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孟子与公孙丑(上)(02)管鲍之交


管仲和鲍叔牙两个好朋友,后来都走进了齐国的政治圈子,鲍叔牙帮助齐国的世子小白,也就是后来的齐桓公;管仲运气不好,帮助了另一位世子公子纠。不久,齐国因为争夺继承权而发生宫廷内乱,而且还牵涉到国际关系。小白和公子纠为了争政治权利而大动干戈,变成仇敌,这段历史大家都知道,不必细说了。在大动干戈的时候,管、鲍两人各为其主,所以有后来管仲射了齐桓公一箭之事。但是,最后公子纠被杀,齐桓公胜利了,而管仲做了俘虏。齐桓公要报一箭之仇,非杀掉管仲不可。在这个紧要关头,鲍叔牙出面了。

他对齐桓公说:“你现在虽然做了齐王,但你还想不想称霸诸侯、拥有天下呢?”齐桓公说:“那是当然的,这还有什么疑问吗?”鲍叔牙说:“如果你还想这样,不但不能杀管仲,还非得重用他不可。”这个齐桓公真像后来的汉高祖刘邦一样,只要被人轻轻在脚下一踢,他就明白了。听鲍叔牙说了这番话后,齐桓公愣住了,就反问鲍叔牙,管仲真的这么行吗?鲍叔牙就趁机推荐管仲,为他大吹大擂一番。齐桓公不但马上放了管仲,还虚心请教他如何可以实现霸王大业的计划。管仲侃侃而谈,齐桓公一闻千悟,认为管仲是天下大才,马上拜为相国。甚至后来齐桓公还对他百依百顺,反而倒转来拍他的马屁,不叫他的名字,而尊称他为“仲父”,使他死心塌地、服服帖帖地对自己尽忠尽心。

管仲与齐桓公、鲍叔牙三人之间的故事,最妙的关键,还不止于此。当管仲被俘虏了,正在岌岌可危、将要被杀头的时候,人人都为他担忧,但是管仲却安心得很,反而很高兴地认为自己马上要转运,有机会可以大展抱负了。因为他断定,他的好朋友鲍叔牙一定会出死力保荐他。除非齐桓公无大志,如有大志,想创大业,一定会吃鲍叔牙这一剂药,非要用他不可。

事情发展的结果,果然不出管仲所料,这便是所谓“管鲍之交”难之又难之处。如果是后世或现代的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形,生怕朋友拖累了自己,哪里还敢死力保荐一个被俘的敌对人物呢!因此后世还有人以己之心度他人之量,而说管仲与鲍叔牙两人早就商量好的,把力量分开来投资,各帮一个老板,不管哪个成功,他们两方都会互相保荐而得富贵。当然,不能说世间一般人绝对没有这种投机取巧的意图,但也不能说人与人之间没有真正的道义啊!随便以假设而厚诬古人,未免有伤厚道,后人真是聪明太过了!

齐桓公自从重用管仲之后,他便成就了“一匡天下,九合诸侯”的功业。也就是说,他做了当时全中国诸侯的盟主,等于现代国际上联合国的主席,自己不用太操心,一切都由管仲包办,替他完成。齐桓公还是一个吃喝玩乐的高手,他本来就是一个浪荡不羁的公子哥儿,好吃也好色;所不同的是,一方面有公子哥儿爱好吃喝玩乐的个性,一方面又具有霸主的雄才大略。所以他能够豁达大度,完全信任管仲,由他一手包办。管仲在当时,也就等于联合国的执行秘书长。事实上,他的权力几乎仅次于齐桓公,好像是个副盟主似的。不过他也具有才子型贪图享受的个性,并非像儒家标榜的淳朴君子。可是他们君臣之间,好像最要好的朋友一样地互信互谅,实在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因此孟子在本章中引用曾西的话,其中便有“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的评语了。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公孙丑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