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列子臆说》(上)第24讲


今天还在《杨朱》这一篇,是讲杨朱的思想,代表道家的一个流派。杨朱思想的所谓为我的道理,是尊重自己的生命,尤其是该篇重点在名实之辩。这个名并不是指虚名,以现在的观念来说,就是指生命以外的一切皆是虚名,都是不实在的。所以我们不要被身外之物所欺骗,要尊重自我的生命,安详地活着,自己不要找麻烦。拿佛学来比喻,这属于解脱的一种方法、一种思想,人不要被现实所困,重点在这里。

中国历史有多久

杨朱曰:“太古之事灭矣,孰志之哉?三皇之事若存若亡,五帝之事若觉若梦,三王之事或隐或显,亿不识一。当身之事或闻或见,万不识一。目前之事或存或废,千不识一。太古至于今日,年数固不可胜纪。但伏羲已来三十余万岁,贤愚好丑,成败是非,无不消灭,但迟速之间耳。矜一时之毁誉,以焦苦其神形,要死后数百年中余名,岂足润枯骨?何生之乐哉?

上次杨朱讲到了大小之辩,说清楚了,现在继续他这个观念,也就是哲学理论的基础。这一段是杨朱对于历史哲学的看法,就拿我们的历史来讲,中华民族的历史最悠久,这是历史学,专讲历史。中国人五千年前就很注重历史了,像《书经》也是记载历史的事,有唐売、虞舜、夏禹、商、周,虽然资料不够完备,大概都有。《书经》又叫做《尚书》,是经过孔子整理的,在尧前面还有一些,那是属于远古史的范围。讲到我们的远古史,我们祖先的记载,已经有一二百万年的历史了,孔子在整理时认为资料不够完备,所以裁定从帝尧时开始。

后来我们算历史的命运,由开天辟地,到世界地球上的变动,一共是十二万年。十二万年用十二个时辰来做代表,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一个时辰代表了一万年。所以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这是数字的阶段。人生于寅,帝尧登位就职那一天是甲辰年辰月辰日,以后一路推算下来。譬如你们在街上买到的《中国两千年之预言》、《烧饼歌》、《推背图》等等,上面画的每个时代的变动都很准确,不过都是过后方知。譬如一九三七年开始抗日,这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拖了八年,打仗很烦闷,大家烦起来就翻《推背图》看,什么“一朝听得金鸡叫,大海沉沉日已过”,上面画一个海洋,海岛下面一个太阳,有只公鸡在那里叫,结果鸡年(一九四五年)日本人宣布投降,我们这才把《推背图》弄明白了。这个几千年流传下来,这种历史的演变,是根据什么推算的呢?是根据刚才讲十二万年用十二时辰推算出来的,这个是象数。所以我讲佛经时曾提到里头的数字,跟这个都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但很少有人注意。

现在回过来讲到本书,对于历史上这些事,上古史不可考,但是依据有没有?有。譬如《神仙传》啊,还有一本书叫《竹书纪年》,这些都是关于上古史的。乃至于《山海经》,有关大禹开辟中国的土地,而且同地球变动的历史都有关系,这些都是远古史里的。杨朱现在提到远古史,也是他对历史哲学的看法,他说“太古之事”,现在新名词叫做“远古”,“灭矣,孰志之哉”,早过去了,谁能够记得清楚啊!譬如我们讲三皇五帝,就远得很了。三皇是天皇、地皇、人皇,不是代表三个皇帝,那不是三代,因为天皇有十二个兄弟,地皇有十二个兄弟,连续管这个世界。

这个还不是历史的开始,我们的历史开始,认为天地不是上帝造的,也不是先有鸡或先有蛋的问题,是说这个天地没有开始以前,这个宇宙像鸡蛋一样,所以叫做混沌。也就是说地球是个蛋黄,蛋黄外面,大气层就是蛋清(白),这个蛋清的外面还有一层壳,现在所谓科学说是游离层,离开这个太空最外的这一层。这个宇宙开始是这么个混沌。我们一个老祖宗盘古出来,他拿一把斧头,就把天地辟幵了,所以我们小时候的天文知识说盘古老王开天地。我们照历史推算,盘古开了天地再过一百多万年才有三皇出来,三皇过了才是什么伏羲、神农、黄帝等五帝。

现在他说“三皇之事”,这些上古的历史,我们真难研究,你说三皇没有吗?“若存”,有这件事,“若亡”,好像依据找不到了。这四个字形容得很妙。后来到了司马迁著《史记》,关于三皇五帝他补了一篇,把上古史补完整。换句话说,司马迁对孔子的这个裁定有点不大同意,不过不好意思表示,所以在《史记》里补了一篇。司马迁只说了一句话,有,都是有,我们老祖宗这些历史,“搢绅先生难言之”,就是说读书人啊,都要讲证据,人证、物证,所以历史上没有文字证据的,知识分子不好意思随便空口讲,所以把上古史变成很隐晦。现在不扯远了,上古史又是一套学问,讲起来都是神话,非常好玩的。

五帝之事若觉若梦”,五帝是一场大梦一样,都过去了。“三王之事或隐或显”,他说三王也是靠不住,有些事是真实的,有些都不太确实,这都是很奇怪的事。所以我们对于自己历史的怀疑,古人早就有了,所以这里就说“若存若亡”,“若觉若梦”,“或隐或显”,就是这样。

是非成败皆成空

他又讲人生多短暂啊!“亿不识一”,我们自己要找自己的根,在一亿粧事中,真值得确实考证的只有分之一,还不要讲那么遥远的历史。“当身之事”,我们现在肉体活着,“或闻或见,万不识一”,眼睛所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一万件事还记不到一件。譬如昨天你做了些什么事,现在已经记不清了。我常常问大家,早晨醒来第一个思想是什么?谁记得?如果有人记得,我真要发奖金给他了。所以,眼睛还没有张开,第一个念头是什么?不记得。人生就是这样,再进一步,“目前之事或存或废”,就在我们眼前,譬如我们刚刚讲了上古史,有一半听过去已经忘掉了,“千不识一”,就是眼前的事情,所记得的也不到千分之一。

接着再说“太古至于今日”,他说由上古到现在,就是写这一篇文章时,“年数固不可胜纪”,历史年代搞不清楚。至少在他当时的知识范围是如此。我们晓得祖先们从伏羲开始画八卦,八卦就是文字的开始。文字的来源先从漫画开始,八卦就是漫画,先从图画来。“但伏羲以来三十余万岁”,这是他的知识范围,这三十多万年,人类社会生了多少好人,多少坏人,多少好事,多少讨厌的事。所以“贤愚好丑”,这个丑是指丑陋的事情。历史上的这些“成败是非,无不消灭”,这几十万年的事都过去了,就是佛经上说的四个字,“了不可得”,影子都抓不住。不过在当时啊,“但迟速之间耳”,只是时间的问题,活半年死和活三年死是一样的,一个时间长一点,一个短一点,就是这个道理。杨朱对历史哲学跟佛家的看法,表面看是消极,实际上非常积极。积极是什么?他觉得人要为自己活着,为自己如何活得好,不是为给别人看的,他是完全个人的自由主义。

他下面的哲学观点,“矜一时之毁誉”,矜就是满足、骄傲,也是夸耀的意思。所以他说,人那么不聪明,非常可怜,为什么为短时间的毁誉而烦恼呢?一旦被这个骗住,你就不能做事了,你已经把自己套上一个绳子吊起来了。所以毁誉这个东西啊,是最可怕的。孟子也讲过“有求全之毁,不虞之誉”,批评别人容易,而且都拿圣贤的标准来批评人家。我的学生中有个人,几十年没有批评任何一个人,所以我很佩服这个学生。人是爱批评他人的,这个菩萨好不好?好呀,就是衣服塑得不对,这是“求全之毁”。“不虞之誉”,恭维太过了,有时候恭维人是靠不住的,其实他没有那么好,想不到的荣耀都到他身上了。所以人生要看通是很难的。

在佛学里头,利衰、毁誉、称讥、苦乐,这就叫做“八风”,实际上都在毁誉之中。利就是有利于我,衰就是倒霉。毁誉是广义的,称饥是狭义,扩大了就是毁誉了。所以你看这四个字,用起来是一个,为什么分开来四个呢?因为称讥的范围小一点,你我之间;毁誉是全面性的,社会之间或者历史之间。苦乐,不是苦就是乐。这叫八风。有个故事你们研究佛学的都知道,苏东坡学佛,自己觉得很高明,写了一首诗,“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给他那个和尚朋友佛印禅师寄去,佛印禅师打开信一看,拿起笔来写两个字,“放屁”,就把信送回去。苏东坡受不了啦,马上就过长江来看他。佛印说“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那个是称讥。所以人啊都在八风里头转,《列子》这里也提到这个事,在毁誉里转。

为了顾全毁誉,“以焦苦其神形”,弄得自己形体、精神都痛苦。实际上《列子》讲的这些道理,也就是说人生都是做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个个人都是这样,真受罪啊!他说人看不通这个道理,“要死后数百年中余名”,自己认为万古留名最重要。我们年轻的时候,觉得人生就要青史留名,历史上总要写一笔,写一笔又怎么样?你也不会来收账,这一笔还是白写。而且写了那个名字同自己没什么相干啊!可是这一点对现实的人生鼓励很大。但以哲学的观点来看,“岂足润枯骨”,你名气再好,难道死后的那一块骨头还能给你抹一点油吗?死了化了,也抹不上油了,还是一具死骨头。“何生之乐哉”,所以人活在这个社会又有什么好呢?当然他没有赞成非死不可,他只说说生命活着都是这个道理。下面一直连续下去,都是道家对人生的看法。

杨朱曰:“人肖天地之类,怀五常之性,有生之最灵者人也。人者,爪牙不足以供守卫,肌肤不足以自捍御,趋走不足以逃利害,无毛羽以御寒暑,必将资物以为养性,任智而不恃力。故智之所贵,存我为贵;力之所贱,侵物为贱。然身非我有也,既生,不得不全之;物非我有也,既有,不得不去之。身固生之主,物亦养之主,虽全生身,不可有其身;虽不去物,不可有其物。有其物,有其身,是横私天下之身,横私天下之物,其唯圣人乎!公天下之身,公天下之物,其唯至人矣!此之谓至至者也。

东西方的宗教

他讲的人生哲学,简单地说,就是中国文化对天地宇宙以及人类的看法,与西方文化完全不同。所以西方人研究中国文化,往往认为中国没有哲学。中国人当然有哲学,中国哲学中不但研究本体论,也研究知识论。西方人的看法,中国只有人生哲学最发达,过去西洋人写的中国文化历史,认为中国的宗教都是外来的,中国本身没有。对于这一点,我是绝对反对,所以很多美国来的教授跟我谈起这个,我都把他们驳得一塌糊涂,告诉他们,你们不懂,中国有宗教,只是不像你们的宗教形式。而且世界上五大教主都是东方人,释迦牟尼佛是印度人,默罕默德是中东人,耶稣也是中东边上的人,犹太人也是东方,不是西方;至于孔子、老子,都是我们中国人,都是东方人。这个还不说,你们过去的所谓宗教,是泛神教;我们过去看起来好像也是多神教、泛神教,其实不是。中华民族过去文化只有一个宗教,就是祖宗,是孝道,祖宗这个根根就代表宗教了。所以拜祖宗代表了一切,是一样的宗教情操。我说哲学也有很多的道理,我们历史就代表了中国的宗教哲学。在道家来说,几千年前非常科学,但是脱开了宗教的外衣,没有任何宗教形态。

杨朱说“人肖天地之类”,我们人的生命,完全是天地的模型,拿现在的名词来说,人的形态、面孔、个性、思想等等,都是这个天地的投影。那么西方的宗教呢?譬如说人是上帝照他的形象来造的,但是上帝造的并不是我们中国人的形象哦!我们看看那个画的上帝,还是高鼻子、蓝眼睛的。所以前几个月有个比利时的神父来,他特别打电话来预约访问的。他说现在教会里开会,想派专人来东方,把基督教的教义同耶稣的像东方化,东方艺术化。我说我非常赞成,我支持你,你们弄个高鼻子、蓝眼睛的耶稣,我们一看,为什么要拜他?印度的佛法来到中国以后,佛像就变成圆圆脸中国人的样子,大肚子坐在那里,我们就顶礼膜拜了,谁晓得佛是不是那个样子啊!我说你把那个上帝啊、耶稣啊也画得跟我们一样,或者八字胡子,蒙古人似的,同我们一样黄面孔黄皮肤的,也许我们可以敬礼。因为《圣经》最初的翻译太粗俗,难被接受。你看佛经那个文学价值多高啊!这个神父说我马上回去报告你的意见。我说我这个人什么宗教都好,只要肯做好事就好,我管你上帝耶稣,默罕默德!反正好人请上坐,泡好茶,排排坐,吃果果,没有关貧系,好好地教化人,我都赞成。反正好人就请坐啊,坏蛋出去,就是这个道理。

他们的教义说是照他的样子,那就不通了。实际上在中国文化哲学,“人肖”,这个肖就是像,所以有位同学给我照相,他说老师啊你写一个字嘛,什么像,我说你的意思是要写遗像是不是啊?遗像是死后,现在人活着要写肖像。年轻人只看过总理遗像,所以弄不清楚。当我们写信给父母时,我们自称不肖子、不肖男,不是那个“”字。就是说我这个儿子不像父母那么好,就是一代比一代差的意思。

人靠智慧而活

现在他说“人肖天地之类”,这一点牵涉很多,道家的思想,人的头是圆的,像天,脚是方的,像地;人身上整个的宇宙都有,所以道家说人身是个小宇宙、小天地,天地不过是个大人身。以此类推,我们的大肠就是大地上的大河,中国是黄河,印度是恒河;小肠就是长江;五窍都有,以及人体内部的一切都可类比。古代学中医,先懂天文地理,人体血液的循环,气血的运行与宇宙太阳的行动,这个法则是一样,当然并不是那么呆板。所以人肖天地,万物里人最像天地;畜生不像,佛经上叫做傍生,四个脚走路,身体是横的。所以西方文化认为人是猴子变化来的,中国文化则认为人倒霉了,堕落了才变猴子,两个相反。

怀五常之性”,这个五常问题多了,也叫做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金木水火土怎么来呢?同太阳系统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这个关系来的。这个又牵涉阴阳地理之学,天地有五常金木水火土的五星,所以人身体上有五脏六腑等等,变成了人的心理,心态有喜怒哀乐,又变成人的伦理的行为,就是仁义礼智信,这些名称统统归类到五常里头。所以人的外形,“肖天地之类,怀五常之性”。

现在有了医院,医院里有专门医生,要很发心的医生才肯做法医。像我们一位同学做法医几十年,接触的都是死人。当法医验尸,他先把死人眼睛拉开看看,死了多久了,因为他有宗教信仰,一边看死人一边就对死人说帮帮忙啊,我是来给你伸冤的,你给我灵感啊。他是学科学的,那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多得很,解释不出来。为什么讲到他呢?因为讲到人体的内部、五常之性、同肖天地之类,现在因为他站在科学的立场,研究解剖人体多了,所以他也相信人体的气脉啊,人体上这些东西同宇宙的法则一模一样。

在我们古代,这两句话讲的内容就非常多了,可惜我们大家只晓得学外面,自己古老科学的东西不去找。你们青年同学常常出去拿学位,找不到题目写,当然因为肚子里没有什么东西啦。古文骂人,有一句“可怜公子是无肠”,叫做无肠公子,就是螃蟹,那是骂你的,说你没有学问,没得肠子,没有脑筋。假使我们书读多了,你把中国旧文化拿到西方去,写出论文来,很容易拿到学位。有一个美国人,就把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翻译了,博士学位也拿到了。所以我们同学里头有一位,他要翻译我的《禅与道概论》,他说已经得到哈佛大学的承诺,这本书翻好就给他学位。我说你慢慢去试吧,结果一翻到道家的时候,他全垮了,他说这个学位我不要了,因为道家的学术太多太广,并不容易,所以道家里头实在太多东西了。

接下去杨朱说“有生之最灵者人也”,一切众生里头,最有灵性的是人,但是人的缺点非常多,“爪牙不足以供守卫”,老虎狮子有爪子牙齿可以保护自己,人就不行。“肌肤不足以自桿御”,皮肤太嫩了,没有保护作用;不过人的皮肤本来有毛的,养尊处优,盐巴吃多了,毛掉下来,所以养猴子不能给它吃盐巴。“趋走不足以逃利害”,两只脚跑不快,有个限度,所以人跑也不行。“无毛羽以御寒暑”,也没有毛可御寒,只有头发;不过人的头发越剪越短了,没有保持温度的作用。所以这个人啊,“必将资物以为养性”,必须靠万物维持生命。


分类:南怀瑾书名:列子臆说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