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谁是关键人物


孟子还了淳于髡一拳,可是淳于髡也不是好缠的人物,他听孟子这样自我标榜,就露出一点他的看家本领,滑稽挖苦的味道来了。

曰:“鲁缪公之时,公仪子为政,子柳、子思为臣,鲁之削也滋甚。若是乎,贤者之无益于国也!
曰:“虞不用百里奚而亡,秦穆公用之而霸。不用贤则亡;削,何可得与!

他说:当年你们鲁国——文化的中心——周公的后代鲁缪公的时候,公仪子做宰相,有学问,有道德,旁边还有两位贤人,子柳和孔子的孙子子思。可是鲁国一天一天衰弱下去,领土被剥削,幅员逐渐缩小。由此看来,历史证明,他们这帮书呆子,讲道德学问,理论是高,实际上对国家政治,毫无用处。

他这些话,等于说这些贤人,都是饭桶。当然,他没有直接骂孟子,他骂人是转了十七八个弯,让听话的人听了去头痛。他指的是鲁缪公的时代,可是连孟子的老师子思都骂进去了。双方的对话都很尖锐。

孟子说:这个话很难讲,百里奚是虞国的人才,而虞国的诸侯,不知道用他,结果百里奚只好放牛。秦缪公知道这个名人,就把他从楚国的俘虏中弄来做宰相,结果秦国称霸。同样一个人,能否建立功业,还要看老板好不好才行。

孟子几句话就把问题推开了。可是他们两个,不正面讨论现实问题,不明讲孟子的去留,都讲历史,借历史的故事,来辩论目前的现实问题,所谓借题发挥。这有一个好处,就是大家只在研究历史,好像两个老太婆见面,只说张家长,李家短,不说你的儿子怎样,我的女儿又如何,这样可以免得在现实问题上闹僵,下不了台,但能知道对方的意向。

曰:“昔者王豹处于淇,而河西善讴;绵驹处于高唐,而齐右善歌;华周、杞梁之妻,善哭其夫,而变国俗。有诸内,必形诸外;为其事而无其功者,髡未尝覩之也。是故无贤者也,有则髡必识之。

淳于髡又说:从前卫国有位很懂得制乐谱、齐声合唱的王豹,当他在淇水为首长的时候,黄河以西一带的人,受他的影响,都很会齐唱。我们齐国还有一位很会吟诗的绵驹,他住在高唐的时候,我们齐国西边的人,受了他的影响,也都很会唱诗。我们齐国以前还有两位大夫华周和杞梁,他们在庄公伐莒的时候,同时战死,而他们的妻子,都哭得很哀痛。后世流传的民间故事,孟姜女哭倒万里长城,就是杞梁的妻子。此事影响后来全国的妇女,在丈夫死时,都哭得非常哀痛,改变了整个国家的风俗。这种风俗,一直流传至今,乃至于有的富贵人家,或因身体不支,或因年老体衰无能哀哀痛哭的,也要雇请善哭的女人,披麻戴孝,在死者的灵前,呼天抢地,代替她去号啕大哭,表达心中的悲痛。女性的职业哭丧,是唐朝以后才有的,这种哭丧者的风俗,自杞梁的妻子开始流传下来,也是中华文化的特点之一。

淳于髡举了这几个例子以后,说出一个道理来。他说:老先生,一个人内在有真正的本事、学问、修养,就会在外面表达出来,做得出来,是可以看见的。如果说一个人,有理想,出来做事却没有成果、功绩,对不住,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贤者。换言之,会吹牛的,亦要吹出一个成果来,你孟老夫子吹了半天,一声不响就卷铺盖跑掉。大概这个社会上没有一个有本领的人,如果有这样的人,我一定看得见。

淳于髡等于说,你孟子不是一个有本领的人,如果有本领,我一定看得见。他当面说孟子不是圣贤,没有本领,使孟子面子上很下不去,淳于髡这种话真厉害,讲得相当严重。

曰:“孔子为鲁司寇,不用;从而祭,燔肉不至。不税冕而行。不知者,以为为肉也;其知者,以为为无礼也。乃孔子则欲以微罪行,不欲为苟去。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

孟子怎样答复他呢?他只有讲老实话,但还是讲当时的历史,不讲现实。他说:孔子当时在鲁国作司寇,只三个月就辞职不干了,但是还是住在国内。后来又为什么离开了鲁国?因为齐国的诸侯齐景公,认为如果鲁国再用孔子,不需要三年,鲁国将成为霸主,各国都无法与鲁国抗衡。于是和宰相晏婴商量,想办法离间鲁定公与孔子君臣的关系,送了一班女乐——漂亮的歌舞女郎到鲁国,把鲁定公迷住了。孔子当然反对,但天下最厉害的是美人计,这班美女一到,孔子再反对也没有用,而且又使鲁定公不高兴,所以孔子就要离开鲁国。

但他若在这个时候出国,在鲁国这个周公后裔的礼义之邦,就表明领导人鲁定公一定有重大的失德之处,将来历史上一定记载,孔子的去国,是鲁定公的大过错,而不是孔子的错。孔子为了这个原因,不能离开鲁国,而心里痛苦得很。刚好,此时国家举行祭祀大典,孔子也参加了祭礼,依照古礼,祭祀用过的肉,应该分送到与祭的大臣们家里。可是鲁定公被女乐们迷住了,没有把祭肉送到孔子的家里,于是孔子吩咐学生们准备行李,计划出国。他借这一件小事出去,为鲁定公保留面子,说是因为鲁定公觉得自己和学生们并不重要了,所以出去考察,周游列国,以免暴露了自己国君迷于女色的失德不仁。不知道的人,以为孔子只是为了分不到冷猪肉而出国;稍微明事理的人,也只是以为孔子是为了礼仪上的问题出国而已。

孟子把这故事说给淳于髡听,等于说,不是我老孟想离齐国,是你们齐国的国君,对我已经没有礼貌了。有我不多,无我不少,冷板凳坐不了,只好走了。

所以他最后一句话,“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一个大人君子,他做人处世的方法,不是你们一般人所能了解的,我有当年孔子一样的处境和心情啊!

当然这是个机密,淳于髡还不知道,听了孟子这些话,只好点头说“原来如此”了。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