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离娄》平乱或利用乱


孟子曰:「不仁者,可与言哉?安其危而利其菑,乐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与言,则何亡国败家之有? 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听之!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 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

这个就是孟子的文章。孟子的文章,同庄子的文章一样,都蛮难读的,蛮奇特的,因为文字看上去古里古怪。但是为什么写古文都要学他呢?他的余韵好,平仄非常好,一个字一个字朗诵起来,意思有转折。本来一句话,「你吃饱了没有?」很简单,但他不是那么说,他会说「如果你肚子饿了,也可以吃饭,也可以吃面」,就是那么一个味道。同样一句话,他的文章就是这样。

他说「不仁者,可与言哉」,这个时代,很多人的思想里已经没有仁义了,没有办法跟他们对话,他们不会接受的。我们现在讲就是说不会接受,他不是说不会接受,他说「可与言哉」,哪里可以跟他们对话呢?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下面他申述理由,「安其危而利其菑」,这些人唯恐天下不乱。这个很重要,这就是谋略。乱世中的一般人,所谓政客,不是政治家,都是走这个路线。我们看到当年美国的基辛格,乃至今天白宫总统以下的幕僚、智囊团,对世界的做法,都是以这句话为原则。当然他们没有读过《孟子》,但是(处于)乱世的人,对付天下之乱、(以及)制造天下乱的人,走的都是这条路线。苏秦张仪都是唯恐天下不乱,天下一乱,他们才有办法。至于天下乱了,人们痛苦,那是你们的事,同他没有关系;把你们搞乱了,他才好表现自己的才能,就是「安其危」,在最危难的时候,他自己非常平安。当然也可以讲,他不懂事,在这样危难的局面下,他自己还认为平安得很。「安其危而利其菑」,唯恐天下不乱;别的地方发生灾难,正是他的好运,正可以利用这个灾难,施展他的所长。这种思想这种做法,「乐其所以亡者」,看到别人危亡时,很高兴,因为可以有机会自我表现。

不仁而可与言,则何亡国败家之有。」孟子说这些没有仁义思想的人,没有远大的胸襟,没有爱天下人的观念,如果可以跟他们谈国家天下的大事,那世界上、历史上就找不出亡国的事情了,也没有败家的事情了。

这本来是很直接的话,被他文学化的文章表现得非常美,可是越说越不懂了。其实他的意思是讲,要想国家不亡,家庭不衰败,只有行仁义之道,才能救亡图存,这样说就很明白了。可是中国古代的古文,同现在所有文学家一样,都是要写得文学化,一篇文章如果像讲话那么写下来,就不叫文章了,不好看。文章一定是七拐八翘、歪歪曲曲的,柳暗花明又一村,结果说了半天,原来还是这个东西。可是在文学上,那样写出来,就是好文章。实际上每一篇好文章,如果把它归纳起来,只有几句话而已。像打少林拳一样,本来一拳就打倒你,很简单;偏要扭两下,跳到边上逗两下,然后才把你打倒,表示武功好,就是这么一回事。

不会写文章的人,看许多文人只是在那个地方玩花样。不过有个好处,对聪明人,教给他这个办法写文章,他一旦钻进去,一辈子的精神都消磨在这个里头了。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离娄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