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孔子的秘密


下面这一段,是有关历史哲学的问题。中国文化的历史哲学,牵涉到中国政治哲学思想,几千年来,影响很大。

这一段话,也等于答复了淳于髡以后,对齐宣王作一个间接的批评。他这一段话很长,可以摘出来,成为一篇独立的文章,我们还是分作几个小段来讨论。

孟子曰:“五霸者,三王之罪人也;今之诸侯,五霸之罪人也;今之大夫,今之诸侯之罪人也。

这几句话妙不可言。

在我们中国历史上,有关政治哲学,始终是两个路线,互相消长,一个是王道,一个是霸道,这是几千年形成下来的原则。以后世的观点来看西洋文化的政治思想史,同样也可以归纳于王道与霸道两个范畴之中。所以也可以说,这是千古不移的定则。

我们中国的上古史,如果以尧舜时代为分界点,向上倒推到黄帝的这一阶段,太久远了。对于这一阶段的上古史,后来的历史学家,都不敢下一定论,连孔子也不敢下定论。孔子也有注重证据的科学精神,没有历史资料的,不作定论。所以他着《书经》是自尧开始,因为尧以前的历史,无法确定,所以《尧典》为《书经》之首。

称尧、舜、禹为三王,是孔、孟的历史哲学观点,而传统中所谓的三皇,就很古远了,为天皇氏、地皇氏、人皇氏。每一个皇,都代表中国的上古史,他们是几个兄弟,每个人都统治了十二万年。后来的统治者,至少也统治了八万年。他们的寿命,都是十几万年乃至几十万年,这种账就算不清了。所以最后只好把它删掉,归入神话中去。

真正研究哲学或科学,多半追溯到前一个冰河时期,等于现在美国有些书,说人类的祖先,是从地球的中心出来的。中国甘肃的崆峒山,黄帝陵寝的后面有一个洞,无人敢进,据说如果进去一直往前走,经过三四个月,可以从南京出来。据说地下都是相通的,连我们的老祖宗,伏羲氏、轩辕氏,都还活在那里。

在西藏,布达拉宫后面有一个洞,被封住的,谁也不敢进去,假如进去,可能连骨头也没有了。据说这个洞的出口在北极。

美国现在研究这一类事的书很多,而且以各种证据证明说,空中所发现的飞碟等飞行物体,就是地球中心的那些人,看到我们地球表层的人太不成话了,所以飞出来侦查。有的人失踪,就是被他们带去了;被带去的人可以长生不老,经他们训练了三个月,又飞回来侦查。他们觉得地球表层的人,如果再闹下去,将会不得了,他们就要出来干涉了。

这一类新书,大家读过没有?这种书多得很,假如没有看,就真的很落伍了。古书既不念,新书又不看;既不学古人,又不懂现代人,可叹!

不管如何,西方的这些说法,都是中国道家几千年前已经说过的话。中国道家素来就说地球下面是相通的,现在西方正想用科学方法求证。

像“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广西的桂林与阳朔县为邻,那里的山,都是从平地上突起奇峰的,水也是碧绿的,风景很美。著名的桂林七星山下的七星岩,由向导点着火炬在岩洞中游览,慢慢流连,差不多要一整天的时间才能走出来。就算走马看花地匆匆而过,也要花上半天时间。另外还有许多深不可测的岩洞,有人说,都可以通地下的那个世界。据说,曾经有人在鸭子的身上做一个记号,放到桂林的一个山洞中去,几天之后,这只鸭子,却游行在湖南的湘江之上。

这类中国神话,如果用英文写成小说,拿到美国去出版,一定是畅销书。现在的时代,越说鬼话,越有人听,也越赚钱!

我们讨论三王的问题,谈到中国上古的神话史,其实真正学科学的人看来,一点也不神话。我不是学科学的,但是我的兴趣是多方面的,科学也包括在内。在我看来,这些神话,绝对是合于科学的,而一般人没有看通这个道理。像道家的学说,在古代就曾经有人实验过,而且有的实验成功,获得证实。但是后人把它看成虚幻的神话,把它摒弃了,没有继承这份文化遗产,再进一步的研究,这是十分可惜的事。

为什么我要这样说呢?因为尧、舜、禹三代,仍然不是太平盛世。那么怎样才是太平盛世呢?这就要看《礼记》中的《礼运篇》了,这是孔子提出来的。三民主义所标榜的“大同世界”,只是《礼运篇》中的一小段,所以要研究大同世界的思想,必须读《礼运篇》的全文。

这篇书上说,有一天孔子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喟然一叹,身旁的子路等学生们,看见老师这样伤感,就关心地问老师,为什么悲叹,孔子说:我悲叹这个时代。我们引用一句文学的话来说,“江水东流,一去不回头”,历史是永远拉不回来的,物质文明越进步,人类的痛苦越大。

学生们听了孔子的感叹,感觉奇怪,就说,有这么严重吗?孔子说就有这么严重。学生们就问孔子,老师你认为怎样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于是孔子就说到上古时代的太平盛世,人类是如何幸福地生活着。人类生活在那么美好的社会,也不会有什么经济问题,个人不必有发财等等欲望,于是孔子说出了大同世界的理想。其实,大同世界的境况,已经是退化一点了,但还是太平的。

再下来,到了尧舜的时代,文化越进步,思想越聪明,工业越发达,物质欲望越提高,人类痛苦也越大。这是《礼运篇》的整个精神。所以真正中国文化哲学的太平盛世,并不是指三王,因为三王之中的尧舜,是德治,以道德来治天下的,不用法律。

最早的法律,是自舜开始的,舜制定了象刑,象征性的刑罚。例如有人犯了罪,做一顶特殊的帽子给他戴上,使人知道他是犯过罪的。到了周文王时代,他看见老百姓犯罪,自己反而哭了,又不能不处罚,就在地上画一个圈,在若干时日内不许犯罪者超出圈外。像这样的时代,已经不能算是太平了。

在周文王以前的夏禹,时代就已经变了,所谓以功立德,有功就有德,人类开始崇尚功绩了;而这个“以功立德”只是招牌,招牌的反面,则是武功。

如果是真正的武功,也还不错,像汉高祖、唐太宗,都是以武功定天下;到了后世的帝王,连武功也没有了,只有“偷功”、“抢功”而已,这就完了。

因此,依照中国文化的历史哲学观点看来,人类的苦难,会越来越大,因为道德的规范不同了。过去的道德是宗教性的,东方、西方都是一样。譬如中国人怕因果、怕轮回、怕下地狱而不敢做不道德的事。现在没有这一套了,现在的道德是经济性的,以“有没有价值”来作为衡量道德的法码。有价值就道德,没有价值的就不道德,道德观念的标准已经变了,这一变易,本质上的差距就会很大。现在的道德以价值作标准,我预言一百年后,也许道德不再论价值,而问是否需要,需要的就是道德的,不需要的就是不道德的了。到了那个时代,就更糟了。

先了解到这些,就可以读懂《孟子》,知道他为什么说五霸是三王的罪人。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