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1世纪初的前言后语》六、对学校教师讲话 (03)


第一讲 (03)

5、教育是人性的问题

现在还是个话头的开始,讨论教育的目的及人性的问题。我一辈子可以说什么都干过,党政军、生意也都做过,人生的经历不少。现在他们搞了一个太湖大学堂,你们看我九十多岁了,我在这里也同你们一样,也在从事教育啊,是教大人的啊。而且我更寂寞,因为我要讲的话没有人听。所以我经常在吃饭时给大家讲,你们郭校长都听过的,教育无用论,我从几十年前讲到现在;我发现中国这一百多年来,教育出现问题了。

现在不谈教育无用论,浓缩回来,教育是人性的问题,这是今天讲话最重要的。人性究竟是善还是恶?还是不善不恶?外国的教育哲学很少讨论这个问题,中国比较特别。春秋战国的时候,假设儒家以孔孟做代表,儒家讲人性是善的,人天生下来个个是善良的,思想行为受社会的污染,变坏了。

我们教孩子们读《三字经》,读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这十二个字太深了,可以写部一百多万字有关教育的书。它说人性本来是善良的、平实的,就在目前。性在哪里?就是生命的本来;而思想哪里来?人性里头来的。“性相近”,人性是近于善的,每个人都是好的人。所以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人性是善良的,慈悲心本来都有,这是“性相近”。为什么人性会变坏?没有受到好的教育,“习相远”,习惯受了社会、家庭父母等种种的影响,因此离开善良的人性越来越远了,所以社会上坏的人多,善良的人少。我们自己的行为思想也是这样,坏的念头思想、情绪多了,善良清净这一面就少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所以刚才提到要学习善的一面。

可是同样是儒家的荀子,他提的意见不同。他是孔子徒孙辈的学生,跟孟子差不多同时,他认为人的天性是恶的、自私自我的。譬如一个婴儿,当他饿了要吃的时候,只管自己要吃,如果是双胞胎,两个同时饿了就会抢着吃。因为人性本来是恶的,所以要教育,教育是为了把恶的习性改正为善良,这是教育的目的。同是儒家的哲学思想,有主性善、性恶之异,这是中国文化几千年前就有的哦!当时在西方的教育,还没有我们讨论的这样高明。

有一个与孟子同时的学者又不同了,就是在《孟子》书上提到的告子。告子说人性天生非善非恶,善恶是人为加上识别,碰到事情有了是非分别起来的。他说人性像一条毛巾一样,你想折迭成什么形状就成什么样子,所以需要教育,塑造成个好的人格。告子是主张人性不善不恶的。

第四家,墨子(墨翟),跟儒道和诸子百家都不同,他认为人性生来如白净的丝绸一样,无所谓善恶,无所谓不善不恶,同告子的说法差不多,但略有不同,看社会教育给他染成哪个颜色,就变成那个颜色。

6、罚或不罚 打与不打

教育是讲什么呢?教育的基本原则是改正人性,使人向善良的方面走;教育就是政治,就是法律。一个国家政府的领导人,希望全体老百姓向善,可是老百姓不上道,因此用法治,用刑罚,所以中国的教育从春秋战国周秦以前就打手心的,这个叫夏楚,不是随便打的。我们小时候是受这个教育出身的,老师坐在那里,让你背《古文观止》哪一篇,背错了三个字,在手心打三下,轻轻的处罚;如犯了大的错误,把手掌垫起来打,那就严重了。

前两天我一个老朋友杨先生来找我,他都八十几了,他说老师啊,我和您上下有五代的交情,我把儿子、孙子也带来见您的面。那天他坐在这里,听到我们谈孩子们的教育,他说教育怎么不打?要打的啊!我们就是打出身的。他的儿子都四十几了,都是喝过洋水的留学生。他当场在这里讲,他说你问我儿子,我的儿子小的时候被我痛打,不是随便打,他做了一件大错事,我叫他趴在凳子上,裤子脱下,我气得一下找不到东西,直接用手打他屁股,打得很厉害,我手都痛了三天。他儿子在那里笑,说:“爸爸你是痛了三天,我痛了四十几年,现在还在痛呀。好在爸爸打我一顿,我改过来了,不打就改不过来。”他父子俩对笑。他说对嘛,教育有时候非打不可。

这是讲打与不打的问题。我们现在的教育是不准体罚,我可不是提倡打人哦,是讲历史故事给你们听。其实打或是不打很难说,像我带兵的时候有一度不主张打人,做错了事怎么处理?立正,站在前面,两手左右平伸,两手指头各拿一张报纸,站一个钟头,手不准挂下来,只要低下来就要挨打。你们去试试,站十分钟看看,保证要你的命。说起来我没有打人呀,但比打人还严重。

我们谈教育,讲人性善恶,都讲了,教育是改进人性,究竟应该严厉的处罚,还是只讲原谅呢?其中大有问题。我们现在这里办的是实验教育,我跟郭校长讲,我们办这个教育究竟是对还是不对?心情负担非常重。刚才讲的,都是这里宾客真实的故事。前几个礼拜,一个老朋友来,说他正接手政府一个机构的首长,原来的首长犯了贪污罪。这个朋友同时也在做慈善工作,以及推广农村教育,他的地位不低哦。他说:我接手那一天,背了个包包,自己坐出租车去。他们还没有上班,只晓得那天有新的领导要来接手。我自己推门进到办公室,有一个职员看到我,问你干什么的啊?我也没有讲自己是什么人,只说我来报到的。那个职员态度还蛮好,说你请坐吧。

我就坐在那里等,也没人理我;坐了半天,我说老兄啊,我来报到也是个客人啊,请倒杯水给我吧!那个人就起来倒水,又问我姓什么,这时他大概想到了,就赶快打电话给另一个比较重要的长官,说某某人已经到这里等你们了。我说你不要打电话,他正在路上开车,听说我先到了,他万一紧张,出了车祸就糟糕了。

我说你这个毛病啊,素来作风很民主自由,很好啊。后来你上任讲些什么?他说我一上任就说,我晓得公司损失很大,还有很多烂账,我明天正式上班,你们有许多手头不清的、拿了钱的,赶快归还;如果来不及归还,就赶快把你手边那些钱捐给慈善机构;如果真来不及捐给慈善机构,就去捐给和尚庙子或教堂。再来不及啊,在家里后院挖个洞,深深的埋下去,但是你不要被我们挖到,挖到就对不起了。我听了哈哈大笑,我说你讲得很有意思。他说老师这样好不好?我说你讲得非常幽默有趣,也只能这样处理,真的一翻出来,有很多人贪污,你怎么办?只好送去法院了。这是讲人性的问题。

教育同人性有关系,你说一个年轻人犯了错误,是原谅他,让他自我反省改正?还是处罚他呢?这是人性的大问题,至于处不处罚,或让他自我坦白反省,很难下定论,要临机变通的。总之教育是启发引导人性往好的路上走。如说完全只用爱心、只用自动启发的方法,除非教的是圣人。

清朝有一个很有名的大案,你们在书上大概读过。有个年轻人犯罪,做土匪头抢劫,被绑到刑场。杀头以前的老规矩,做官的要问,你还有什么话吗?这个时候他提出来的,做官的要为他做到。他说我想见我的妈妈一面。那应该,马上派人把妈妈接来,母子两个都痛哭啊。妈妈问说你还有什么话讲?他说妈妈你很爱我,我马上要死了,要离开你了,我要求吃你最后一口奶。他妈妈解开衣裳给他吃奶,他一口就把妈妈的奶头咬掉了。他妈妈痛得骂他,他说我今天的下场就是你教出来的,我从小爱偷拿人家东西,你不阻止我,还鼓励我,说我那么聪明那么乖,让我认为偷人抢人是当然的,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

所以我们从事教育的人,要怎么把人性教好,是个大问题,不要轻易下结论。像诸位老师那么尽心,昼夜关照孩子,可是对教育的方法、教育的诱导,向哪一条路上走,很值得研究。我们这里是实验学校,大家有时间再做讨论。


分类:南怀瑾书名: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