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1世纪初的前言后语》十三、谈神通与特异功能 (02)


2、是神通,还是神经

第二点讲神通。

神通是古代时中国人的翻译,从梵文翻过来。你要读古书,尤其在孔子以前道家的书。先不讲道教,道教是后来才有的。中国的传统文化经典《管子》,里面有四个字,“神其来舍”。打坐做功夫的人,到某一种程度,我现在没有讲佛,没有讲道,只讲修养到某一程度,那个神会进来。不是说我们现在没有神哦,人生来就有神,只是我们的神散在外面、散乱了。打坐做功夫修养好,神凝聚回来,叫“神其来舍”。这个身体是房子,神进来住在里面,所以叫神仙。每一个人、每一个孩子生来都有精气神,没有经过修炼,神是向外散的,特异功能就是神向外散了。“神其来舍”,道家叫做结丹,也就是佛家的入定。

怎么样叫入定?怎么叫结丹?讲明白了,中国有四个字,“神凝气聚”,神回来住在这里不动,神跟气凝结了。所以道书上讲“重安炉鼎,再造乾坤”,在我们自己父母所生的这个生命,把气脉修到变化,重新变化,现在讲就是复制人,由自己生命再复制出来一个生命,不须要经过娘胎的,这个叫脱胎换骨。变神仙,重要的是靠修炼神跟气两个。我们普通说,你看起来很“神气”,这是指普通人气色很好,但神跟气没有凝结拢来。凝结拢来变成神了,把精气都化了,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还丹了,就“重安炉鼎”。这才是中国所讲生命的功能,有一套方法,有一套程序,有一套公式,大家搞不清楚。所以完整的说,男孩子没有破身就是精不漏,女孩子月经还没有来,性没有冲动。到女孩子开始第一次月经来;男孩子十五六岁时有几天,两个乳房会发胀,就开始性欲冲动,经过这个就不行了,生命破了,要重新修炼过。

那么普通人呢?在没有修炼以前,我们这个生命的神都向外面跑,所以普通人就没有神通。神通有五通:天眼通,能够无所不见,不是这个肉眼哦,无关的,眼睛蒙起来一样看见,那是意识上有个眼睛,在佛家叫做“法处所摄色”。耳朵可以无所不听,《封神榜》上天眼通叫千里眼,天耳通叫顺风耳。鼻子通,舌头通,这个大家都不知道。还有身通,身通叫神足通,道家精气神炼好了,身体可以在空中走路。在空中走路成神仙了没有?没有,那叫做天仙;活了几百岁,叫做地仙,都还没有到神仙,在空中走路不过是神足通,整个的身体通了。所以普通我们讲神通,就是你说的不用肉眼看东西,不用耳朵可以听,特别是千万里以外的声音都可以听到;还有像台湾、香港有些人说有特异功能,给人家治病,“你在美国,什么病啊?”电话约好时间,坐在这里打坐,就把你病治好了,这个也有啊!这几年很多人玩这个。我看到很多,心里都在笑,这一些都属于小通灵里头的小五通,真的神通没有的。

刚才讲五通,还有他心通,你心里想什么?瓶子里装什么?心里一定知道,这也不是看到哦,是他心通的一种。宿命通,他就不知道了,我前生是什么人?我再前生又是什么?是男的、女的啊?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我?这个叫宿命通。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缅甸、印度都有,现在也有,但很少。现在美国人讲生命科学,正在研究追踪这个。他们到印度去看一个小孩,他生来就讲前生我是哪一家的、住在哪里,譬如说我是这位老太太前生的先生,然后说有个东西放哪里,真能把前生东西找出来。现在美国开始在研究,录下影像,我也看过这个录像片。

前面讲的神足通更少见了,你们学密宗的,看《密勒日巴传》(又叫《木讷记》),最后讲空,就在空中走路。那飞机票还要不要买了?照样要买飞机票啊。

现在没有真五通的人了。神通的原理道理,心理关系怎么变化,我都可以给大家讲出来。但我没有神通啊,我是非常普通的一个人,一辈子爱乱吹牛的一个糟老头子,我只是讲这个学理给你听。真神通不容易,没有了。我活了九十多岁,道家佛家的朋友太多了,到我前面,我只好一笑,他那一些本事到我这里也使不出来,也没有用了。以前我住在香港,有好多特异功能的人到我前面来。我说在这里做表演啊。搞了半天,他说“你这里磁场不同”,我只好笑了,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碰到空的地方,什么本事都玩不出来。你喜欢他就玩得出来,格老子不喜欢,看你这一套我还不如睡觉,也不管你,也不理你,他就没有办法。这些所谓神通没有一个是真的。

那么有许多是依通,靠画符或者念咒,或者一种特别的功夫,心念特别动一下会起作用,这属于依通。修通,打坐做功夫出来的,现在也不多。此外你说北方什么特异功能,我不讲名字,有的是妖通,是另外有一个生命妖怪附在他身上,你看《楞严经》五十种阴魔里头,就有一种是鬼通。依通、妖通、鬼通都是靠另外一个生命,换句话说这类的人,拿医学检查,必定百分之百是精神分裂,不正常,脑神经的问题。

好了,这个给你介绍完了。我们有几个好朋友,也有外国特异功能人士,大概八月间,会带脑电波仪器到这里来,他们也测验了很多喇嘛,还写了脑科的书寄给我看。我还有个老朋友,都七十多了,他叫我老师,他是真正的西医,脑科的世界权威,过两天也要来,他编译的,研究打坐修行关系,寄来给我看,我笑一笑摆在旁边,不承认。我说你们找来几个会打坐的,就叫做有禅了吗?禅包括四禅八定,他到哪一禅、哪一定的功夫你都不知道;会打坐的就找来测验,说这个脑电波与这个打坐人的关系如何如何,这样就叫做禅?我说那是狗屁,脑电波测验睡觉的人、做梦的人,与醒着的人都不同的呀。我说你脑科专家,把一岁到一百岁的人,每一年、每一个月做个测验,你再拿资料给我看。不是这个样子的呀,你这些不是科学。在我的观念,你们根本不懂科学,这个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脑电波不同,在情绪安定的时候不同,感冒的时候脑电波不同,不感冒又不同,抽烟的时候不同,喝酒的时候不同,你做过这个研究吗?你没有这些数据,叫什么科学啊。要我来骂人很容易,因为我平生无长处,骂人为快乐。我说你们这个资料我根本不承认,你们拿这一套的理论基础来看病,一定是错误的,这就是逻辑上以偏概全的错误,知道了一点点就认为整个是这样。所以第二点跟你谈神通的道理。

3、神通无用,价值有限

第三点,将来怎么走?你这个坚持下去是对的,但是不要那么固执。我知道你,也支持你,可以做有限的研究,用现在的这些方法来测验研究都是“有限公司”,有限的!我是故意借用法律名称,法令规定公司有有限责任、有无限责任。我的口音,你听懂吗?是有限的。

你刚才说的,把药片从瓶子里拿出来,这个不叫搬运法,勉强叫小搬运还可以。搬运法,大搬运是用鬼灵的,拿到刚死的人的八字,还年轻,有年龄限制的,用他的八字念符咒,不准他的灵魂投生,让他跟在旁边,硬是搬运,可以帮你搬桌子、搬东西耶,那个叫搬运法,有它的修法的。

至于神通就不是这个鬼的搬运了,那是神而通之,前面讲过,要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神炼到身外有身,这个肉体以外,自己复制、制造了一个生命,这是神通了。佛家过去笑道家的人,“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在身体上修气,练习呼吸,气脉打通,有特异功能,手里会举起什么东西,这个指头一指,瓶子就破了,房子也破了,但这都是只修命、修身体,不修性,没有明心见性。而道家的人笑佛家的人,反过来讲,“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你打坐、念佛,修六妙门,这些只修祖性,求明心见性,不修丹,没有锻炼这个身体,做不到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永远也不会成功。两方面互相批评。其实要性跟命都修,身体复制出来另外一个身体,又明心见性,才叫做仙佛,才叫神通。

道家说阴神阳神,这里再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你们山西那边,宋代,有一个和尚跟一个道士(张紫阳真人),两个人是好朋友。道士晓得和尚有功夫,明心见性了,但是阳神没有修好,只有阴神。两个人约好,如李白的诗说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的琼花开了,老兄,我们两个明天中午在扬州玄妙观看琼花,好不好?”两个人比功夫。第二天两个人各打各的坐,都到了扬州的玄妙观,看了琼花。两个人碰面谈话了,“我们回去吧!可是回去要留一点纪念,我们各摘一朵琼花带回去。”到了下午两个人都出定了,这个道士就问,花呢?这个和尚回答,没有。其实他也摘了,可是他是阴神,摘了却拿不出来。他问道士,你真有吗?“花在这里”,道士从袖子里拿出花来,他这是阳神,有形有相。

现在这种事情拚命的研究,研究完了,你以为拿到世界上有用吗?帮助人干政治,帮人天下太平,做得到吗?永远做不到!譬如该有地震的时候,你手一指,把地震止得了吗?这个劫数来了,有大瘟疫来的时候,吹一口气让瘟疫不生,做得到吗?所以我常常告诉学佛学道的人,你看西方三圣,阿弥陀佛是主体,右边是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左边这个菩萨叫什么?叫大势至菩萨,那个大势一来,所有神通都靠不住,都没有用。像你的老太爷(医生)了不起,如果在,我一定给他磕三个头,你的老太爷很有修持,至少是阴灵入圣,阴神成功了,真了不起。但是人的生死一到来,你说你叫老太爷不死,做得到吗?大势至菩萨来啊,神通无用,所以我讲神通无用论。

但是做生命科学的研究,是有价值的,所以我回过来还是说支持你,但是不要那么固执了,真神通很难。神通是生命功能的一种,是值得研究的事,是一个科学的问题。

如果要真懂这个,要研究佛学里的法相唯识学,我这里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但是我还没有讲,还没有对象,等正式要来听的时候,准备半年一年讲这个,把法相唯识学配合禅密的修炼,才讲。现在西方,美国新兴两门最新的科学,一个认知科学,一个生命科学。要懂认知科学,一定要懂中国真正的法相唯识,以及道家密宗气脉之学才可以。现在美国在学术科学上刚开始萌芽,他们所讲的生命科学,走到心理学路子上,是以唯物观点做基础,是从现有心态现象去做分析、研究,是表层的,并非究竟,不是真懂。

这个我们要做,所以我说支持你,少数人研究。这个到底是少数人的事,你希望国家正式研究,这不行。我讲过,要害美国很简单,叫美国六、七亿人口通通学打坐,三年就瘫痪了。要是中国十三亿人口都学特异功能,这个国家完蛋了。所以我说不要迷信特异功能,这是少数人的事。你是作官的就知道,假使你整个山西的人,全体都搞这个,那完了。政治有政治的哲学,有政治的道德,这个特异功能有它的道理,对生命科学的发展,做医学的贡献,做卫生的贡献,做特殊的研究,还是有好处的。

现在有人说是伪科学,乱讲,哪里有伪的啊,科学本来就是假的,哪个科学是真的啊?科学所知的都是偏见,不是全面,真假谁能够确定啊?说中国传统的老的东西是伪科学,自己新的东西到了明天又给人家推翻了。牛顿发现了地心引力,爱因斯坦一推翻他,他就完了,但是最后还是被承认。以前我们都吃阿斯匹林,后来医学界说阿斯匹林有毒啊,怎么怎么不好,现在回过来拚命捧阿斯匹林。唉,科学家你都不要信,就是这么一回事。我支持你,但是不要希望普及,做不到的,这个不是普及的学问,是一种特殊的学问,对大科学的研究有帮助,对一般不懂科学的没有帮助;对大医师有帮助,对一般小医师,西医中医,没有帮助,他不懂。就是这么一回事。


分类:南怀瑾书名: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