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1世纪初的前言后语》六、对学校教师讲话 (01)


(二○一○年四月八日、五月十日)

第一讲 (01)

大家请坐,我们随便闲谈,今天麻烦大家抽个时间,来谈谈儿童教育的问题。

1、人生以什么为目的

先讲我的感想,我对于这里所有的年轻老师们,真的很佩服,这不是说空话。为什么佩服?你们都很年轻,尤其受现代大陆的教育出身,在这个时代,能够待在我们庙港这里,既没有娱乐场所,好像也没有讲恋爱的机会,但是你们都安心工作,所以实在令人佩服。太湖大学堂真是一个修行的地方,你们诸位在这里,等于在一个冷飕飕的古庙里,却非常认真热情的教育孩子们。你们诸位晚上没有出去玩,都很清心寡欲,有空的时间还在读书锻炼身体;有时候我随便讲一点课,你们有兴趣也来听,这个非常难得。老实讲,将心比心,我在比你们还年轻的时候,十九岁就出来做事了,二十一岁就带兵了,而心情能不能像你们这样安定,我自己都不敢想,这也是佩服你们的另一个原因。这是第一点讲心里的话。

第二点我觉得大家还要进修,进修是为个人自己的前途,你们将来不论是否仍从事教育,进修都是很重要的。这在哲学上有个名称叫“人生观”,我常常说现在这个教育错了,也没有真正讲哲学,因为要讲真正的哲学,人生观很重要。我发现现代许多人,甚至到六七十岁,都没有一个正确的人生观。我常常问一些朋友,有的很发财,有的官做得大,我说你们究竟要做个什么样的人,有个正确的人生观吗?他们回答,老师你怎么问这个话?我说是啊!我不晓得你要做个什么样的人啊!譬如你们做官的人,你想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这是人生的两个典型。发财的呢?我也经常问,你们现在很发财了,你究竟这一辈子想做什么?可是我接触到的发财朋友,十个里头差不多有五双都会说,老师啊,真的不知道啊!钱很多,很茫然。我说对了,这就是教育问题,没有人生观。

我九十几岁了,看五六十岁部是年轻人,这是真话。有些人都五六十岁了,他们还觉得自己年轻得很呢!我在五六十岁的时候也精神百倍,比现在好多了,现在已经衰老了。但是五六十岁也算年龄大了,却还没有一个真正正确的人生观;换一句话说,看到现在我们国内十几亿人口,甚至全世界六七十亿人口,真正懂得人生、理解自己人生目的与价值的,有多少人呢?这是一个大问题,也就是教育的问题。

我二十三岁时,中国正在跟日本打仗,四川大学请我演讲。我问讲什么?总有一个题目吧?有个同学提出来,那就讲“人生的目的”。我说这就是一个问题,我说人生什么叫目的?先解决逻辑上命题的问题,就是题目的主要中心。什么叫目的?譬如像我们现在出门上街买衣服,目标是衣服店,这是一个目的。请问人生从娘肚子生下来,谁带来了一个目的啊?现在有人讲人生以享受为目的,这也是一种目的;民国初年孙中山领导全民的思想,说“人生以服务为目的”。当年孙先生,我们习惯叫孙总理,提到孙总理谁敢批评啊?可是我很大胆,我说孙总理说“人生以服务为目的”也不对。谁从娘胎里出来就说自己是来服务的啊?没有吧!所谓人生以享受为目的、以服务为目的,不管以什么为目的,都是后来的人,读书读了一点知识,自己乱加上的。我说你们叫我讲的这个题目,本身命题错误,这个题目不成立。但是你们已经提出来要我讲人生的目的,我说第二个道理,在逻辑上这个命题本身已经有答案,答案就是人生以人生为目的。

说到人生以人生为目的,现在许多人都搞不清楚了。那么人活着,生命的价值是什么?这也是个问题。刚才我提过,一个人作官,是想流芳千古,或者是遗臭万年?这两句话不是我讲的,是晋朝一个大英雄桓温讲的。这样一个大人物,他要造反,人家劝他,他说人生不流芳千古就遗臭万年,就算给人家骂一万年也可以啊,他要做一代的英雄,这也就是他的人生价值观。在历史上有这么一个人,公然讲出了他的人生目的。

讲到人生的价值,我现在年纪大了,一半是开玩笑,一半是真话,我说人生是“莫名其妙的生来”——我们都是莫名其妙的生来,父母也莫名其妙的生我们,然后“无可奈何的活着,不知所以然的死掉”,这样做一辈子的人,不是很滑稽吗?

2、学者效也

我现在讲这些话听起来和今天要讲的题目愈离愈远了,我拉回来讲,这就是教育问题。今天来讲话,也是为这个主题来的。譬如我们学校,孩子们发生一些问题,虽然我都不管,冷眼旁观,但耳朵听到风声,已经知道一切了,这是老年人的经验。孩子们的问题,是教育问题,也是人性的问题。刚才我提到人生这些问题,牵涉到全世界人类的教育问题,而教育的基本是人性的问题,人怎么有思想?这个思想是唯物还是唯心的?人怎么有情绪?怎么有喜怒哀乐?中国人有两句老话“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你看我们人类很奇怪,我们中国十几亿乃至全世界六七十亿人口,同样有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耳朵,但没有两个人是一模一样的。你说他同他很相像,真比较起来还是有差别的。所以中国的哲学跟西方不同,“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中国人这一句土话是最大的哲学,也是最大的科学。如果研究科学,那就是基因问题了。基因是个什么东西?譬如上一次香港研究基因最有名的医生来时,我就告诉他,基因不是生命最初的来源,基因后面还有东西。他说是,是有问题。他这一次再来,说发现是有个东西,我说再后面还有,还没有完全发现。

所以这个人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一个问题;而教育最高的目的是培养人性,指向人性。中国人讲学校、学问,这个学字的古文怎么解释?你们里头的老师们都正在研究国学,这个学字是这样解释的:“学者效也”,效法,效也是学习。譬如我们唱歌、跳舞、练拳,少林寺的高手王老师教你们易筋经,你们看到没有?我们几十个人学,哪一个学得跟王老师的姿势、神气、内涵一样?这个标准很难。我说学武功、读书、写文章、演戏、唱歌,能够学习效法跟老师一模一样,是很难做到的。这是学的问题,也就是效的问题,更是我们搞教育的大问题。而所谓学校这个校字,木字旁边一个交,那是盖一个地方,集中大家来学习,就是学校。

讲到做一个老师,现在中国人所了解的西方教育是爱;我听了就笑,你们看了几本书?你讲的西方是美国还是法国、德国,或是荷兰、意大利?西方有几千年历史,讲教育就是一个爱字吗?中国都没有吗?中国爱字也早讲了耶!至于什么叫做爱?这都是问题。

再回来讲到学与效,中国《礼记》讲这个效,我们做老师的、办教育的,任务太重了,孩子们随时在效法老师、父母。教育不光是嘴巴里教,也不只是读书,父母、老师的行为、思想、情绪和动作,无形中孩子们都学进去了。这就是教育,这个教育叫“耳濡目染”,孩子们天生有耳朵、有眼睛,他听到了,也看到了。老师们偶尔讲两句黄色笑话,你以为孩子们没有注意听,实际上他已经听到了,这叫耳濡目染。父母也好,师长也好,社会上的人也好,他们随便有个动作,孩子们一眼看到,已经发生影响了,这就是教育。所以教育不只是在你上课教些什么,整个的天地,自然的环境,统统是教育。


分类:南怀瑾书名: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