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列子臆说》(上)第10讲


现在还是《说符》这一篇,告诉我们一个重点,人生处世做事,乃至于说话,都要有高度的智慧。如果没有智慧的处理,同一个方法,同一句话,同样做法,用在某一个时候是对的,而在某一个时候却是错误的。所以,人这个生命,活下去并不简单,处处需要智慧。这就要说到怎么样“和十”,关于“和十”这两个字,不要写成适合的“”,那就不对了,规规矩矩是“和十”,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与九、二与八……两个和起来变成十,“和十”是这样两个字。佛家的合掌就叫做“合十”,就是双手合拢来。“和十”的道理是出于《易经》,我们这个宇宙的法则根据南北磁场同太阳的经纬度,这中间就要“和十”,一“和十”就对了,不“和十”的话,字宙的轨道也会有错误,重点在这里。

有特技的不同遭遇

宋有兰子者,以技干宋元;宋元召而使见。其技以双枝,长倍其身,属其胫,并趋并驰,弄七剑迭而跃之,五剑常在空中。元君大惊,立赐金帛。又有兰子又能燕戏者,闻之,复以干元君。元君大怒曰:“昔有异技干寡人者,技无庸,适值寡人有欢心,故赐金帛;彼必闻此而进,复望吾赏。”拘而拟戮之,经月乃放。

现在说另一个故事,“宋有兰子者”,宋国这个“兰子”,不是人名,而是春秋战国时的一个俗语,等于我们讲这个人很烂。现在我们常听年轻人说某某人很烂,就是一个人好玩,一个太保,这个总称叫做“兰子”。有一个兰子,“以技干宋元”,用他的技术来“”,就是向宋国君主献技求赏。“宋元召而使见其技”,宋国的这位君主听到有一个年轻人会玩花样,第一等技术,就召见他。他表演什么呢?“其技以双枝,长倍其身”,他的技术现在讲就是踩高跷,他可以用两个木棍子,所谓身,是人站着,手举起来,这个高度是一身。“长倍其身”,有两个身体那么高的两支竹竿,“属于胫”,绑在两条腿上站着。“并趋并驰”,等于人三倍那么高,可以站住,绑住也可以跑步。然后手里有七把剑在抛耍,两把剑在手里,另五把剑经常在空中,这一把掉下来,那一把抛上去,这个样子丢来抛去,本事很大,技术很高。“元君大惊,立赐金帛”,宋元君看到都吓住了,这个家伙的本事真大,你这个很了不起,马上赏赐,这是一节故事。

又有兰子又能燕戏者,闻之”,另外有一个年轻的太保,这个人也有一套本事,人像燕子一样在空中旋转飞跃。听到有人因为技术而得了君主的赏金,“复以干元君”,所以他也来看宋元君,报告他的本事,想把自己这个高明的技术向君主表演。

元君大怒曰”,宋元君一听到这个人的报告,大发脾气。“昔有异技干寡人者,技无庸,适值寡人有欢心,故赐金帛”,他说前一个月,有一个人报告说有特别的本事,而这个特技只是个表演而已,对社会、对人生一点用处都没有,碰到那一天我高兴,所以赏赐金帛给他。“彼必闻此而进,复望吾赏。拘而拟戮之,经月乃放”,现在这个人会玩空中飞人,他一定听说我给那个特技人那么多钱,所以他觉得有机会,想来看我。这种人是投机分子,把他抓起来杀了!结果坐了一个月的牢,大概宋元君想想,脾气也好了,算了,可怜人,把他放掉。

这个故事我们看到,同样玩特技的人,有人可以成名,也有人玩特技翻了车,整个人玩死了。所以世界上的事投有绝对的,哪一样是对?哪一样不对?所以人要确定自己人生的目标,不要跟别人走,你认为人家踩高跷的有好处,你跟着学,学完了以后,一辈子不过是跑江湖、玩把戏。这又是一段故事。

伯乐说良马天下马

秦穆公谓伯乐曰:“子之年长矣,子姓有可使求马者乎?”伯乐对曰:“良马可形容筋骨相也。天下之马者,若灭若没,若亡若失。若此者,绝尘弭𨅊。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马,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臣有所与共担缠薪菜者,有九方皋,此其于马,非臣之下也。请见之。

另一个故事跟着来了,我们晓得中国历史上,有周穆王、秦穆公两个人都爱马。周穆王有八骏马,每一匹马都能够日行万里,那不是在飞吗?比飞还要快。所以周穆王历史上有名的事是骑了这匹马,到昆仑山上见到玉皇大帝的妈妈,宗教上叫她西池王母。在佛经上说,一个转轮圣王有一匹宝马,日行三万里,可以统治全世界。

同样的,这位秦穆公也喜欢马。我们年轻的时候喜欢谈马、骑马,现在是玩不起了,养一匹马比一部汽车的保养还麻烦。一匹马要一两个人招呼它,还要喝酒,还要吃补药,夜里还要有人服侍,还要洗澡,那名贵得很!

秦穆公喜欢马,有个名马师叫伯乐,这位我们都晓得,伯乐会相马,可以说,他不但是个兽医,还是个生物学家,他还能够同马说话。所以天下的马经过他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不是良马了。良马不良马很难看出来的啊!同人一样,我们在座那么多人,中间哪些是英雄,哪些是什么雄啊,没有办法看得出来的。只有伯乐,他一望就知。世界上常常有千里马,但是有些千里马一生被埋没,因为没有伯乐。所以中国文化是伯乐难得,不是千里马难得。很好的人才,没有碰到一个赏识的人,不管你是什么雄啦!大英雄,小英雄,乃至别的雄,一生就那么埋没下去了。

我们中国有一本书叫《相马经》,不晓得你们看过设有?马啊、狗啊,都可以看相。我们有一个同学,家里很有钱,专门玩狗、养狗,他每次来,讲狗经给我听,那真是佩服得很。狗生下来一摸,就晓得将来是什么狗,每一根骨头他都晓得,这个骨头会长多好,腿有多长,跑的力气多大,连狗的大便他自己都尝。小狗生病了,他把大便拿到嘴里尝,哎呀!这个狗已经医不好了,可惜了!他爱狗到这个程度。所以天下事,学问到了专门,那就是名师,我说他是相狗的伯乐。

秦穆公有一天跟伯乐讲,“子之年长矣”,你的年纪大了,“子姓有可使求马者乎”,他说你的同宗里头,你的儿子、侄子啊,你的学生里头,有没有可以传他这一套学问的?“伯乐对曰:良马可形容筋骨相也”,他对秦穆公报告说,良马看相可以看得出来,从它的形体、筋骨、马蹄大小、关节这些地方细看就知。中国讲马同外国不一样,外国马跑起来与中国的良马不同,中国的马,从小训练出来,在陆地上跑像在游泳一样,人骑在上面不动的。不知道蒙古还有没有这一套,四只脚从小练起,两只平的出去,马的背是平的,所以你坐在马背上,像坐在床上、沙发上一样稳。那个马跑快的时候,肚子贴在地上,是飞起来跑,身体不动;不像外国马这样一拱一拱,把人拱下来。中国讲骑马技术的,看这些外国马不是马,看都不要看。所以良马、千里马,像小说上写的关公那匹赤兔马,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这种良马,可以从形体、筋骨上看得出来是第一等马。但是特等的“天下之马者,若灭若没,若亡若失”,没有相可判断,那很难的。除了历史上看到外,这一种马好像绝种了。不过,说没有,算不定仍有,很难找出来,不能确定。

讲马就是讲人。我们经常感觉,现在全世界好像都没有人才,所以不管青年人、中年人、老年人,都差不多。十九世纪末期前后,整个历史上的人才都过去了,全世界再找不到一个了不起的人,连那个踩高跷、玩七把剑的都没有了,人才很难。良马已经不可得,天下马更不属于相貌可相的了,所以那不是相貌问题。你说看某人的相,鼻子长得好,眼睛长得好,将来到什么地位,那是普通人,从他的相看得出来;如果到了最高处,看相是相不出来的,不在相上面,这属于天下之马,太难太难了。

若此者,绝尘弭𨅊”,他说天下马没有办法用形相来看,表面看不出来。我们看人的相,一个人将来会发财啊,会做官啊,会做一番事业啊,可以看出来的,是属于普通人;如果大善人、大菩萨、大坏人,那个相就看不出来了。除非是极高明的人士才会看,那不是看相啊!那是神通智慧,一望而知。所以他说天下之马“绝尘”,跑起来脚步很轻,没有灰尘,一眨眼睛就看不见了,绝尘而去。刚看到前头尘起,好像马过来了,霎时已经到了天边那么快。“弭𨅊”,马蹄踏过的地上,没有蹄的印子,就像武侠小说写的,这些马已经有轻功了,踏雪无痕,飞行绝迹。“臣之子皆下才也”,伯乐说我的后辈子侄学生们都是普通的人才,“可告以良马”,有形相的良马、第一等的马看得出来;“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至于天下马无相可看,就是《金刚经》说的无相,无相那个相是什么相?他们看不出来。

他说我的后辈子侄学生们都不行,他跟秦穆公讲,你如果要找一个真正会找天下马的人的话,我有一个人,“臣有所与共担缠薪菜者,有九方皋”,这个人是跟我做苦工的,我砍来的柴呀菜呀,他会帮我捆起来,他一辈子只做做苦工,在家里扫扫地啊,倒倒垃圾啊,这个人名叫九方皋。所以中国文学上一提到九方皋,就晓得。“此其于马,非臣之下也”,他说这个人看马的本事不比我差,可以说比我还高。可是他跟在伯乐旁边,做最低、最劳苦的事,默默无闻,言不压众,貌不惊人,是这么一个人,但在伯乐的眼中他是高人。不过世界上的高人,都喜欢做默默无闻的事,所以伯乐是他的知己,他愿意这样做就让他这样做。现在秦穆公问到他,他就推荐了九方皋,说他是高人,比我还要高,“请见之”,请找他来见。

九方皋相马

穆公见之,使行求马。三月而反,报曰:“已得之矣,在沙丘。”穆公曰:“何马也?”对曰:“牝而黄。”使人往取之,牡而骊。穆公不说,召伯乐而谓之曰;“败矣,子所使求马者!色物牝牡尚弗能知,又何马之能知也?”伯乐喟然太息曰:“一至于此乎!是乃其所以千万臣而无数者也。若皋之所观天机也,得其精而忘其麤,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若皋之相马,乃有贵乎马者也。”马至,果天下之马也。

穆公见之,使行求马,三月而反”,秦穆公听说了这个人,赶快召见,就命令他去找一匹天下马。这个家伙在外面跑了三个月,“报曰:已得之矣”,回来报告,说我找到了,这个马是不得了的马,“在沙丘”,在河北这个地带,有一匹天下马,你去派人找来吧。“穆公曰”,秦穆公说你要告诉我一个目标,派人去找,“何马也”,什么马呢?“对曰:牝(牝 拼音:pìn,雌性的鸟或兽,与“”相对)而黄”,你找人到沙丘那个马场里去买,有一匹母马,黄颜色的,就是天下马。秦穆公听了,“使人往取之”,下命令去把这一匹马弄来。结果弄来的是“牡而骊(骊 拼音:lí,纯黑色的马)”,这匹不是母马也不是黄色,而是一匹公的黑马。

穆公不说”,秦穆公一听,怎么把这么一个人找来?倒霉,花了那么多钱,三个月回来报告,连公马母马都认不出来,黄马黑马都搞不清楚,伯乐还讲他那么高明,所以穆公很不高兴。“召伯乐而谓之曰:败矣”,召见伯乐告诉他,你这个失败到透顶,“子所使求马者,色物牝牡尚弗能知”,你所推荐的人去找马,公的母的他都分不清,毛色黄的黑的都看不准,“又何马之能知也”,他怎么会懂得马?所以你看我们中国古代的帝王,我们想象中当皇帝的动辄杀人,其实没有,这些帝王,充其量不过骂人一顿,你这个彻底失败嘛,就骂伯乐。

伯乐喟然太息曰:一至于此乎”,伯乐听了秦穆公的骂,“喟(喟 拼音:kuì)然”,唉!这样大声叹一口气,说皇上你把他看成这样一毛钱都不值吗?“是乃其所以千万臣而无数者也”,他说你错了,我推荐九方皋的才能比我高千万倍,我怎么能比他呢?我加上千万倍都比他不上。这就是古文,写得很美,“是乃其所以千万臣而无数者也”,有一千一万个我,乃至一亿百亿个我,都比不上一个九方皋,就是这个话。

若皋之所观,天机也”,九方皋看马,他不是用眼睛看的,他是用智慧的眼睛来看,拿佛家来讲,就是法眼。天眼还有相,他无相,他把宇宙的根本都看通了,生命怎么来,他已经看通了。所以他得的是精华,“得其精而忘其麤(麤 拼音:cū,同“”)”,外表上粗糙、糊里糊涂。有些真智慧的人外表笨得很,看来笨透了,可是他有真智慧。你看有些人非常聪明,但没有智慧,一做事情就糟糕,讲理论啊,写文章啊,吹牛啊,那牛吹得比新西兰的牛肉还便宜、还大。叫他做一件事情,却没得智慧。所以九方皋“在其内而忘其外”,他了解任何一件东西,看透底了,看到内在去,外形他忘掉了,所以问他白的黑的,他随便讲,他脑子里不记这个外形。

见其所见”,他看要看的东西,看那个重点,该看的地方他已经看到了,“不见其所不见”,旁边那些根本没有看。等于我几天前告诉一个同学一样,交代你一件事情去做,那就是老虎、狮子出栅一样,老虎吃人以前,旁边那些刀枪啊,弓箭啊,看都不看,扑到目标前面就是了,这样才能做事情。普通的人不是如此,像出门写个报告,一出门说,哎呀!他看我不顺眼,也不满意我,我看还是不做吧。世界上这一类的人很多,所以什么雄都不雄。大英雄他看着这个目标,就像狮子抓人使出全力,抓一只老鼠也使出这个力量,它不敢轻视任何细小的东西,也不愿意重视一个大动物,在它看来都是平等,所以它为百兽之王。高明有智慧的人,“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他所看到的是该看的重点,至于其他的小活、小事,听都不听,理都不理,目标是什么,自己把前途搞清楚。你今天上十一楼,管它是七楼八楼,我的目的是到十一楼,中途一概都不理。

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他要看的东西,看那个重点,应该看的看,其他的任何一个东西、人、事情都不看。他有长处,一定有缺点,选那个长处的时候,把缺点都丢开,不看了。结果你又看长处又看缺点,天下没有一个人可用的,也没有一匹马是好的,也没有一部真正好的车子。我们去买一部车子总有缺点,最好的牌子,任何一个东西,就问你这个合用不合用,缺点的地方就不理了。所以“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这都是人生的哲学,一般普通的人都做不到。普通的人是“见其不见,不见其所见”,不应该看的地方他拼命去看,而且越是普通人,越是看那些不应该看的地方、毫不相干的地方,可能非常重要、大的地方他忘记了。

所以伯乐的结论,“若皋之相马,乃有贵乎马者也”,他告诉秦穆公,这九方皋(皋 拼音:gāo)的看马,那真叫做相马,他说我是比不上的。他报告秦穆公,你不相信的话,等着看看。“马至,果天下之马也”,结果这一匹马找到了,果然是天下马,天下马是超过良马的,那无以名之,没有办法形容。

相马与相人

这一段故事,在中国文化哲学史上最为有名,叫做“九方皋相马”,看起来是讲看马的一个故事,也就是我们看天下事,一个特殊人物,更有特殊的见解。学佛学道,做人做事,首先从见地---所谓见地,普通地讲就是见解,一个人没有特殊的见解,眼光不够远大,“鼠目寸光”,像老鼠的眼睛所看的,只有前面一寸,再远一点就看不见了。所以伟大的思想、理解、见地,必须要高远,这是讲见地的地方,这也是我们讲中国文化历史,其中一个有名的故事。

那么由这个道理又引出来另外一个故事。刚才这一段故事是讲历史上九方皋的相马,也就是告诉我们看天下人之难,不可以轻易见。古人有一首诗,与我们一般相人有关,你们年轻人当然可以吹啦,不过年轻人同良马一样难相,也是真的。但是大部分人是可以相的,到了无相境界,那就非常高了。一般人呢,就像古人的一首诗写松树一样,讲人生的哲学,同这个故事差不多。

自少齐埋于小草 而今渐却出蓬蒿
时人不识凌云干 直到凌云始道高

自少齐埋于小草”,一粒松树种子从小埋在小草里头,“而今渐却出蓬蒿(蓬 拼音:péng;蒿 拼音:hāo。蓬蒿:蓬草和蒿草。亦泛指草丛;草莽)”,到现在这一棵松树慢慢出头了,不断地上长。“时人不识凌云干”,当时的人不认识这是一棵会同云一样高的树,“直到凌云始道高”,直到松树长成,才发现比阿里山那棵神木还高。所以青年人由此可以安慰自己,但是尤其应该自己努力,要你自己站起来。你自己站不起来,希望人家把你看高,做不到。你站起来了,别人就是踮着脚还看不到你的影子,然后在后面拼命地鼓掌,这个就是社会,这就懂得人生哲学了。所以年轻同学们注意,只有自己站起来,不要求任何人帮忙你。古人说“蓬生麻中,不扶自直”,能够站得起来的,你不必帮助,他自己会站起来;是人才的就是人才,你盖都盖不住的。了解了九方皋相马这个故事,也就了解人生许多道理了。

所以中国的哲学都在文学里头,研究中国哲学史,照我们一般著的《哲学概论》啊,什么《中国哲学史》啊,那可以说只了解了哲学的千万分之一。真要讲中国哲学,对于历史、文学,尤其是小说、诗词都要了解,因为哲学也在文学里头。


分类:南怀瑾书名:列子臆说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