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楞伽大义今释》4.21章 关于佛的存在和佛法与唯识的几个怀疑问题


【《楞伽经》原文】

尔时,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世尊记阿罗汉,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与诸菩萨等无差别。一切众生法不涅槃,谁至佛道。从初得佛至般涅槃,于其中间不说一字,亦无所答。如来常定故,亦无虑,亦无察。化佛、化作佛事,何故说识,刹那展转坏相。金刚力士,常随侍卫。何不施设本际。现魔魔业。恶业果报。旃遮摩纳。孙陀利女。空钵而出。恶业障现。云何如来得一切种智,而不离诸过。

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

大慧白佛: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为无余涅槃故说,诱进行菩萨行者故。此及余世界修菩萨行者,乐声闻乘涅槃。为令离声闻乘,进向大乘。化佛授声闻记,非是法佛。大慧,因是故,记诸声闻,与菩萨不异。

大慧,不异者,声闻缘觉,诸佛如来,烦恼障断,解脱一味。非智障断。大慧,智障者,见法无我,殊胜清净。烦恼障者,先习见人无我断,七识灭。法障解脱,识藏习灭,究竟清净。因本住法故,前后非性。无尽本愿故,如来无虑无察,而演说法。正智所化故,念不忘故,无虑无察。四住地,无明住地,习气断故,二烦恼断,离二种死,觉人法无我,及二障断。

大慧,心意意识,眼识等七。刹那习气因。善无漏品离,不复轮转。大慧,如来藏者,轮转涅槃苦乐因。空乱意慧,愚痴凡夫所不能觉。大慧,金刚力士所随护者,是化佛耳,非真如来。

大慧,真如来者,离一切根量。一切凡夫,声闻缘觉,及外道根量悉灭。得现法乐住,无间法智忍故,非金刚力士所护。一切化佛,不从业生。化佛者,非佛,不离佛。因陶家轮等,众生所作相而说法。非自通处,说自觉境界。复次大慧,愚夫依七识身灭,起断见。不觉识藏故,起常见。自妄想故,不知本际。自妄想慧灭故,解脱。四住地、无明住地,习气断故,一切过断。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三乘亦非乘 如来不磨灭 一切佛所说 说离诸过恶
为诸无间智 及无余涅槃 诱进诸下劣 是故隐覆说
诸佛所起智 即分别说道 诸乘非为乘 彼则非涅槃
欲色有及见 说是四住地 意识之所起 识宅意所住
意及眼识等 断灭说无常 或作涅槃见 而为说常住

【南怀瑾老师解读】

这时,大慧大士又问:“您曾提示阿罗汉们(注四十七)说他们将来也会得到无上正等正觉,和一切诸大菩萨们平等,并无差别。而且一切众生和诸佛,本来就法尔涅槃,并不是另有一涅槃境界可以出入。然则又有谁能成佛呢?

“您又说:从开始成佛,到最后进入涅槃,在这中间,并没有说过一字,也没答过一句。因为诸佛如来,本来常定,无思无虑。可是,您为什么说:有化身佛的妙用,化做种种佛事?为什么又说识的作用,是刹那辗转坏灭之相呢?

“您又说:如来的法身,本际难知。而且又有密迹金刚力士,经常维护如来。为什么您不现出本际的妙用,消除苦恼,自己却也遭遇魔难,还受恶业果报的困扰,例如被旃遮婆罗门女,孙陀利外道女,冤诬毁谤您玷污了她。以及您到婆罗门村中,竟乞食不到,结果空钵而出。在这个时候,为什么金刚密迹不来维护?既然如来已得一切种智,却也逃不了业障,离不了这些祸患呢?”

佛回答说:“因为世间诸人,有些专志于小法,以得到声闻、缘觉二乘的有余依涅槃,便自以为满足。诸佛如来为了化度他们进入大乘的菩萨道,所以用种种诱导,使其进入佛道。至于为声闻、缘觉等人的授记,那只是说化身佛的化法之事,都不是法身佛究竟本际的事。因为这样,便告诉他们声闻和菩萨一样。

“所谓一样,是声闻、缘觉,和诸佛如来,都是断了烦恼障,在烦恼中得到一味解脱,但还没有断除所知障。

“所谓所知障,就是见到一切诸法的本体,原来无我,转了第六意识,便得殊胜清净之果。

“所谓断了烦恼障(包括我执),是指无始以来的人我习气已断,证得人无我的境界。转了第七末那识(俱生我执),灭除烦恼,再进而使人法二障都得解脱,藏识(阿赖耶)的习气根本转灭,便得究竟清净。而且一切众生和诸佛如来,都本来住在自性清净之中,不增不减,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法尔常住。

“所以这前后所说的,无非都是教化的方便,并非自性有了差别。诸佛如来,都以自发的无尽本愿之力,所以在无思无虑之中而演说一切法门,虽然在演说各种差别的法门,但仍然是正智的开示,并非妄念所生,依然住在无思无虑之中。因为诸佛如来已经断了四住地和微细顽固的无明住地的习气,根本烦恼和随烦恼的两种烦恼也已经断了,而且已经远离分段生死和变易生死,证觉人无我和法无我,这二障之业都完全断除。

“大慧啊!末那(俱生我执)、意和眼、耳、鼻、舌、身等七个识,都由习气所生,念念之间,刹那不住,除了证得无漏善果,才能远离虚妄习气,再也不受轮转所苦了。至于如来藏的藏识,便是生死涅槃(寂灭),和苦乐等所依的因,只因一切凡夫们不觉不知,而且执着它是空的,谁知执空仍然是堕于虚妄颠倒之中而不自觉。

“大慧啊!密迹金刚力士所追随护卫的,是化身佛的事,并非指真如境中的如来法身的事。如来在真如境中的法身,远离一切根、尘、量,不是一切凡夫、声闻、缘觉以及外道们所能测度的。因为根尘识量都灭了,真实如来才得现法乐,住在无间法智法忍之中,鬼神亦难窥其境界,也非密迹金刚力土之所能维护的。并且一切化身佛,并不从业力而生,化佛并非真佛,但也不离于法身报身之所化生的。譬如陶工制器皿,只是用模型制物。同理,化身佛乃幻生众生的形相,来示现说法。

“大慧啊!愚痴凡夫们,依于七个识身的作用,认为七种识是有灭的,便生起空无所有的断见。或者因为不自觉知藏识的作用,便生起永恒存在的常见。这都是由于妄想的缘故,所以不能了知心识的本际。如果自身慧力灭了妄想,便得解脱,如此乃至四住地,顽固的微细无明住地等的习气也根本断灭,那才能断除一切过患。”

这时,佛就归纳这些道理,作了一篇偈语说:

三乘亦非乘。如来不磨灭。一切佛所记。说离诸过恶。
为诸无间智。及无余涅槃。诱进诸下劣。是故隐覆说。

(这是说:佛法所说的大小三乘:声闻、缘觉、菩萨等,并非真实有乘的存在,无非都是法界自性的差别,佛就加以方便说法。自性如来,本来便是不生不灭,无物可以磨灭的。一切诸佛所说的三乘以及成佛的授记,也无非都是方便说法,为了使众生脱离一切祸患,使他们证得无间法智,以及住于无余依涅槃,由于大慈大悲,而用种种方便法门,诱进一切下劣的众生,使他们进入佛道。所以有许多说法,便是不了义的隐覆之说。)

诸佛所起智。即分别说道。诸乘非为乘。彼则非涅槃。

(这是说:一切诸佛,都以缘起所生的分别智来说各种佛法。所谓三乘等等,根本就无所谓有乘的存在。即如所谓涅槃,就是本来清净,并非另有一涅槃的境界,如有境界,便是心识现象,不能算是真正的涅槃。)

欲色有及见。说是四住地。意识之所起。识宅店所住。
意及眼识等。断灭说无常。或作涅槃见。而为说常住。 

(这是说:欲、色、有、见,这四种作用,便是四住地,所谓住地,就是存在的意义。这四种住地,都是意识所生的,也就是识的窟宅,意的住所。可是一切凡夫们,有的觉得意和眼识等等,是有断灭的作用,便在这里生起无常的感觉,执著而为断见。或者有的觉得意识清净,便认为这是涅槃的境界,就认为这是常住的,因此生起常住的常见了。)

(本经到此,大慧大士又引出世间凡夫们的想法。提出对佛法的几个怀疑问题,大要已经见于上文的问答中了。唯对于释迦牟尼佛亲身的经历,仍然遭遇九难的苦恼一事,在原经解说的答案外,也许仍有申述的必要。

所谓九难,如《大智度论》所说:一是梵志女孙陀利的谤佛,及五百罗汉也同时遭谤。二是旃遮婆罗门女,系木盂作腹谤佛玷污。二是提婆达多,推山压佛,伤及佛的大趾。四是逆木刺脚。五是毗琉璃王兴兵杀诸释迦种族。六是受阿耆达多婆罗门邀请而食马麦。七是冷风发背病痛。八是雪山六年苦行。九是入婆罗门村乞食,不能得食,空钵而还。还有冬至前后,入夜寒风破竹,索三衣以御寒。又发高热,阿难在身后扇佛等等。为什么成佛者仍然遭遇世间俗事的苦恼,而不能自用神通,或遣护法金刚力士来维护?和凡夫俗子一样,遭遇种种困苦呢?

佛便告诉大慧,所谓神力护法,乃属于化身神通之事,至于佛所显示世间的报身,和内证自觉真际的法身自性,既不需要护法,也根本是无法可护。既然进入如来境界,所谓逆行顺行,决不是凡人和天人们的心眼智力所能推测。

即此入世之身,便足以完成出世之法,于极平常中具有极奇特的大威德,于奇特中却不抹煞平凡的本色,所以毫无标奇立异之处。何况内证自觉者的如来,心具无比法智法忍的悲愿。纵然遭逢拂逆,正好为大智忍度的功德而利他。其中意义,已完全在上段的佛如恒河沙的譬喻之中,到此何须天神维护,装妖作怪。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明知其不可度而度之,此乃是佛心佛行。外缘魔恼,固然难忍却必须能忍,即如佛弟子中,不明正法,愠然退席,也只好默然任化。

须知人间有此身时,尽为旧时报果,报身仍受苦恶业力支配而必然有所缺憾。只有圆满法身的真如自性的真际,才是具足万法的全能,毕竟了然清净。至于化佛神通,被百万龙天、金刚密迹所护卫的,都为化身佛事。若直取无上菩提,内证自觉,体会第一义者,就不随便起用了。极高明而道中庸,佛法原是人生心性的极平常事,切不要仅向神秘处去钻取。南泉禅师说:“王老师修行无力,被鬼神觑见。”正好作此注脚。)

(注四十七)阿罗汉:此云无生,乃诸欲清净,烦恼不生,为小乘之极果也


分类:南怀瑾 书名:楞伽大义今释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