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离娄》富贵出身的天才


我们读历史,看到晋朝的晋惠帝,当时天下饥荒,老百姓没有饭吃,他说为什么不吃肉末稀饭,大家都笑他笨。不是笨啊!他讲的是绝顶聪明的话。为什么是绝顶聪明的话?由于他在宫廷里长大,看到宫女们吃稀饭,就问是什么稀饭啊,回答说肉末稀饭。在宫廷里,肉末稀饭是很差的,他从小长大,也没有看过外面,人家报告老百姓没有饭吃,他认为怎么不吃那种差劲的稀饭呢,这是他的智识范围。所以他在华林园听到青蛙叫,就问:青蛙是为公家叫还是为私人叫?旁边大臣就讲,皇帝啊,在官家叫就为公,在私家叫就为私。

这个马屁拍得恰到好处,拍马屁的人是真坏蛋,但是你说聪明不聪明?那我们学过逻辑的,学过禅宗的,你们研究研究,青蛙叫是为公的还是为私的?参参看,是空还是有?这不是一样道理吗?你再仔细一想,他的确是绝顶聪明,可怜的是他做了太子,出生在宫廷里头,不知民间疾苦。

所以富贵人家出生的子弟,许多是天才,但被富贵环境所误,误了一个天才。人从艰苦中出来,是苦难环境才造就他成为一个人才。你再看古今中外历史,圣人也好,英雄也好,每从艰苦中站起来,他才能够了解一切。再看晋惠帝,历史上都笑他笨,错了,我们才笨呢,因为没有过过富贵生活,所以不懂。

他问青蛙叫为公为私,绝不是笨,他的脑子非常逻辑。我的学生之中,有许多学科学的,那个脑子就是这个样子。譬如我说你把苍蝇给我赶出去,他说苍蝇为什么在这里飞啊?他一边赶一边还在看,研究了半天。我说你赶快把它赶出去,这个时候不是研究苍蝇的问题。是,是,是。他那个脑子就是这样,你说他不聪明吗?绝顶聪明。这都是我们要留意的地方。

所以《孟子》这一篇开始就说,「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聪明灵巧不足以作为领导的修养,高明必须要中庸,道德要浑厚。至于政治的权术,《孟子》点了题,他说「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一般人都认为孔孟之道是呆板的,只讲仁;其实有个秘密,现在把它揭穿。至少在我读书的经验,虽然读书不多,还没有看到过有人具体把它揭穿的。孔子同孟子有个密宗,孔子写了一部《春秋》,他自己感叹,「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这两句话有什么秘密呢?

先说为什么知我者《春秋》。《春秋》记录了乱臣贼子、帝王一切的错误不良行为,一切的怪事,造成了社会乱象、历史演变。对此应该负责的是政治领导人、知识分子读书人,以及担负教育责任的人。是这些人的罪过,所以他们要负历史的责任,这是《春秋》的目的。所以说,对于《春秋》,「乱臣贼子惧」,这是正面的了解,知我者《春秋》,懂得它的精神所在。

什么是罪我者《春秋》呢?有些人懂了《春秋》,才会用权谋,才会用手段,所以《春秋》也是一本谋略之书,也是一本兵书。懂了《春秋》相反的一面,谋略就很厉害了,所以天下事有正面一定有反面。有人读了历史而学好的,变成好人;读了历史学不好的,所有的坏本事都学会了。一个坏人学问越好,做坏事的本事越大,所以学足以济其奸。

同样的道理,孟子继承孔子的思想,提倡仁道。仁道的密宗在什么地方呢?那些专门爱人、仁慈,连蚂蚁都不敢踩的,不叫仁,因为「徒善不足以为政」,这是孟子所反对的。「徒法不能以自行」,谁懂啊?其实后世汉、唐、宋、元、明、清,每一个开创的帝王,都懂孔孟的仁政,都了解仁政并不是呆板的仁义思想。上次提到过,我们历史上最光彩的一段,在汉代是文景之治。汉文帝是「内用黄老」,里面真正用的是道家黄老的方法;「外示儒术」,外面表示是儒家,这是汉文帝政治的原则。

其实中国历史上的帝王,走的都是这个路子。前面也曾讲到过,汉高祖死后,吕后专权,刘邦的儿子们差不多被吕后这一帮人杀光了,只有一个小儿子在北方苦寒的边地。突然中央决定请他来当皇帝,就是后来的汉文帝。那个时候内政也乱,外面南方那个南越王赵佗已经准备要造反了。汉文帝上台只写了两封信,就把整个的天下安定了下来。一次是写信给赵佗,一次是给北方的匈奴。

他写给南越王赵佗的信,「朕高皇帝侧室之子……」这一句话就把赵佗打垮了。他的意思是说,我不过是爸爸小老婆生的小儿子,你老人家是跟我爸爸一起打天下的,你要多照应照应我啊,我是后辈嘛。然后讲现在自己的政策,军事的布署,都告诉你了;讲完了以后又说,你山西家里祖宗的坟墓我都给你修好了,而且派兵保护起来。在古代,如果有叛乱,只要你一动,先把你的祖坟挖掉,但是汉文帝没有这样说,这叫做瞎子吃汤圆,肚里有数。他又派了一个老外交家,很厉害的陆贾前去,一下就成功了。

赵佗这个老头子看到这一封信,哎呀!汉高祖这个儿子一定成功,赶快收兵,不打了。于是南越王回了一封信,也很妙,说自己是南方蛮子的头子,向你报告,一切都听你的。一封信就解决了南方的叛乱问题,还有北方匈奴,也是一封信解决,天下就太平了,这个就是汉文帝。

汉文帝的道德效法尧舜,几十年穿一件袍子还是补过的,朴素节省,并且尽量地减刑罚,保养百姓。因为春秋战国几百年的战乱下来,又经过他父亲刘邦跟项羽多年打仗,那真是民穷财尽,完全是靠他长养生息,这就是《书经》形容尧的话,「文,思,安安」,安的基础打稳了,社会也得到了休养。

这时出了一个很有名的晁错,前面也说过,晁错这个人当然是谋臣之流,就是孔子所讲的,罪我者《春秋》也。他写了一篇奏议给汉文帝,说教育太子除了道德以外,要他懂术数。古代这个术数是手段,术就是方法,数就是精于计算。术数也代表中国文化的天文地理、阴阳八卦、风水等的一门学问,专门名词就是术数。在政治思想上,术数就是表示要懂得方法,要懂得政治的手段。

汉文帝一看这篇报告,有道理,立刻命他为太子府里的秘书长,辅助太子。所以后来景帝上台,才引起了七国之乱等。到了景帝曾孙汉宣帝更妙了,出生在监狱里,是丙吉保住他的。所以汉宣帝是在艰苦中出来,老百姓的艰苦,社会的艰难,人心的好坏,他都清楚得很。他英明,有道德,因为他是艰苦中起来的。所以历史上皇帝死后得了一个「」字谥号的,都是好的。

他的儿子汉元帝太子出身,宫廷中长大,那就比较仁慈了,他向汉宣帝建议,应该完全用儒家的思想,讲仁义道德,其他的都废掉。汉宣帝就大发脾气骂他儿子,说汉家自有章法,杂家霸术都用的,你光晓得讲仁义,仁义能够治天下吗?刘家的天下到你手里恐怕就完了。实际上汉宣帝这一句话,说明了千古以来中国帝王君道的道理,这才真懂了《孟子》所说的「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这两句话就是孟子的密宗。

所以认为孔孟是呆板的仁义思想,那是绝对的错误,用起来非失败不可。孔子的密宗是在「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你把这四句学会以后,中国政治哲学的应用就懂了;再加上一个最重要的道德修养,孟子的这个密宗都传了,告诉我们后一代的子孙,这个民族自然会有人才出来的。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离娄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