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想当圣人的笨人


曹交问曰:“人皆可以为尧舜,有诸?”孟子曰:“然。
交闻文王十尺,汤九尺;今交九尺四寸以长,食粟而已,如何则可?

曹国原是周室制度下,属于“伯爵”等级的一个小国,在山东境内。曹交是曹国国君的弟弟,一个风气闭塞地区的小霸王。有一天他到了孟子的国家邹国,因为孔孟常说人人可以为圣人,那时公认大圣人皇帝就是尧舜,他于是跑来问孟子。一开头就这样问:你说的,每个人都可以做皇帝圣人,有这个道理吗?孟子说:对呀!是这样呀!

这等于佛说的,每一个众生都可以成佛。结果突然有一个人跑到佛殿里,问道:法师,你们说,一切众生都是佛,是不是?法师一定说:是。于是那个人就坐下来,对法师说:你叩头,我是佛,你得拜我。曹交似乎就有点这个味道。

这位老兄又问了,他说:我听说文王有十尺高,汤也身长九尺,而我身高九尺四寸,应该当皇帝;可是,我只会吃饭,是一个饭桶而已!请问,要怎么样才可以当圣人皇帝?

曰:“奚有于是?亦为之而已矣。有人于此,力不能胜一匹雏,则为无力人矣;今曰举百钧,则为有力人矣。然则举乌获之任,是亦为乌获而已矣。夫人岂以不胜为患哉?弗为耳。徐行后长者,谓之弟;疾行先长者,谓之不弟。夫徐行者,岂人所不能哉?所不为也。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子服尧之服,诵尧之言,行尧之行,是尧而已矣。子服桀之服,诵桀之言,行桀之行,是桀而已矣。

孟子碰到这些问题,也是很讨厌的。他说:你问的这个问题真好玩,身材高就可以做圣人,哪有这个道理?你自己要去修啊!有人的力气,连一个小鸡也抓不住,读书人死啃书,身体太弱了,看见小东西都发抖,去抓鸡,鸡展翅一飞,再想追上去,就喘气跑不动了,那是因为他没有力气。有的人一手可以举起一百斤来,那么他是有力气的人,像秦国的勇士乌获一样,能举起千钧重鼎来。人并不怕没有力气,别人力气尽管大,你慢慢去练习,最后虽然举不起一百斤,也可以举八十斤。功夫是练出来的,所以圣人也不是立即可以做到的,需要慢慢修养,慢慢学习,细水长流,也可以做到。

孟子又说:我们和老前辈一同走路,让老前辈走在前面,自己就会走在老前辈的后面。虽然自己走路很快,还会跑步,但是和父母走路,一定要跟在父母后面走,不能说要父母跟在自己后面跑,这就是“”的意思。走在长辈的前面就是不礼貌,走慢一点,难道做不到吗?有的人不懂礼貌,走在长辈前面。

不过要注意,现在三楼四楼没有电梯,和年老的人一起下楼,遇到楼梯又窄时,青年人要走在前面,以策安全,预防老人家跌跤,可以挡住。礼仪是因时间、空间、环境的不同而有所变通的,原则是礼貌、谦恭、守规矩、爱护别人。又如陪前辈到一处陌生地方,也要先招呼一声,走在他的前面带路,这些都不是做不到的,只是不去做。

孟子又对他说:你说要做到尧舜,而尧舜也不过是讲“”、“”而已,这很简单,你这位先生只要做到穿尧的衣服,读尧的书,学尧的行为,换言之,只要穿圣人的衣服,读圣人的书,学圣人的行为,慢慢就可以变成圣人,这是潜移默化。假如你穿那个暴虐帝王桀的衣服,学桀的言行,你当然就变成桀了。

曰:“交得见于邹君,可以假馆,愿留而受业于门。
曰:“夫道若大路然,岂难知哉?人病不求耳。子归而求之,有余师。

曹交听了这一番话,心服了。原来的他,大概是挺胸突肚,两手抱胸很高傲的样子,现在改变过来了,对孟子躬身垂手地说道:是!是!你说的是。接着他又说:我要去看你们的国君,可以向他借一幢房子,我愿意留下来,当你的学生。

孟子并不想收这个学生,但是他毕竟是孟子,没有这样明白表示。他说:道是天下的公道,天下的大路,这没有什么难懂,你懂了就好,每个人都可以成道,就看自己肯不肯用功。你回去吧!世界上并不是我孟子一人才有道,世界上高明的老师很多,你去找吧,一定可以找到。

可见孟子的高明,他不愿曹交留在这里做学生,要他回去,这似乎是一件小事,但是关系很大。表面上是孟子不愿收这个学生,实际上是对他好,因为曹与邹这两个地方,交往有了问题,孟子眼光远大,看得清楚,他如果留此人在这里,两个地区之间一旦发生战争,曹交就成为流浪人了。但不便明告诉他,所以叫他赶快回去,把他送走了。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