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谈随息法与三际托空


南师:随息是息止,不是念息,念息就更高了。最后到达还、净,比三际托空还进步,净就更高了。

修定师:我是以昨天老师提到“三际托空”昭昭灵灵之心,配合准提法修......。

南师:昭昭灵灵之心,你做到了吗?

修定师:没有做到。

南师:那么,你所说的都是空话,要实修、实证,再谈下去。

修定师:我是想,假如修准提法能照老师的方法做......。

南师:那是妄想,你必须先依仪轨实修。我现在所说的仪轨,就是法本。仪就是仪式,轨就是轨道,其中不是有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吗?你好好的研究,没做到,不要谈,修行要真修实证,空谈何用!我昨天为什么讲“三际托空”?你们都不懂,所以说你们没有资格听课。

宗诚师:昨天忘记说明气为什么往上冲,那是因为练功太累,下部比较虚,上部气没有依靠,所以它会往上冲。

南师:不是这个道理。昨天的话(指三际托空是观慧方面的阐示)体会了没有?实际修证了吗?理解得如何?不要是在生理、气机、功夫上面转!

宗诚师:昨天老师要我查《佛祖历代通载》中僧稠和尚的典故,我已经查出来了,他当小沙弥时,被同门师兄弟欺负,抱著金刚神的腿哭,夜梦金刚神拿了一钵的筋筋给他,从此就武功盖世。我想这个“筋”应该是指《易筋经》。

南师:《通载》的记述上并没有写是《易筋经》。

宗诚师:可是,我在想,一定要转化身体上的筋骨,才可能到达武功盖世。

南师:对啊!我也没有说你讲的不对,但事实上,书本也没有这样的记载,你自去参去!

宗诚师:当时达摩祖师见禅堂里众生体弱多病,都在打瞌睡,于是传授他们《易筋经》,帮助他们色身的转化。

南师:这是中国武术源流的讲法,在禅宗的传承上可没有。

宗诚师:不过按道理讲,唯有筋骨转化,气才能愈来愈强盛。

南师:这也是事实,也不能否认《易筋经》不是达摩祖师所传授,但后世流传的《易筋经》,有两三种不同的练法。要小心拣择,以揉功为佳。至于真实的《洗已经》是什么经?我曾经提过。

众答:《禅密要法》。

南师:但在武术,还有另一本武功的《洗已经》。须经注意抉择。

宗诚师:最近感到一种现象——喜欢睡觉,但不是因累想睡,而且吃饭也吃的更多。前一阵子是气满不思食。

南师:睡也睡得好,吃也吃得饱。那是什么东西呢?很不错吧!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同伴,又会吃又会睡,什么东西?(众笑)你见过了没有?我没有说你不对,但也不是笑话,是话头,你参参看?你看过这东西吗?

宗诚师:一时想不起来。(哄堂大笑)

南师:猪!又睡得多又吃得好。但你现在不是猪是个人,为什么会睡得多、吃得好,反而身体健康、功夫进步,能有此现象呢?

宗诚师:前几天就一直在想这个道理,却没参透!

南师:等睡够了就参出来。

宗诚师:睡够了很舒服。

南师:那当然世界上最美的事莫过于睡觉。当年,袁老师他起身早,但又去睡回笼觉,我们叫他:“也到中午了!”他醒来说著:“你们知道不知道,世界上最好的事,乐似涅盘的是什么?......回笼觉啊!他一边讲一边摸著胡子哈哈的笑,当时我想了想:“奇怪!那会超过常乐我净吗?......”

有一次,他在睡觉中,我们听他打鼾打得厉害,等他醒来我们说:“老师,你打鼾打得很厉害!”他说:“你们知道有个不打鼾的是什么?!”这些都是话头。正在睡觉的也可以听到自己在打鼾。而且睡得很舒服,我们听得很痛快,可惜不是你——非汝境界。

宗诚师:以前睡多了反而没有精神,而且身体更虚,现在睡得愈够,精神愈好,脑筋也灵活了。

南师:你们几位所讲的,与昨天的重点都不相干。

从智法师:老师昨天对我们开示的要点有二:一、随息法。二、三际托空。我个人回想起来,在十三、四年前,家师仁公上人曾在同净兰若大殿教我们数息法,当初我一练习,马上全身空掉,但一生欢喜心,就又回来了,得到了这么一次宝贵的小体验,自此以后,正如老师说的好像在学会计,不得要领,功效很有限。

后来老师在佛光别院讲授《增一阿含经》的“安般品”,那是佛陀为他的公子罗候罗(又名罗云)教导的随息法。听授之后,似乎有点懂,也常练习它,觉得这个方法很好。因此,去年及最近为禅修班、中大“觉声社”讲解“安般品”,颇有教学相长的心得。昨天经过老师详细的解析,体会得更加深刻明朗。

在“安般品”中,佛陀教导罗候罗系意鼻端,晓得自己呼吸来往,身心变化的状况,所谓的入息短知息短,出息短知息短,入息长知息长,出息长知息长。乃至冷、暖、有息、无息(止息)皆悉知之,然后经初禅、二禅、三禅、四禅,证得三明六通的阿罗汉果位。这是修随息法的一个完整架构。佛陀对当时弟子们的指导虽只提供一个原则性的修法,因为他们根器猛利,能实修实证如法修得果位。而老师现在特别讲得这么的详细深入,我们却如聋若盲依然如故,显然是福薄慧浅,不堪受教,很值得自己的反省。

其次,我对随息法与三际托空有个肤浅的体会,不知对不对,还请老师指正:一、老师曾传授过密教的九节佛风及宝瓶气,我认为修随息法就是修宝瓶气效果的延长。

二、老师把三际托空与准提法圆满次第互相配合,我个人认为三际托空乃是善巧方便之法,使你能当下了然而直接体会圆满次第。

三、我对修生起次第念咒子的看法,并不须要念完咒子才进入圆满次第,正在念咒时,当下就可以进入圆满次第,只要念到全身空灵,以一般教理而言,即是念而不念,不念而念,这不就是圆满次第了吗?我是放胆狂妄的说,不知观念正确与否,还请老师指示。

南师:今天因为从智法师下楼来对我讲,昨天开示的记录他已经做好了。我听了很高兴,才上来讲讲,你们要注意我说的这句话。

平常懒得跟你们讲因为你们不堪受教,连听受的资格都不够,所以让你们吽啊吽的(平常修法念咒的声音),如果你们真修实证,我还会随时教你们的。几年来我教了那么多,有什么用?大家都在散乱造业中。

你们还记得鸟窠禅师与白居易的对话吗?禅师说:三岁小儿虽道得(师语止,又说:)大家接下去啊?

众答:“八十老翁行不得”。(《指月录》卷六 鸟窠道林禅师)

南师:还有呢?重点不在这里。“白居易守杭时,入山谒师,问曰:“禅师住处甚危险” (因为白居易看鸟窠禅师住在树上,所以这么说)师曰:“太守危险尤甚”。白居易说:“弟子位镇江山,何险之有?”禅师说:“薪火相交,识性不停,得非险乎?”你们在这里就是这样“识性不停”,业识茫茫,妄想纷飞,这就是心火相煎,人为什么有病呢?心火相煎之故。禅师说:你才危险,我为什么危险?我们当年看到这里,毛孔都竖起来,马上想到自己业识茫茫,生不知来处?死不知去处?不知父母未生以前的本来面目?不知无梦无想时主人公何在?我们是这样的学佛反躬自省,那像你们一天到晚在妄想中,学问再好,道理再懂,那也是心火相煎,不能截断众流,有什么用?

从智法师说“三际托空是个善巧方便”,岂只如此。开玩笑,你的业识切得断了吗?你能心火不相煎吗?你能像“香象渡河,截断众流”,不是善巧方便哦!善巧是善巧,确是大善巧。方便是方便,确是大方便,你真能做到,可以接近成佛之道了!

他又说:“随息是宝瓶气的延长。也不对,宝瓶气是用意识在修炼,有意做闭气的功夫,而息的境界,是呼吸生灭自然止息,如何才能做到呢?必须念住,气才住,念头不住,业识茫茫,心火相煎。所以,能做到三际托空,息自然住,这个息是不呼也不吸,这时候定愈久愈好。六妙法门数以后是随,随以后是止,这时呼吸止息,念止了没有?你须要明了当你知道自己的息止了,但这一念的知还要止息才对”。

安那般那的随息观,这个息,硬是把它停止了,这也是因作意而止住,因为这一止息的念头很清明的在这里,好像念也不动了,其实,那样的念不动是粗念不动,觉性没有变过啊!讲到这里,你们没有真修实证过来,自然统统不懂,只好到此不讲了。

大慧师:关于准提法与三际托空的配合,在我个人的体会,我是引用《楞严经》的“理则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悟,因次第尽”,作为自己理论与功夫配合的运用。准提法的修持,乃是称性起修,全修在性的一种法门。自己对此法门深生信心,所谓一念圆修的道理也在其中。在身心的变化上,最近苦受又来了,后脑有痛的现象,心闷且不规则跳动,两三天来都服用“心脉宁”,还是会痛,但我知道这种情形都是变化的过程,我可以克服这个现象。

圆澄师:当我听到随息的方法,我很庆幸略能领会;虽然过去老师也曾经讲过,但因当时自己试著做时,心口会发闷,也就不再去留意此法。后来了解自己用法不对,一般数息法,以为数呼吸,自己因此可以加以呼吸,因此触发了心口发闷的现象。

昨天了解这个“息”字,不是我们所谓的呼吸,所谓的气息,而是念头止息时候的现象,那种现象我虽然没有做到,可是能略略了解。

现在我谈谈“三际托空”,我不敢说自己修到,但在理上略略明白昨天老师的开示,当场似乎有点受益,下课后再配合老师的著作《禅与道概论》中的所讲来研究,其理路非常清晰,可以分成五个阶段来包括它:

一、做“三际托空”的第一步,首先要了解自己知觉与感觉所产生的念头,有从身体感觉产生的痛苦——饥、寒、饱、暖,有从思想知觉所感觉的苦闷——烦恼、人我是非......,这一切都是念头,譬如我们生病时,这个痛苦的觉受就是一个念头,你跟著这念头走,越觉痛苦,于是自己正修法门——念佛、观想、参禅、修准提法等等,就被拉跑了,即称失念。

二、第一步功夫先做到了,然后了解自己身心状况,明白自己的起心动念都不能含糊,这不是一下的功夫,但理路上至少要先知道。

三、自己明白起心动念之后,才能将念头分为三际——过去、现在、未来。当你觉得坐在课堂里很热,这已成为过去的念头,再下一刻热的念头成为当下念头,所以此刻热的念头,已非前念,等你说当下,又成为过去,就因如小点状的感受念头,一连串的连续,使我们觉得未曾间断,其实点与点中间,念头与念头之间有空隙,如果你能经常练习,空去念与念之间的距离,习惯养成,练习久了,此前念间与后念间的空白会愈来愈大,而这空白不是昏沉,迷迷糊糊,是很清明舒服的。

四、三际托空能体会到,就会觉得一切活动只是一连串的点连成线修,毕竟非真,如此才能谈到禅宗悟境的前方便。

五、保任此昭昭灵灵的心境而达悟境。此乃理上知解,当下曾试著去实验,似有体会,而今天也实际上做了这一点。

南师:很好,昨天大家都吃了棒子,圆澄下去就查书,他讲得很对,这就是《禅与道概论》论三际托空的内容。

刚才从智法师提到我在佛光别院讲《显密圆通》也讲过三际托空,平常上课也讲过、你们不是都听了吗?你们哪里在听?你们在造业,吃饱了都在昏沉中,这就是细昏沉,你以为什么叫昏沉?头脑不清就是昏沉,凡夫众生一天到晚都在昏沉中,昏沉就是无明,散乱就是造业,业识奔流,听懂了没有?至少用妄想心去记吧!

圆澄今天的报告,值得奖励,佛法是公正的,对就对,不对就不对。他讲到随息,自以为懂,其实还是不对的。随息是息止,不是念,念息就更高了,念息已到六妙门的止和观的程度。六妙门中,从数息、随息、止息,然后才修观,最后到达“还”与“净”,还到本来清净,比三际托空还进一步,“净”就更高了,所以叫六妙法门,这是智者大师依佛经禅修的方法把它归纳起来的妙门。

至于安那般那是由呼吸来的,譬如你们练五禽戏与太极拳,就要用数息法加以配合,道家称为“导引”。练武功、瑜伽也是练呼吸,假使气功真练到了,一出手,隔墙的东西就倒下去,气到了,要比普通蛮力大。数息也是讲这个呼吸,圆澄讲以前练数息胸口发闷,方法错在那里?......通常一般人练数息法,都是有意的呼吸,把呼吸当成肺部的作用而已,这当然会出毛病,并且我们的呼吸也不单是由两个鼻孔在运行,其实,十万八千毛孔无一不在呼吸,呼吸是自然的,不是你去作意,而我们一般的自然呼吸,也属作意,是具有五遍行的第八阿赖耶识在作意,神识一入母胎,这呼吸就有了,但不是第六意识的作意。而讲话是第六意识在作意。当然配合八识都在作意,但主题是第六意识的思想。

人的呼吸不是你有心去呼吸,如果作意呼吸,四大我相就来了,所以数息是数自然的呼吸,并不是要把它停留在丹田、腹上,有的人不懂此理才会闷在胸口。真正懂得数息的人,一身越来越轻越舒服。开始会到胸口,到肺部,甚至到足尖,然后慢慢跟著随息就来了。

数息或数入、或数出。为什么数入息?为什么数出息?我已经讲过的,哪一位说说看?

圆澄师:妄想太多,精力过于充沛,欲使宁静,数出息。身体太虚,精神不够。要数入息。

南师:乃至身上发炎,亦需数出息。譬如宗诚师气到头上要数出息。所以真正修练功夫的,数息数好,武功练气也到家。

智怡师:自己出家十几年以来,仔细反省并没有好好做到出家人的本分,来这里以后,才体会到自己该走的路。去年寒假自从修持准提法以后,觉得最大的感应是业力的现前。最近也是依准提法而修,因为过去主修随息法,所以二者也就互相配合上了。

南师:你这个方法是普通人所修的,你出家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智怡师:当时出家没有为什么。

南师:没有为什么?!怪不得!出家总要为发愿而来,不发正愿而出家,即是没有目的,那是莫名其妙进土地堂。你现在要好好的发愿,没有愿力学佛便没有中心。你刚才报告念咒子修随息这是普通修法,还没有入门呢!况且,修随息法怎么随,知道吗?你修随息修了多久?你不要怕骂,来日无多,以后很少有机会跟你们谈话,你随息的经验怎么样?

智怡师:嗯......

南师:你答不出来,我代你讲。你所谓的随息,只是名称而已,那是自己骗自己的话,打起坐来,在那里听听呼吸,数也懒得数,在身体痛苦的感受上转来转去,不叫随息,你知道吗?至于六妙门中的数息,有些人在那里数来数去,其实只是算算数字而已,这就不懂数息的第一步该如何下手。我不是笑话大家在学会计吗?你数一万次又有什么用呢?呼吸是生灭法,你听过我讲过没有?

智怡师:听过。

南师:它一来一往,你数它干吗?!那么,为什么古德及祖师们教人以数息法?那是因为你内心不静稍稍把你的心收回来在数字上跟呼吸配合一体,然后心觉得静了下来,便不要再数了,就跟着随。但是,随息不是随呼吸。现在问你们,一呼一吸叫做什么?

(部分同学答:一念)

南师:对!一呼一吸名一念,也叫做一息。呼出去,鼻子出气,毛孔也出气;吸进来叫做“吸”。一呼一吸之间的那个叫做念,也叫做息。

什么叫做息呢?在休止的状态中。譬如你们观看一个人的睡眠,尤其婴儿,当真正睡着了的一刹那间是没有呼吸的,那才是睡着,等到睡了一下,忽然猛吸一口气,又起了一呼一吸的作用了,那是脑子里微细的妄念又动了。有妄念的时候,呼吸就动,真没有妄念的时候,那一阵子叫做“息”。听懂了没有!叫你随息,不是叫你随气呀!一般人的随息,都跟着呼吸生灭心跑,这怎么修得好,当然这不只是你一个人,你们全体都是如此。

随息即随那呼吸生灭之后的那个不呼不吸的静念,跟随着它,就得“心息合一”了。后来道家融合了这个法门,名词一变就叫做心息相依,心息两个配合为一,休止在那里,这个时候把念头硬是强制停住了,呼吸也强制停住了,这个叫做随息。你现在公然讲一边念咒一边随息,既然随息就不会念咒子,念了咒子就不会随息,念动气就动,念不动气也不动,你懂了吗?你自己矛盾也不知道,不用般若观照,没有智慧,怎么能修得上路呢?!一天到晚给业病所扰,你身体本来蛮好,一念之间给业病着,妄想特别多,东一下,西一下,说是聪明伶俐,其实聪明伶俐不好就是业,这个知道吧!

智怡师:知道。

南师:什么叫做菩提?

(有答:明心见性)

南师:什么叫做明心见性?心要怎么明?性要怎么见?

大明沙弥:不起妄念。

南师:不起妄念叫明心见性吗?!那么睡着了,一个妄念都不起,那是明心见性罗?死了的人,也不打妄想,那也是明心见性吗?!

宗诚师:不明而明,不见而见。

南师:你讲的比唱的还好听!什么叫做 不明而明,不见而见?!你现在什么都没有看见。(师又大笑说:)你的脑后有个什么东西,你不回头看得见吗?如果看得见,那就像。你看见了没有?不见而见,你看到了是哪个见?

宗诚师:......

南师:你答不出来,我代你答吧!你不是听过《楞严经》吗?《楞严经》说:“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你怎么背不出来?你们全体都是一样差?不要光看着他!我怎么背出来,你们怎么背不出来?出家的目的,依教理来讲是求证菩提。这一次寒假到现在,我教你们转来修准提法,你们晓得我的用心吗?为什么带领你们修准提法,走上密教的路线,为什么?都给你们讲过的,你们答出来看,我当时是怎么讲的?

(全体默然)

南师:因为你们功德不圆满,功德资粮、智慧资粮都很欠缺。什么叫做资粮?简单 的说就是基本的资本、粮食。福德、智慧资粮不够就不能证得菩提,不能明心见性。为什么要明心见性?为了要了生脱死,这是最起码的,不要说为了成佛得道;道,不是神通,不是用,道是根本的体,“但得本,莫愁末”。那么如果福德神通都来了,通究竟从哪里来的?晓得不晓得?

(同学们齐答;通从定发。)

南师:什么是定呢?

余静如:不掉举,也不昏沉。

南师:对,既不散乱也不昏沉,这叫做定。凡夫众生不在散乱中,即在昏沉中,不睡觉就乱想,不乱想就睡觉,离不了这两样事,一辈子、一千万亿年都如此。假使不散乱又不妄想,又非睡眠、昏沉,这就叫做定境,清明在躬,这是基本的修行,不管修密、修禅都需如此。

为什么教你们修准提法,乃是你们的福德、智慧资粮不够,所以要你们好好祈求,求感应,求他力加庇自力的恳切修持,但有多少人得了感应呢?

(同学齐答:有)

南师:你们自己反省反省有没有感应呢!每个人都有,不要以为菩萨站在你的面前放光,才叫做感应,那就变成妖怪,也是魔境,千万不要执着他。其实,你们都得了感应,是不是这样?不要骗菩萨,不要骗我,不要骗你自己。你想想看,绝对有不同的感应,是吗?

那么有些人搞得身体不好,不是菩萨不感应你,为什么不能感应到你,这是什么原因啊!对此佛经有个譬喻,晓不晓得?佛说好比太阳照万物,太阳没有分别好的、坏的,光明一概照到,有些东西为什么不能给阳光照到呢?是太阳之过吗?是人为的自我造作,自己把它挡住了,对不对?!好比盖栋房子、戴顶帽子,就把阳光给遮起来,并不是太阳不照你。所以自己要好好的反省,佛这个比方好得很,拿下雨来比喻也是一样。因此,从寒假到现在,告诉你们这条正修之路,有个总名称,叫做什么,还记得吗?

修定师:禅密双修。

南师:对!你们赶快按照这个路线,不要变动了。你们平常主修准提法,要想了脱生死,得定慧等持,走上菩提大道,第一步要做到三际托空,有没有做到?我在哪里讲过三际脱空?还等于画了一条很简单的线,画得很清楚,是在哪一本书上?

谢锦烊:《禅海蠡测》。

南师:你怎么可用猜的呢?你看过,有吗?《禅海蠡测》只提到一点,主要的还在于《禅与道概论》。但今晚的主题问你们怎样是“三际托空”?前念已灭,什么是前念已灭?我讲话是不是念头?你们听话的也是不是念头?

(部分同学答:是!)

南师:这些念头要不要你起空它?

(全体同学齐答:不要。)

南师:为什么?

大慧师:自性本空。

南师:后念未生,后念要你去生它吗?后念怎么生啊?!怎么样是未生?

大慧师:本来无生。

南师:我们刚讲个后念,它已经变成现在了,现在呢!当体即空,现在亦无生,所以菩萨要入无生法忍才能证菩提。但要随时能切断三际,就是当体即空吗?刚才我问新出家的大明师,你说当体即空是放下。那么,放下的那一念,是有?还是没有?哪个算前念?抑是后念?还是算当前一念?

大明沙弥:是当下一念。

南师:这一念是体还是要呢?

大慧师:即体即用。

南师:答得蛮好耶!你要能够随时把握“三际托空”这一念。妄念来,不要你去空它,所以《圆觉经》说:“知幻即离,不作方便。”不要用方法,也不要观字或念准提咒什么的。“离幻即觉,亦无渐次”。当下这一念、这个境界,永远保任如此,有一百天就差不多了。这是正止、正定、正观的一个入门方便。止观同时,三际托空,前念已灭,后念未生,当处一念;但是,当处也没有一念,也没有把握它,如果把握它会留在什么样的境界上呢?《楞严经》讲到;“内守幽闲,犹是法尘分别影事”大明啊!你把住当前一念,对不对?

大明沙弥:不对。

南师:不对在哪里?问题何在?

大明沙弥:......

南师:问题在于“守”字上啊!“内守幽闲”,你在把握它啊!假使我不是守,也不把握它,三际托空,对了没有?不守是怎么样?你们修过了吗?当然没有修过,你们且试试看吧!

本师释迦文佛告诉我们不要“内守幽闲”,抓到身体内部来,守着一个境界,所以你们要认清楚三际托空的正止观。因此,我所传承的准提法,为什么到最后进入圆满次第,又走入到这个境界来?准提法当然是个大止观先修生起次第,然后把一切字轮收摄观成明点,明点再化为虚空,最后,虚空即我,我即虚空,虚空与我,无二无别,亦无虚空之量可得。你们不是修我的法吗?后面注意了没有,一天到晚修法,圆满次第统统没有研究,所以都不圆满,一天到晚都在贪、嗔、痴、慢中,在见思惑中,不能三际托空,不能截断业识狂流,这个佛经怎么比方啊!...

大慧师:如“香象渡河,截断众流”。

南师:两边的流水都给切断了,“过去已过去,未来犹莫算”,这是谁的话?

(同学齐答:懒残禅师。)

南师:下面呢?“我不厌,你也不能断”。你要香象渡河截断众流,能不能在四威仪——行、住、坐、卧中做到这样呢?你们是修禅的,那是纠缠不清的“缠”,妄念纠缠不清,情业纠缠不清,感受、觉受的业力都纠缠不清,不能截断众流,当下了结。

修行必须做到如“香象渡河”,那才是大乘的精神,才能体会到永嘉大师《禅宗集》的:“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这几句话。这四句话,也包括了小乘、大乘,包括凡夫,包括成佛之道都在内,希望你们好好珍惜这个法缘。再说,“三际脱空”你们照做了没有?切不切得断?要方法去切,已经不是了,那也是一个妄念,不用方法也不是,那又是一种昏沉,怎么体会啊!

大慧师:本自现前。

南师:这个口气好大喔!(大慧师笑笑),你不要自己笑自己,直下承当,要信心不疑。但是,这个理要把它转成事,硬是要在这个境界中,你们听得懂的,赶紧从此修去,再配合准提法,禅密双修,才得成就。

对于准提法圆满次第,你们都没有研究,光是听听而已。从寒假到现在,你们觉得准提法修得有点好处,这是观音法门音声海中,在生起次第的初步阶段中流转。圆满次第你们留意了吗?听了我半年来那么多次的讲述,没有一个留意,所以没有般若,没有智慧,现在懂了吧!我想你们当中,不应有人如聋如盲,根本不懂才是,真懂了就有希望,戒定慧都在其中,如此昼夜二六时(二十四小时)中,四大威仪日用间,都在这个境界里,那才叫做修持。那么,你性戒不要守,威仪戒自然清净,性界自然明净,一切都从三际来,所以三际又是三德。涅盘三德,那三德啊?

大慧师:法身、般若、解脱。

南师:法身、般若、解脱,要注意喔!这才是正修行之路,其他什么功夫啊、境界啊、各种法门、百千万亿法门都是方便,都是加行。所以有一位同学遇到外人问,你们为什么不修加行?加行是什么?都搞不懂,你们不惭愧吗?西藏密宗的加行,我也教过你们。而且我有一次讲《心经》其中提到的四句“未生善法当令生,未尽恶业今使尽,十方三世佛加护,迅速发起菩提心”,即是加行法的简法。什么叫做加行?简单的说就是加工。自性本来是佛,在未成佛以前,一切的修行都可以叫做加行。有相的加行,更是头上安头,没有证得菩提以前,一切都是加行,这是大乘的道理。那么,一切大小乘的功夫道理,都有四加行,那四加行呢?

(同学齐答:暖、顶、忍、世第一。)

南师:这也已跟你们讲过。小乘有小乘的暖、顶、忍、世第一法的四加行,这同四禅八定都有配合的。所以,真正的大乘要领——“三际托空”。知道了没有?这不是想象的喔!用心也不对,不用心也不对,“三际托空”不是死的喔!不是坐在那边不敢做事,那不叫“三际托空”,正是有,你守着一个有,你才不敢去动,假使真空了,有什么不敢动的呢?动也空,懂吧?虽然如此,动也空,但主要在你不动,不动金刚,那么如此久而久之定久了,“六通具足、三德圆满,才有希望。就那么的简单,这才接近于禅宗,但还不是完全禅的参究。知道吗?


分类:南怀瑾 书名:南怀瑾散杂文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