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孟子与公孙丑(上)(01)管仲的故事


前面《梁惠王》上下两章,是孟子一生学说思想的大纲。自《公孙丑》章开始,以下的每一章,都是根据上面的纲要再加以发挥的。有关孟子的学说思想,以及孟子的心性修养,我将陆续作补充说明。

以后的各章,内容更加丰富,讲起来就难免会牵涉到中国文化的许多问题。所以今后对于问题的讨论,将尽量作更深人的研究。而《孟子》原文并不太艰深,也不古板,大家都能一目了然,所以在文字上就不再详细地说明了。

但是对于《孟子》原文,大家最好能够多多朗诵,熟读会背,因为中国秦汉以后的古文,经常运用《孟子》这本书的笔法,其中有许多美好的词句,或被后人变化运用,或者成为名言,传诵不已。

譬如后世常用的“当道”二字,就是由《公孙丑》章的“当路”一词演变而来。“当道”即“当政”,处于政治体制上的“要津”,就是重要路口的意思。在从前,就相当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辅;但这个名词,在古文上,常被引用称那些官居要职掌握政权的人,并不只限于宰相一类的。在文学上,便有清人类似格言的两句诗:“当路莫栽荆棘树,他时免挂子孙衣。”诗格虽然平平,意义还真深长!

所以,现实掌握政权的重要人物,对于政治命令的发布,必须慎重地考虑,因为一个法令、政策所影响的不止当时,更影响了几十年后人民的祸福利害。因此千万不可在办公室或会议所,因一时的痛快,订立新的政策或法令,并立刻颁布执行。这种做法,极易产生弊端,贻害社会。所以我常说,执政者是要负政治上的因果的。这两句诗确为警语,更说明政治立法与立言、立德的因果关系。

话说回来,《公孙丑》上下两章,是记载孟子师生间的对话,其中大部分的内容,是在齐国湣王当政时期孟子再度到齐国的事。这次孟子在齐国,停留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

公孙丑问曰:“夫子当路于齐,管仲、晏子之功,可复许乎?
孟子曰:“子诚齐人也。知管仲、晏子而已矣!或问乎曾西曰:‘吾子与子路孰贤?’曾西蹴然曰:‘吾先子之所畏也。’曰:‘然则吾子与管仲孰贤?’ 曾西艴然不悦,曰:‘尔何曾比予于管仲!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功烈,如彼其卑也。尔何曾比予于是!’
曰:“管仲,曾西之所不为也。而子为我愿之乎?
曰:“管仲以其君霸,晏子以其君显。管仲、晏子犹不足为与?
曰:“以齐王,由反手也。

管仲的故事

公孙丑是孟子的弟子,有一天他向孟子提出问题。他问,假使老师你在齐国执掌政权,能不能做到像名臣管仲和晏子所成就的那种功业呢?

孟子听了后,对公孙丑说,你真是标准的齐国人,只知道管仲、晏子这两个历史人物,好像天下就只有齐国这两个人才能创建了不起的功业似的,而不知道除了这两个人以外,高明人物还多得是。孟子这句话,等于现在我们对人说:你真是一个英国人,只知道你们历史上有个丘吉尔;或者说:你真是一个美国人,只知道你美国有个罗斯福而已。这就是描写孟子的幽默,意思是说公孙丑坐井观天,看到井口那一点点天空,就以为整个宇宙只有那么大。

他幽默了公孙丑一下,然后又说,你知不知道过去曾经有人向曾子的孙子曾西说:“你和子路到底哪一个好?”曾西听到这个问题就不安于座,在座上躬一躬上身,带着恭敬的口吻说:“你怎么拿我来跟子路比呢?连我的先祖大人曾子对子路都是相当敬畏的,我怎么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于是这个人又问曾西:“那么你和管仲比起来,哪一个比较好呢?”曾西听了这句话,马上转成不大高兴的脸色说:“你又怎么把我去和管仲比呢?管仲得到一位顶好的领导人齐桓公的信任,而齐桓公自己对于齐国大小事情都不管,完全交给管仲,由他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在历史上,一个好的领导人对一个幕僚长相信到如此程度,的确也只有齐桓公对管仲才做到。所以齐桓公能够做到春秋时候的五霸之一,甚至可说是五霸之首,并非偶然。更难得的是,他们两人原来是敌人,在战场上面对面作战时,管仲曾经对齐桓公射了一箭,刚好射在齐桓公的带钩上,幸好带钩上的一块铜片抵住了箭镞,没有射到腹部,否则齐桓公可能早就被管仲射死了。

讲到管仲,使人联想到管仲与齐桓公之间的君臣际遇与君臣相得之难。这种老板与伙计之间主从相得的情形,真是一件太不寻常的事。至于齐桓公与管仲、鲍叔牙三个人之间的君臣知遇,以及在朋友情谊上相处得如此尽善尽美,的确难能可贵。尤其管鲍之交的知心知己,更成为千古美谈。但也可以说,齐桓公与管鲍之间的相处,表面上固然有君臣的情感,而实际上,似乎还有一份朋友之间的真情感,这尤其是难上加难!我们如果拿后世西洋历史中大家所钦佩的德国威廉二世和俾斯麦来比,还不如反观自己历史上齐桓公与管鲍之交的这一段史实。这的确是一个领导人事业成功的榜样,说明君臣之间、朋友之间必须要彼此信任,要同心协力,才能成就一件大事。

现在首先要讨论大家所知道且乐于称道的“管鲍之交”的故事。

第一,管仲与鲍叔牙两人的交情,在一开始可以说是很不对称,在友道上来讲,能够相交实在太不容易。因为他们两人结交当初,管仲是个穷小子,鲍叔牙是有钱的少爷。虽然说古往今来,阔少爷结交个把穷朋友也是寻常事,但难在这个有钱有势的鲍少爷能够完全不在乎管老弟的贫穷卑贱,居然与他情同手足,平等相待。

第二,管仲在少年时代的行为,是恃才傲物、放荡不羁的一型;鲍叔牙是谨慎老实、比较贤良方正的一型。可是难在鲍叔牙能够深切认识管仲、欣赏管仲,对管仲的所作所为不但原谅,而且绝不见怪。

第三,在这段时期,管仲和鲍叔牙合伙经商,想来当然是由管仲出主意,怂恿鲍叔牙拿钱去做生意的。但到了结账分红的时候,管仲不管三七二十一,任凭自己的意思,拿走了大部分。别人看不过去,替鲍叔牙叫屈,鲍叔牙不但不见怪,反而说,管仲家里需要用钱,多拿一点去用,那有什么关系呢!

这两个人的交情中,所谓“管鲍分金”的事,还只是起头的序幕。更难得、更有趣的是第二幕,又加上一个主角齐桓公,以及最后落幕的一场,更会使人拍案叫绝,真是可以耀古烁今了。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公孙丑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