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列子臆说》(中)第35讲


你做不了主的事

魏人有东门吴者,其子死而不忧。其相室曰:“公之爱子,天下无有。今子死不忧,何也?”东门吴曰:“吾常无子,无子之时不忧。今子死,乃与向无子同,臣奚忧焉?”农赴时,商趣利,工追术,仕逐势,势使然也。然农有水旱,商有得失,工有成败,仕有遇否,命使妹也。

魏人有东门吴者,其子死而不忧”,这是一则民间故事。战国时的魏国有一个人,姓东门。东门是复姓,普通叫做双姓,我们中国的姓很多,起码万把个姓,《水浒传》里有西门庆,还有南门、北门。这个人姓东门,名字叫吴,他的独子死掉了,他一点都不难过。“其相室曰”,相室是家里的总管,这位管家就问他,“公之爱子,天下无有”,他说你这个儿子,真好啊,又聪明,又能干,天下无双。“今子死不忧何也”,现在你这样一个儿子死了,你一点也不难过,这是什么理由啊?

东门吴曰:吾常无子”,他说我们生下来是没有儿子的,谁生下来带了儿子来的?“无子之时不忧,今子死,乃与向无子同”,当我没有结婚没有儿子的时候,一点都不担忧;现在儿子死了,不是同从前我没有儿子时一样吗?“臣奚忧焉”,因此他说这有什么可忧的啊?这个人我们看来不是疯子就是得道的人了。

这是《力命》全篇的结论。种田的人,一年到头忙着赶时间播种收割,就是二十四个气节,清明啊,谷雨啊,芒种啊,这些都是气节,是根据太阳系统订立的。不过了惊蛰节,没有办法下种,台湾在回归线上,稍稍不同,所以“农赴时”,农耕注重时节。做生意的,“商趣利”,唯一目标是赚钱,追求利益。“工追术”,学工业的人研究技术,一天一天求进步。“仕逐势”,做官的追逐势利,要抓权,地位越高权越大,这是必然的道理。这个是什么道理?“势使然也”,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趋势是社会现实必然的道理。

虽然是必然,但是有一个东西你做不了主的,连上帝也没有办法,“农有水旱”,老天不下雨,一点办法也没有。“商有得失”,做生意有时候赚钱,有时候蚀本。“工有成败”,学化学物理的,学工艺的,有时候成功,有时候失败。“仕有遇否”,做官的有时候运气好就上了,运气不好就下了。“命使然也”,这是命,也是无主宰,非自然。

汤问篇

接下来这一卷就妙了,篇名是《汤问》,汤就是商汤,是历史上的名王。上古时代的夏商周,商汤在夏禹之后,比周朝早,所以我们称堯舜禹汤。该篇他所问的问题,由科学到哲学,由物理世界到形而上道,都包括在内。研究中国古代科学思想,就要看诸子百家的道家,其中有很丰富的物理思想、科学思想跟哲学思想,所以要通道家才行,不然不能懂。《列子》这一本书就属于道家,尤其这一篇,讲到物理而到达哲学。

万物开始之前如何

殷汤问于夏革曰:“古初有物乎?”夏革曰:“古初无物,今恶得物?后之人将谓今之无物,可乎?”殷汤曰:“然则物无先后乎?”夏革曰:“物之终始,初无极已。始或为终;终或为始,恶知其纪?然自物之外,自事之先,朕所不知也。

殷汤问于夏革曰:古初有物乎?”殷汤,我们历史的惯称叫殷商,实际上,商是正统的称呼。商朝维持了五百多年的政权,中间一度发生了革命,叫做汤武革命,汤继承的这个朝代,改了一个名字就叫殷,所以殷纣是商朝最后一位皇帝。后来周武王发动革命推翻了他,建立了周朝的政权。因此,我们历史上称汤为商汤,也可以称殷汤。

殷汤这位皇帝问一位高士,名叫夏革。他说宇宙开辟天地以前,这个草啊、花啊、人啊,这些万物存在不存在?他说的“古初”是最古的、最原始的,那个时候万物在哪里?这就是西洋哲学喜欢问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以及人从哪里来等问题。

夏革曰:古初无物,今恶得物?后之人将谓今之无物,可乎”,夏革的答复是,假使远古最初没有东西的话,请问现在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人也是人所生的嘛!最初那个人就是人种嘛,花也有花的种子啊!如果最初没有东西的话,现在哪里会有万物啊!这个话答得很妙。将来世界上的人会认为我们这个时代没有东西吗?他故意用反问的方式,就把这个问题答复了。这个问题同佛学唯识学碰到一起了,“种子生现行,现行熏种子”。学唯识学的同学要注意,这个问题这里就不要谈论了。

殷汤曰:然则物无先后乎”,那么照你一讲,这个万物无所谓先,无所谓后,也无所谓上古远古宇宙开始,也无所谓将来的宇宙结束,都没有开始没有结束了吗?

夏革曰:物之终始,初无极已”,这一点我们在座研究佛学的同学特别注意,我们都晓得佛家讲宇宙的问题有个名称,“无始以来”,宇宙没有办法划分哪一天叫开始。西方的宗教哲学是把上帝拿出来,说上帝七天当中创造了世界。而上帝是谁造的,他是姓张?姓关?搞不清楚。以东方的宗教哲学讲,宇宙的缘起是个圆圈,这么一个圆圈,哪一点算开始?哪一点是最后?谁都不能确定,所以佛家叫无始以来,无始之始。所谓哪一天开始都是人为的假定,宇宙是无始无终的,所以叫无始。在列子这个时候,佛学还没有传来,而我们传统的文化道家,早就晓得无始以来,无始无终。

《列子》这里说得很清楚,万物几时开始,几时终结,这个问题不要多问,因为是个圆圈,无穷无尽,没有一个极点。“始或为终个圆圈,起点那个地方就是它的终点。“终或为始”,终点就是另外一个起点,它永远是圆的。“恶知其纪”,世界上谁都不能够下一个定论,没有什么叫开始、什么叫终止,开始与终止都是人为的假定。

然自物之外”,然而你今天问到我这个问题,除了万物以外,“自事之先”,除了有人事的幵始,你问究竟是哪一天开始有这个天地,有这个世界。他很妙,同释迦牟尼佛的方法一样,“置答”,就是把你的问题放置不答。这位殷汤的老师夏革也用这个办法,“朕所不知也”,你这样问,我也不知道,因为知道就是不知道,既然无始无终,何必求一个知道,这个知与不知也是无始无终。

天地有边际吗

殷汤曰:“然则上下八方有极尽乎?”革曰:“不知也。”汤固问。革曰:“无则无极,有则有尽;朕何以知之?然无极之外复无无极,无尽之中复无无尽,无极复无无极,无尽复无无尽。朕以是知其无极无尽也,而不知其有极有尽也。

讲到这个宇宙来源论的时间观念问题,殷汤又问,“然则上下八方有极尽乎”,这是问到空间的问题。他说照你这样讲起来,这个上下天地,四面八方,世界上的空间,究竟是有边还是无边?有尽还是无尽?

革曰:不知也。”他说我也不知道,懒得答复,“置答”。

汤固问”,这位皇帝啊,仍然挖根挖底的,非要问到底不可。

革曰:无则无极,有则有尽,朕何以知之”,他说你怎么那么啰唆啊!既然无极,没有边际,那是无嘛!佛学叫无量无边,道家叫无极,就是无量无边的意思。所谓空,空就是无量无边,无极;所谓有,则一定有一个限度,就叫做有尽。所以你问我,既然是空的,怎么生出有来呢?太空里怎么形成一个地球、一个世界呢?我怎么知道!古代这个“”就是我,老百姓皇帝一样用。后来只有皇帝才可以用,变成了专称。据我的研究,是古人的讲话口音不同,我们后世应该读成“”。

夏革说“然无际之外”,但是我告诉你,我们讲了一句无量无边,已经有量有边了。边在哪里啊?边就在这一句话无量无边的上面,因为有一个观念就是边际了。所以无极之外用人为的知识去判断,“复无无极”,无极外面还有个无极,这个圈圈永远画不完。“无尽之中复无无尽”,再回来讲无尽,无尽的中间还有“无无尽”,永远无尽,你分析起来,分析到空,把原子、核子分析到最后是空的,空的里头还有空,永远分析不完的,分析到最小点,最后就是无量大。把无量大分析到最后就是无量小,这是个数理哲学,在哲学与科学都是一样的问题。

无极复无无极”,所以他说无极还有无,讲一个无极已经错了,加上一个观念无无极,更错了,再加一个无无无极,那又错了,无无无无极。所以我们看佛经,般若经讲空,一连串写了十八个空。空不对,空还要空掉,空空;空空不对,空空也空,一路空啊空啊,空到底,你敲起木鱼念那个经,自然空了。因此般若经不可不念,像《金刚经》、《心经》都属于般若经。夏革接着又说“无尽复无无尽”,无尽里头又有无尽,就一个一个圈子套进去,套不完的。他说你要问我,我怎么知道啊?我就是因为这个逻辑,才知道“其无极无尽也”,而不知道有个有极有尽。

关于这个空间,几千年以前在《列子》这一段里,已经同现在最新的科学一样,认为太空不断在扩张,无极是不断地扩张。但是,它有一个比现在的科学还进步的说法,就是这个宇宙也不断地在收缩,因为收缩也是无尽。现在你懂了这一套学问,跑到国外留学包你拿最前卫的学位,赶到时代的前面去了,因为今天科学只讲宇宙无限度地膨胀,还没有讲到宇宙无限度地收缩。(编按:二零零七年六月,美国宾州大学物理学家Martin Bojowald发表了宇宙收缩的论文。)

所以说,中国的科学思想、文化精神,很多都在道家的书里,只把四书五经当做中国的文化,那是莫名其妙。中国文化有太多东西了。“而不知其有极有尽也”,因此,夏革说我告诉你,这个宇宙空间无量无边,无量地膨胀,无量地收缩,下不了定论,下定论都是人为的妄想,他说你不要问了。

四海之外又如何

汤又问曰:“四海之外奚有?”革曰:“犹齐州也。”汤曰:“汝奚以实之?”革曰:“朕东行至营,人民犹是也。问营之东,复犹营也。西行至豳,人民犹是也。问豳之西,复犹豳也,朕以是知四海、四荒、四极之不异是也。故大小相含,无穷极也。含万物者,亦如含天地。含万物也故不穷,含天地也故无极。朕亦焉知天地之表不有大天地者乎?亦吾所不知也。

可是我们这位老祖宗皇帝,打破砂锅问到底,“汤又问曰:四海之外奚有”,他说我们这个地面,东南西北四海之外还有些什么地方呢?

革曰:犹齐州也”,也等于山东一省一样,可见道家早就说地球外面还有世界,中国外面还有其他的国家。

汤曰:汝奚以实之”,讲到现实的问题,像说我们中国外面还有土地,你怎么样证实啊?

革曰:朕东行至营,人民犹是也”,他说我啊向东面走,到营,山东地带,那里也有人啊,也有老百姓啊,像中原一样。“问营之东,复犹营也”,问问他们,再向东边去还有地方没有?他们告诉我还有地方,那些人还是这个样子吃饭、穿衣。夏革说我向西面也走过,到了陕西,人民也是同我们一样过,人总是要生活。再问他们,如果再向西面走呢?西面还有地方。我们要了解,在三千年以前的时代,那个土地的观念,一条江、一条河、一座山就隔住了。到了四海以外,地球还有那么广大,是想不到的。可是在战国时,不但列子知道,道家另外有一个人部衍,跟孟子同时的,他也知道。他说天下有九大州,中国居其一也。我们中国不过是九州岛里的一州,中国的古名叫赤县神州。所以几千年前的人都讲部衍是吹大牛的祖师,因为中国就是天下,中国外面怎么还有地方?现在我们晓得地球上是八大洲,至少科学证明是八大洲,我们的祖宗们几千年前就知道了。

夏革说因此我晓得,四海以外也叫做四荒。经文下面的小字你们注意看看,“《尔雅》云:九夷八狄七戎六蛮谓之四海”。所以有四海,有四荒,有四极,是地球的边缘。“不异是也”,因此我知道走遍了天下,总是有人生活。

讲到哲学问题,“故大小相含,无穷极也,含万物者亦如含天地”,因此我知道,大的里面包含了小,小的里面也包含了大。我们人当然不敢跟山来比,也不敢跟天来比,登到高山自己也会掉眼泪,觉得自己太渺小了,渺小得无地自容。像我们身体里面生存的那些细菌、蛔虫,它们也觉得这个里头的天地非常大,肠子里面的蛔虫想爬到喉咙上面来,等于我们要爬到太空外面去一样,好困难。所以大小互相包含,“无穷极也”,这个无穷极就是大小内外的观念下不了定论。大小相含,万物里头另外有自己的宇宙,哪怕一个橘子,那个小虫在橘子核里面,它玩得比我们玩得还痛快,因为它有它的天地,这个宇宙观念就是如此。

含万物也故不穷,含天地也故无极”,这个好像不必讲了,道理都一样。“朕亦焉知天地之表不有大天地者乎”,所以由此推理,我哪里晓得天地的边际以外有没有更大的宇宙存在?“亦吾所不知也”,究竟有没有?他告诉商汤说,我也不知道。

女蜗补天的故事

然则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练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之足以立四极。其后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

因此夏革下了一个结论,这是科学性的,是道家几千年的观点,“然则天地亦物也”,这个太空,这个星球世界,也是万物里头一个东西而已。所以我们读《老子》看到“”字,说老子是唯物思想,那真是笑死人了。等于我们这里叫东西,“东西”二字只是个代号。所以天地也不过是个东西,但是“物有不足”,凡是世界上的东西,这个物永远是有缺陷的,物理世界就是个有缺陷的世界。能够发亮的就不能暗,能够走的就不能爬,能够跳的就不能跑,这个物理世界总是怪得很,有缺陷的,只能够有一方面的长处,不能全体,所以说“物有不足”。

故昔者女娲氏练五色石以补其阙”,中国上古史中,我们的老祖宗叫盘古,当盘古老王一斧下来,天地分开了以后,《幼学琼林》里说“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就是由中国道家思想来的。这个宇宙像个鸡蛋一样,我们地球是蛋黄,外面太空包围的就是蛋清(蛋白)。这个时候这个天地开辟了,还没有万物,万物在哪里?就在这个地球上,种子自然都有了,慢慢地发生。这个天地像个蛋一样,这个蛋就叫做混沌,等于我们现在吃馄饨,包起来的。

这个天地有缺陷,太空上有黑洞,伏羲的妹妹女蜗氏炼石以补天,锻炼五种颜色的石头,把上天的这个漏洞缺点补起来。下雨天太阳要出来时,出现七彩的彩虹,这是我们女娲姑妈的衣带,展放出来给我们看看。所以你看,任何一个文化最后都是尊重女权,女性最高明,靠我们的姑妈女娲氏补天;我们还有好几个了不起的姑妈,有一个早就跑到月亮里了,她就是嫦娥。

这个时候要把地球稳定下来,女娲氏“断鳌之足”,把神鳌的四只脚砍断,放在地球上变成四个角,把地球稳定了,“以立四极”,所以这地球四个角(脚)像乌龟一样的稳住了。

其后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后来出来两个老祖宗,一个是邪的,叫共工氏;一个叫颛顼,是正的,一正一反,两个人“争为帝”。共工氏发了脾气,一摇头啊,“触不周之山”,西北的一座高山,被他头一撞,撞碎了。“折天柱”,本来我们地球上的人类跟上天是连接的,走来走去,有时候我们提一串香蕉就到月亮上看看姑妈。碰到这个共工氏发脾气,把天柱撞断了。“绝地维”,地维是什么?地球科学叫做地幔柱,因为西北的天撞翻了半边,地球陷下了一半,好在蹬出一个台湾海峡,形成台湾,都是这个共工氏搞的。“故天倾西北”,所以我们中国西北是高原,有昆仑山、喜马拉雅山,有世界上最高的高原青藏高原;东南就是海边,都是给他蹬出来的。因此“日月星辰就焉”,因为西北的天空给他撞了一个洞,所以外太空的太阳、月亮露出来了,露到我们这个天上。“地不满东南”,东南变成海洋,“故百川水潦归焉”,所以山上的水下来,统统流到东海。中国人说,“天上众星皆拱北,人间无水不流东”,其实也不尽然。


分类:南怀瑾书名:列子臆说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