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1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五、对学校新生家长讲话 (03)

第三堂 (01)

本来今天我不想讲话,没有精神。下午在办公室,郭校长告诉我家长有报告,念一下让我听听,听了以后我也不能不答复你们。我昨天也很诚恳坦白的讲,这次因为孩子们的关系,很难得的跟诸位家长见面,这在学佛叫因缘聚会。

我晓得你们诸位家长有学佛的,还有做各种事业的,为了儿童教育,引起了自己的兴趣,在这里看了以后,很多都想办学校。我劝你们不要办,办学校问题不在钱,是人啊!尤其是老师哪里找?千万不要随便行动。还有你们要注意,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社会主义的国家,有它的政治体制,有它的法令,你看到我们这里办学校,就想跟着学,以为有钱就做得到,不要做梦了。世界上那么多的国家,到现在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两个,一个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是朝鲜。你们注意,生在某一个时代,就有某一个环境、某个体系,我们要尊重国家的体系、政治的法则。

我在这里是个超然的人,我常说我今年九十几岁了,年轻的时候共产党要对付我,怀疑我是国民党的人;国民党也要杀我,怀疑我这个人共产党的朋友很多,各个党派的朋友也很多,一定是某一边的人。我常常笑,我说我到现在不晓得怎么活过来的,这个头还保存在这里,很难得。像我在这里办太湖大学堂,他们办了这个国际实验学校,你看容易吗?一切要合法的啊。

你们想办学校也要合法。现在很多人受我影响,也是受李素美、郭校长两母女推广了十几年儿童经典导读的影响;有些光在读经,其他都不重视,那是偏了、错了。所以办学校,政府的法令都要清楚,不能不守法啊!

昨天我告诉大家,你们虽然是家长,但都还年轻,我再讲一次不好听的话,这三十年,你们是生在太平时代的温室花朵。你不要看我在这里有影响力,办了太湖大学堂和这个学校,外面多少眼睛在看着,多少注意力在我身上。我们的做法和现在教育方法不同,政府到现在没有找我们的麻烦,也没有批评,而你们家长只觉办得好,孩子改过了,也想照这样做,简单告诉你们,你们太年轻了,不要随便去碰啊!

你看这里虽然叫“太湖大学堂”,但既不是大学,也不是研究所,也不是古老的书院;可是你说这是大学也可以,书院也可以,是我一个人提倡在这里办,都要立案的哦!不是说你也去搞一个什么大学堂,他也办一个什么国际实验学校,你去试试看,不要自己找麻烦了。

1、古代考试制度

我在这里,各方面都来问我教育问题,国家现在也头痛这个教育问题。

推翻满清以来到现在,近百年的教育体制,我是一直反对的,因为不但中国旧文化没有了,西方文化也没有深入。政府方面也知道我的理想观念;我告诉他们,你们要知道中国有三千年教育,推翻帝王制度到现在也九十九年了,明年就一百年,等过了一百年再谈吧!

过去三千年来的教育,不管汉、唐、宋、元、明、清,政府没有像现在一样成立学校,也没有出钱办教育啊!是民间老百姓自己把孩子教好的。这个你们没有研究,上面领导教育的人也搞不清楚。中国几千年来都是民间把自己的子弟教好了给政府收买。用什么收买?“功名”两个字。第一步是考秀才,什么叫秀才?县里头三年考试一次,孩子在私塾读过书了,到县里报名考试,考取了叫秀才,这叫功名了。普通你读书读得再好,没有考取秀才,就没有功名,勉强比方,等于现在没有学位。然后秀才再参加全省考试,考取了叫举人,比秀才高一步的功名,明朝、清朝几百年来都是这样。等到来年,全国举人再来考试;必须要有举人的资格才能考进士,普通老百姓不能参与。进士再参加殿试,第一名叫状元,第二名叫榜眼,第三名叫探花。像我有位老师是满清最后一期的探花,姓商的,广西人,叫商衍鎏;我虽称呼过他老师,其实没有真正跟他学习。那个时候我二十二岁,在四川,已经名气很大了,我写古文给商老师看,问他“假使当时和你们一样参加进士考试,你看怎么样?”这个话是逼着商老师。“嗯!很好,假使在满清的时候,你可能是进士,也许同我一样,算不定是探花。”我心里有数,心想那些有功名的状元、探花也不过如此。当时这样考取了进士以后就能做官吗?没有,这是功名,还要受过培训才放出去做官。算不定一个进士会先做个最基层的县长,让你历练,慢慢一步一步上升。其实以前做官,如果是翰林出身,去做地方官,做县长的,那这个翰林县令就不得了,很威风的。还有许多官并不是进士出身的。

你们现在观念也是一样,叫孩子读好书,即便不当进士、翰林,将来也要他做社会上了不起的人。我就反对这个教育,我说中国三千年的教育是错误的,大家都太望子成龙了。从前女性读书的很少,更谈不上要女人去考状元,就算有,也很少。太平天国的时候有一次考出过女状元,名叫傅善祥。

2、现代学店式的教育

现在我回过来讲,过去中国三千年的教育,政府几乎没有花过钱,民间却培养出那么多人才,做了很多事业,所以这个国家至今还屹立在世界上,永远是个文化大国。我一直反对推翻帝王政治以后,引进西方办学校的路线。并不是说西方文化不好,而是我觉得现在这个教育制度,办学校变成做生意——开学店了,政府还要出钱办学校。你说乡下的人,辛辛苦苦种田,培养孩子读书,读了书就完了,孩子不想回乡,读了大学更往上海、北京或国外去啊,都想拿高薪赚大钱,农村就没有人了。本来读了大学,学问已是你的了,中国的社会、政府却还要负责就业问题;好像政府出钱培养人,读了大学毕业就应该给他工作。我说这些都不合理。

我们以前是自由教育,老百姓自己教孩子教出来,各种各样的。现在政府的教育有个规范,在一个框架下面,你办教育必须要照这个路子走。这怎么培养人才啊?等于你和好了一堆面粉,要做包子一定是包子,要包饺子一定是饺子,用这样一个形式教人家子弟,后面的人也跟着这样做。所以我是不大同意的,可是我几十年来也没有反对。

我在大学里教过书。我教书的时候不点名的,我管你学生叫什么名字啊,你们大学生我也看不上,我公开讲的。我为什么不点名啊?如果我的学生做了总统,我一定离开这个国家,免得说我跟他有关系;他做得好对我没有好处,做得坏我还丢人呢!所以我不点名。因为现在不是过去的教育,现在当老师是出卖知识嘛,教完了,拿到钟点费就走了,管你听还是不听啊,老师也不要负责;学校变成了商店,顾客至上,做学生的可以批评老师。我写过一篇文章,但没有发表,有人看了,说“老师啊,再写下去吧”,我说不能写下去了。

今天因为你们要办教育,我告诉你们弄清楚,办学校岂是那么简单的?不是你有钱就能办。天下事就是两个条件,一个钱财,一个人才,人才比钱财还难得。譬如现在我们这个学校在这里开办,有很多因素,主要是我这个老头子还在,有九十多年的本钱,还有各方面的关系。怎么办学校?你看教育体制的规定,我们是合法申请,跟他们讲清楚是实验学校,实验把新旧教育、中西文化做结合。换句话说,不大同意现有的教育方法,孩子天天要做很多功课,把孩子脑筋都压坏了,文武什么本事都没有。还有教育最难的,不光是使这个孩子书能够读好,要先注意这个孩子长大了怎么谋生,有一口饭吃。先教会他谋生技术,哪怕做水泥工也好,做木匠也好,可以打工赚钱。他可以学问很好,不一定做官,也不一定发财。

我在欧美各国,看到中国留学生在馆子里端菜、洗盘子,什么工都肯做,赚钱供自己的学费或零用。这些留学生在外面这样,我看了就很生气,父母培养你出来留学,在国外什么苦工都肯做,一回到中国就摆个臭架子,什么都不肯做,一定要拿高薪,岂有此理!我看了就生气,是不是这样?(众答:是)这个叫什么教育?人格的教育都没有。我说,你假使留学拿个博士回来,不怕没有饭吃,像在外国一样打工,什么事情都肯做,很低的待遇都肯拿,学问是自己的嘛,能把学位、身段放下,那我就佩服了。我在美国的时候,中国正值刚开放的阶段,我就劝这批留学生,赶快回中国去救这个国家。那些学生是共产党员,我天天给他们上课,中国前途向哪里走,要他们快回去,不要待在这里了,这都是事实。


分类:南怀瑾书名: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