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六祖坛经》 国主护法第九章


神龙元年正月十五日。则天、中宗两位国主,共同下诏书说:我们请了慧安国师和神秀大师、在宫中供养。在日应万机的余暇,亦每多研究一乘。两位法师多推让说:南方有惠能禅师、是五祖弘忍大师,密授衣法传佛心印的人;可向他请问。今特遣内侍官薛简,前来迎请。愿祖师慈悲,速上京弘法。

六祖上表辞谢,祈愿能终生于林麓。

薛简说:京城禅宗大德、皆说欲得会道,必须坐禅习定。若不因禅定而得解脱的,是没有这会事;不知道大师所说的又怎样?

六祖说:道是由心去领悟的、岂关坐与不坐。经中说:若说如来若坐若卧,是行邪道,为甚么?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无生无灭,是如来清净禅。诸法清净、是如来清净坐。究竟都无证,何况坐呢?

薛简说:弟子回京,王上必问的;愿大师慈悲指示心要、传奏宫中,和京城学佛大众;譬如一灯燃百千灯,冥的都得到光明、使明明无尽。

六祖说:道理是没有明暗的,明暗是新陈代谢义。虽说明明无尽,亦是有尽、相对立名罢了。维摩经说:法无可比对的、不是相对的原故。

薛简说:明譬喻智慧、暗譬喻烦恼。学佛人、倘不以智慧照破烦恼,无始生死、凭甚么可以出离?

六祖说:烦恼即是菩提、无二无别,若以智慧照破烦恼的人,是二乘见解、羊鹿车等机情,上智大根的人、就不是这样的。

薛简说:如何是大乘见解呢?

六祖说:明和无明、凡夫见是二,智者了达,它们的性是不二。不二的性、即是实性。实性在凡愚不减、在贤圣不增,住烦恼不乱、在禅定不寂。这不断不常、不来不去,不在中间、不在内外。不生不灭、性相如如,常住不移、才名为道理。

薛简说:大师的不生不灭,和心外求道的说法有甚么不同呢?

六祖说:外道说的不生不灭,是将灭止生、以生显灭。故此灭仍未灭,生的却说不生。我说的不生不灭、本自无生,今亦不灭,所以和外道不同。如你想知道心要,只须一切善恶都不思量、自然得入清净心体,湛然常寂、妙用如恒河沙数。

薛简得蒙指示教导,豁然明白了,礼拜谢辞回京,以表上达六祖所说的一切。

当年九月三日,有诏书奖送给六祖说:大师以老病而见辞,实在是为我们而修道的,实是国家的真福田。大师所作、犹如维摩诘示疾在毗耶城一样,为了阐扬大乘、传佛心印、说不二法门的。薛简传达大师指导教授如来知见。我们现生积善的余庆、和宿世种下的善根;得值遇大师出世、顿悟大乘。感承荷负大师恩德、岂顶戴而能报万一。现奉上磨衲袈裟和水晶砵。同时命令韶州官长、修饰寺院。给大师居处名国恩寺。


分类:佛经 书名:《六祖坛经》 作者:卢荣章居士(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