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离娄》对人民社会不好的果报


这个提出来以后,孟子引用孔子的话,「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他说,人世间的道路、法则只有两个。换句话说,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相对的,或者仁,或者不仁,不可能站在中间,既仁又不仁。等于我们左右、前后清清楚楚,不要含糊,含糊是不对的。所以是就是是,非就是非,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你说我不善又不恶对不对呢?那只是一个理念,理论上有,事实上没有,不可能。

所以他说「暴其民甚,则身弒国亡;不甚,则身危国削」,什么叫暴呢?意思就是把老百姓整得活不下去,在历史的法则上,最后必然到达「身弒国亡」。「不甚」,假使没有那么过分,稍稍好一点呢?也会「身危国削」。他说在历史上的榜样,是周朝两个坏皇帝,周幽王、周厉王,「名之曰幽厉」。他说当一个领袖帝王,做不好的话,「虽孝子慈孙,百世不能改也」,在历史上永远留下来恶名,后世的子孙想帮他洗刷都没有办法,因为历史的是非是无法改变的。譬如说秦始皇也有好的一面,但他怎么改都改不了恶名,没有办法,错误就是错误,所以孟子引用《诗经》的话,「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此之谓也」。《诗经》上说,殷商那个纣王亡国了,为什么会亡国呢?是他胡作非为的原故,历史的事并不太远,就摆在这里。

研究《孟子》这一段话,究竟是何时何地所讲?应该说,可能是在魏国讲的,也可能是在齐宣王那边讲的,很难确定。但是,与《梁惠王》及《公孙丑》里所讲的,在他与齐宣王相处时的经过,非常相近。梁惠王跟齐宣王在战国时,都是第一流聪明的帝王;但只有聪明没有道德,尤其缺乏政治的道德。由于他们也不重视政治的哲学,当然不会行仁政,所以孟子为他们感叹而讲。

说到聪明的帝王,譬如隋炀帝,历史上说他四个字,「敏捷善悟」。大家注意哦,看历史不能只看他坏的一面,他本人非常可爱啊;如果拿学禅宗来讲,他会大彻大悟,因为他善悟嘛,说了马上懂。他文学又好,但是妒忌心非常重,有人作了一首好诗,「空梁落燕泥」,他当然作不出来,就吃醋了,你比我作得好,杀掉你。因为太聪明了,所以后来运河修成功到南方玩的时候,自己看看镜子,说:「好头颅,谁当砍之」,这么好的头脑,不晓得会被谁砍掉。知道自己没有好结果,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离娄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