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尽心篇》凡民与豪杰的区别


孟子曰:「待文王而后兴者,凡民也;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
孟子曰:「附之以韩、魏之家,如其自视欿然,则过人远矣。

孟子说,周文王是历史上的贤君,也是历史上的明王。文王、武王父子两代,在当时十位贤臣的辅助下,以他们的智慧共同努力,确实做到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局面,而使周朝延续了八百年。这十个大臣,就是历史上所称的贤臣,其中一人是文王的太太。一般的人才,要靠好的领导人,才能有机会站出来;这类人还是普通人才,非靠背景,靠别人提拔不行。而真正的英雄豪杰,无论在任何环境之下,都站得起来。

关于这个观念,历史上有一个例证。大家都知道,韩信在年轻倒霉的时候,受过「胯下之辱」。因为他身上佩了一把剑,在街上遇到几个小流氓,拦住他说:「你这小子,有什么了不起?居然还敢神气活现地佩剑,有种的咱们比划比划,没种就爬过去。」他们叫韩信从他们的胯下爬过去。韩信气得将剑拔出了一截,可是一转念间,还剑入鞘,照他们的话,爬了过去。这班小流氓哈哈大笑,非常看不起他。

他当时没饭吃,有个洗衣服的老太太,起了同情之心,就把自己的饭包送给他吃了。后来韩信做了三齐王,得志后回到故乡,找到了当年那几个流氓,那些人吓得脸也白了。韩信却说:你们不要怕,当年如果不是你们那样刺激我,我可能不会努力,更不会有今天。老实说,当时我要杀掉你们,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我划不来,而且要犯罪坐牢,因此我忍了。现在,我给你们事情做,去当个低级军官,可不要再骄横了,好好地干,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这就是韩信。所以他当了三齐王以后,汉高祖和他闲谈,问起他能带多少兵,他说:「多多益善。」汉高祖再问他,像我刘邦能带多少兵?他说:最多十万。汉高祖说:可是你为什么为我所用呢?韩信说,你虽然不能带兵,可是能够「将将」。

有一次韩信与带兵的同僚们谈话,就笑他们,虽然你们功成名就,不过是一般平凡的角色,你们是靠运气,靠别人给你们机会才有成就,并不是你们本身真有了不起的才能,所以值不得骄傲。他引用了一句古人的名言——「公等碌碌因人成事」。事实上也真的如此,人多半是靠运气和别人给的机会,才能站起来,这就是孟子说的「凡民也」。

这一段,孟子是告诉我们,如果一个人有志气、有才能,不管任何环境,自己都会站起来的。也就是说一个大丈夫,不依附任何人都能够站起来,只是遭遇各有不同而已。

所以,孟子又说,假定有一个人,有好的背景,和韩家、魏家有很密切的关系(韩家与魏家,是孟子当时的大家族、大财阀,也是特权分子),可是这个人并不引以为荣,这样的人就是了不起的人。所以一个青年,家庭良好,社会背景良好,而有高度修养,但做人很平凡,做事很踏实,自然前途无量。

台湾二三十年来,像这样自己起来的青年有很多,他们把自己的家世,看得很平凡,做人规规矩矩,骑脚踏车去上学,这就是了不起。这种人,就是有过人之长,将来有前途,一定有他的成就。

这里两节书,说了正反两面的情形。第一点说到「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一个大丈夫,没有地位,没有背景,自己终于站了起来。所谓站起来,不是发大财、做大官,而是对社会人类有所贡献。第二点是说,有社会地位,良好家庭,背景很硬的人,而自己能看得非常平淡,并不骄傲于人,并且不依赖家世背景,而自己能够站起来的,也是超越了一般平凡的人,将来会有伟大的成就。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尽心篇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