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孟子与离娄》谁明白善


前面在《公孙丑篇》中提到过养气,养我浩然之气,这也是真工夫,孟子有实际的经验。《尽心篇》也提到养心,不过养气与养心不同,养心是心理的修养,养气是对于身体的修练,两个则有相连的关系,所以孟子是有真实修养工夫的。

在《尽心篇》里,孟子提出来的「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这是一段一段的工夫修养,最后到成仁的境界。我们大家做工夫也是一样,乃至学佛、修道、打坐,或者练气功、练拳术。当一件事做到了可欲,舍不得离开,一天不做就不过瘾时,这样的可欲才叫做善。如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那你根本连起步的境界都谈不上,善性当然没有,还谈什么修道,谈什么做学问啊!因为你没有做到可欲的境界。

可欲,不管你学佛也好,修道也好,做人也好,修养没有达到可欲的境界,没有达到废寝忘食的境界是不会成功的。也就是说,整个的身心都投进去,才是可欲的道理,可欲才叫做善。假使学问修养没有达到可欲的境界,没有变成欲望,变成习惯,永远在那里浮沈,就没有达到善。

现在再解释什么叫做诚。「诚其身」,这个里头问题还很大,第一步达到「可欲之谓善」,第二步做到「有诸己之谓信」,学打坐修道的人,工夫到身上来了,有效果来了,自己知道,叫做「有诸己」。譬如我们写毛笔字的人,我过去也练过字,练到什么程度?坐在那里跟人谈话,这个指头在写,想那个字的味道;味道够了,赶快拿笔一写,又悟到一个道理,原来这样一钩才有功力,才合于书法,这就是「有诸己」。

有诸己」就是要上身,孟子也讲「不诚其身矣」,没有做到功夫上身,就是「不诚其身」。你是身体打坐呀,盘起腿来叫做修道啊?当工夫到你身上的时候,你找到自己了,有诸己则为信,有消息了。

由这一步到「充实之谓美」,慢慢就充实起来。「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发光了,但是这个光不是有相的光明,不是物质、物理世界的光,而是智慧之光。「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

你看孟子的工夫一步一步的,是孟子的密宗。孔孟都有他的密宗,他这个密宗方法传给你了,你把浩然之气那一段配合起来就会知道,孟子的确把工夫、学问、修养的心得都告诉你了。

现在还没有讲到《尽心篇》,将来讲到这一篇的时候,恐怕要讲得很慢了,因为内容很多,问题也很多。

现在回转过来,看孟子所引用《中庸》的话,「不明乎善」,善要明,乱做善人是不明。我经常告诉一般同学,做好事那么容易吗?我们有时候要做好事、种善因,但是反而得恶果。昨天正讲一个同学,别人有病,他把这个人当成他自己一样,热心的不得了。我说你真是莫名其妙,这个病人还有家里的人啊,会有意见的。你要晓得古人说「贤不荐医」,聪明人不推荐医生,更不推荐药给人家吃,因为吃好了应该,吃不好你怎么办?别人家属会一辈子骂你,恨死你。我说你以为是做好事,而且你又是那么主观,认为非这样医不可,你凭什么?你有把握一定会医好吗?万一这样死掉呢?怎么办啊?你心是好啊,方法不是那样的,不是你一个主观可以处理的。

所以,光是一味晓得这样是善事,你也是主观,并没有明乎善,要明才对。所以《老子》所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能够了解一切人,这是有智慧的人;自知者明,能够自知才叫明白人。智慧人还容易找啊,明白人找不到,因为人都不大容易自知。

所以「不明乎善」这四个字非常简单,但是明善的确很难。再说如何是一个明白的人,我们引用禅宗的话做批注,真正明白自己、明心见性的人才够得上说一个善,不明白的不算善。那么这个明白也有它的层次,什么叫做明白?这是一个问题,所以《孟子》这个书看文字都好懂,非常好懂,但是你看,刚才我们随便一抓问题,已经讲了两次课、四个钟头了,还没有把它弄清楚,小的问题都已经那么多了。

他说「不明乎善」,此身不会诚。这里要注意哦,他是说此身不会诚,没有讲此心不会诚哦,问题是身要诚。这里要特别注意,不要马虎读过去,任何一个字都不能马虎。至于讲心诚,上庙子去拜拜或者上礼拜堂去忏悔,你说那个心诚不诚?绝对不诚。哪个人心诚啊?只有快死的时候,或者危险要命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祈祷跪拜绝对心诚。所以心诚已经很难,更何况《孟子》讲身诚,更难了。你如果要真做到善与诚的境界,照儒家的道理,所谓变化气质是由明乎善而影响到心理的转变,再由心理而转变心力,把整个生理都转变了,才能达到身诚。

在座许多学佛的打坐的人,搞得身体可怜兮兮的,因为你的心还不够诚,真诚的话生理为什么不能转变呢?佛学讲一切唯心,心能转物嘛,不能转就是你的心不诚,理也没有明,据我所知道的是这样。所以由心理影响到生理转变,由头发到脚趾尖,每一个细胞都是至诚的,至诚也就是学佛的修定工夫,至诚是必定的,那自然就定了。你不能定,因为你的心散乱,虽然道理说得很高,叫你心能够定,打死都做不到,那怎么叫诚呢?

《孟子》这里讲「不明乎善,不诚其身矣」,其中的内在意义包括了那么多,所以叫大家读书不要马虎。「不诚其身矣」,不是不诚其「」。因为我们平常读《孟子》「不明乎善,不诚其身矣」,观念里头就变成诚其「」了。更何况诚心都做不到,进一步诚身更做不到了。这一句话只能简单讲到这里,详细讨论起来就太多了。


分类:南怀瑾 书名:孟子与离娄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