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孟子的教育方法


孟子曰:“教亦多术矣!予不屑之教诲也者,是亦教诲之而已矣。

这是孟子为前面所有的文章作了一个结论,说明他周游列国,和几个君主见面,又不出来做事,所走的是师道,是推行教育而已。

这里“不屑”的“”字,古人解释为洁,是干净的意思,又解释为细小的意思。在这里是轻易、随便的意思,“不屑”就是不随便、不轻易。例如一个人的品德不大好,对于这种人,根本不愿随便和他谈话做朋友,就说“不屑与言”,也就是懒得理他的意思。

孟子说:教育的方法有很多种,你们说我脾气大,有些诸侯,我看他们不起,根本懒得教他们,也不愿随便跟他谈,甚至连见面也不要。可是你们要知道,我看不起他们,也是一种教育,是另一种形式的教育方法而已;这种不理会他,就是给他一种打击,打击他也是一种教育方法。如果是一个聪明人,不必等到和他说话,不等到正面教训他,只要遭遇到我这种不屑理他的态度,他就应该懂得去反省,找出自己的过错,努力去改正。所以这种对他的“懒得理”,也正是一种教育。如果不反省,也不会教得好,那就毫无办法了。

这就像禅宗的“打即不打,不打即打”,不愿意就是愿意,因为已经用这种“不愿意”的态度施教了,给了他一个刺激。假如这一刺激还不懂,那就是禅宗祖师的一句话:“此人皮下无血。”就是冷血动物,骂得再厉害,他也不会脸红。人之所以在惭愧时会脸红,因为心脏的跳动,受了情绪的影响而加速,压迫血液,充沛到脸上的血管中,脸变红了。挨骂而不会脸红,岂不是皮下无血!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滕文公、告子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