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白话《杂阿含经》卷第十九


五O四、悭垢经:

本经叙述天帝释向目揵连说其所受用的妙果,乃依调伏悭垢而得的妙果。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那时,尊者大目揵连,乃住在于耆阇崛山。

这时,释提桓因(帝释天,为三十三天之主),正居住于上妙堂观,而在于夜间来诣尊者大目揵连之住处。到后,稽首礼足,然后退坐在一边。这时,释提桓因的光明,普照于耆阇崛山,周围都很光明。那时,释提桓因坐下来后,就说偈而说:

能伏于悭垢 大德随时施 是名施中贤 来世见殊胜(能降伏悭贪而垢秽之心,有大德的人,能随时布施与人。这名叫做布施中之最贤的,在于来世当中,必定能得见到殊胜的妙果。)

这时,大目揵连问帝释天说:「憍尸迦(帝释别名)!为甚么调伏悭垢,就能得见殊胜的妙果呢?而且你又说偈说:

能调伏悭垢 大德随时施 是则施中贤 来世见殊胜到底如何呢?(语译如前)

这时,释帝天回答说:「尊者大目揵连:那些优胜的婆罗门大姓,优胜的剎帝利大姓,优胜的长者大姓,优胜的四王天,优胜的三十三天,都稽首敬礼我之故。尊者大目揵连!我乃被胜婆罗门大姓、胜剎帝利大姓、胜长者大姓、胜四天王、胜三十三天所恭敬作礼的。我因为能见到此果报之故,才会说出此偈的。

其次,尊者大目揵连:乃至日月所周行,而普照到的诸地方,至于一千个的世界,一千个月,一千个日,千的须弥山(妙高山,为世界的中心),千的弗婆提(东胜身洲),千的郁多罗提舍(北俱卢洲),千的瞿陀尼迦(西牛货洲),千的阎浮提(南胆部洲),千的四天王(第一层天),千的三十三天(第二层天),千的炎摩天(时分天,第三层天),千的兜率陀天(喜足天,第四层天),千的化乐天(第五层天),千的他化自在天(第六层天,为欲界顶),千的梵天(色界初禅天),名叫做小千世界(以须弥山为中心,四围有东西南北之四洲,有七山入海交互围远,更有铁围山做为外廓,日月于其中运行照耀,为之一个小世界。一千个小世界为之小千世界)。

在此小千世界中,并没有另外一个堂观,可和毘阇廷堂观相比等的。因为毘阇延(最胜殿,帝释天的宫殿)有百一个楼观。观有七重,每重有七房,每房有七位天后,每位天后各有七侍女。尊者大目揵连!在于小千世界当中,并没有像如是的堂观,其端严有如毘阁延的。我因见此调伏悭垢之故,有此妙果,故说此偈。」

大目揵连语帝释天说:「善哉!善哉!憍月迦!你能得见如此胜妙的果报,而说此偈来。」

这时,天帝释,听大目揵连尊者所说,欢喜而随喜后,忽然不现(突然看不见)。

五O五、爱尽经:

本经叙述目揵连以神通至帝释宫殿。帝释的生活放逸,而将新盖的楼殿自我夸示。目揵连则以神通力震动楼殿,欲使其厌离。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这时,尊者大目揵连乃住在于耆阇崛山中。

那时,尊者大目揵连,独自一人在于静处禅思,而作此念:『往昔之时,释提桓因曾在于界隔山的石窟中,请问世尊,有关于爱尽解脱之义。世尊曾为解说,使帝释天听后欢喜,好似欲更有所问的样子,我现在当往问其喜意。』作此念后,就如力士之屈伸其手臂那么快之顷,在于耆阇崛山隐没,而到三十三天(第二层天,四方各有八天,帝释居此中央之天,故为三十三天),离开一分陀利(自莲花)的水池不远处而住。

这时,释帝天和五百位婇女,游戏在于浴池,并有诸天女,其音声都很美妙。那时,帝释天,遥见尊者大目揵连,就对诸天女们说:「莫歌!莫歌!」(不可歌唱了!不可歌唱了!)这时,诸天女就随时默然不再发声。帝释天即诣尊者大目揵连之处,到后,稽首礼足,然后退住在一边。

大目揵连尊者问帝释说:「你从前在于界隔山时,曾问世尊有关于:『爱尽解脱』之义。你听后随喜。到底你当时的心境如何呢?是听说而随喜的呢?或者更欲有所问之故,而随喜的呢?」天帝释回答大目揵连尊者说:「我这三十三天,都着于放逸之乐。有时会回忆从前之事,有时不能回忆而把它忘弃。世尊现在于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尊者您如果欲知我从前在界隔山中,有所启问世尊之事,现在可往问世尊,如经世尊解说,你就受持就是了。不过我这里,有美好的堂观,刚落成不久,您可先进入观去参观。

这时大目揵连尊者,乃默然受请,就和天市释一同进入堂观。那些天女们,遥见帝释天之到来,都一齐奏起天乐,或者唱歌,或者跳舞。诸天女们,挂在身上的璎珞等庄严之具,都出妙声,合于五乐,好似善作乐一样,音声都不异。然而诸天女们,一旦看见尊者大目揵连也在那里时,就皆惭愧起来,都进入室内去隐藏起来。

这时,天帝释对尊者大目揵连说:「您看!此堂观,地好而干正,其壁、柱、梁、重阁、牕牖、罗网、帘障等物,均为严好的!」大目揵连尊者对帝释说:「憍尸迦!你先前由于修习善法的福德的因缘,才会成就如此的妙果。」像如是的,帝释天三次自己称叹堂观之如何的妙好,而将此事三问大目揵连尊者。尊者大目揵连也同样再三回答。

这时,大目揵连尊者,曾作此念:「现在这位帝释天,极自放逸,执着于神住之界,都自叹此堂观,我应当使他之心起生厌离才对。」于是就进入三昧(禅定),以神通之力,用一脚指,撇其堂观,均使其震动。这时,尊者大目揵连,就隐没不现。

诸天女们,看此堂观现在震掉摇动,就颠沛恐怖,而东西驰走。大家白帝释说:「这位是憍尸迦您的大师,而具有此大功德之力的吗?」

这时,天帝释对诸天女们说:「这位并不是我之师,乃为大师(指世尊)的弟子大目揵连。他的梵行清净,而具有了大德大神力!」

诸天女们说:「善哉!憍尸迦:乃有如此梵行之大德大力的同学。那么大师(指世尊)的德力,当又是如何呢?」(一定为不可思议极了!)

五O六、帝释经:

本经叙述世尊在三十三天说法,四众弟子即请求目揵连往请世尊还回阎浮提说法。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三十三天,骢色虚软石(须弥山顶上之巨石)的上面,离开波梨耶多罗(昼度。忉利天之第一树)、拘毘陀罗(地破。黑檀之一种)香树不远之处,在夏安居,而为其生母,以及三十三天说法。那时,大目揵连尊者,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正在结夏安居。

这时,佛陀的诸四众弟子,诣尊者大目揵连之处,到后,稽首礼足,然后退坐在一边。大众白尊者大目揵连说:「您知道世尊在夏安居之处吗?」

目揵连尊者回答说:「我曾听闻世尊在三十三天的骢色虚软的石上,离开波梨耶多罗、拘毘陀罗等香树不远之处,正在夏安居,而为佛母,以及三十三天说法。」

这时诸四众听大目揵连所说,就欢喜而随喜,就各从座起,礼谢后离去。

这时,诸四众,经过三个月的安居后,又诣尊者大目揵连之处,到后,稽首礼足,然后,退坐在一边。这时,尊者大揵连为诸四众,种种说法,示教照喜。示教照喜大众后,就默然而住。

这时,诸四众乃从座位而起,稽首作礼,白尊者大目揵连说:「尊者大目揵连!当知我们不见世尊已久,大众都非常的渴仰而欲见世尊。尊者大目揵连,如果不惮劳的话,就愿您为我们往诣三十三天,并为我们问讯世尊而说:『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住否?』又白世尊说:『在阎浮提的我们这些四众的弟子们,都愿见世尊,但都没有神力可升上三十三天去礼敬世尊,而在三十三天的诸神们,自有神力可降下而来人中的。唯愿世尊,还回阎浮提,由于哀愍我们之故。』」这时,尊者大目揵连,乃默然而允许。这时,佛陀的四众弟子们,知道大目揵连尊者默然允许后,就各从座起,作礼后,离去。

那时,大目揵连尊者知道四众离去后,就进入三昧,如其禅定的正受,其发出的力量,有如大力士之屈伸手臂之顷,从舍卫国隐没,已在于三十三天的骢色虚软石的上面,离开波梨耶多罗树,和拘毘陀罗香树的不远处出现。那时,世尊和三十三天的算不尽的天众眷属,被他们围绕,而正为他们说法。

那时,尊者大目揵连,遥见世尊,乃踊跃欢喜,曾作此念:『今天世尊,被诸天众围绕,正为他门说法的情形,和在阁浮提时的众讲经大会,并没有不同。』

那时,世尊知道尊者大目揵连的内心所思念之事,就告诉大目揵尊者说:『大目揵连!这并不是为自力的,乃我欲为诸天说法的话,他们就会来集,欲使他们去时,他们就会回去。他们乃随心而来,随心而去的。」

那时,尊者大目揵连,乃稽首佛足,退坐在一边,而白世尊说:「这里有种种诸天的大众之云集。在那些天众当中,是否有人曾经从佛世尊之处,听说佛法,而得不坏净,在其才坏命终之时,来生于此的吗?」

佛陀告诉尊者大目揵连说:「如是!如是!(对啦!对啦!)在此种种诸天云集当中,有的乃从宿命时之听法,而从佛而得不坏净,从法与僧而得不坏净,而或成就其圣戒,直到身坏命终时,来生于此的。」

那时,天帝释看见世尊和大目揵连尊者之叹说,以及和诸天众共语之事后,就对大目揵连尊者说:「如是!如是!尊者大目揵连!在此种种天众的大会当中,均为是在宿命时,曾闻正法,得自佛的不坏净,法、僧的不坏净,而成就圣戒,在身坏命终后,来生于此的。」

这时,有一位比丘,看见世尊和尊者大目揵连,以及天帝释谈语,善相述说后,曾向尊者大目揵连说:「如是!如是!尊者大目揵连!来到此大会当中的种种诸天,均为是在于宿命时,曾经听过正法,得自佛的不坏净,法、僧的不坏净,而成就圣戒,在身坏命终后,而来生到这里的。」

这时,有一位天子,从座而起,整其衣服,偏袒其右肩,合掌而白佛说:「世尊!我也成就于佛的不坏净,故来生到这里的。」又有天子说:「我乃得法的不坏净。」也有说「得僧的不坏净,」有的即说「成就圣戒,故来生到这里。」像如是的诸天,为无量的十数,都在于世尊之前,各自说得须陀洹(预流果,初果)之法,然后均在于佛前,实时隐没不现。

这时,尊者大目揵连,知道诸天众去后不久,即从座起,整其衣服,偏袒右肩,仰白佛说:「世尊!阁浮提的四众弟子们,叫我代为他们稽首敬礼世尊之足,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住与否?』(向佛请安)。四众的弟子,都非常的思慕,愿见世尊您。故又叫我代为他们仰白世尊:『我们人间的众生,并没有神力可升上三十三天去礼亲世尊。然而那些诸天,有的是大德神力,均能降下来至阎浮提听法。因此,唯愿世尊您,还回阎浮提,为的是愍念四众之故。』」

佛陀告诉目揵连说:「你可速回,对阎浮提的人们说:『却后(去后,此后)七天,世尊当会从三十三天还回阎浮提的僧迦舍城的外门之外的优昙钵树下。」」

大目揵连尊者受世尊之教令,即入三昧,喻如力士之屈伸手臂那样之顷,从三十三天隐没,而至于阎浮提,而告诉诸四众说:「诸位当知!世尊于此后七天,会从三十三天还回阎浮提的僧迦舍城,在于城的外门之外的优昙钵树下。」

如期约定的七天后,世尊乃从三十三天降下至于阎浮提僧迦舍城外的优昙钵树下。天龙鬼神,乃至梵天,均从世尊来到此处。因此,在于此时的此会,就名叫做『天下处』。(由天降下之处会)

五O七、诸天经:

本经叙述诸天的天子,都得佛法僧的不坏净成就。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

这时,有四十位天子,来诣尊者大目揵连之处,到后,稽首作礼,然后退坐在一边。这时,尊者大目揵连告诉诸天子们说:「善哉!诸天子!你们都能在于佛所成就不坏净(信心具足不坏),成就对于法、僧之不坏净。」

这时,四十位天子,从座而起,整正衣服,偏袒右肩,合掌而仰白尊者大目揵连说:「我们乃因对于佛不坏净,对于法、僧不坏净,成就圣戒,才生到于此天上来的。」有一位天子说他乃得于佛之不坏净。有的天子说他乃对于法不坏净,有的天子说他乃对于僧不坏净,有的天子则说他乃圣戒成就,身坏命终之后,得生到于天上的。

这时,四十位天子,在于尊者大目揵连之前,各自记说他们已得须陀洹果(预流果,初果),然后,就隐没不现。

像如是的四十位天子之事那样,也像如是的有了四百位、入百位、十千位的天子们,都如是的记说后,隐没不现。

五O八、屠牛儿经:

目揵连在乞食的途中,看见身如楼阁,而啼哭号呼,忧悲苦恼的众生。佛说此乃前世为屠牛者。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这时,尊者大目揵连,和尊者勒叉那比丘,都在于耆阇崛山中。

尊者勒叉那在于早晨,往诣尊者大目揵连之处,向他建议说:「你我同时离开耆阇崛山,同入王舍城去乞食好吗?」这时,尊者大目揵连乃默然而许允他的相邀。于是即共同离开耆阇崛山,同入王舍城去乞食。二人到了一个地方时,尊者大目揵连,乃心有所念,而欣然的微笑一下。

尊者勒叉那看他突然的微笑后,就请问大目揵连而说:「据我所知,如果佛陀,或者其弟子,欣然微笑的话,就表示并不是没有因缘(必有缘故)。尊者今天为甚么因缘,而发微笑的呢?」

大目揵连尊者说:「你所问的不适合于时,且先入王舍城去乞食,回到世尊前,当问此事,才是应问之时,那时当会为你解说。」

这时,尊者大目揵连,和尊者勒叉那,就入王舍城去乞食,回来后,洗足、放衣钵,然后一同诣于佛所。到后,稽首佛足,退坐在一边。勒叉那尊者问大目揵连尊者说:「我今天的早晨,和你共出耆阇崛山去乞食。您曾在于一处欣然微笑。我曾经问你微笑的因缘,您回答我说:『所问非时』。现在我要请问您,到底为甚么因缘,当时您会欣然而微笑呢?」

大目揵连尊者回答勒叉那尊者说:「我在路中看见一位众生,其身有如楼阁,在啼哭号呼,忧悲苦痛,乘于虚空而行。我看见此事后,曾作此思惟:『像如此之身,而有了如是的忧悲大苦。因此之故,而发微笑。』

那时,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善哉!善哉!我声闻的弟子当中,如住于实眼、实智、实义、实法,而决定通达的话,就能看见这种众生。我也看见过这类的众生,然而并不说出来,就是深恐人家不会相信之故。为甚么呢?说真的,如来所说的,如果有不信的话,那就是愚痴的人,定会如长夜之受苦不休。」

佛陀并告诉诸比丘们说:「在过去世时,那位大身的众生,曾在此王舍城,为屠牛儿。因屠杀好多牛的因缘之故,在于百千岁当中,堕入于地狱中。从地狱道出来后,还有屠牛的余罪,而得如此之身,常受如此的忧悲苦恼。像如是的,诸比丘们!如尊者大目揵连所看见的,是不会错的,你等应好好的用功受持!」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O九、屠牛者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在行乞途中,见一众生筋骨相连,鹫、乌等随而食之,极大苦痛。佛说前世屠牛者的余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那时,尊者大目揵连、尊者勒叉那都在耆阇崛山里。

勒叉那尊者在早晨时,诣大目揵连尊者之处,他对大目揵连尊者说:「一同出耆阇崛山,入王舍城去乞食?」大目揵连尊者乃默然许允,就一同共出耆阇崛山,进入王舍城去乞食。

到了一个地方,大目揵连尊者的心,有所思念,乃欣然微笑。勒叉那尊者看见大目揵连尊者曾经微笑,就问他而说:「尊者!如果佛,以及声闻的弟子,曾经欣然的微笑的话,就表示并不是没有因缘的。尊者今天为甚因缘,而发微笑呢?」大目揵连尊者说:『你所问的不是时候,(时地不对),且乞食后,还回世尊前,当间此事,就是最适宜于问疑之时。』

尊者大目揵连和尊者勒叉那共入城去乞食,乞食后,还回。经过洗足,举放衣钵后,一同诣于佛所。到后,稽首礼足,退坐在一边。尊者勒叉那就问尊者大目揵连而说:「我在今天的早晨,和您共入王舍舍去乞食。您在一处欣然微笑,我曾经问您为甚么因缘而笑?您答我说:『所问非时』。我现在请问您,到底是甚么因缘,你曾欣然微笑的呢?」

尊者大目揵连对尊者勒叉那说:「我在路中,看见一位众生,其筋骨相连在一起,全身都不清净,都臭秽,令人可厌。那些鸟、鵄、鵰、鹫、野干、饿狗,都随着而擭食。有的从胁肋,探其内藏而取,而食之,使其极大苦痛,啼哭号呼!我看此情形后,心即随念而说:『像如是的众生,得如此之身,而受如是的不饶益之苦。』

这时,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善哉!比丘们!在我的声闻弟子当中,如安住于实眼、实智、实义、实法,而决定而通达的话,就能看见像如是的众生。我也看见过这类众生。然而不说出来,就是深恐人家不相信之故。为甚么呢?因为如来所说的,如果有不相信的话,这种人就是愚痴的人,是长夜当会受不饶益之苦的。诸比丘们!这类众生,在过去世时,曾在此王舍城,为屠牛的弟子。因为屠牛之罪之故,已经百千岁,堕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那屠牛之恶行的余罪的缘故,现今得此身,继续受如是的不饶益之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见的,为真实不异,你等当以为戒,而受持!」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一O、屠羊者经:

大目揵连行乞途中,见一全身无皮肤,纯一肉段,行于空中,被鸟兽争食之惰形。佛说前世为屠羊者的余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尊者大目揵连,和尊者勒叉那,都住在于耆阁崛山里。

尊者勒叉那,在于早晨,诣尊者大目揵连处,向尊者大目揵连说:「我们一同出耆阇崛山,入王舍城去乞食」。大目揵连尊者就默然答应。于是二人就一同出耆阇崛山,进入王舍城去乞食。

二人行至一个地方,大目揵连尊者的心有所念,故欣然而微笑。勒叉那尊者看见大目揵连尊者在微笑,就问而说:「尊者!如果佛陀以及声闻弟子欣然微笑的话,并不是没有因缘的,尊者今天为何因何缘,而发微笑呢?」

大目揵连尊者说:「所问非时,且乞食去,还回世尊之前时,当发问此事,是合于时谊。」大目揵连尊者和勤叉那尊者就一同进入城内去乞食,事后,还回住处放好衣钵后,就俱诣佛所,到后,稽首礼足,然后退坐在一边。勒叉那尊者问大目揵连尊者说:「我于今天的早晨,和您共入王舍城去乞食。你在一处曾经微笑,我就问你微笑的因缘,你回答我说:『所问非时』,我现在请问你,你到底是何因何缘,而欣然微笑的呢?」

大目揵连尊者对勒叉那尊者说:「我在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全身没有皮肤,纯一的肉段,乘着空中而行,鸟、鵄、鵰、鹫、野干、饿狗等,也随后而擭食,有的从胁肋去探其内藏,而取食之,使他苦痛切迫,啼哭号呼。我就思惟:像如是的众生,得如此之身,乃受如此不饶益之苦。」

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善哉:比丘!我的声闻弟子当中,安住于实眼、实智、实义、实法,而决定通达的人,就能看见这一类的众生。我也曾经看见过此类的众生,而不说出的原因,就是深恐人家不会相信之故。为甚么呢?因为如来所说的,如果有不信的话,就是愚痴的人,会长夜受不饶益之苦。诸比丘们:这类众生,乃在于过去世时,在此王舍城为一屠羊的人,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百千岁堕在地狱当中受无量之苦。现今又得此身,就是其残余的罪报之故,而继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见的,乃真实无异,汝等应受持!」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一一、屠羊弟子经:

大目键连乞食中途,见一大众生全身无皮,乘空而行。佛说前世为屠羊弟子,余罪之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尊者大目揵连在于路中看见一大身的众生,全身都没有皮肤,形体有如脯腊(干熟肉),乘于虚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说:「此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此王舍城为屠羊的弟子,由屠羊的罪业之故,己经百千岁那么久,堕在地狱当中受无量之苦。现在又得此身,以续受其罪。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见的,乃为真实无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一二、堕胎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看见堕胎者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在路中看见一大身的众生,全身都没有皮肤,形体如肉段,乘虚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在此王舍城,自堕其胎。由于此罪业之故,堕在地狱当中,已经百千岁,而受无量之苦。由于其余罪,今得此身,续受这种苦痛。诸比丘们!像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无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一三、调象士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在乞食的中途,看见调象士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大目揵连尊者在于路中看见一大身的众生,全身生毛,其毛有如大针,针都有火在燃烧,还烧其自体,其痛乃彻于骨髓,…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说:「这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此王舍城,为一调象士,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百千岁当中堕在地狱之中,受过无量之苦。而其地狱的余罪,今得此身,续受如此的苦痛。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大众应当记取这种教训,不可过于苛刻众生)。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像调象士之经那样,像那些调马士、调牛士、好让人者(以好言好语害人者),以及用诸种种的方法苦切他人等人之经,也是如此之说。

五一四、好战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乞食中途看见好战者的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尊者大目揵连,在于路中看见一大身的众

生,全身生毛,其毛之利有如利刀,其毛又着火燃烧,还而割其自体,其痛彻入于骨髓,…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说:「此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此王舍城,爱好战诤,常以刀剑伤人,已经百千岁之久,堕入于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地狱报后的余罪,今得此身,续受其苦。诸比丘!如大目揵连所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一五、猎师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乞食的中途,见猎师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尊者大日揵连,在路中见一大身的众生,遍身都生毛,其毛都似箭,也都着火燃烧,还烧其自身,其痛彻乃入于骨髓,…乃至佛陀告诉比丘说:「此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此王舍城,曾经为猎师,射伤诸禽兽。由于此罪业之故,己经百千岁之久,堕入地狱,受无量苦。又有地狱的余罪,今得此身,续受这种苦报。诸比丘!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一六、杀猪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于乞食的中途,见杀猪者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我在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全身都生毛,其毛都如 ,毛都着火燃烧,还烧其自身,其痛彻入于骨髓,…。」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说:「这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王舍城,为一屠猪的人,都以 而杀群猪,由于此罪业之故,己经百千岁之久,堕入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罪,今得此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一七、断人头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于乞食的途中,看见断人头者的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大身无头的众生,在身体的两边生眼,口则生在于胸前,身常流血,而被诸虫唼食,其痛苦乃彻入骨髓,…。」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说:「这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王舍城,爱好斩断人头,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百千岁之久,堕入于地狱中,受无量之苦,今得此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一八、锻铜人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乞食的中途,看见锻铜师以伪器欺人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众生,其阴卵如瓮(睪丸如水缸之大),坐下来时,必须踞上,行时,则须以肩担负,…。」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王舍城,作锻铜师时,以伪器去欺诈他人,由于此罪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罪,今得此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锻铜师之经那样,像如是的那些以斗秤欺人、村主、市监等经,也像如是之说。

五一九、捕鱼师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在乞食的中途看见捕鱼师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路中看见一位众生,用铜铁罗网,而自缠其身,火常炽燃,还烧其自体,其痛苦彻入于骨髓,乘于虚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诉比丘们说:「此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王舍城,为捕鱼师,由于此罪业之故,己经在于地狱当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罪,今受此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捕鱼师之经那样,那些捕鸟、网兔等经,也像如此之说。

五二O、卜占女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于乞食中途,看见卜占女人所受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在路中看见一位众生,头顶有一铁磨,盛火而炽燃,还转而磨其自身之头顶,乘着虚空而行,受无量之苦。…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此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王舍城,为卜占女人时,转式卜占,都欺妄惑人,以便求得财物,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罪,今得此身,续受此苦。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二一、卜占师经:

本经叙述大目挺连尊者于乞食的中途,看见卜占师所受之苦。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在路中看见一位众生,其身独转,犹如旋风,乘着虚空而行,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此类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此王舍城为卜占师,误惑好多的人,以此而求得财物。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由于地狱的余罪,今得此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二二、好他淫经:

大目揵连尊者,于乞食的中途.看见好行他淫者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王舍城,乃至在路中看见一位众生,伛身藏行,其状好似很恐怖的样子,全体都披衣服,而悉皆火燃,还而燃烧其身,乘于虚空而行。…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于过去世时,在于此王舍城,爱好和他人行淫,由于此罪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罪,今得此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二三、卖色经:

大目揵连尊者,在乞食的中途,看见卖色女之所受之苦。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波罗 国,仙人住处的鹿野苑中。

这时,尊者大目揵连、尊者勒叉那比丘,在于早晨,一同进入波罗 城去乞食。在于路中,尊者大目揵连乃有所思惟顾念,欣然微笑。

这时,尊者勒叉那向尊者大目揵连说:「世尊以及世尊的弟子,如果欣然微笑的话,必定有甚么因缘的。为甚么缘故,尊者您于今天欣然的微笑呢?」

大目揵连尊者就对勒叉那尊者说:「这时不是问事的时间,且乞食后还诣世尊之前之时,当问此事为宜。」

这时二人就一同进入城里去乞食,还皈后,洗足、放衣钵,俱诣世尊,稽首礼足,退坐在一边。这时,尊者勒叉那,请问尊者大目揵连说:「早晨在路中,何因何缘(为甚么缘故)曾经欣然微笑呢?」

大目揵连尊者对勒叉那尊者说:「我在于路中时,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全体脓坏,臭秽不净,乘着虚空而行。乌、鵄、鵰、鹫、野干、饿狗,都在随逐擭食,乃啼哭号呼。我思念众生得如是之身,受如此之苦,是怎样的苦痛之事(一何痛哉)啊!」

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我也看见过这类众生,而不说出来,就是因为深恐大众不相信之故。为甚么呢?因为如来所说,如果有不信的话,就是愚痴的人,会长夜受苦。这类众生在过去世时,在于此波罗 城出生为女人,而以卖色而自生活。那时,有一位比丘,在于迦叶佛所出家,而那位女人曾用她那不清净的心,去请那位比丘。那位比丘

因为直心老实而受请,并不了解那女人之心意,女人因此而起瞋恚心,就将不净之水洒在那位比丘的身上。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恼。又由其地狱的余罪之故,现在得报此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见的,乃为真实不异之事,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二四、瞋恚灯油洒经:

本经叙述大目健连尊者看见自在王的第一夫人因瞋恚心而用灯油洒在王的身上,所受的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波罗 国,仙人住处的鹿野苑,…乃至「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全身都被火燃,乘虚而行,啼哭号呼,受诸苦痛,…。」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此波罗城为自在王的第一夫人。和王共宿,而起瞋恚之心,将燃灯之油,洒在自在王的身上。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苦。其地狱的余罪,现在得这种身,续受这种苦痛。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过的,乃为真实不异的,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二五、憎嫉婆罗门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于乞食的中途,见婆罗门憎嫉佛的声闻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波罗 国,仙人住处的鹿野苑中,…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说:「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众生,其全体都以粪秽去涂其身,而所食的也是粪秽之物,曾经乘着虚空而过去,而臭秽苦恼,啼哭号呼,…。」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波罗 城,为自在王的师甫的婆罗门。由于以憎嫉之心,去请迦叶佛的声闻僧,而用粪便放置在饭下,想试恼众僧。由于此罪业因缘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的苦,其地狱的余罪,现在得此身,续受其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之事,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二六、不打油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因乞食的中途,看见知事的比丘因未将施主布施之油分予客比丘而受的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说:「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头上有铜镬,炽燃而盈满在其里面,群铜流灌在其身上,乘着虚空而行,啼哭号呼,…。」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舍卫国,于迦叶佛之处去出家,为一知事的比丘。有一次,一位檀越(施主)送油来应付诸比丘之需。那时里面来有好多的客比丘,这位知事比丘,不应时分油给诸客僧,以尽待客之谊。等候客僧离开该处后,乃分油给住众。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罪,现在得报此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的。」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二七、盗取七果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在乞食的中途,看见沙弥盗取七果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国,…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说:「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有炽燃的热铁丸,从其身中出入,乘着虚空而行,苦痛切迫,啼哭号呼,…。」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舍卫国,迦叶佛的佛法当中出家作沙弥。顺次而当一位守护众僧的果园时,曾盗取七果,持奉其和上(和尚,上人)。由于此罪业的因缘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的苦痛,其地狱的余罪,现在得报此身,续受此苦。诸比丘们!如大日揵连所看见过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二八、盗食石蜜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于乞食的中途,看见盗取石蜜者所受的果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说:「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其舌头广又长。有一利釿,炎火炽燃,用来斫其舌,而乘着虚、空而行,啼哭号呼,…。」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舍卫国,迦叶佛的佛法当中出家作沙弥时,用斧头来斫石蜜,以供养众僧,而着在于斧刃的部份,则盗取而私自食之。由于此罪业之故,堕入于地狱中,受无量的苦痛,其地狱的余罪,现在得此业报之身,续受此苦。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二九、盗取二饼经:

本经叙述目揵连尊者在乞食的中途,看见盗取二石蜜饼而着于腋下之沙弥所受的果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说:「我在于路中,曾经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有双铁轮,在于两胁之下,炽燃旋转,回还而烧其身,乘着虚空而行,啼哭号呼,…。」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舍卫国,迦叶佛的佛法中,出家作沙弥,曾持石蜜饼去供养众僧时,盗取二饼,着在于腋下。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的苦报,其地狱的余罪,现今又得此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的,当受持之!」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三O、比丘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于乞食的中途,看见比丘私用施主布施之衣食,所受的果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说:「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以炽燃的铁鍱(铜铁片),来缠在其身,其衣被床卧等物,均为是热铁,炎火炽燃,又食热的铁丸,乘着虚空而行,啼哭号呼,…。」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舍卫国,迦叶佛的佛法中出家作比丘。曾为众僧乞衣食,供僧之余,则辄自受用,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报,现在得此业身,续受此苦。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的,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比丘一样,像如是的,那些此丘尼、式叉摩那尼(学法女)、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等经,也是如此之说。

五三一、驾乘牛车经:

本经叙说大目揵连尊者于乞食的中途,看见驾乘牛车者的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说:「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被炽燃的铁车,驾在其颈,拔其颈筋,及连于脚,以筋而勒其颈,行于热铁之地,乘着虚空而行,啼哭号呼,…。」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舍卫国,驾乘牛车,以自生活。由于此罪业之故,在于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罪,现在得此业身,续受此苦。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的,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三二、摩摩帝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在乞食的中途,看见迦叶佛时的出家人,由于利己主义所受的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说:「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其舌又长又广,被炽燃的铁钉,钉其舌头,乘着虚空而行,啼哭号呼,…。」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舍卫国迦叶佛的佛法中,出家为比丘,为一位摩摩帝(我所执,自私自利之我慢者),都呵责诸比丘而说:『诸位长老们!你们可以离开此处了,因为俭薄之故,不能相供,各人可以随意他往,去求丰乐的地方,有饶益之衣食之处。那边则对于衣、食、床卧、应病的汤药,可以得到不缺乏。』先住的比丘们则因此而均于舍弃此地而他往。其它如有客僧,也因听此消息,都不敢来住。由于此罪业之故,己经在于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罪,现在得此业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的,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三三、恶口名经:

大目揵连于乞食的中途,见一迦叶佛时出家的恶比丘,自私自利,以恶口污秽的言语形容,或指他人,因遭的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说:「我在于路中,看见一位大身的众生的比丘之像,全身都穿铁鍱,以为衣服,举体都被火燃烧,也以铁钵盛热的铁丸而食之,…。」乃至佛陀告诉比丘们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舍卫国,于迦叶佛的佛法中,出家为比丘,为一摩摩帝(利己主义者),都以恶口形容指称诸比丘。或者说:『此为恶秃,此为恶风法,此为恶衣服』。由于这些恶口之故,先住的住众都离去,未来的,都不敢来。由于此罪业之故,已经在地狱中受无量之苦。其地狱的余罪,现在得此业身,续受此苦的。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的,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三四、好起诤讼经:

大目揵连在乞食中途,见一迦叶佛时出家之比丘,好起诤讼之苦报。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乃至佛陀告诉诸比丘而说:「这位众生,乃于过去世时,在于此舍卫国迦叶佛的佛法中出家为比丘。然而好起诤讼,使众僧斗乱。又作诸口舌(口弄是非),使大众不和合。先住的比丘,因而厌恶而舍去,而他往,还未来的比丘,不敢来住,由于作这些罪业之故,已入地狱受无量的苦痛,其地狱的余罪,现在受此业身而续受此苦。诸比丘们!如大目揵连尊者所看见的,乃为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佛说此经后,诸比丘们,听佛所说,欢喜奉行!

五三五、独一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自阿那律尊者处听闻四念处。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时,阿那律尊者(无贫,天眼第一)住在于松林精舍。那时,大目揵连尊者住于跋祇(十六大国之一)聚落之失收摩罗山(村名)的恐怖稠林(森林名),禽兽所聚的地方。

这时,尊者阿那律,乃独自一人在于静处作禅思,而思惟,而作此念:「有一乘之道,能净化众生。使众生离开忧、悲、恼、苦,而得真如之法,所谓四念处是。那四种呢?所谓身之身观念处,受、心、法之法观念处(身、受、心、法)。如果对于四念处远离的人就是远离于贤圣之法。如果对于贤圣之法远离的人,就是远离圣道。如果对于圣道远离的话,就是远离甘露(不死灵药)之法(为不死之法)如果远离甘露之法的话,就不能脱离生老病死,忧悲恼苦。

假若对于四念处,能够起信乐的话,就会对于圣法起信乐。对于圣法起信乐的话,则对于圣道会起信乐。对于圣道信乐的人,则对于甘露法会起信乐。对于甘露法信乐的人,就能得以脱离生老病死,忧悲恼苦。

那时,尊者大目揵连,知道尊者阿那律之心里所念的事,就如大力士之屈伸手臂之顷,用神通之力,在于跋祇的聚落之失收摩罗山的恐怖稠林禽兽之处隐没,而至于舍卫城的松林精舍,在于阿那律之前,现形出来,而对阿那律说:「你独自在于静处,禅思思惟,而曾作此念:『有一乘之道,可使众生清净,离开生老病死,忧悲恼苦,而得真如之法,所谓四念处。那四种念处呢?所谓身的身观念处,受、心、法的法观念处。如果对于四念处不喜乐的话,就对于贤圣之法不喜乐。不喜乐贤圣之法的话,则对于圣道不喜乐。不喜乐圣道的话,则对于甘露之法也不喜乐。不喜乐甘露之法的话,则不能脱离生老病死,忧悲恼苦。假若对于四念处生起信乐的话,就会喜乐贤圣之法,喜乐贤圣之法的话,就喜乐于圣道,喜乐圣道的话,就能得到甘露之法。得甘露之法的话,就能得以脱离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你是否作此念吗?阿那律尊者对大目揵连尊者说:「如是,如是,尊者!」

大目揵连对尊者阿那律说:「甚么叫做喜乐四念处呢?」阿那律尊者说:「尊者大目揵连!假若比丘,对于身的身观念处时,则心要观缘于身,而住于正念,而调伏它(观照身体的内外均为是不净,是无常败坏之法。像如是的住于正念正智,则烦恼自会消灭),而止息、寂静,专心一意的增进。像如是的,对于受念处、心念处、法念处,也住于正念而调伏、止息、寂静,专心一意的增进。尊者大目揵连!这就名叫做喜乐四念处。」

这时,尊者大目揵连,就如其三昧正受那样,由于舍卫国的松林精舍隐没,还回至于跋祇聚落的失收摩罗山的恐怖稠林禽兽之处。

五三六、独一经:

本经叙述大目揵连尊者自阿那律处,听得修习四念处之法。

像如是的经教,乃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国,…乃至尊者大目揵连,问尊者阿那律说 :「甚么叫做修习四念处,多多的修习呢?」

尊者阿那律对尊者大目揵连说:「如果比丘,对于内身生起厌离之想,或在内身生起不厌离之想,而厌离、不厌离俱舍之想的话,就是正念正知。如对于内身那样,对于外身、内外身,内受、外受、内外受,内心、外心、内外心,内法、外法、内外法,都作厌离之想、不厌离之想,厌离不厌离俱舍之想的话,就是住于正念正知。像如是的,尊者大目揵连啊!这就是名叫修习四念处,多多的修习。」

这时,尊者大目揵连,即进入于三昧。就从舍卫国的松林精舍,进入于三昧神通之力,喻如大力士之屈伸手臂之顷,还回到跋祇聚落的

失收摩罗山,恐怖的稠林禽兽之住处。

杂阿今经卷第十九完


分类:佛经 书名:《杂阿含经》 作者:悟慈法师(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