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什么是封建


天子适诸侯曰巡狩,诸侯朝于天子曰述职。春省耕而补不足,秋省敛而助不给。入其疆,土地辟,田野治,养老尊贤,俊杰在位,则有庆;庆以地。入其疆,土地荒芜,遗老失贤,掊克在位,则有让。一不朝,则贬其爵;再不朝,则削其地;三不朝,则六师移之。是故,天子讨而不伐,诸侯伐而不讨。五霸者,搂诸侯以伐诸侯者也;故曰:五霸者,三王之罪人也。

天子、诸侯,是古代的一个政治体制,名为封建制度。可是大家不要盲目地鄙视封建两个字,人云亦云地用这两个字骂人。

其实中国古代的封建体制,是真正的民主,详细说起来,又是一个专题,因为与现代一些学者的见解相反。别说年轻的一代,对封建制度的内涵、精神、哲理及其演变,不甚了然,即使现在八九十岁一辈的学者,也没有把书读透彻,只是以前人的意见为意见,前人错了,他跟着错,前人没有弄清楚的,他也不去弄清楚,任其胡涂下去。从孟子这里的话,就可以看到封建时的民主精神。

中国古代政治封建制度的精神,“天子适诸侯”,中央天子,这个大当家的并不好当。尧的时代,每十二年适诸侯,到各地方去拜访地方首长,当然地方首长要以特别的礼节欢迎。但是,天子绝对不接受招待,诸侯如果招待天子,天子要马上还礼的。尧十二年出来一巡,全天下各国走遍,这就是民主精神,在名称上叫做“巡狩”。

舜就是在巡狩途中死亡的,死在湖南。后来传说舜的两个太太,因为哭丈夫,血泪落在当地的竹子上,变成了湖南的一项特产——斑竹。其实这是误传,舜死的时候,已经一百多岁了,他的两个太太,就是尧的两个女儿,至少也有八九十岁了,两个老太太,纵然尚在,也无法去找丈夫了。实际上是舜的两个未婚女儿去哭的。史书上是说“舜之二女”,后人把“舜之二女”混淆了,认为是二妻,才把这件事扯到母亲身上。

到了舜的时候,改为五年一巡狩,禹的时候,则为三年一巡狩。至于各地的诸侯,两三年甚或每年,要到中央向天子“述职”,报告自己在国内所做的行政措施。现在报纸上,常有大使回国述职的新闻,“述职”一词,就是来自上古的政治制度。

当时是农业社会,主政的人,春天出门到各地视察,万一哪里出问题,像种子不够,耕牛不够,中央政府要帮助补贴;水利坏了,派人修建;秋天收成的时候,如果遇到灾荒,中央政府也要免税赋,还要拨粮拨款救济。

天子巡狩到了地方,看到荒地开垦出来了,农业发达;老年人有所归宿,过着悠闲舒适的晚年;有道德学问的人,受到尊重,生活安定;替国家办事的公务人员,聪明智慧超过万人的“”,超过千人的“”,都是第一流人才,在适当的位置上做事。古代的土地多,皇帝奖励,就将土地连人民,拨给这个诸侯。

近三十年来,大家在台湾,看不到地广人稀的情形,过去在大陆就常常看到这种现象。例如在东北,自清朝开始,设三个省治,叫做东三省;抗战胜利后,划分为九省,还是地广人稀,而且土地肥沃。山东人遇到凶年穷岁,无法生活下去时,就出关去了。年轻夫妇,背一个大包袱,出山海关,跑到东北平原,向远处一望,无垠无际,发现了未开垦的处女地。然后登门求见,地主知道是由关内出来开垦谋生的,就送一匹马、一条牛、够用的农具和粮食,甚至还有繁殖作种的家畜家禽。开垦的人领来,到荒地上搭一个茅棚住下,展开了垦荒的工作,九年以内,不必完粮纳税缴租谷。九年以后,地主也宽厚得很,要开垦的人,看收成能缴多少租谷,他就收多少,各凭良心,绝不会争执,互让互助,淳朴敦厚。在西北地区,尚未开发的土地也多得很。

所以我很感叹,今日台湾的青年,一旦回到大陆去,将如何面对?对大陆的情况,都不了解,都以台北市的头脑看世界,看全中国。现在二十多岁的人,差不多都是“台北头脑”,这是特制品,限台北使用,拿到外面,不一定通行。台湾的物质生活太享受了,“富岁子弟多赖”,赖皮的青年多,努力的少。

古代天子如果到了一个地方,看到土地荒芜;对年老的人没有照顾好;有才能的人没有工作做;头脑聪明,没有真道德、真学问的欺压老百姓的小人在位,那天子只有“”。所谓“”,等于我们对一个部下说,老兄,你太不行了,不是骂,是一种婉转而又严重的警告。如果定期的“述职”不到,第一次降级;如果再不到,土地、人民、权利就取消了;第三次还是不到,就派宪兵、警察的部队,把他抓起来了。

这是上古的时代,天子对诸侯,只是宣讨他的错误,并不用兵去攻打。三次不遵守命令,已经九年了,还不改过,才不得已抓起来。而诸侯与诸侯之间,彼此反对时,没有权力责罚对方,只有陈兵到边界,如不能协调,才打仗。

孟子说,五霸已经没有道德了,他们搂住有权力的诸侯,彼此成立联盟,发展个人侵略的欲望。所以五霸是三王的罪人,历史在退步了。

人们常说时代进步了,我认为要看以什么作标准。如果以物质文明作标准,时代是进步了;如果以人文文化的道德作标准,时代则退步了。像我个人,生活经验很多,曾经过原始生活,当年在西藏、西康边界,住的是山洞,蹲在地上,抽出腰刀,割生肉往嘴里送。好朋友选块肉给你,张开嘴就得吃,如果皱一下眉就算失礼。吃得满手的血就向衣服上擦,所以穿的衣服都发亮。手上沾着的油往脸上抹。从来不洗脸,如果脸洗干净了,雪山过来的风一吹,就变成老人,脸皱得像干的橘子皮。那种生活,到现在还使我怀念,精神上的自在,比现在物质文明的都市生活好得多。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