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1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九、谈中学与西学的体用问题(02)

第一堂(02)

4、戴鸿慈的资料 蒋梦麟的说法

刚才提到过,我想先把结论放在前面,让大家注意,我找个资料给大家做参考。你们诸位都是全国的菁英,我们看看这篇文章,这是清末政府指派出洋考察的五大臣之一戴鸿慈写的。他是广东人,当时是户部侍郎,后来还做过尚书。他出国考察整个欧美的文化,回来写这个奏折,非常有名。他八个月当中把当时欧美的政治、体制、一切文化等等搞得清清楚楚。不像现在,虽然出去留学三五年或者七八年,还不如他弄得这么清楚。他回来后,建议国家的体制非改不可,但是他不像康有为、梁启超等闹戊戌政变,他不来这一套。他的建议非常有力,文章内容很好,就连慈禧太后也听进去了。

这一篇资料很值得一看,本来想与大家一块儿讨论,但时间来不及了。可是希望诸位不要像看现代书那样看,那样看是有问题的。如照现在看书一样,好像不过如此,那你就没有学问了。看这篇文章还必须要有一点古文基础,中国的古文,是把不同的方块字,一个字或者两三个字,好多观念累积浓缩在里头,不像现在学西方的白话文,一个观念用几十个字来说明。我常常说,看现在的文告、翻译的书,或是写成的文章,句子好长哦!二三十个字一句,看了下半句不晓得上半句说什么了,都是堆积起来的。如果用现在这个方式读,你就读不懂古文了,希望大家注意,仔细研究一下。

我作了一个大概的结论,先提到前面来讲。中国禅宗在唐代有位三平禅师,他与曾经反对佛道的韩愈一样有名。韩愈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是,“一言而为天下法,匹夫而为百世师”,这是苏东坡恭维他的(见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

看起来韩愈是反对佛、道,但他最后是学佛修道的。有一次他被贬到广东潮州,当地有个大颠禅师,韩愈就去请教他,向他问道。他问的是形而上的问题,大颠禅师没有讲话,只是在座位上敲两下。韩愈当然不懂;这时站在旁边的是年轻徒弟三平禅师,韩愈只好问他,师父刚才是什么意思啊?三平禅师说,这个你还不懂吗?“先以定动,后以智拔”,先要做工夫宁定,宁定后自己的智慧发起,可以大澈大悟。后来韩愈懂了没有,谁也弄不清楚了。

三平禅师后来有一个偈子,我认为这与“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问题有关了。他的偈子说:

即此见闻非见闻
无余声色可呈君
个中若了全无事
体用何妨分不分

即此见闻非见闻,无余声色可呈君”,这个眼睛能够看见,耳朵能够听到,脑子能有思想,都靠不住,因为我们的思想是生灭法,每个念头都把握不住的,思想学问随时都会溜了过去,也靠不住,究竟是唯物唯心还是个大问题。“个中若了全无事,体用何妨分不分”,这个里头的道理,由形而下到形而上,真的澈悟了,了解了,什么事都没有。我现在引用“体用何妨分不分”这句话,来答复诸位所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问题。

第二个结论,我们晓得中国原来都以北大为最高学府,推翻满清以后有位校长蔡元培,后来因有蔡元培、胡适等人物,才引出新文化五四运动这些问题。后来蔡元培下去了,这个历史经过就不谈了。接下来的校长蒋梦麟,也是浙江人。蒋梦麟最后退到台湾,晚年在台湾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就是创建了“中国农村复兴委员会”,简称“农复会”。当时开始做农复会时,他向蒋介石老先生讲一句话,他说你要我来做有个条件,党与政府不能进入干涉,完全由技术领导。蒋老头子与毛老头子不同,他说:“好!我们不干涉,只是帮忙。”所以农复会对台湾的农业复兴以及农业市场,一直到现在贡献很大。

蒋梦麟也已过世了,他曾着了一本《西潮》,西方文化西潮影响中国,你们同学应该找来看看。他中西文化当然很内行,现在我要讲的还不是这个。我讲的是《西潮》出版后,蒋梦麟在晚年说:我是三家学术用一辈子。哪三家?“以儒家的学问作人,道家的学问处世,鬼家的精神办事”。我们当时听了,不禁要问,蒋先生啊!你说的鬼家是鬼谷子吗?他说不是的!我说的鬼家是学洋鬼子,以西方的逻辑来处理事情。所以,以儒家的学问作人,道家的学问处世,鬼家的办事方法,这是讲体用问题。那么这是我们今天这个题目大概的结论,虽是笑话式的,也有很深的意思,大家可以体会。

5、西学为体的百年

接下来,广东人孙中山先生以三民主义号召全国起来革命,推翻满清的王朝。三民主义吸收了洋学,引用英美的文化,立法、司法、行政三权独立,加上中国古有的监察与考试两权,变成五权宪法。他的理想是以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建立一个新的国家体制。孙中山所创立的国民党推翻满清帝制政权,准备用这样一个民主的体制立国,所以国民党的政府有五院,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监察院、考试院,五权分立,是平等的。但国民党推翻满清以后,来不及统一中国,就碰到问题了,西方文化的军国主义也来了。这时的国民党很可怜很可怜,可以说各省的强权军阀各自独立,直到北伐打到南京为止,根本还没有完全统一中国,只是名义上统一。当时南方的两广、福建,西南的云贵、四川,直到湖南、长江以南各省,及西北、东北各地,都是军阀割据,拥兵自重,国民党中央没有真正的统一过。这时留学生回来,又反对“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其实不管西学、中学,一片混乱,一概都没有用上。事实上,那时大家只有一个观念,“枪杆下出政权”,才能维持各省的独立。

民国六年时,俄国人的革命成功,人民势力起来了,由俄国变成苏联。苏联是一个空洞的组织,实际上是以俄国为基础的阴谋,利用共产主义推广称霸全球的第三国际。接着是民国八年的五四运动。严格讲五四运动不是文化运动,五四运动最初的动机,是起来反对北洋政府与日本偷签的几乎等于卖国的“二十一条”。我们现在把五四运动戴上很大的高帽,称为文化运动,真是个问题,对自己的历史没有搞清楚。就算这个是伟大的文化运动吧!即使在这个阶段,中国根本也还谈不上资本主义的社会。另外如无政府主义、三民主义、君主立宪、民主自由等,各种各派的西方主义思想纷纷涌进,凡是欧美留学回来的,就把西方所有东西都搬回来,在我们这个国家政坛上都试用过。直到现代,我们用的还是马克斯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等等。所以我说现在影响中国、影响全世界都是西方文化的思想,一个是达尔文的进化论,一个是马克斯资本论,一个是凯恩斯经济学理论,一个是弗洛依德的性心理学,再勉强加上一个是美国人杜威的实用教育。就以自然科学来说,大家都还在牛顿万有引力定律与爱因斯坦相对论的范围。我们几十年来引进自然科学的教育,以及精密的科技,哪一样不在西方文化的体用里头打转?现在只是很简单的带过去,详细的说都有凭有据。

但是我们一百年来都在自吹自擂,称道自己的中国文化,轻视西方。尤其现在人所称“中国文化的特色”一辞,我常常请问什么是中国文化?我们到今天的所有体制,没有一个是中国文化真正的精华啊!这须要我们大家注意研究了。我们这个国家由现在展望未来,究竟要走怎样一条路?这是诸位同学肩膀上的责任。这一百多年来,虽然高喊“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根据我们刚才随意的述说,事实上通通是西学,没有中学啊!大家当然是中国人,还认得中国字;而今中国字还有认不得的,就是简体字。吃一碗面写的是脸面的面,我们吃面是吃这个(师手指脸),中国文化根本连字体都有了问题,太丢脸了!几十年前,甚至还有人主张整个废除中国字,用罗马拼音,学外国人拼音讲话就好了,要把几千年的文字都废掉。这也是有凭有据的事。因此我们研究中国这些问题,要以一个多世纪作对比来研究。

太阳东边出来从西方落下去,研究这个世纪,要从三百年前开始才行。刚才首先提出来龚定盦的时候,那是由乾隆到嘉庆时代,已经开始有了变化。再严格的讲,大家常常讲到西洋文化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仔细研究一下在文艺复兴以前的西方,就知道西方在将近一千年之间,都是在宗教的文化笼罩之下,这在西方历史称之为黑暗时期,所以才有马丁路德的宗教革命,以及十六世纪文艺复兴的突起。当然大家或许没有仔细研究这个问题,但至少要了解西方文艺复兴这个名称。文艺复兴是绘画、歌舞等文艺解放,向自由主义的路上走;接着是科学的发展。这个时候,大家都忽略研究印度、中国两个古国文明的变化;同时也要兼带研究日本、朝鲜等与西方文化接轨的事迹。

最有趣的是,你们看看这一百年来,所有的民主党派用的名号和精神,哪一个不是西方文化的代表?例如民主进步(简称民进)、民主社会(简称民社)、民主革命(简称民革)等等,有哪个用的不是西方文化呢?嘴里还拚命说中国文化了不起,这不是使人笑掉了大牙吗?

6、西方的毒害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问题来了。现在我们讲印度做一个参考,几千年来的阶级观念,到现在还是存在,印度几千年来的文字、语言,没有统一过,至今还有几十种。如果研究世界上的宗教,天主教、基督教的来源都是印度。在清初时期,印度已经不行了,荷兰与英国早在印度成立了东印度公司。这个时候,你们同时要注意研究外贸商业经济等问题。尤其是英国的东印度公司,他们发现有个东西——鸦片,是中国人所爱好的,可以利用它到中国赚大钱。我不但看过鸦片,也亲身经历过,像我们家塾的老师们都抽鸦片,抽鸦片是在床上面对面躺着,中间点着一灯如豆,那个境界有如辛稼轩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躺在那里吞云吐雾,身旁有最好的浓茶和点心,的确是很浪漫、奢侈、暗昧的享受。

抽了鸦片以后,人的思想状态近似于服用美国二三十年前发明的迷幻药(LSD)那样。我好几个美国学生曾经拿LSD来吃,说吃了以后会得定升华,可是很难受。后来我有一天出门了,三个美国学生来我家,等我一回家,发现家里极其脏乱,我睡的床被都是脚印。他们说:吃了迷幻药以后,我们看到老师已经飞到了峨嵋山,我们跟到山上找你。他们就上床,把我的被子当成峨嵋山,爬上去要找我,所以弄得家里一塌糊涂。我说这个东西那么厉害啊!拿来我试试看受不受影响。这些美国学生听到我要表演,那个高兴啊!我吃了三个,非常难受,后来好像灵魂就飞出去了,很舒服,人似乎就忘身、忘我,但是脑筋发胀。发胀大概是我的境界,我硬用禅定方法把它化掉了,两个钟头坐在那里不动。之后下座,他们说:噫!奇怪,怎么老师一点事也没有。我说你们错了,我经历了很多事,我用了很大的定力才把它化掉。所以,现在我对那些吃迷幻药的人很了解。

你们注意,清末民初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几乎全国都在抽鸦片,连清朝道光皇帝也沾上了,这就知道为什么林则徐要烧鸦片了。我们算算当时每年因买鸦片流出国外的资金有多少啊?大家学经济的没有太注意过这个问题。这个时候中国没有靠美援、外汇,没有靠台币,也没有靠港币,这些钱哪里来的?尽管如此,我们国家还能够存在,这是个经济问题。鸦片战争以后,我们受外国列强的侵略,每战必败,赔款多少啊?这个赔款也没有靠美援、外汇,也没有靠台资、港资。我们中国钱怎么那么多?赔了那么多钱,也没有把我们赔垮。大家要注意这个,这都是严重的经济问题,你们要把这些统计下来。

印度呢?更不得了,可是印度今天还是那么活下来了。这两个东方古老的大国,受外侮侵害,真是疲惫不堪。最近听说有一篇文章,说东方两个国家,一个印度,一个中国,一两百年来没有侵略过人家,都是受列强所侵略欺负的,可是列强对这两个大饼,始终无法完全吞没。什么原因啊?这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我们对“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要认真的仔细思考研究。大家都晓得那么讲,如果根据我所了解的资料,不管资本主义也好,马克斯主义也好,自由民主也好,都在东方中国的政治舞台上一幕一幕扮演过。譬如说经济的建立,我常常说你们研究一下中国,讲经济建设的先要研究《管子》,发展经济强国的主张非常多。《管子》这个不是随便读读的,要真研究我们今天所讲的许多观念在《管子》这本书上都有,这是“中学为体”的问题了。

先休息喝点茶,我们再来讨论。


分类:南怀瑾书名: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