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1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三、对学生家长研修班讲话 (03)


第二堂 (01)

你们诸位最多不到五十岁,在我的眼中是年轻人,就算超过五六十岁的人我也叫他是年轻人,六七十岁是生命中最好的年龄,我想你们大多更年轻一点,因此我就很直的跟你们讲话。

1、社会文化变乱的时代

你们诸位家长跟我一样,命不好,生在这一个时代,一个社会文化都发生大变乱的时代。尤其在我们中国,是几千年未有的巨变,旧的文化打倒了,新的文化还没有建立,是很痛苦的一个时代。现在的你们所感觉到的麻烦痛苦,不如我的深刻,我是从小看到现在。所以我说自己经过了五六个阶段,一切看得很清楚,但很不幸的我还活着,活在九十多年的忧烦痛苦中,看自己的国家,看自己的民族,总是希望自己的国家民族走上最好的一条路。

我们在这里办了这个太湖大学堂,实际上的目的是沟通,沟通什么?沟通东西文化,东方与西方,把西方科学与中国人文的文明相结合。我们这一百年来的文化是输入的,都是从外国搬进来的,用得对不对,不知道。几十年前我就说过了,从我开始,中国文化要输出,向外传出去。至少你们有机会在这里碰到,有些外国的著名学者,都来这边找我,这是文化的出口耶!

过去我们中国人崇洋媚外,对外国文化崇拜得不得了;你们现在也一样,也都想要孩子们出国念书。可是你看这一批外国有名的老科学家、学者却来找我,实际上他们是来找我们的中国文化,想带回去融入西方,挽救人类社会。你们这次刚好碰上几位,在这里是常有的事。我说这些话的用意,是说中国人要自强,自己的文化断根了,要怎么去建立,这个题目太大了。

现在我看诸位,你们还是年轻人,都寄望儿女的教育好,记住我前面讲过的话,不要只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你们现在都只生一个,娇惯得不得了,已经害了孩子。你们的孩子在这里,你们是家长,我们等于一家人,我讲句在外面不大好讲的老实话,我寄望的是后一代能站起来,这一代是没有希望了。但是我们这个愿望是不是做得到,不知道。所以我认为现在不单是孩子教育的问题,家长更要重新受教育。我讲话很直,请大家深刻的了解,不要只是望子成龙,不要只是望女成凤。你们每个人心里都觉得自己的孩子了不起,要好好培养。我不是讲过吗?做父母有个错误的观念,把自己的缺憾,一生做不到的事,都寄望在下一代身上,这是一个罪过,不可以的。

2、让孩子能自立

我的经验告诉你,对孩子们不要这样溺爱,举一个小的例子给你听。中国商业发展到今天,在历史上有名的大商人,一个是晋商,山西的票号很有名,第二个是安徽的徽商,扬州是安徽徽商的天下。从古代到现在,徽商对文化、工商业发展的贡献,可说是第一位。你们没有研究,也没有看过这类书籍,中国有十大商帮。讲到做生意,徽商是第一,晋商第二,宁波是近代的,江南有龙游商帮,广东有广东商帮等,这十大商帮大大影响中国的经济。安徽的人不止对经济财经的发展有贡献,对中国文化也有贡献,尤其是安徽的妇女。你们家长之中妇女很多,我常讲中国文化能够维系五千年,是靠家里有一个好太太、有个贤妻良母,不是靠我们男人。现在我简单跟你讲一个例子,就是安徽妇女的贞节牌坊。贞节牌坊以前在中国是了不起的,现在留下来的在安徽最多,家庭中的妇女为中国文化挑起了担子。

说到安徽人,我们经常说笑话,我的朋友很多,各地都有,看到湖北人,哦!你是九头鸟啊!开玩笑的,九头鸟不是骂人,是讲湖北人了不起(因为明代有个时期出了八九个耿直的大臣)。我说十个九头鸟抵不过一个江西老表,十个江西老表抵不过一个九江老,十个九江老抵不住一个安徽老母鸡,这是讲笑话,民间的笑话是真话。

他们安徽朋友告诉我,安徽人很辛苦啊,对自己出身很威慨。你注意听,重点在这里:“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岁,往外一丢”,古代的孩子是这样,父母对孩子用心培养,忍心把十二、三岁的孩子送出来当学徒,绝没有像我们现在父母对孩子这样溺爱。我们当年也是这样。像我十九岁离开家,十年后抗战胜利才回家短期,以后至今再没有回去过啊!也没有靠兄弟父母朋友的帮忙,都是自己站起来的。一个孩子要自立,只要希望他有一口饭吃,不要做坏事,出来做什么事业是他的本事与命运。

你看安徽的朋友,十二三岁就去做学徒了,跟着学商,到外地发展;长到十七八岁或二十岁回来,家里给他订婚了,旧时订婚男女不必见面的。讨了老婆,过个一两年又出来了,出来七八年,甚至十来年才回去一趟。所以安徽的男人对这些好太太都非常感激,老了为她修个贞节牌坊。

我也是十八九岁自己混出来的,我不是伟人,你看那些伟人们都是自己站起来的,没有什么教育,都是自学出来的。我再一次跟你们讲,不要只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现在讲爱的教育,中国古文有一句话,“恩里生害”,父母对儿女的爱是恩情,可是“恩里生害”,爱孩子爱得太多了,反过来是害他不能自立了,站不起来了。

现在没有时间,简单明了四个字,“语重心长”。你们不是要读古书吗?教孩子们读经,你们自己先要会。我以前讲话,只要说我这一番话是“语重心长”四个字就完了,不要说那么多。话讲得很重,很难听,我的心都是对你们好,希望你们要反思。并不是叫你们不要爱孩子,哪一个人不爱自己的儿女啊?我也子孙一大堆啊!我让他们自己站起来。

大家晓得我的孩子有在外国读书的,有一个还是学军事的,是西点军校毕业。不是我鼓励他,也不是我培养他,他十二岁连ABC也不认得就到美国去了,最后进入军事学校。他告诉我:“我不是读军事学校啊,我是下地狱啊!”我就问他说,那你为什么要考进去呢?他说:“爸爸啊,我离开家里时向祖宗磕了头,你不是说最好学军事吗?我就听进去了。街上的西点面包很好吃,所以我就想到读西点军校。但是好受罪啊!”没有办法,他也是自立的啊!要靠自己努力出来的。


分类:南怀瑾书名: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