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1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五、对学校新生家长讲话 (01)

(二○一○年六月廿一日至廿三日)

第一堂

吴江太湖国际实验学校马上要放假了,诸位家长又在这里见面,还有些家长是新来的。郭校长一定要我讲话,我主张把上一次我对学校老师们讲的话,放给大家听一听,可是她要我亲自跟大家见面讲一下。

我的年龄比大家大,从推翻满清到现在九十九年,当中的变化太大了,差不多我都经历过。经历两个字不容易哦,不只是眼睛看到,耳朵听到,而是亲身经历灾难与痛苦,这些历史,你们是搞不清楚的。

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到现在三十年,你们太幸福了,幸福到大家都不太清楚是怎么过来的,充其量也许在二十多岁以前受一点小的辛苦,但也不是当年环境里我们受的那种痛苦。譬如说推翻满清以后是北洋军阀,全国各个军阀割据内战,然后是党派纷争,又有日本人打过来,我们整个国家三分之二都被占据了,一条很长的战线。我那时只有十九岁,就出来带兵作战,没有考虑前途,只想怎么样跟敌人拚死作战。那种日子不好过啊!我常常警告大家,你们要珍惜啊!以我的经验,像这三十年的安定,是很难得的,不管它是真的还是假的,这种安定幸福,是历史上几千年从没有过的,真的没有。

所以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更不晓得国家民族痛苦的经历和社会的变化。

1、适才适性 人贵自立

我们在这里办的学校叫实验学校。老实讲,上至大学、博士、博士后,下至幼儿园、小学,我对现在整个教育都不满意。别人不可以这样讲,我可以这样讲。这二十多年以来,有三十几所大学,每年都发放“光华奖学金”,没有停过。“光华奖学金”是一九八九年六四那个阶段成立的,钱是尹衍梁同学出的,但是他硬把我推为董事长,所以我很清楚教育的变化。尤其现在都是独生子女,男的就是家里的太子,女的就是公主,父母和两边的祖父母及所有长辈,大家捧在掌心疼爱,太过分关心宠爱,这下坏了,未来这些人怎么教育?国家民族怎么办?这是个大问题。

我也是独生子,原来家里环境很不错,但是我十二岁起就晓得什么是困难。当时家里被海贼抢光,从此以后没有钱读书,我就立定志愿,不靠家里出钱。当时在战乱中,可我还是要读书,还要起来救这个国家。我的父母没有像诸位作父母的那么关爱子女,难道是他们不关心我吗?他们当然很关心我,但是教育方法不一样,由我自由发展。我十九岁出来做事带兵打仗,因为太年轻了,就留个胡子冒充四十几岁。后来我的家乡也被日本人占领,音讯隔绝,家里人生死如何都不知道,有国破家亡之痛,我就靠自己站起来。这些人生的经历,统统与教育密切相关。

我认为古今中外的教育,大部分都犯一个错误,父母往往把自己一生做不到的愿望,下意识的寄托在孩子身上,可是却忘记了自己子女的性向与本质。做父母的应当思考,如何正确的培养与辅导孩子,让他们成人立业。如果只是一味的要求读书、考试、上进,希望出人头地,是极大的错误观念。这样爱孩子,其实只会害了他们。

我简单明了告诉大家,《大学》上说“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父母对儿女有偏爱,所以只看到他的优点,而不晓得他的缺点。我们做父母的,要注意这两句古圣先贤的告诫。但是古人有另一面的说法,叫做“知子莫若父”,指出很重要的教育重点,是父母须要懂得自己子女的禀赋性向,因为老师和别人不见得真正全盘了解每一个学生。现在父母对孩子们的教育,祇是过份宠爱关心,反而对子女的禀赋性向都没有深切关注。

我个人的经验,看了古今中外,全人类几乎都一样,都会犯这个错误,不过外国人好一点,中国现在这一代太过分了。“知子莫若父”,实际上,对儿女的禀赋性向,做父母的不一定看得清楚,因为有偏见,有偏爱。刚才讲这两个观点,看起来相反,但不尽然,我在《论语别裁》的书中,曾经有过比较详细的解释。

刚才讲过,我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姊妹,一辈子靠自己站起来。我也有儿女啊,我的儿子讨了媳妇,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我都没有印象。孙子来看我,我说:“你是谁啊?”“爷爷,我是你的孙子。”我的学生看了都笑我。而今孙子也有孩子,已经四代了,我一概不管。为什么不管?天下儿女都是我们的儿女,为什么我家里的孩子一定要好?那别人家里怎么过啊?所以我对天下人的子女,都是平等看待。我只吩咐孩子们,不要一定想升官发财,一定想做什么大事业,一定想读什么名大学,只要好好学个谋生技术,可以生活餬口,一辈子规规矩矩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就好了。发财做官,都是过眼烟云的事。我对孩子的教育是这样,一切要他们自立发展,这就是古人所说“人贵自立”的道理。

2、聪明难 胡涂亦难

我再引用清朝一位才子郑板桥(郑燮xiè)的名言,叫做“难得胡涂”。他是江苏人,出身也很贫寒,自己站起来的,没有考取功名以前,靠卖画教书过活。那个时候教书待遇很低,我们过去家里请来的老师也是那样,不像现在做老师有很好的待遇。所以古人讲“命薄不如趁早死,家贫无奈做先生”,家里太穷了才出来教书过生活。

郑板桥后来考取功名,做山东潍坊的县令,潍坊是很有名的文化地区。我曾看过他给家里写的信,对我影响很深,这个就是教育。他叫家里的子弟们不要一定想多读书求功名,读书读出来,有学问,有功名,又作官,不一定有什么好处。他是个才子,琴棋诗画无所不能,所以他说我们郑家的风水都给我占光了。以后的子弟们要像我这般样样都会,是做不到的啊!你们只要规规矩矩,学个谋生的技术,长大了有口饭吃,平安过一辈子,就是幸福。所以他写了“难得胡涂”四个大字。怎么叫难得胡涂呢?笨一点没有关系啊,但是作人要规矩。他对自己写的“难得胡涂”四个字有批注,你们必须要留意,他说“聪明难,胡涂亦难,由聪明而转入胡涂更难。放一着,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一个人天生聪明很难。

老实讲,哪个父母晓得自己的孩子够不够聪明?像我看我的孩子,跟我相比都马马虎虎,不够聪明。我告诉孩子们,不要学我,充其量读书读到我这样多,事情文的武的都干过,有什么好处啊?没有好处,只有更多的痛苦与烦恼。知识愈多,烦恼愈深;受的教育愈高,痛苦愈大,我只希望你们平安的过一生。

昨天有个孙子打电话找我,我问:“你是谁啊?”“我是你的孙子啊!”“哦,我知道了,什么事啊?”“我的孩子要考某个中学,分数差一点点,他们告诉我,请爷爷您写一封信就行了……”我说:“你的孩子男的还是女的啊?”(众笑)我真的不知道,他说是男的。我说:“你叫我爷爷对不对?你是我的孙子,你难道不知道吗?为自己的子孙写信,向地方管教育的首长讨这个人情的事,我是不做的,你怎么头脑不清楚啊!”“是啦,爷爷!这个道理我懂,可是我被太太逼得没有办法,一定要给你打个电话。”我说:“你告诉你的妻子,随便哪个学校都可以出人才,你看我一辈子都靠自己努力,这事绝不可以做。

今天我这个孙子又给我打电话,“昨天爷爷的教训,我都跟家里的人讲了,大家都明白,您是对的。”我说:“我知道你心里也不舒服,但你们去反省,读的学校好不好有什么关系?你看世界上的英雄,像毛泽东、蒋介石,哪个是好学校毕业的啊?你说历代的状元,每个大学考取第一名,有谁做出了事啊?那些做大事的人,譬如美国的汽车大王、钢铁大王,都不见得是大学毕业的,为什么要这样注重学历啊?

所以郑板桥说“聪明难,胡涂亦难”,真做个笨的人,也不容易,就怕孩子不笨,真笨了倒是真规矩、真老实,不敢做坏事。聪明的人容易做坏事,反而有危险,所以“由聪明而转入胡涂更难”。注意第三句话,很聪明,却要学胡涂,这就更难了,一切听其自然,好好努力,这是郑板桥“难得胡涂”的几句话。

再说中国历史上的圣人尧、舜、禹,后代都不好,并不是坏,是不够聪明,这就讲到现在科学所谓基因的遗传。我也做过父母,还四代同堂,我晓得孩子不够聪明,这四代聪明给我占完了。你们看水果树,有一年长了很多果子,接下去就要休息好几年。你们都是了不起的聪明人,不要再往孩子身上加压力,这个里头的深意很大了。孩子生下来身体强弱、脑力够不够、个性好坏,遗传自父母的占百分之三十,所以做父母的要反省对儿女的教导。

我经验很多事,见到很多人,问到人家的父母时,不说“你爸爸干什么的,你妈妈干什么的?”以前我们对部下是很礼貌的,“你的老太爷做什么的?你的老夫人是农村的吗?几时来?我请你老太爷、老太太吃饭。”这样就可以晓得这个人的个性,其中有一部份是父母的遗传和家教。这里头学问很深的,大家要注意。

所以对孩子们不是叫你们不关心,而是不要爱得过份,放一步,让他自由发展,但是现代人都关心得过头了。教育的目的,不是教他知识,是把孩子天生遗传不好的个性转化,所以真正的教育不是只靠学校,而是家庭教育,父母最重要的是不可偏爱。孩子们有许多的个性,遗传自父母的优点很少,缺点特别多,大家仔细研究一下,拿孩子做镜子反照一下自己。有些孩子脾气特别大,有些孩子很忧郁,都是爸爸妈妈内在的遗传,孩子各种各样的心态跟父母都有关系。所以教育从家教开始,学校不过是帮忙一下。现在人的观念,把教育都寄托在学校,这是错误的。所以我对我们学校的老师讲话,还应该继续下去,再谈关于教育和怎么样改变人性的问题。

3、平安是福

我最近观察到,整个社会对子女的希望太重了,太过份了。我们第一希望国家太平,社会安定;国家如果不太平,社会不安定,儿女怎么会好?我

开头就讲,你们是温室里长大的,这三十年太舒服了,不知道灾难痛苦,万一社会不安定,国家不太平,你要照顾孩子就没有机会了。像我从十九岁离开家到现在没有回过家,对父母所欠的恩情,没有办法报答;父母对我想照应,也没有办法。所以大家在这几十年安定的环境里头,不要希望将来自己孩子如何如何,而是对自己孩子的教育要放手一点,让他自然长大。

我对我的孩子们说:“你们都长大在做事,我真要感谢你们。这个话怎么讲?你们没有犯法,没有给我丢人。如果你们做了坏事,犯了法,我才不好办啊!可是你们没有,所以我很戚谢你们,平安长大。

人平安就是福,苏东坡有一首诗,我也常常提到。你不要看苏东坡那么了不起,他官大,名气也大,可是一辈子受罪,一辈子没有好境遇,他受的罪跟我们不同。他的《洗儿诗》说:

人人都说聪明好
我被聪明误一生
但愿生儿愚且鲁
无灾无难到公卿

苏东坡说,世上的人都说人聪明好,他却认为自己一辈子被聪明耽误了,但愿生一个笨得一场胡涂的儿子,但一辈子官得大大的,也没有犯法,也不会倒霉。我经常说苏东坡这一首诗不太好,前面三句我都赞成,最后一句他又错了,又被聪明误了。生个儿子又笨又蠢,功名富贵样样有,这个算盘打得太厉害了,哪里做得到啊!希望大家不要犯跟苏东坡一样的错误。

今天我讲的话很不恭敬,但这是老实话。我很感慨,从事教育以来,看到现在的教育处处是问题,我很担心。我们对外面的儿童教育也在关心注意,所以吴江太湖国际实验学校不走这个路子,孩子们在这边受的教育跟外面不同,这样的教育方法,希望可以实验得好。这里的孩子太幸福了,连我都羡慕,我当年就没有这样一个教育环境。我也真是佩服这些年轻的老师们,这里是没有娱乐的地方,他们能安心在这里教书,很不容易。实验学校是这样办的。

至于实验学校办不办得下去,校长经常问我,还要办下去吗?我说要看你肯牺牲吗?真要办教育,只有肯牺牲自己,来造就别人。

今天时间不多,我们还有别的课,诸位盘着腿听我讲话,是很受罪的事情,不晓得哪个出的主意,你们坐得也很痛苦,赶紧停止,我还是少讲一点,对不起啊!谢谢。


分类:南怀瑾书名: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