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孟子与公孙丑(上)(11)武侠工夫的不动心


孟子说了他在四十岁就能不动心,于是公孙丑说:这样看起来,老师比我们齐国那位鼎鼎大名而在秦国大出风头的勇士孟贲还更加厉害。孟子却说:我四十不动心,也不算什么难事嘛!其实,告子比我更早就能不动心了。

孟子和告子,在学问上尽管意见相左,但孟子并不因此而歪曲事实,对方好的就是好的。所以他说告子比他更早便能不动心,这句话孟子毫不隐讳地说出来,绝对不会嫉妒而隐瞒。这也可说是圣人与凡夫的不同之处。

这里公孙丑提到的孟贲,是战国时代有盛名的人,相当于今日的拳王阿里。为什么说孟子比孟贲更厉害?因为对于功名富贵不动心,必须有很大的勇气。例如在街上看见一只名贵的手表,价钱虽然高,自己的经济能力足够买下来,戴在手上可向人炫耀财富,于是动了心想买。如果说硬是不买,不动心,那也要一点勇气才能切断那想买的欲望。很多事情,一般人都是看得通,但下不了决心,拿不出勇气。佛家有一部经典,名为《能断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就是强调能切断一切妄想、烦恼,这的确需要大勇气。所以公孙丑便拿出自齐投奔秦武王的大勇士孟贲,来比拟孟子不动心的勇气。

曰:“不动心有道乎?”曰:“有。北宫黝之养勇也,不肤挠,不目逃;思以一毫挫于人,若挞之于市朝;不受于褐宽博,亦不受于万乘之君;视刺万乘之君,若刺褐夫,无严诸侯;恶声至,必反之。
孟施舍之所养勇也,曰:‘视不胜,犹胜也。量敌而后进,虑胜而后会,是畏三军者也。舍岂能为必胜哉?能无惧而已矣。’

在孟子说了告子比他更早就不动心以后,公孙丑又问孟子,处于外界的诱惑下而能不动心,有没有什么方法?孟子说,有啊!于是他举出两个古人为例,说出不动心的道理来。而这一番道理,从表面上看,似乎和“不动心”毫不相干,因为只是一些打拳练武的事。实际上看懂了以后,就知道他讲的是武士精神,要有这种快刀斩乱麻一般的武士精神,才能有不动心的勇气和定力。无论入世、出世的修养之学,对此都必须郑重注意。

孟子说:像北宫黝,在修炼自己武功的时候,要先养成“不肤挠,不目逃”的功夫。

所谓“不肤挠”,就是遇到可怕的事不会紧张得毛孔收缩,汗毛一根根竖起来。现代常形容为“刀架在脖子上,连眉毛也不皱一下”。“目逃”,在女性方面最常看见,小姐们看到—只小老鼠,尖叫一声,双手把眼睛遮起来,这就是目逃。过去练武功的人先练眼睛,用竹签、筷子在眼前晃动,好像要刺向眼睛,而眼睛不动;再进一步,用水泼向眼睛,眼睛是张开的,尽管水泼到了眼球上,眼球还是不动,连眼睑也不眨动一下,眼神就定住了。

北宫黝便练就武功上这么一个定力。至于在心理上,别人即使损害了他一根汗毛,在他的观念里,就像在闹区或在公堂之中当众打他一样的严重。而对于这种外来的打击,不管对方是普通老百姓,或者是高高在上的大国君主,他同样的不能够忍受,一定要反击,非把这口气争回来不可。当他要去攻击别人的时候,也是这种心理,即使去杀一个有万乘战车的大国国君,在他来说,和在街上杀一个小瘪三一样,并不因对象是一个国君就会恐惧、顾忌或犹豫,他要动手就动手。所以他对于各国的诸侯并不放在心上,天大地大不如我大,算是天地间唯我独尊的人。谁对他说话声音大一点,他一定比你的声音更大,更凶狠。这是一种勇,横而狠的勇,也是任侠尚气、好勇斗狠的勇。

孟子再举例说了另一个养勇的人——孟施舍,他的勇是另一型的。北宫黝的勇,是大洪拳、螳螂拳,相当于近代武侠电影明星李小龙,是精武门这一路上的;相反的,孟施舍则属于太极门,是柔道绵功型的。

孟子说:孟施舍培养勇的功夫则有所不同。外表看起来,他似乎是一个文弱书生,好像对方用指头一点,就会使他倒下去似的。可是真地打起来,他也非常认真,非常谨慎,先估计对方的力量,然后再考虑自己用什么方法,在什么时候进击对方的要害。等到考虑周密,在心理上认为有绝对战胜的把握时,这才和对方交手。这是先顾虑到对手比自己强大的一种作战态度,并不是说我是天下无敌的,一定能够打胜。虽然他随时惧敌,但却具备了不惧怕强敌的勇气。凭了这份勇气,再运用智慧坚强自己的信心,以弱敌强,打败比自己更强大的敌人。

所以武功虽是小道,但是武勇的修养却很不简单。表面上看,孟施舍的胆子小得很,不轻易和人家动手,实际上他的气魄已经修养到心理上不怕任何人。他的智慧已战胜敌人,而态度上还是绝对的谨慎,这是孟施舍和北宫黝两种不同的养勇典型。

说到“不肤挠,不目逃”,我们可以了解,孟子之所以举这两个人的养勇来答复公孙丑,是从外在不动心的修养方面作个说明;也就是告诉公孙丑,对于外在的不动心,起码要修养到所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程度。这样的修养,的确很难做到。

大家都知道荆轲刺秦王的故事,我们读了《孟子》这一段关于养勇的道理,再读《史记•刺客列传》时,对于荆轲的传记,不必读完全篇,就可以根据孟子所说养勇的两个典型原理断定荆轲剌秦王一定不会成功。这也是司马迁写《史记》的文学技巧高明之处,他牢牢地把握了荆轲这个人的人格特性,可以说把荆轲的灵魂和骨髓都写出来了。

荆轲这个人,好读书,爱击剑,文武全才,他的剑术造诣很高。他曾经到赵国榆次去拜访赵国的剑术名家盖聂,要和盖聂比剑。他大喝一声,拔出剑来,可是盖聂站在原地,纹风不动,“怒而目之”,以非常威严的眼神看住荆轲。这种眼神,就是一种“不肤挠,不目逃”的神气,荆轲被他眼神所慑,便收剑入鞘,回头就走。有人问这是怎么回事,盖聂说,他的神没有养到家,被我的眼神慑服了。然后荆轲又到邯郸去会有名的豪客鲁句践,两个人一起赌博,因此争路道,鲁句践光火,大声凶狠地讦责他,荆轲又一声不响地走了。鲁句践的气势,同样的,把荆轲逼走了。由此可见荆轲的养气炼神的工夫都不够上乘水平,所以他刺秦始皇会失败,更何况秦始皇的武功也很高。谈到练武,勇气固然重要,但修心养性的涵养工夫,可以说比武功更为重要。

我们再冋来看孟子对孟施舍的介绍。这位孟大侠的勇有四个要点,我们必须注意。第一,自己对自己要有信心,如果自己失去信心,那就不用说了。第二,要准确地衡量对方的能力。第三,抓住对方的弱点。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行动时要小心谨慎,绝不轻视对方。具备这四个条件,才算得上“”。不论个人的武功成就也好,两军对垒作战也好,乃至平常面临艰危困难,如何去克服,如何善处艰危,都需要有这样的勇气。虽然未必一定有百战百胜的把握,但失败的机会总不会太多了。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公孙丑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