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先生辞世的伤痛


古国治

怀师走了,有太多太多的伤痛。

怀师一直是中国文化的护持者,中国近一百多年来,因为国体积弱,深受英法德日等国的船坚炮利之害,国人为了图强,纷纷兴起向西方学习之风,从废除科举到国家体制改革,到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文化大革命。这段期间,中国人一直在否定自己,否定自己的政治,否定自己的教育,否定自己的习俗,最后否定了自己的文化,你可以从南先生的书中,处处看到他为此感到伤心痛心和耽心。因为文化是立国的精神,是立国的根基,一个人有形而无神,那是什么样子,中国人没有自己独特的精神文化思想,还叫中国人吗?

所以他讲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他讲易经老子庄子列子参同契,他讲金刚经圆觉经维摩诘经,译释愣严经愣伽经,而且讲得深入浅出,希望人人都能懂能,能够普及到各个层面,其目的无非为了恢复中国文化的元气,为自己的国家民族贡献心力,贡献智慧,为了做这件事他舍家,舍财,舍身命,说来如何不令人伤痛?

如何舍家?他在大陆有二子,一九四九年独自一人赴台湾,假如他为了家人留在大陆,在那个时代,请问他能够讲佛法讲论语孟子吗?能够推广中国文化吗?在台湾他另有二子二女,在生活坚苦的情况下,对子女每人送一张大学文凭,做完父亲的责任然后送出国,要求他们今后自立,子女想要来看父亲,因为身边有客人要接待,往往推迟另约见面时间,即使见面亦因身边有学生或客人而不能谈话,假如你是他的子女,请问是何感受?他给子女的时间不及别人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为了弘扬中国文化,怀师舍掉了给儿女的时间,舍掉了含贻弄孙,然对子女并非无情,只要有时间有机会亦谆谆教诲,而子女亦付出了对父亲的思念,思此,如何不令人伤痛?

如何舍财?怀师没有房产地产,唯一有的是老古文化事业公司,但是利润和版税并没置私产,都这边给那边给,只要有利于文化的事或别人有需要,都舍出去了。他生活简朴一天只吃一餐,吩咐做好菜但不是为了自己,一件衣服经过几十年还在穿,生活没有娱乐,曾经有人送怀师名贵的玉器古玩,他坚持不要,唯一的爱好就是读书,买书又花不了几个钱,有钱没钱不在乎,视金钱如粪土,辛苦一辈子,自己没有任何物质享受,怀师自己当然无所谓,站在我们俗人的立场来说,亦令人伤痛!

如何舍身命?怀师为了弘扬佛法,在台期间曾数次主持禅七,七天七夜下来,往往因疲惫而大病一场,还不要学生照顾,八十多岁在浙江义乌主持禅七,亦因人多如厕不方便而生病,九十多高龄还是和往常一样,白天接待客人解答问题,夜里回复信函,处理事情或校对书稿,因为要对读者负责,一言一字不能出错,出书前均亲自校对稿件,后来视力不佳,每天还须以听的方式校稿,经常还要随机讲课,怀师对自己要求甚严,一生忙碌,没有休息,能作贡献,尽量贡献,不计身心劳累,做到不能做为止,除了敬佩之外,何尝不令人伤痛?

怀师曾经创建金温铁路,那是为了造福乡里,并不是他真正想要做的事,他曾经说过世间须大道,何只羡车行,他想做的事除了弘扬中国文化之外,想开拓一条人走的大道,他的理想是融会东西方文化的精华,集合科学家哲学家医学家等各类专家探索宇宙生命的奥秘,解决唯心唯物的问题,为世界人类作贡献,而今这个理想尚未实现就走了,令人伤痛!

怀师的学生很多,他将他的人生智慧、领悟心得、修行经验贡献给学生,付出了无数的时间精力,而学生却不成才不成器没有成就,那是很痛苦的事,所以经常感叹没有学生,如今走了,如何不令人伤痛?

就我个人而言,我年轻时消极悲观厌世,是怀师改变了我的人生观,犹如再生父母,给了我新的生命,要不是有怀师,我的生命早已不存在,怀师走了,内心的伤痛,无以言喻。

怀师的仰慕者数以万计,而且有许多人因看了怀师的书而豁然开朗,改变了人生态度,这些人对怀师均心存感激,对仰慕者感恩者而言,因为太多人要来,无数人要来,不能一一满足,在他辞世时未能亲赴灵前致哀致敬,这是很遗憾的事,我亦为此而伤痛。

逝者已矣,一切都化为灰烬,烟消云散,生死本无常,唯有先生的精神常存,思想常在。愿把此伤痛化为学习与实践,学习实践他舍己利人的精神,学习实践他做人做事处处替别人着想的风范,继续把中国文化的种子传播下去,把生命智慧的火炬接续下去,遂不辜负他老人家在天之灵。

古国治敬笔致哀

二零一二年十月五日


分类:南怀瑾 书名:南怀瑾相关资料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