,虚妄是鬼神、尘劳是水族,贪瞋是地狱、愚痴是畜生。善知识!常行十善、天堂便至,除人我、须弥倒。去邪心、海水竭。烦恼无、波浪灭。毒害忘、鱼龙绝。自心上觉性如来,放大光明、外照时六门清净,能破六欲各天。自性内照、三毒即除,地狱等罪过、一时消灭。内外明彻、不异西方净土,不如此修、何得到彼岸。

大众闻说后、了然见性,各各礼敬赞叹说:太好了!太好了!普愿法界众生、闻者都能一时悟解。

六祖说:善知识!如想修行在家亦可以、不必要住在寺庙。在家能行、如东方人修善,在寺不修行、如西方人心恶。只要心清净、就是自性西方。

韦又再问:在家怎样修行、愿为我们说。

六祖说:我给大家说一无相颂,只要依教修习、和我常在一起没有甚么不同。相反的不修习、只剃头出家,对道心无济事的!颂说:

心平何劳去持戒 行直也不用参禅
报恩要孝养父母 义即平等相扶怜
谦让是尊卑和睦 忍辱便众恶无喧
精进如钻木取火 烦恼淤泥出红莲
苦口的是良药 逆耳必是忠言
改过定生智慧 护短心的非贤
日中常行布施 成道不因施钱
菩提向自心觅 不劳向外求玄
听后依此修持 天堂即在眼前

善知识!必须依颂文修习实行,荐取自性、便成佛道。时光岂能等待,你们各各回家、我亦回曹溪去,如果有所怀疑、就前来问个明白。当时韦官长和官僚,在会的善信男女、都已经明白了、各各信受奉行回去。


分类:佛经 书名:《六祖坛经》 作者:卢荣章居士(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