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四分律》第四十三卷 第三分药揵度法之余


尔时有吐下比丘。使舍卫城中人煮粥。时有因缘。城门晚开。未及得粥便死。诸比丘白佛。

佛言。听在僧伽蓝内结净地。白二羯磨应如是结。应唱房若处若温室若经行处。众中差堪能作羯磨者。若上座若次坐。若诵律若不诵律。堪能作羯磨者如是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结某处作净地。白如是。大德僧听。僧今结某处作净地。谁诸长老忍僧结某处作净地者默然。谁不忍者说。僧已忍结某处作净地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有四种净地。一者檀越若经营人。作僧伽蓝时。分处如是言。某处为僧作净地。第二者若为僧作僧伽蓝未施僧。第三者若半有篱障。若多无篱障。若都无篱障。若垣墙若堑亦如是。第四者僧作白二羯磨结。诸比丘作是念。比丘房应结作净地不。白佛。

佛言。应作除去比丘比丘尼。若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房亦如是。若鬼神庙屋亦如是得作净地。时诸比丘不知何处是净地。白佛。佛言应结。若疑先有净地。应解然后结。尔时比丘治故僧伽蓝。不知为得作净地不。佛言得作。尔时不净地有树生。枝叶荫覆净地。时诸比丘欲安净物着上。不知为净不净。

佛言。根在不净地即不净。时有树根在净地。枝叶荫覆不净地。诸比丘欲安净物着上。不知为净不。

佛言。根在净地得净。时有树根在不净地。枝叶覆净地。果堕在净地。诸比丘不知为净不。

佛言。若无人触自堕者净。风吹雨打堕。有猕猴诸鸟触堕。不知为净不。佛言若不作意欲使堕者净。树根在净地果堕不净地。比丘不知为净不。佛言净。时诸比丘。在不净地种胡瓜甘蔗菜枝叶覆净地。比丘不知为净不。佛言不净。时有在净地种胡瓜甘蔗菜枝叶覆不净地。不知为净不。佛言净。时六群比丘不净果便食。诸居士见皆共讥嫌言沙门释子。不知惭愧无有厌足。自称言。我知正法。如是何有正法。食果不作净。比丘白佛。

佛言。不应不净果便食。应净已食之。应作五种净法食。火净刀净疮净鸟啄破净不中种净。此五种净应食。是中刀净疮净鸟净应去子食。火净不中种净都食。复有五种净。若皮剥若秛皮若腐若破若瘀燥。尔时众僧得果园。佛言听受。复不知谁当料理。

佛言。若守僧伽蓝民若沙弥若优婆塞。彼守视人欲得分。

佛言。应计食作价与直。尔时比丘食不破果大便已子生。比丘畏慎言。我食生种。白佛。佛言不犯即是净。时诸比丘种菜。自散种子后疑言。我自种不敢食。白佛。

佛言。种子已变尽听食。时比丘移菜余处殖疑言。自殖不敢食。白佛。

佛言。以重生故听食。若自种胡瓜甘蔗蒱桃。梨奈呵梨勒鞞醯勒阿摩勒椒姜荜茇。及移殖应食。尔时有小沙弥。捉净食过水不自胜举。

佛言。听大比丘扶沙弥令过。时有小沙弥持净食不能上岸。

佛言。听大比丘扶令上。时有沙弥小。不能举净食悬着壁上若龙牙杙上。又不能下。白佛。

佛言。听下安床若机蹬上令得上下。时诸比丘有酥瓶油瓶不覆。白佛。佛言听使净人覆。若无净人。应自手捉盖悬置其上。不应手触。时六群比丘啖不净菜。诸居士见皆共讥嫌言。沙门释子。不知惭愧。无有厌足。断众生命。自言我知正法。如是何有正法。不净菜便食之。诸比丘白佛。佛言不应啖不净菜应净。时彼便自作净。

佛言。不应自作净。应令净人作净。时比丘自手捉食已使人作净。

佛言。不应自手捉食已使人作净。应置地使人作净。彼作净已不受便食。

佛言。不应作净已不受便食。应作净已洗手受食。彼洗连根菜已更作净。

佛言。不应洗已更作净。此洗即是净。时有比丘。先相嫌便触他净食。作如是意令比丘得不净食。彼比丘不知净不净。白佛。

佛言。于触者是不净。不触者净。触者犯突吉罗。时有比丘嫌彼比丘。于彼小沙弥边触彼净食。作如是意。令彼和尚阿阇梨得不净食。彼比丘不知净不净。白佛。

佛言。触者不净。不触者净。触者得突吉罗。时净人作如是意。强多与比丘食。彼食不尽有余我曹当食。彼比丘应口遮言莫着。若不止彼应小离食器草。彼比丘不知净不净。白佛。佛言净。时诸居士。持食饮具往僧伽蓝。与诸比丘赏举。后诸居士来。若自食。若持归。若与比丘食。比丘畏慎不敢食。作如是意。我曹先手自赏举。诸比丘白佛。

佛言。此是檀越所有。听为檀越故洗手受食。时病比丘须粥。佛言听煮。若无人听自煮。若更互煮不知云何煮。

佛言。听使净人净洗器。着水着米煮令沸。洗手受然后自煮令熟。时不知熟不熟。

佛言。应以勺扬看。若流下循勺则熟。若熟应泻着余器中。彼泻粥者复具器疲极。

佛言。不应泻粥者并具器应更一人具器。若热烧手。应捉镊热巾若草。若虫堕粥中应却。彼烧手。

佛言。应以勺去之。彼欲分。佛言听分。复不知何器分。

佛言。若以键𨩲若小钵若次钵若勺作分。钵若不正应作钵支。若尘坌应作盖。彼不洗钵器举。余比丘见恶之。

佛言。应净洗然后举。既洗。不以灰澡豆洗不净。

佛言。应用灰澡豆洗。洗已不干。便举器便虫生。

佛言。不应不干举。应令干燥然后举。彼器有陷孔处。食入中。数摘洗穿坏。

佛言。随可洗处洗余无犯。诸比丘作如是念。得界内共粥宿界内煮自煮不。

佛言。不应界内共宿界内煮自煮。诸比丘作如是念。重煮粥得界内共宿界内煮自煮不。佛言不应界内共宿界内煮。听自煮。诸比丘如是念。尽形寿药得界内共宿界内煮自煮不。

佛言。听尽形寿药界内共宿界内煮自煮。时有比丘欲受酥错受油。不知成受不。佛言不成受。时有比丘。欲受油错受酥。不知成受不。佛言不成受。欲受此错受彼。不知成受不。佛言不成受。有比丘忘不受食。便持在道行。渡水已忆念。我当云何。即白佛。

佛言。若如是忘不受食。便持在道行者。若见有净人。应置食着地净洗手更受食。尔时世尊在波罗奈国。时世谷贵人民饥饿乞食难得。诸比丘持食着露处不盖藏。放牛羊人若贼持去。诸比丘如是念。国土饥饿。世尊应听界内共食宿。白佛。

佛言。若谷贵时听界内共食宿。时诸比丘露处煮食不盖藏。牧牛羊人若贼见持去。比丘作如是念。谷贵时界内应听煮食白佛。

佛言。谷贵时听界内煮。时诸比丘使净人煮食。或分取食或都食尽。诸比丘作如是念。谷贵时应听自煮食。白佛。

佛言。谷贵时听自煮食。时诸比丘道路行见地有果。比丘求净人顷。他人已取去。白佛。

佛言。听以草若叶覆果上。而人故取去。白佛。佛言听取。若见净人应置地洗手受食。诸比丘如是念。谷贵时世尊应听我曹自取食。

佛言。谷贵时听自取食。时诸比丘早起受食已。置食入村彼受请还。余比丘边作余食法。彼或分食或食尽。比丘作如是念。谷贵时。世尊应听我等早起受食已不作余食法食。白佛。

佛言。听谷贵时不作余食法食。时有多知识长老比丘。入村乞食。得食已持往一处。食已持余食。还至僧伽蓝中于余比丘间作余食法更食彼比丘或分食若都食尽。诸比丘如是念。谷贵时。世尊。应听我曹从食处持食来不作余食法食。白佛。佛言听谷贵时从食处持食来不作余食法食。时诸比丘受食已。得果胡桃。椑桃婆陀庵婆罗阿婆梨。于余比丘边作余食法。彼或分食或都食尽。诸比丘作如是念。谷贵时。世尊应听我曹得如是果不作余食法食。白佛。

佛言。听谷贵时得如是果不作余食法食。时诸比丘食已。得水中可食物。藕根迦婆陀菱芰藕子。于比丘边作余食法。彼或分食或都食尽。诸比丘作如是念。世尊应听我曹谷贵时食已得如是水中可食物不作余食法食。白佛。

佛言。听谷贵时食已得如是水中可食物不作余食法食。时世谷还贱。世尊知而故问阿难。我于谷贵时。慈愍诸比丘故听八事。界内共宿。界内煮。自煮。自手取食。受早起食从食处持余食来。胡桃果等食。水中可食物。足食已不作余食法听食。诸比丘今故食耶。答言故食。佛言不应食。若食如法治尔时众僧食厨坏。诸比丘以木拄之。木在不净地。有疑不知净不。佛言净得食。时夜移食堕不净地。诸比丘不知净不。白佛。佛言净。夜移食食堕净不净地间。诸比丘不知净不净。白佛。佛言净时有狗从净处衔食至不净地。诸比丘不知净不净白佛。佛言净。诸恶兽鸟衔去亦如是。时有比丘嫌彼比丘。便移他食着不净地。作如是念。使彼不得净。比丘不知净不净。白佛。

佛言。触者不净。得突吉罗。不触者净。时比丘嫌彼比丘。作如是意。触净地使彼得不净。诸比丘不知净不净。白佛。

佛言。触者不净。得突吉罗。不触者净。时有客比丘。来觅净地欲安食。未至净地明相出。彼不知净不净。白佛。佛言净。欲远行者亦如是。时六群比丘畜升斗斛秤。诸比丘白佛。佛言不应畜。时诸比丘得胡麻粳米得大豆小豆大麦小麦。自欲量。白佛。

佛言。听手抄量若键𨩲若钵若小钵量。即以此器大小准以为斛斗。时诸比丘得酥油蜜黑石蜜。欲称量。白佛。佛言听。刻木作铢两如称齐限四五两。准以为斤数彼结上好房作净处酥油脂涂泥污或烟熏污。白佛。

佛言。不应结上房作净。应结下者作净处。诸比丘得果。佛言听一一分。若不足应忆次第若更得续与。若得多果。应一人与四五枚若与一抄若一键𨩲若次钵若随能啖者与。若故有余应更与时彼与白衣若外道。

佛言。不应与外道白衣。彼比丘后畏慎。不敢与父母若病人小儿若妊身妇人若被系闭者若白衣来至僧伽蓝中。白佛。佛言如是人应与。若故有余应压取汁饮。时须压具。佛言听畜。若汁未沸不醉人得饮。若醉人不应饮。若饮如法治。尔时世尊在毗舍离时众僧多有供养饮食。诸比丘身患湿。白佛。

佛言。听作吐下药须羹粥与羹粥须野鸟肉应与。尔时有比丘患头痛。医教灌鼻。佛言听。不知何物灌。

佛言。以酥油脂灌。不知云何灌。佛言听以羊毛若劫贝鸟毛渍油中。然后渧着鼻中。四边流出。佛言听作灌鼻筒。彼便持宝作筒佛言。不应用宝作。应用骨若牙若角若铁若铜若白镴若铅锡若苇若竹若木彼不洗便举置。

佛言。不应不洗举置。洗已不燥后虫生。佛言不应洗已不燥。应令燥举置。时有比丘患头痛。医教灌鼻药不入。

佛言。听手摩顶若摩脚大指若以凝酥塞鼻。尔时有比丘患风。医教用烟。佛言听用烟。时须烟筒。佛言听作。彼以宝作。佛言不应用宝作筒。应用骨若牙若角若铁若铜若白镴若铅锡若木作。若患火烧烟出处。听安铁。若患筒零落。佛言听作囊盛。手持不坚。佛言应作带系着肩上。彼须丸药。佛言听作。手持不坚。应盛着薰筒囊中。时有比丘患疮。医教作涂疮药。佛言听作。彼疮熟。应以刀破着药。自今已去。听以刀破疮。患疮臭应洗。若以根汤茎叶华果汤及小便洗时以手洗患痛。以鸟毛洗。若药汁流弃。以物拥障四边。若患燥以油涂。若上弃以物覆。若疮臭香涂。时诸比丘患疟。佛言听厚衣覆。若故寒应以卧具毡褥覆上。若寒不止应一比丘共卧。彼畏慎不敢与病者共卧。

佛言。听与病人共卧。时有白衣病来至僧伽蓝。比丘为看病。诸比丘白佛。佛言应方便喻遣。若称举佛法僧者。能作事为作。病人死。诸比丘畏慎不敢弃。世尊有如是语。不应弃白衣丧。诸比丘白佛。佛言应为僧伽蓝净故弃之。时六群比丘剃三处毛。诸比丘白佛。佛言不应剃三处毛。时六群比丘互相看尾。谁尾长谁尾短着何药。诸比丘白佛。

佛言。不应更相看尾问其长短着何等药。时六群比丘以酥油灌大便道。佛言不应灌。彼教人灌。佛言不应教人灌。尔时比丘在北方住安居已。形体枯燥颜色憔悴。至只桓精舍诣佛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世尊慰问客比丘。汝住处安乐和合不。不以乞食疲苦耶。答言。住处安乐和合无诤。彼国无粥。不得粥故气力羸乏。佛问言。彼国常食何等食。答言。彼国常食饼。佛言听食饼。尔时有波罗奈国市马人。来至舍卫国。欲为众僧作饼作豆麨作糗。与糗籢与量糗器。与盐与盛盐籢。与苦酒苦酒瓶。与木欓与卮与匕。与勺与摩膏与卮碗。与食根食茎食叶食华食果食油食胡麻食黑石蜜食细末食。佛言一切听受食。诸比丘如是食。不知此粥是食非食是请非请是足食非足食。

佛言。若持草画无迹非食。非请非足食。时比丘作如是念饮煮饭汁。为是食非食是请非请是足食不。佛言若不合滓饮非食非请非足食。时诸比丘作如是念。不知饼是食非食是请非请是足食不。

佛言。非食乃至非足食。时六群比丘。以共宿盐合食食。

佛言。不应共宿盐合食食。时优波离偏露右肩右膝着地合掌白佛言。何等是尽形寿药应服。佛语优波离。不任为食者。比丘有病因缘。尽形寿应服(药揵度具足竟)。


分类:佛经 书名:《四分律》 作者:[姚秦]佛陀耶舍、竺佛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