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四分律》第三十七卷 第三分安居揵度法


尔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六群比丘。于一切时春夏冬人间游行。时夏月天暴雨水大涨。漂失衣钵坐具针筒。蹈杀生草木。时诸居士见皆共讥嫌。沙门释子不知惭愧。蹈杀生草木。外自称言。我知正法。如是何有正法。于一切时春夏冬人间游行。夏天暴雨水大涨。漂失衣钵坐具针筒。蹈杀生草木断他命根。诸外道法尚三月安居。此诸释子。而于一切时春夏冬人间游行。天暴雨水大涨。漂失衣钵坐具针筒。蹈杀生草木断他命根。至于虫鸟尚有巢窟。止住处。沙门释子。一切时春夏冬人间游行。天暴雨水大涨。漂失衣钵坐具针筒。蹈杀生草木断他命根。时诸比丘闻。其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乐学戒知惭愧者。呵责六群比丘言。汝云何于一切时春夏冬人间游行。夏天暴雨水大涨。漂失衣钵坐具针筒。蹈杀生草木。诸居士于草木中有命根想。令居士讥嫌故得罪耶。时诸比丘。往世尊所头面礼佛足在一面坐。以此因缘具白世尊。世尊尔时。以此因缘集比丘僧。以无数方便呵责六群比丘。汝所为非。非威仪非净行非沙门法非随顺行。所不应为。云何六群比丘。于一切时春夏冬人间游行。夏天暴雨水大涨。漂失衣钵坐具针筒。蹈杀生草木。居士于草木有命根想。讥嫌故。令居士得罪。以无数方便呵责六群比丘已告诸比丘。汝不应于一切时春夏冬人间游行。从今已去。听诸比丘三月夏安居。白所依人言。我于此处夏安居。长老一心念。我比丘某甲。依某甲聚落。某甲僧伽蓝。某甲房前。三月夏安居。房舍破修治故。如是第二第三说。后三月夏安居法亦如是。时诸比丘住处。无所依人。不知何所白。诸比丘有疑。不知成安居不。即白世尊。世尊言。发意为安居故。便得成安居。从今日听诸比丘若无所依人心念安居。尔时比丘。于住处欲安居。无所依人无白处。忘不心念安居有疑。不知成安居不。往白世尊。世尊言若为安居故来。便成安居。时诸比丘。往安居处。欲安居入界内。便明相出。彼有疑为成安居不。即白世尊。世尊言。若为安居故来。便成安居。尔时比丘。往安居处欲安居。入僧园内明相出。彼有疑不知成安居不。即白世尊。世尊言。若为安居故来。便成安居。尔时比丘。往住处欲安居。一脚入界内一脚在界外明相出。有疑不知成安居不。即白世尊。世尊言。若为安居故来。便成安居。时诸比丘。往住处欲安居。一脚入僧园内一脚在僧园外明相出。有疑不知成安居不。即白世尊。世尊言。若为安居故来。便成安居。若安居竟。客比丘来移旧比丘。

佛言。不应移亦不应去。时诸比丘。于住处不看房舍卧具便受房。得不好房恶卧具。便嗔旧住比丘言。汝心不平等。所喜者。便与好房好卧具不喜者。便与恶房恶卧具。不喜我故。与我恶房恶卧具。时诸比丘。以此因缘具白世尊。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于住处欲安居。应先自往看房舍卧具然后受房。从今已去。听分房分卧具。应差分房分卧具人白二羯磨有五法者。不应差分房舍卧具。若爱若嗔若怖若痴若不知可分不可分。有如是五法。不应差分卧具房舍。有五法。应差分房舍分卧具。若不爱不嗔不怖不痴知可分不可分。有如是五法。应差分房舍分卧具。应如是差堪能羯磨者。若上座若次座。若诵律若不诵律。堪能作羯磨者。应如是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差某甲比丘分卧具房舍。白如是。大德僧听。僧差某甲比丘分卧具房舍。谁诸长老忍僧差某甲比丘分房舍卧具者默然。谁不忍者说。僧已忍。僧差某甲比丘分房舍卧具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差分房舍卧具人竟。应数比丘数房舍数卧具。彼应问几房有人住。几房空。几房有卧具。几房无卧具。几房有被。几房无被。几房有利养。几房无利养。几房有器物。几房无器物。几房有檀越施衣。几房无檀越施衣。几房有福饶。几房无福饶。谁是经营房主。若有经营者。应问长老欲住何处房。不住何处房。彼尽数房舍卧具竟。至上座前作如是言。大德上座。如是房舍卧具随意所乐便取。先与上座房竟。次与第二上座。第二上座竟。次与第三上座。第三上座竟。次与第四上座。如是展转乃至下座若有余房舍卧具座应从上座更分。若复有余房舍。复应更从上座分。若余故多。应开客比丘住处。若有客比丘来应与。若恶比丘来不应与。善比丘来应与。若有余应留。若留房不应遮。若遮应如法治。时有比丘。得缺坏房。心念。我不受是房。恐使我修治。诸比丘即白世尊。世尊言。应受随力当治。时诸比丘分僧集处若温室若夏堂若经行堂。客比丘来不得房无住处诸比丘。以此因缘具白世尊。世尊言。不应分僧都集处若温室。若夏堂。若经行堂。若阁下堂是众集处。阁上应分。若阁上众集处。阁下堂应分时诸比丘。遍看房舍见阿练若窟。彼自念言。我当于此处安居。后更有余比丘。见阿练若窟。彼如是言。我当于此处安居。初十六日。众多比丘共集在窟内。住处迮狭多诸疾病。诸比丘即白世尊。世尊言。若比丘欲在如是处安居。先往作相。若作手迹。若作轮。若作摩醯陀罗像。若滕像。若作葡萄蔓像。若作华。若作五色。若书作名字。某甲欲于此安居。佛听先作相者住。此比丘若于此住处去。不灭名字便去。余比丘见先已有占者不敢住。诸比丘以此白佛。

佛言。不应不灭名便去。应灭名而去。尔时波斯匿王。边国人民反叛。时王自领军往讨。诸比丘往边国。彼间房舍迮狭。不相容受。诸比丘作如是言。佛敕我等应分卧具。诸比丘白佛。

佛言。听齐床分。若不容受。应等绳床分。若故不容受。应等卧处分若故不容受。应共分坐处。彼比丘移此定床褥卧具置余房中。诸比丘往白佛。

佛言。不应移转。或有房多卧具。或有房少卧具。诸比丘以此因缘白佛。

佛言。听诸比丘语旧住人。若佛图主。若经营人。若有三月安居得房者。问如是人等。然后得移转卧具。诸比丘不还复卧具着本处便去。后比丘来。谓是此房卧具便用。诸比丘以此因缘往白佛。

佛言。不应不还复卧具便去。应还复卧具而去。若不者应如法治。时有房舍缺坏。诸比丘有畏慎。佛不听移转卧具从此房至彼房。诸比丘以此因缘白佛。

佛言。若房舍破坏。听移此房卧具置余房。彼移卧具不用而虫烂坏。诸比丘白佛。佛言应用。佛既听用。彼不洗脚不拭脚。用作衬体衣。诸比丘以此因缘白佛。

佛言。不应不洗脚不拭脚及作衬体衣。诸比丘畏慎以此白佛。

佛言。不应用作衬体衣。故不敢手脚触。诸比丘以此事白佛。佛言膝已上腋已下。不得衬体。手脚触无苦。时诸檀越有布施诸比丘衬体衣。诸比丘畏慎不敢受。佛不听用衬体衣。诸比丘白佛。

佛言。听随檀越施意。若治房舍竟。先此房卧具。不还移来本处。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若治房舍竟。应还移卧具着本处不者应如法治。彼比丘移此寺定卧具着余寺。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不应移此寺定卧具着余寺。若有恐怖。若有怨家。若人民反叛。若国邑荒坏。人民破丧。住处亦坏。诸比丘畏慎。佛不听移此寺定卧具着彼寺。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若有恐怖怨家。若反叛国邑荒坏。人民破丧。住处亦坏。听移余处移卧具。时诸比丘畏慎。佛教不听以僧卧具衬体故不得好覆藏。诸比丘以此因缘白佛。

佛言。随宜覆藏应移。若有余比丘来。索不应索亦不应与。除可信后必还得者。应与。后国邑还静。人民还复。寺舍还成。不还卧具。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若国邑已静。人民还复。寺舍已成。应还卧具。若不还者应如法治。尔时有住处。四方众僧。大得不定卧具绳床木床粗细褥枕毾𣰆𣰽毹地敷澡瓶杖扇。诸比丘。不知云何处分。以此事白佛。

佛言。听房中无卧具者付与。若有余从上座付尔时舍利弗目连。欲共世尊安居。十五日从所住处往。十七日乃至。不知当云何。即白诸比丘。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听后安居。有二种安居。有前安居。有后安居。若在前安居应住前三月。若后安居应住后三月。前安居者欲自恣。后安居者不知得自恣不。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听受自恣住待日足。前安居人自恣已数岁。后安居人不知得数岁不。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不应三月未足便数岁。前安居者自恣竟。驱遣后安居者。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不应遣亦不应去。前安居人自恣竟分夏所得物。后安居者畏慎不敢受分。佛不听我等三月未竟乞求受物。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听比丘受余日应足令满。前安居者自恣竟分卧具。后安居者畏慎不敢受。以夏三月日未满故。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听为未来故受。尔时诸比丘。露处安居。得风飘日曝。形体黑瘦皮肤剥裂。往诣佛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世尊知而故问。汝等何故形体黑瘦皮肤剥裂耶。诸比丘白佛言。在露地安居故尔。

佛言。不应在露地安居。自今已去。听诸比丘作覆障处安居。尔时诸比丘树上安居。即在树上大小便利。时树神嗔嫌。伺其便欲断命根。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不听比丘在树上安居。亦不应上树。除齐人头。不应绕树左右大小便利浇灒污树。尔时诸比丘。在拘萨罗国人间游行。道有恶兽。时诸比丘。上树过人畏慎还下。佛不听我等上树过人。遂为恶兽所害。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为命难净行难。故得上树过人头。诸比丘欲取树上干薪。听作钩钩取。听作梯取。若绳罥取。后诸比丘畏慎。不敢上干树上。

佛言。若树通身干听上。尔时诸比丘。欲于树下安居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在树下安居。若树高过人头者。枝叶足覆荫一坐。时六群比丘。用蜡蜜涂帐坐中安居。彼作如是心。我等夜在中宿。朝则藏举。其有见者。当谓我等得神通人。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不听以蜡蜜涂帐在中安居。亦不得谄曲为身故改常威仪。尔时比丘欲在小屋内安居。诸比丘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诸比丘在小屋内安居。起不碍头坐趣容膝。亦足障水雨。尔时比丘。欲在山窟中安居。即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在山窟中安居。起不碍头坐趣容膝。亦足障水雨。尔时比丘。欲于自然山窟中安居。时诸比丘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比丘在自然山窟中安居。起不碍头坐趣容膝亦足障水雨。尔时比丘。欲于树空中安居。诸比丘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诸比丘在树空中安居。起不碍头坐趣容膝亦足障水雨。尔时比丘。欲依牧牛者安居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依牧牛者安居。安居中移徙随牧牛者所去处应去。尔时诸比丘欲依客压麻油人安居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依压油人安居。安居中移徙随压油人所去处应去。尔时比丘。欲于船上安居。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诸比丘在船上安居。安居中移徙随船所去处应去。尔时比丘。欲依斫材人安居。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诸比丘依斫材人安居。安居中移徙随斫材人所去处应去。尔时比丘。欲依聚落安居。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依聚落安居安居中若聚落分为二分。随所供给所须具足处住。安居中移徙随所去处应去。尔时有檀越。请比丘言。我欲布施及房舍。彼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得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因缘得去。诸比丘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受七日去。不应专为饮食故受七日去。除余因缘。若为衣钵坐具针筒乃至药草。至第七日应还。尔时诸比丘。请余比丘长老来。我等得僧残。为我治覆藏法本日治摩那埵出罪。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得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因缘去。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听有如是事受七日去及七日还。尔时比丘尼。请比丘长老来。我等得僧残。为我作摩那埵出罪。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我等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有如是事。受七日去及七日还。尔时有式叉摩那。请比丘言长老来。我等犯戒。为我等忏悔更受戒。若受大戒。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有如是事受七日去及七日还。尔时有沙弥请比丘。长老来。我欲受戒。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有如是事受七日去及七日还。尔时有沙弥尼。请比丘。大德来。我欲受六法。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得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如是事受七日去及七日还。尔时有不信乐大臣。请比丘大德来。我欲相见。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有如是事受七日去。若有益无益及七日还。尔时有信乐大臣。请比丘。大德来。我欲相见。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有如是事受七日去。此信乐优婆塞。若病若有诸忧恼事。若为利养故。及七日应还。尔时有不信乐父母。请比丘。大德来。我欲相见。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有如是事听受七日去。若不信乐教令信乐。若恶戒教令持戒。若悭贪教令布施。若无智教令有智。及七日应还。尔时有信乐父母。遣信请比丘。大德来。我欲相见。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有如是事受七日去。若信乐父母。若病若有诸忧恼事。若有利益事。及七日还。尔时有母请比丘。大德来。我欲相见。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有如是事听受七日去。及七日应还尔时有父。请比丘亦如是。兄弟姊妹及诸亲里知识亦如是。尔时有比丘。诵六十种经。如梵动经。为求同诵人故。欲人间游行。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我等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有如是事受七日去及七日还。尔时经劳比丘。有作事须往林树间。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有如是事受七日去及七日还。尔时波斯匿王。边国人民反叛。王自领军往讨。王所供养佛及众僧。衣被饮食所须之物。不信乐大臣便夺不与。诸比丘欲往白王。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有如是事。听受七日去及七日还。尔时波斯匿王。边国人民反叛。时王自领军往讨。尔时有不信乐大臣。怀嫉妒恶心。欲凿只桓通渠。比丘欲往白王。自念。彼处远不及即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有如是事听受七日去及七日还。尔时有檀越。遣信请比丘。大德来。我欲布施及房舍。比丘自念。彼处远不及七日还。佛未听有如是事去往白佛。

佛言。自今已去。听有如是事受过七日法。若十五日若一月。白二羯磨。如是差堪能羯磨者。若上座若次座。若诵律若不诵律。能作羯磨者。应作如是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某甲比丘。受过七日法。若十五日若一月出界外。为某甲事故。还此中安居白如是。大德僧听。某甲比丘。受过七日法。若十五日。若一月出界外。为某甲事故。还此中安居。谁诸长老忍。僧听某甲比丘受过七日法。若十五日若一月出界外。为某甲事故。还此中安居者默然。谁不忍者说。僧已忍。某甲比丘受过七日法。若十五日若一月出界外。为某甲事故。还此中安居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比丘。遣信请比丘受过七日羯磨亦如是。比丘尼。请比丘受过七日羯磨亦如是。式叉摩那。请比丘羯磨亦如是。沙弥。请比丘受戒亦如是。沙弥尼。请比丘受过七日羯磨亦如是。不信大臣。请比丘受过七日法羯磨亦如是。识信大臣羯磨亦如是。不信父母。信父母。兄弟姊妹。诸亲里知识。诵六十种经。比丘。经营事比丘不信乐大臣。夺供养通渠亦如是。一切受过七日羯磨法尽同上。尔时世尊在拘睒弥国。时有大臣勇健能斗。往诣佛所以信舍家为道。时忧填王语言。汝何不休道。当与汝妇资生田宅财宝。比丘自念。我在此安居。必与我净行作留难。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难事便应去。尔时有比丘。于住处安居。时有大童女来诱调比丘。汝何不休道。我当为汝作妇。彼比丘自念。我在此安居。必为净行作留难。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难事应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时有淫女来诱调比丘。汝可休道。我当为汝作妇。或嫁女与汝。彼比丘自念。我在此安居。必为净行作留难。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难应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有黄门贪爱比丘故。数唤比丘共行不净。比丘自念。我在此安居。必为我净行作留难。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事应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时有鬼神语比丘言。此中有伏藏。比丘自念。我在此安居。必为我净行作留难。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事应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时有鬼神伺比丘便欲断其命根。比丘自念。我在此安居必为命作留难。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事应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有贼伺比丘便欲断命根。比丘自念。我在此安居。必断我命。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事应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毒蛇嗔恚伺比丘便欲断命根。比丘自念。我在此安居。必有断命留难。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事应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诸恶兽嗔伺比丘便欲断命根。比丘自念。我在此安居。必有断命留难。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事应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不得如意饮食。不得随意医药。不得随意使人。彼自念言。我当云何。即白诸比丘。诸比丘往白世尊。世尊言。若比丘于安居处。若不得随意饮食。不得随意医药。不得随意使人。即应以此事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经行处多诸毒虫。此比丘狎习经行。经行体安。不经行不安。彼比丘自念。我在此住。必为我命作留难。作此念已往白佛。

佛言。若有此事应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见有比丘作方便欲破僧。时彼自念言。破僧事重。甚为丑恶。莫为我故破僧。我当云何。即白诸比丘。诸比丘以此事白佛。

佛言。若比丘于住处安居。见有比丘。勤方便欲破僧。时彼作如是念。破僧事重。甚为丑恶。莫为我故破僧。彼比丘即应以此事去。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见有比丘尼勤方便欲破僧。彼如是念。破僧事重。甚为丑恶。莫为我故破僧。彼即应以此事去。若比丘于住处。安居时闻有比丘勤方便欲破僧。彼如是念。破僧事重甚为丑恶。莫为我故破僧。彼即应以此事去。若比丘于住处安居。闻有比丘尼欲方便破僧。彼如是念。破僧事重甚为丑恶。莫为我故破僧。彼即应以此事去。尔时有比丘。于住处安居。闻彼有比丘欲方便破僧。彼自念言。我若往呵谏责数。必用我言止不破僧。复作是念。若我自往。或不用我语。不能止其破僧事。我有亲友能止彼破僧事。我若语彼必用我言。为我止彼破僧事。我当云何。即语诸比丘。诸比丘往白佛。

佛言。若比丘于住处安居。闻有比丘欲方便破僧。比丘自念。我若自往彼呵谏责数。必用我言令其止不破僧。复作是念。我或不能止彼诤事。我有亲友能止彼诤事。我当语彼令止破僧事。彼即应以此事去。若比丘住处安居。闻彼有比丘尼勤方便欲破僧。彼比丘自念。彼若往彼呵谏责数必用我言止破僧事。复作是念。我或不能。我有亲友能止彼诤。若我语彼。必能为我止破僧事。彼即应以此事去。若比丘是中安居。闻彼僧破。比丘自念。我若往彼呵谏责数。必用我言令僧和合。复作是念。我或不能。我有亲友能止彼诤。我若语彼。必用我言。和合彼僧。比丘即应以此事去。若比丘是中安居。闻彼比丘尼僧破。我若往彼呵谏责数。必用我言令僧和合。复作是念。我或不能。我有亲友能止彼诤。若我语彼。必用我言和合彼僧。彼即应以此事去。尔时有比丘。受七日出界外。为其母所留。至意欲还。而遂不及七日。彼自念言为失岁为不失岁。即白诸比丘。诸比丘往白佛。

佛言。不失岁父母兄弟姊妹本二。若本私通者。若夜叉鬼神难亦如是。尔时比丘。受七日出界外住。水陆道不通。若贼难虎狼师子诸难。作如是念。我为失岁为不失岁。即白诸比丘。诸比丘往白佛。

佛言。不失岁。尔时佛在拘睒弥国瞿师罗园。尔时王忧陀延与跋难陀释子为亲友。请跋难陀夏安居。跋难陀。拘睒弥国结安居。闻余住处大得利养大得衣物。即便往彼住处。小住彼已。复还拘睒弥。时王忧陀延闻已嫌言。云何跋难陀释子。受我请在此住夏安居。闻彼住处大得利养大得衣物。便往至彼。在彼住已。复还来此。诸比丘闻。中有少欲知足行头陀知惭愧乐学戒者。呵责跋难陀释子。云何汝在彼夏安居。闻异住处大得利养大得衣物。便往彼住。住既不久而还此即往佛所头面礼足各坐一面。以此因缘具白世尊。世尊以此因缘集比丘僧。以无数方便呵责跋难陀言。汝无知。非威仪非净行非沙门法非随顺行。所不应为。云何跋难陀。汝于拘睒弥夏安居。闻彼异处大得利养大得衣物。便往彼住。而复还拘睒弥。呵责已告诸比丘。若比丘在前安居处。闻彼处大得利养大得衣物。即便往彼。彼比丘不得前岁。违本要得罪。若比丘。于此受他前安居请。至界外布萨已便往余处。彼比丘。破前安居违本要得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在界外布萨已来至请处即日还去。彼比丘。破前安居违本要得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界外布萨已来至请处。受房舍卧具无事便去。彼便破前安居违本要得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界外布萨已来至住处。受七日出界外。意欲来过七日。彼比丘。破前安居违本要得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在界外布萨已来至住处。受七日出界外及七日还。彼比丘。成前安居不违本要无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在界外布萨已。来至住处。末后受七日出界外。彼比丘。若来若不来住处。彼比丘。成前安居不违本要无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来至界内布萨已到住处即日还去。彼比丘。破前安居违本要得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来至界内布萨已到住处。受房舍卧具。无事便去。彼比丘。破前安居违本要得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来至界内布萨已到住处。受七日出界外。意欲还不及七日。彼比丘。破前安居违本要得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来至界内布萨已到住处。受七日出界外及七日还。彼比丘。不破前安居不违本要无罪。若比丘。受他前安居请。界内布萨已到住处。末后受七日出界外。若还若不还住处。不破前安居不违本要无罪。后安居亦如是。尔时有比丘。受他前安居请。在彼见有命难若净行难。彼作如是念。我当云何即告诸比丘。诸比丘往白佛。

佛言。若比丘在住处。若受前安居后安居。见有命难若净行难。彼比丘。若自往若遣信使。往白檀越求移去。若听者善。若不听便应去。(安居揵度竟)。


分类:佛经 书名:《四分律》 作者:[姚秦]佛陀耶舍、竺佛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