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玄奘法师传》第17卷


奘师等一行人出了那罗僧诃城,向东行至波罗奢大森林,忽然遇到一群盗贼,有五十几人,把奘师及随行的人衣服财物全部夺走,并挥刀押到路旁一个干枯的池中,想要加以杀害。幸好池中多荆棘杂草,跟随奘师的一位沙弥,发现南岸有一条水道,勉强可以容纳一个人走,于是机警地暗示奘师一起从暗道中逃走。

师徒两人飞也似地跑了二三里路,遇到一个耕田的婆罗门,便把遇盗贼的经过告诉他。婆罗门听后大惊,立刻放下耕牛,取下贝鼓猛吹,召集了八十多人。大家拿着兵器,一窝蜂地往林中跑去。盗贼看到来的人多,一下就四散逃掉了。

奘师亲自到池中,解开被捆绑的人员,又把剩下的衣服,分给众人,大家便向村中投宿。经过此次盗贼的惊吓,同行的人无不悲泣,只有奘师含笑无忧。同行的人觉得奇怪,便问道:“出门行路,全靠盘缠,现在衣服被抢光,盘缠俱尽,只剩下性命一条,前途茫茫,如何是好?法师为何不生忧愁还笑得出来?”奘师答道:“人生之所贵者,只此性命,性命既在,其它还有什么可忧的呢?所以我的家乡有句俗话说‘天地之大宝曰生’,生命在,说明大宝不失;那些小小衣资,又何必忧愁哉?”

第二天,奘师一行来到磔迦国东境,至一大城,城西有一大片庵罗林(芒果林),林中有一位据说已七百岁的婆罗门,可是看起来却好像三十多岁,身材魁梧,学问渊博,精通《中》、《百》诸论以及《吠陀》等书。两名侍者,也都是一百多岁的老人,他们很欢迎奘师,知道他被洗劫后,就派遗一位侍者到城中请护法居士为他们准备斋供。

城中虽有数千户人家,但信佛的极少,事外道的很多。可是奘师在迦湿弥罗国说法一事,已传遍远近,印度各地都已经知道这事。这位侍者进城,到处传告说:“大唐高僧西来求法,不幸在附近遭盗贼洗劫,衣物尽失,此是种福田的大好机会,大家应该量力布施。”由于奘师功德招感,有三百多人听说后,各持毡布饮食,恭敬前来供养。奘师为他们解说因果报应的道理,很多人因此弃邪归正,欢喜而回。

奘师把众人供养的毡布分施同伴,各置了衣服数套,还用不完,又拿出五端布奉施年长者。奘师在磔迦国停留了一月,向龙猛(又译龙树)菩萨的弟子请教学习《百论》、《广百论》,得到了龙猛菩萨的清净传承。

奘师离开磔迦国后向东行走了五百多里,到了至那仆底国(今北印度阿姆利沙尔附近的),住在突舍萨那寺。寺里有位大德毗腻多钵腊婆(此云调伏光),他本是北印度一位王子,生得体格魁梧,相貌非凡,好学佛法,著有《五蕴论释》、《唯识三十论释》。奘师于是就在这里住了十四个月,向毗腻多钵腊婆大德细细学习《对法论》、《显宗论》、《理门论》等。

出了至那仆底王城,往东南行五十多里至答抹苏伐那寺。寺里有僧徒三百多人,修学有部思想。释迦世尊涅槃后第三百年中,有迦多衍那论师,在这里完成《发智论》。

从这里再向东北行一百四五十里,就到了阇烂达那国(今加兰德)。住在那伽罗驮那寺,寺里有大德旃达罗伐摩法师(此云月胄),善究三藏,于是在此停留了四个月,向旃达罗伐摩法师学习《众事分毗婆沙》。

再向东北行,登履危险,行七百多里,至屈露多国(今库鲁)。然后往南行七百多里,越山渡河,至设多图庐国(今沙尔亨德)。从此西南行八百多里,到达中印度境的波理夜呾罗国(今拜拉特)。再从此东行五百多里,到达秣菟罗国(今马朱拉)。

中印度,是释迦世尊诞生和成道的地方,几乎到处都有圣迹。奘师一路礼拜,心中十分虔诚。在秣兔罗国,礼拜了释迦世尊诸弟子的舍利塔,这里有舍利子(旧译舍利弗)、没特伽罗子(旧译目犍连)、咀丽衍尼弗呾罗(满慈子即富楼那旧译弥多罗尼子)、优婆厘、阿难陀、罗怙罗(旧译罗睺罗)以及曼殊室利菩萨的舍利塔等,这些佛教圣地,当时都还保存完好。

每年举办修福法会之日,四众弟子随着自己所修学的宗派而各修供养。学论者供养舍利子,修习禅定者供养没特伽罗子,诵持经者供养满慈子;学律者供养优波厘,诸比丘尼供养阿难,未受具戒者供养罗怙罗,学大乘者供养诸菩萨。

距离城东五六里山上有一座寺院。是当年尊者乌波鞠多(唐言近护)之所建。其中供奉着释迦世尊的指甲和头发舍利。在寺院的北岩有一间石室。高二十余尺。广三十余尺四寸。其中堆满着细小的筹(筹:古时数数用的小木棍)。乌波鞠多尊者说法,听法悟道证得阿罗汉果的弟子中,如果是夫妻的,才可以放下一筹。如果不是夫妻的,虽然也证得阿罗汉果,但是不放筹。可想当年证果圣者之多。


分类:佛经 书名:《玄奘法师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