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列子臆说》(下)第65讲


今天开始讲尹生向列子学道,这个是道术之道。我们都晓得列子能够御风而行,究竟是中国古人的想象,抑是真实的事,佛道说法都一样,说得了道的人有神通,在空中可以自己飞。一般的学术把这种说法归入神话,在佛家的《高僧传》和道家的《神仙传》中,认为绝对是事实。佛学方面,称这一种情形为神足通,就是利用空气而飞。

相传唐末五代吕纯阳(洞宾),飞过湖南洞庭湖时,在岳阳楼题了一首诗,留下文学上有名的诗句:

朝游北海暮苍梧 袖里青蛇胆气粗
三醉岳阳人不识 朗吟飞过洞庭湖

很多的诗词联句,对于这一首诗的发挥也不少,也就是《列子》这段所说的内容。这个岳阳楼上,除了吕洞宾的这一首名诗外,范仲淹也有一篇《岳阳楼记》,其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儒家思想的名句。千多年来,当然有许多的高人从那里经过,也留了很多佳作妙文,其中有一篇很妙:

吕道人太无聊,八百里洞庭,飞过来,飞过去,一个神仙谁在眼。

范秀才亦多事,数十年光景,什么先,什么后,万家忧乐总关心。

列子的一个学生

列子师老商氏,友伯高子,进二子之道,乘风而归。尹生闻之,从列子居,数月不省,舍。因闲请蕲其术者,十反而十不告。尹生怼而请辞,列子又不命。尹生退,数月,意不已,又往从之。列子曰:“汝何去来之频?”尹生曰:“曩章戴有请于子,子不我告,固有憾于子。今复脱然,是以又来。

列子师老商氏,友伯高子,进二子之道,乘风而归”,列子有个老师是老商氏,他的一个同学朋友叫伯高子,都是《神仙传》里的神仙。修道的人讲,修道要四个条件,法、财、侣、地。有很好的老师(法),有很好的道友(侣),因为修道到了某一个阶段,要内行的道友照应。修道要钱啊,没有成佛成道以前,要吃饭(财),还必须要有合适居住的地方(地)。列子有好的老师,有好的道友,所以受了这个道法以后,修得可以在空中飞了。

尹生闻之”,这个尹生,有人说是关尹子,不是的,关尹子也是老子的弟子,这一些在历史上是没有办法查证的。“从列子居”,列子乘风回来,这个味道很舒服,所以这个尹生一听到他有道,就跟着他学了,来当徒弟。“数月不省”,列子给他讲几个月,他也不懂。“”,停一下,“因闲”,找一个机会,“请蕲其术者”,找机会向列子求教方法。这样教也不懂,那样教也不懂,“十反而十不告”,因为他不懂嘛!因此他来问列子十次,列子十次都不告诉他什么原因。“尹生怼而请辞”,所以这位姓尹的同学非常不满意,要退学了。“列子又不命”,列子说你回去就回去吧!来了也不拒绝,走了也不挽留。这个人回去一段时间,“意不已,又往从之”,想想还是不甘心,又来当学生了。

列子曰:汝何去来之频”,列子问他,你怎么一下回去,一下又来?次数很多了。“尹生曰:曩章戴有请于子”,曩就是昔字的意思。“章戴”,就是尹生的名字。这位尹生就讲,前一阵子我向你求法、求道,“子不我告,固有憾于子”,你没有好好教我,所以我对你很不满意,因此就回家了。“今复脱然,是以又来”,我回去一想,心里洒脱没事了,是我心理不对,我自己错了,所以又来学了。譬如学佛的人说求忏悔,一下忏悔了,一下又悔忏了,结果不忏也不悔,只是口头上讲。

列子学道九年的经过

列子曰:曩吾以汝为达,今汝之鄙至此乎?姬!将告汝,所学于夫子者矣。自吾之事夫子友若人也,三年之后,心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始得夫子一眄而已。五年之后,心庚念是非,口庚言利害,夫子始一解颜而笑。七年之后,从心之所念,庚无是非;从口之所言,庚无利害,夫子始一引吾并席而坐。九年之后,横心之所念,横口之所言,亦不知我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彼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夫子之为我师,若人之为我友,内外进矣。”

列子曰:囊吾以汝为达”,列子说你这个人,过去在这里当学生,我认为你这个人很通达,胸襟、程度、智慧都可以,还认为你懂了一点了。“今汝之鄙至此乎”,原来你这个人啊,那么鄙俗,是普通又普通的一个人。姬,这个姬字就是居,因为我们古人席地而坐,有礼貌地膝行,用膝盖一步一步跪进来,所以“”就是你坐吧!好好坐吧!“将告汝,所学于夫子者矣”,列子说我告诉你修道的经过。这在前面四十九讲已经讲过,这里再说一下,“自吾之事夫子”,老师就是夫子,他说我当年跟老商学的时候,“友若人也”,我这个同学伯高子随时鼓励我,有好老师、好朋友,因此我学道,“三年之后,心不敢念是非”,他说三年之中,心里头没有动一个念,是也好,非也好,我都没有动过,所以念念空了,不敢动一念——这同我们现在学道、学佛有密切的关系啊!

老实讲,学佛学道都是一样,这都是第一步。像我们现在一般人学打坐念佛,坐在那里七上八下的。所以今天我还跟人讲笑话,也是真话,讲到这个时代文化乱七八糟,他说不三不四,我说不三不四还是好的,拿《易经》的六爻来看,三爻、四爻是中间变爻,但是到了第七变、第八变,变得不成话了,叫乱七八糟!这两句话都是《易经》象数的话。

我们现在大家学佛打坐,七上八下,念头都空不了,所以首先列子不敢念是非,“口不敢言利害”,嘴巴不敢乱讲话,不敢言利害,这样三年哦!你能在老师面前,假装这样也不错啊!能假装已经成功了。“始得夫子一眄而已”,三年当中有这个修养,老师才眯着眼睛斜着看他一眼,嗯!不错!

五年之后”,他说过了五年,开始三年当中不动念哦,这一点与修禅学道都有关系。你们年轻人听过一个讲禅的故事,在悟道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参禅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等到最后大彻大悟,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这是一位禅宗祖师讲的,可是最近几十年来,日本人把中国的禅宗变成他们自己的财产,叫做东方禅道,向美国走。于是日本也好,美国也好,这几句话大流行,实际上是不相干的。但是这段话就同列子的经历相近,开始三年当中,心不敢念是非,完全空了,口不敢言利害,拿佛学来讲是身口意三业清净。这三年当中,一念不生是有基础了,巧艮了不起啦,但并不是得道哦,所以才得到老师一眄而已。

再加两年工夫,“心庚念是非”,庚就是更,不是没有念头,一起念头,用了一下就没有了。“口庚言利害”,该讲的话他就要讲,讲完了就没有事了,不是乱讲。“夫子始一解颜而笑”,照他形容,那个老师是一天到晚绷着脸的,这个时候老师肌肉才松开一点点,笑一笑。

所以列子给他的徒弟讲,“七年之后”,跟老师学了七年之后,这是真工夫啊,就是这几句话,“从心之所念,庚无是非,从口之所言,庚无利害”,不是不动念,是动念开口不在是非利害。拿佛学来讲分别而不分别,《维摩经》讲“善能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就是这个境界。释迦牟尼佛成道讲了四十九年,说了那么多,最后都不承认,他说没有说过一个字,就是这个道理。孔子呢,十五岁开始做学问修道,七十岁做到了,就是“随心所欲不逾矩”。也就是刚才讲到的,大彻大悟以后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很平凡的,到了最高处就是最平凡。他说到了心不大留痕迹的程度,“夫子始一引吾并席而坐”,我的老师才叫我坐到他席子旁边来。

九年之后”,认真学了九年,他“横心之所念,横口之所言”,这个横字形容得很心里头随便怎么想,爱动念就动念,我也不晓得我在讲话。“亦不知我之是非利害欤,亦不知彼之是非利害欤”,他说讲是非利害,我一切都无心。你说无心吗?怎么能够讲呢?所以真的无心有思想吗?有思想,不是乱想。你说有念吗?有念,不是妄念。如行云流水,如风来竹面,雁过长空,很自然,就那么过去。“亦不知夫子之为我师,若人之为我友”,他说到这个境界时,我也不知道老商是不是我的老师,我是不是他的徒弟,这个分别心都没有了。也不知道伯高子是不是我的师兄,他说都没有了,可以说“内外进矣”,内心的修养、夕卜面身体的变化,都达到了真空无分别,我们学佛叫做自在,观自在的境界。

他的报告非常确实,一共九年。所以道家后来讲修道的人,都规规矩矩像列子一样,一步步的,中间都没有差错,没有走火入魔,没有障碍,一路至诚走来,也起码九年。所有差错魔障,都是唯心造的,并不是外境界。

列子学成之后

而后眼如耳,耳如鼻,鼻如口,无不同也。心凝形释,骨肉都融;不觉形之所倚,足之所履,随风东西,犹木叶干壳,竟不知风乘我邪,我乘风乎?今女居先生之门,曾未浃时,而怼憾者再三。女之片体,将气所不受,汝之一节,将地所不载。履虚乘风,其可几乎?”尹生甚怍,屏息良久,不敢复言。

他讲九年以后,这个基本修养有了,然后再进一步,连身体的官能都忘记了,到这样内外俱进,“而后眼如耳,耳如鼻,鼻如口,无不同也”,之后眼睛可以当耳朵,耳朵可以当鼻子,鼻子可以当嘴巴,没得分别了,这是真的神通,就是佛在《楞严经》里讲的六根并用互用,人身体的感受已经到达另外一个境界,超神人化。所以我们打坐修道入定,不是打坐入定就行了,人定只是第一步。入定都做不到,后面都不要谈了,也就做不到“心不念是非,口不言利害”,所以打坐入定是最起码的修行。

说到神通,你们这里有许多人跑到外国,看到有些人说有千里眼、有天眼通的,都是怪里怪气的,眼睛闭着,看到前生。凡是外国人,一定讲前生是印度人,或者意大利人,没有说前生是中国人的,因为他没有到过中国,所以他的天眼看不出来,因为都是凭自己意识所知的。凡是中国人一定说你前生是中国人啊,或者是东北人啊,浙江人啊,乱说一顿,都是骗鬼的,骗人做不到,因为真的人不会受骗。

下面告诉我们,普通讲入定,那是最基本的修习而已。真的所谓道修成功了,“心凝形释,骨肉都融”,这个时候心神永远凝定。佛家讲定是讲原则;道家讲的“心凝”是现象。真正的定不一定盘腿闭眼打坐哦,心跟神永远是凝结的,就像冰冻冻在那里。可是也不是冰凉的,是温暖的,凝结不动的,透明的,所以道家这个凝字用得非常好。真正道修成功了,就是神、气、心三者凝定而已,普通道家叫精气神。因为讲精气神会造成误解,后世所谓道家的旁门,把身体上有形男女之精,当成精气神的精了。其实精是心精,所以是心气神凝结。

形释”,什么叫形释?自己已经感觉不到身体了,这个释是身体的感觉没有了。我们大家每天最大的困扰就是这个肉体,一下太冷,一下又热,一下饿了,坐久了又腰酸背痛。当你“形释”了,这个形体感受空了,没有骨头没有肉,好像都融化了,跟虚空合一了。因此“不觉形之所倚”,站在那里也不晓得是站。所以你工夫做得好时,走路踩在地上,都觉得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少数人也碰到过,不过是偶然的,那是瞎猫碰到死老鼠。

今女居先生之门,曾未浃时,而怼憾者再三”,他说现在你跟我学,心里老是埋怨我没有教你,“女之片体,将气所不受”,你这个身体没有气化——人的身体,有人太痩,有人太胖,就是身体变化的问题。一个修道的人,只要做一点工夫就有一点的感受,在儒家叫做变化气质。宋儒常常提到变化气质,把它当成一种学理的观念,其实这都是实际的工夫。修养有一点进步,身上气的变化就立刻呈现,实际的身体都有质的变化。列子说你身体只是个硬件,气的流通不顺畅。修成功是乘虚而行,每个细胞等于融化了的气,气化了,可以飞行的。现在你“气所不受”,身体里头都是实在的,气不通。“汝之一节,将地所不载”,你身上的骨节很重,地也承载不起你,不够轻灵。所以你这一种身体,想修到“履虚乘风,其可几乎”,在虚空中走路,跟着空气飘,哪有希望啊!列子训了他一顿,也等于教了他。

尹生甚怍”,这个学生听了以后,心里惭愧到极点,被骂傻了,“屏息良久”,呼吸都没有了,那就是我们年轻人讲的,脸都变绿了。其实也不是骂他,是老老实实地告诉他。这一下等于把他开除了,你赶快走吧!你在这里没有希望的。“不敢复言”,尹生也不敢再问。列子不但是教这个姓尹的,也是教我们后人,至于做到做不到,那是你自己的事了。

吕洞宾的故事

列子问关尹曰:“至人潜行不空,蹈火不热,行乎万物之上而不栗。请问何以至于此?”关尹曰:“是纯气之守也,非智巧果敢之列。姬!鱼语女。凡有貌像声色者,皆物也。物与物何以相远也?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则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无所化。夫得是而穷之者,焉得为正焉?

列子问关尹曰”,关尹子是老子的第一个弟子。他究竟姓什么?很难讲,关尹是守关的官吏,后来习惯称他为关尹子。“至人潜行不空,蹈火不热,行乎万物之上而不栗,请问何以至于此”,列子学了九年会飞了。吕纯阳也像他一样,从北边飞到南边,这个味道真够好的,可是他还没有悟道哦!

吕纯阳曾游庐山在钟楼题书,路经黄龙山,看到紫云盖山。他说此山必有高人,就从空中下来,看到一座庙子,进去一看,老和尚正升堂说法。这个黄龙禅师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人也普普通通,飞也飞不起来,就是那么一个人。吕纯阳手里带一把青蛇剑,一个读书人,又是个神仙,胡子很漂亮,那么一站,听和尚讲些什么。这个黄龙禅师忽然不讲了,他说座中有人窃法————这个佛法应该公开的嘛,老和尚何必那么悭吝啊!他是故意整吕仙的。吕仙听到这一句话,把剑一放,就站起来了。老和尚说请问你是什么人啊?山人吕岩是也,我就是吕岩。哦!不得了,吕洞宾,名气大得很。吕纯阳说自己“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黄龙禅师说你这个守尸鬼,怎么那么傲慢!吕纯阳说,我有长生不死之药。他看这个老和尚是个普通人嘛!因为佛法是无相的,看不出来。所以吕纯阳故意逗老和尚,就飞剑过来,要杀他。老和尚没有神通啊,他坐在那里,飞剑来也没有管,结果剑到了前面反而倒转回去。

这是什么道理?所以学禅宗,像我们年轻时参这个公案,参了好几个月。有些同学说那是护法神的力量,谁看到护法神了?是老和尚念一动把剑挡回去了吗?这就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了。这个是佛家的道,一个得道的高人,等于武侠小说里写的,佛家的那一把剑是心剑,无形剑,吕纯阳的有形剑到他前面来,就倒回去了。

所以吕纯阳很诧异,这一下就跪下癒头请法了,黄龙禅师就问他:如何是一粒粟中藏世界?就是这么一句话,这个时候吕纯阳大彻大悟,才真正皈依黄龙禅师,在他那里得道。所以工夫是工夫,道是道,得了道以后,吕纯阳变成三教得道的真人,禅宗佛法到了最高处。所以大陆很多庙子有他的神像,他也是大护法神之一。他曾有一首修道的名诗:

一日清闲自在仙 六神和合报平安
丹田有宝休寻道 对境无心莫问禅

一日清闲自在仙”,这个就是修道第一步。“对境无心莫问禅”,“对境无心”就是禅,就是列子讲的心不念是非,口不言利害。

研究中国道家的历史很妙,吕纯阳在道家等于六祖慧能在佛教,从唐以后,中国的道家各宗各派都归到吕纯阳,他这个气派之大,到现在也是国际有名人物哦,澳洲也有他的庙子,听说法国也有。他大概没有死吧!不知道,或死后应该有三千年大运。我们先休息一下。


分类:南怀瑾书名:列子臆说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