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六祖坛经》 付嘱后记第十章


有一天六祖召集学生法海、法达、神会、智常、智通、志彻、志道、法珍、法如等说:你们和大众是有不同的地方,如我死后,可以各化一方当老师。

现在教授你们说法的方便、怎样才不失佛心宗要。现在先说出三大类、来囊括宇宙万有,同时必须动用三十六对,显隐即离空有两头,说一切法不离自性,动识本来、就不失佛心宗要。

例如忽然有人来问法要,你说的话都要双对的;令知语中诸法、相互为因果,对待而生起。双对法究竟性是一心,情见尽除时、更无一法可立。

三大类是甚么?阴、入、界便是。阴指五阴,即色、受、想、行、识五法。入指十二处;外六处即色、声、香、味、触、法六尘。内六处即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界指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

自性能含容万法,名含藏识。若起思量即是转识。生六识出六根见六尘。如此十八界、皆从自性中起用。自性若邪、生十八邪;自性若正,起十八正。若恶用,即众生用。善用即佛用。用从可来,由自性有。双对法又是怎样?

外境无情五对;天和地、日和月、明和暗、阴和阳、水和火,共成五对。

法相言语有十二对;语和法、有和无、有色和无色、有相和无相、有漏和无漏、色和空、动和静、清和浊、凡和圣、僧和俗、老和少、大和小十二对。

自性起用有十九对;长和短、邪和正、痴和慧、愚和智、乱和定、慈和毒、戒和非、直和曲、实和尘、危险和平安、烦恼和菩提、常和无常、悲和害、善和瞋、舍和悭、进和退、生和灭、法身和色身、化身和报身共十九对。

六祖说:上来三十六相对法,若了解应用即贯通一切经法,出入即离有无二边。从自性起用,共人言语,外于相离相、内于空离空。若着相即邪见,若着空即无明。执空的人便谤经,但说不用文字。既说不用文字,人亦不用说话?如果说话,便是文字相了。又在说不用文字时。不用两字、不是文字吗?见他人有所说,便即毁谤他人,说是着文字相。你们须知,自迷犹可、又再抗佛谤经;如谤经毁佛慧命,罪障便无量了。

若着相外求,安立仪轨。或广设道场,说有无二见;这样做的人、是累劫亦不能见性的。其实只要依法修行,不要百事不想、而窒碍心性。但只听而不行,如说食数宝、反令人生邪念。如依法修行,无住相布施。你们明白的;依此说、依此用、依此行、依此作、即不失本来宗旨。

若有人问难义理,问有将无对、问无将有对。问凡以圣对、问圣以凡对、不着二边,成中道义。如此一问一对,余问亦是一样、即不失见性明白的理。又假设人问,怎叫做暗?答说:明是因,暗是缘;明没便暗、以明显暗,以暗显明,互为因缘、成中道义。余问类推、如上一样,你们以后传法,依此辗转教授,便不会失去宗要。

六祖在太极元年、岁次壬子延和七月,令人往新州国恩寺增建佛塔,催促加工,次年六月落成。七月一日,召集全部学生说:我到八月、便离开世间,你们仍有疑惑的、须及早提问,我便破你疑团、令所迷净尽,如我去后,便没有人教导你们了。当时法海等大众闻说,皆哀声涕泣。惟有神会,神情不动、亦没有哭泣。

六祖说:神会小法师,他得到善不善平等,毁誉不动、哀乐不生。其它各人就不得到,多年来山中究竟修得甚么道?你们现今悲泣,耽忧阿谁?若耽忧我不知何往。我如果不知去处,就不会预先对你们说。你们悲泣,大概是不知我将何往;如果知道的话、就不会这样吧!法性真常、本无生灭去来的。且听我说一偈、名真假动静偈。你们记诵、依此修习实行,便不失宗旨、亦体会得我心意。

众人于是作礼坐下,请六祖说偈:

一切无有真 不以见于真 若见于真者 是见尽非真 若能自有真 离假即心真
自心不离假 无真何处真 有情即解动 无情即不动 若修不动行 同无情不动
若觅真不动 动上有不动 不动是不动 无情无佛种 能善分别相 第一义不动
但作如此见 即是真如用 报诸学道人 努力须用意 莫于大乘门 却执生死智
若言了相应 即共论佛义 若实不相应 合掌令欢喜 此宗本无诤 诤即失道意
执逆诤法门 自性入生死

大众闻说偈颂、普皆行礼,同时体会六袓心意、各各摄心,依法修行,更无诤论,因为知道六祖住世时间不多了。

法海上座、问六祖说:和尚入灭后,衣法付谁人?

六袓说:我在大梵寺说法到现在,将所钞录的流通世间,题目是:法宝坛经。你们辗转传授于未来,帮助有需要的人,依此经说的、是名真正法要。我已为你们说法,故此不再传衣,因你们信根淳熟、决定再无疑惑,堪能胜任大事。

根据达摩祖师付授的偈意,衣是不该再传下去,他的偈颂说:

吾本来此土 传法救迷情 一华开五叶 结果自然成

六袓又说:各位善知识、你们各各净心,且听我说法,若想成就佛果上的一切种智,必须通达一相三昧、和一行三昧。能于一切法而不住相,于诸法中、不生憎爱,亦无取舍、不念利益、成坏等事,安闲恬静,虚融澹泊、名一相三昧。又在一切时处,行住坐卧、纯一直心,不动道场、真成净土,名一行三昧。若人具此二种三昧,如地有种,含藏长养、成熟果实。一相一行、亦是这样。

我说法如应时雨,普润大地;你们的佛性、譬如种子,遇雨沾泽、悉皆生长。承我指导的,决定将会获得觉道;信受奉行的,定证妙果。我有偈颂说:

心地含诸种 普雨悉皆萌 顿悟华情已 菩提果自成

六祖又说:顿放教法唯一无二,心法亦一样,本来清净、无一切相。你们切勿观静耽寂、将心落于空亡。当知心本清净,无可取舍的,各人自行努力去用功,随缘增进道业吧!那时各人受嘱付后、都行礼表示谢意。

六袓在七月八日,突然对大众说:我想回新州去,你们快速为我预备舟楫。大众一同坚请留下。

六袓说:佛祖出世,犹示现涅槃;有来必有去,理所本然;我这副形骸,亦必有安息的地方。

大众说:老师回乡小住、早点回来吧!

六祖说:落叶归根、再来时是不可说。

又有人说:老师的正法眼藏传付谁人呢?

六祖说:有道的人得,无一切心的人通达。

又有人问:以后老师还有难没有?

六袓说:我死后六年,会有人来取我头的,记住我的话:

头上养亲 口里须餐 遇满之难 杨柳为官

又说:此去七十年,有两位菩萨从东方来,一是出家人、一是在家人,同时兴隆教化,建立本宗,缉建佛寺;嗣法门人、昌隆大兴佛法。

又有问说:未知从佛出世以来,傅授了几代?祈愿详细说出来。

六祖说:古佛出世,已无数量、不可以计算了。现在由七佛开始说,过去庄严劫有毘婆尸佛、尸弃佛、毘舍浮佛;现在贤劫有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释迦文佛,是名七佛。

释迦文佛先传摩诃迦叶尊者、第二阿难尊者、第三商那和修尊者、第四优婆掬多尊者、第五提多迦尊者、第六弥遮迦尊者、第七婆须蜜多尊者、第八佛驮难提尊者、第九伏驮蜜多尊者、第十协尊者、第十一富胛那夜奢尊者、十二马鸣大士、十三迦毘摩罗尊者、十四龙树大士、十五迦那提婆尊者、十六罗候罗多尊者、十七僧迦难提尊者、十入伽耶舍多尊者、十九鸠摩罗多尊者、二十奢夜多尊者、廿一婆修盘头尊者、廿二摩拏罗尊者、廿三鹤勒那尊者、廿四师子尊者、廿五婆舍斯多尊者、廿六不如蜜多尊者、廿七般若多罗尊者、廿八菩提达摩尊者、廿九慧可大师,三十僧璨大师、卅一道信大师、卅二弘忍大师、惠能是第卅三祖。以上列位祖师,各有禀承的。你们以后,代代相传、不要乖违佛的宗旨。

六袓在先天二年、岁次癸丑八月三日,在国恩寺斋后,对大众说:你们各各依位坐下、我现在向你们话别了。

法海说:和尚还有甚么教育方法要留下的,能令后代迷人得见佛性。

六祖说:你们细心听,后代迷人,若识众生、当体即是佛性;若不识众生本具佛性、纵万劫寻觅、佛性亦难相逢。现在教你们,当识自心本具众生,当见自心佛性,欲求见佛、只要明白自心的众生。因为众生迷、失自心佛,不是佛迷失众生的。自性不迷、众生即是佛。自性若迷、佛便是众生。自性平等、众生是佛。自性邪恶、佛是众生。你们的心若险曲、即佛在众生中。一念平等、即是众生成佛。

我心自有佛 自佛是真佛 自若无佛心 何处求真佛

你们自心是佛,不要更狐疑。心外没有一法能斥己建立的,都是从本觉心体产生万法。经中说: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我再留下一偈颂和你们告别、名自性讲偈,后代人如识得此偈意旨,便可以自见本心、自成佛果。偈颂说:

真如自性是真佛 邪见三毒是魔王 邪迷时候魔在屋 正见时间佛在堂
性中邪见三毒生 即是魔王来住屋 正见自除三毒心 魔变成佛真不假
法身报身和化身 三身本来是一身 若向性中能自见 即是成佛菩提因
本从化身生净性 净性常在化身中 自性化身行正道 当来圆满便无穷
淫性本是净性因 除淫即是净性身 性中各自离五欲 见性剎那即是真
今生若遇顿教门 忽悟自性见真佛 若欲修行觅真佛 不知何处去求真
若能心中自见真 有真即是成佛因 不见自性外觅佛 起心都是大痴人
顿教法门今留下 救助世人须自行 告诉将来修行人 不依此见便悠悠

六祖又说:你们以后好好住持正法。我离世后;不要像一般俗人、身披孝服、悲泣痛哭流泪、受人吊祭礼拜,这不是我佛正法应作的事,有违我向来宗旨。但识得自性本心,见到自己本来面目;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住无往。我仍恐怕你们心迷、不体会我本意,故今再次叮嘱各位,使你们早日见性。我离世后,依我的话去实行、就和我在世一样。若违背我的教导,就算我永住在世间,亦没有利益的。有偈颂说:

兀兀不修善 腾腾不造恶 寂寂断见闻 荡荡心无着

六祖说完所有的话,端身静坐直至午夜;忽然大声对学生们说:我走了。即奄然迁化,示现圆寂。

在深宵夜幕的林野中,禽兽哀伤不已的嘶叫声、寒蝉唧唧凄切地悲鸣;新月照到林木和房间的地上,就像披上白衣似的一片光亮;炉中飘出缕缕香烟、轻盈地在房间空气中荡漾、六祖的遗躯仍肃穆地趺坐在蒲团上,这是一片秋夜清凉的景象。

十一月,广州、韶州、新州三郡的官长,和僧尼道俗等;争迎六祖真身、不能得到一致的表决。于是焚香默祷说:香烟指处、便是六祖归止的地方。实时香烟直指曹溪,在十一月十三日,安放六祖躯壳的禅龛、和祖师所传的衣砵、一并迁回曹溪宝林寺供奉。次年七月二十五日开启禅龛,学生方辩、以香泥末涂上六祖体外。因想到取头的预言,遂先用铁叶漆布、坚固保护颈项、然后放入塔门。传说当时塔中忽然出现不寻常的景象,有白光一股从塔内冲出、直指向天空升上去,这情形经三日后才慢慢地消散。

韶州的官长们,将事情上奏国主;诏下敕令安立石碑、纪载六祖的道行。六祖在世七十六年;二十四岁得传佛心印和衣钵,到卅九岁剃发出家。说法利人、三十七年,得传心宗旨绳嗣法印的、共四十三人。悟道超凡的,便不能知数量了。达摩祖传的信衣、中宗赐予的磨衲和宝钵、并方辩所塑六祖的真像、和道具等,全部安置曹溪、永镇宝林寺院,以作纪念。流通弘传六祖坛经,以显扬我佛心宗要,这些皆能绍隆三宝、普利广大群众的事业。

六祖入塔后,到开元十年岁次壬戌、八月三日的夜半,忽闻塔中、有声如拽铁索,众僧慌忙起来,见一孝子身穿白衣、从塔中走出来;寻至塔内见六祖颈部有刀伤,即将实状具告州府官长和县长。当时韶州官长柳无忝、县长杨侃,急切加紧擒捉贼人。五日后在石角村,捕获了疑犯、送韶州。严询质问下;得悉疑犯名张净满,汝州梁县人。在洪州开元寺中,接受韩国僧人金大悲二万钱,令砍下六祖的头,携回韩国供养等语。柳官长知悉案情后,未便即加刑罚;随即亲到曹溪,问六祖弟子会韬,此案在佛门立场、怎样处断?会韬说:在国法来说,理须极刑;然我佛慈悲,冤亲平等的,何况动机是欲求得供养,罪可饶恕的。柳长官说:我今才知佛法广大、能容万物,随即宽赦其罪,令释放离去。

上元元年,国主肃宗遣人到曹溪;请回六祖衣钵、供奉在宫内。至永泰元年五月五日,国主代宗梦见六祖请还衣钵。七日诏下告杨缄官长说:我梦中感见六祖大师,请还传法信衣袈裟、返回曹溪。今遣镇国大将军刘崇景、顶戴恭敬送还。我敬重信衣如国宝,你可以在宝林寺如法安置。专令亲承祖师宗旨的僧人,严加守护、勿令遗失。后来虽有被人偷窃四次,但都能不远寻回。

国主宪宗号六祖大鉴禅师,塔名元和灵照。其它事迹,由唐朝尚书王维,柳宗元、刘禹锡刺史们撰碑。守护塔寺僧人令韬记录。


分类:佛经 书名:《六祖坛经》 作者:卢荣章居士(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