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1世纪初的前言后语》十四、谈“照明三昧” (02)


4、照明三昧——生命的功能

再进一步呢,告诉大家。我说过,我们自己同学们,你们修行很多年,打起坐来闭着眼睛什么都不看,实际上你们都在看,对不对啊?(同学回答:对!)打起坐来,眼睛前面有很多光影,实际上半盲,没有看东西嘛!虽然没有看东西,而前面有没有东西啊?有很多境像都看到,乃至看到山、看到水,对不对?(同学回答:对!)有些还看到菩萨,看到草木,还有些朋友坐得好,完全忘记了眼睛,看到整个的世界,有没有?多少有点经验吧?(同学回答:是。)

好,这个生命功能,叫做“照明三昧”。注意,照明的功能,照相的照,光明的明。就是利用黑暗,包括你们失明的朋友,虽然看到前面黑暗,但黑看中间有影像。我这几个宇,大家听清楚没有?苏州的明友听懂我的口音么?(回答:听懂。)黑暗的当中有各种影像。你看见没有?看见的,不过你不承认,因为你被光色骗了。那些影像是什么?很神奇的。

所以学佛修道、做工夫的人,有个名称叫“天眼通”,不用肉眼,可以看到三干大干世界的影像。这个叫天眼,天然有一只眼睛。譬如当婴儿的时候,生下来眼睛闭着在吃奶。你说那个婴儿眼睛半开半闭的,看到没有?

有时候健康的婴儿,还在笑呢,一边吃奶、一边笑、一边脸上有表情。他等于我们没有用眼,闭上眼睛,在梦中玩,看到的世界非常大,玩啊讲话啊,所以脸上有这个表情。

在看不见的黑暗当中,你们天天都在看见嘛。换句话说,失明的人,睡一天一夜,等于我们睡一夜,他白天也可以在睡眠。在黑暗中能看到,这个发起的生命功能,是天眼通一部分的作用。这个“照明功能”,是我们生命下意识就有的功能。假设自己耳朵聋了,就不需要这个耳朵,我内听声音,还是有声音,这个也是生命的功能。

这一点,大家静下来体会,我贡献给失明的朋友们,忘记了身体,忘记了脑的观念,忘记了一切医学的理论。现代医学科技进步,已到了二十一世纪,我最近常常告诉大家,现代人有个最迷信的东西,比任何宗教还迷信的,就是迷信科学。什么叫科学?科学是没有定论的东西。今天发现的真理,到明天发现新的,就又推翻了原来的,它是个未定数。科学的前途很远,你不要光听现代医学、科学,我讲的也是科学,是生命的科学,而且是以我的经验告诉你们。例如我,眼睛好像看不见了,自己还把它挽回一点,好像好一点,也许明天我也失明看不见;可是我告诉你,看不见没关系,一样的走路,更轻松了。

有个例子,这个例子牵涉到宗教。说佛教里头有一位大阿罗汉,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阿那律陀,他失明了,佛叫他不要怕,由黑暗里头发现自己有个功能看到一切,因此他得了天眼通。他为什么失明呢?因为他喜欢偷懒睡觉,有一天他的老师释迦牟尼佛呵斥他,怎么不用功,那么偷懒。他就惭愧哭泣,昼夜用功,一下子用功过头,把眼睛弄瞎了。佛很怜悯他,你怎么这样搞呢?他说你骂我,我就用功嘛,昼夜不睡觉,所以失明了。那看不见怎么办呢?释迦牟尼佛就教他在黑暗里头,发现自性光明,发现另外一个生命功能,他就得了天眼通。但是得了这个天眼通以后,他的肉眼好起来没有?没有,肉眼还是看不见。有一天,他的衣服破了,他拿了针线在那里叫唤,哪位师兄弟、哪位同学能帮忙我穿线啊?这些同学在打坐或做学问,没有注意他。他的老师释迦牟尼佛听到了,自己赶快下来,过去帮他把针线穿好。他就问,是哪位同学帮了我,谢谢你。释迦牟尼佛说,是我。他吓了一跳,说世尊啊!你怎么亲自来帮我穿线呢?佛回答说,同学们没有听见,都在用功,我在修功德、做好事,帮忙失明的人,有什么不对呢?他说,佛啊,你还要修功德吗?佛说,做好事、修功德是没有休止的,任何地位,任何立场,都要去帮助别人、做好事。

我今天看了苏州来的失明的兄弟姐妹们,那么努力,我非常受感动,把我的经验贡献给你们。不要认为我有天眼通,我不过有一点不同而已,所以把我的经验告诉你,不要被白天的光色把自己骗了,我们这个生命里头的功能,发出来是很伟大的。当你们有特别发明、发现的时候,来!我拜你为师。

先讲到这里,再看看学医的同学们,吕先生这里有几位医师吧?发表一些高见,或者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

5、对话与答问

吕先生:老师,我请问一下。

南师:这位吕先生是做医学方面的工作的。

吕先生:按照西医的说法,眼睛,就是由眼神经,通过脑神经,然后通过品状体折射,产生光明。如果一旦没有了光明,老师讲的这个“照明三昧”,它发起的根在什么地方呢?是生命这个本体的光透出来了,还是另外有一个照明三昧的根子发出来的呢?

南师:你问得好。不过你一个问题里头,有两层逻辑观念。第一层,你刚才引用我们现代医学讲的,眼睛通过视觉神经看见,对不对?视觉神经在后脑部位,与中医所说的风池、风府穴这里有密切关联。所以年轻同学们,做功课多了,我叫他们眼睛闭着,转一转,赶快按摩后脑。

通过眼神经看到外面照明,不是光明来照眼睛,或眼睛去找光明;也不是黑暗来找眼球,是视觉神经去接触黑暗。这是第一个逻辑,第一个问题。

眼睛好的时候,要保护眼睛,要注意后脑视觉神经。视觉神经和听觉神经是连着的,跟鼻子的嗅觉神经也连着,下来呢,跟喉咙的神经,咽喉连着。我们普通叫喉咙,古人有称为“左咽右喉”,咽是食管,喉是气管,其实就是前喉后咽。那么,这个视觉、听觉、嗅觉神经,这个系统,等于我们现在用收外层空间或外国信息的雷达,我们的脑部神经,有十二对二十四条,就是像雷达一样,向外接收信息。

所以我们这个生命,眼睛看东西,对于我们来说,伟大不伟大?一般都觉得伟大,伟大个屁!眼睛看东西,只看到前面和斜角左右两边,四分之一这么多。鼻子、嘴巴更差,只管接触到的。最厉害的是听觉,上下左右十方的声音,都听得见,所以声音也是修行中的重要法门。

第二个逻辑问题,你问的是照明三昧。你的问题是,没有眼睛、看不到光明,或者闭起眼睛来,忘记肉眼看到的光明,这样要怎么发起照明三昧?天眼怎么发起呢?照明三昧不是神经系统,是意识境界、心的境界。这个意识境界,譬如我们会做梦,对不对?请问失明的朋友,有没有做梦?(回答:有!)你梦中还是会看到东西的,在梦中,看见的功能并没有坏,发起的这个就是天眼功能。答复完了。满意不满意?

吕先生:满意。

南师:难得吕先生对我满意。(众笑)

张先生:我问一个问题,什么是三昧?

南师:三昧是个名称,是梵文的翻译。我们翻译中国文字,不需要管它“三妹二妹大妹”了(众笑)。三昧,是梵音,发音三摩地、三摩咽多地,中文喜欢简称,翻译成三昧,也就是定境界的意思,你听懂了吗?

张先生:听懂了。那么照明三昧和妄想的区别在哪里?

南师:妄想起来,是思想分析的作用;照明三昧是意识思想没有加以分析。譬如你等一下要回上海了,明天一早要回成都,要怎么样乘车,这些都是妄想。照明三昧,则是在完全宁静的状态,好像一片黑暗一样。其实真正的宁静是黑暗哦。黑暗中定久了,身心空了,黑暗中会有各色的光起来,自性的光明就发动了。例如,北极没有太阳光照到,但有极光就会发起来。深海动物的体质很大,深海是黑暗的,太阳透不到底,那些生物自己会发光的,谁给他发光啊?

所以生命的功能就这样伟大。这个时候,意识,不是身体哦,也不是神经,很清楚的,照明三昧在这里。这很难懂,你还要好好用功呢,如果不懂你就再问。你如果这样就懂了,我倒很佩服你(众笑)。我都觉得我没有说清楚,你说懂,我就很奇怪了。

李先生:我想藉张先生的问题,继续深入。如诸葛亮讲的“宁静致远”,事实上,要真正发起照明三昧,第一要心里很宁静,第二再慢慢进入寂灭,那个时候才发起照明三昧,对吗?

南师:差不多,你问的比较实际一点。照明三昧,就是观自在菩萨,观察自己。譬如失明的朋友更好办,外面形象看不见,前面一片黑暗,就认黑暗光是我的生命,这个肉体、神经都不管,这个光就是我,我就是光,认为光与生命合一了,乃至肉体生命要死亡,死就死掉了,不要了,身体是向爸爸妈妈借住的房子,用几十年了,该还给他了,你就在光当中,自己观自在,就发动了。

李先生:所以要发起照明三昧,连认识白天白光这个观念也把它放掉。

南师:对,要放掉。先告诉你,不要认识白天的光色叫光明,黑暗本身也就是光明,在这个里头,又一层生命功能发动了。譬如眼睛看不见的朋友,他心里下意识怀念的,是那个外面太阳月亮的光色,下意识会厌恶看不见,觉得这不是光明。这是认错了,户口认错了。一号是门口,二号也是,三号也不错,每个门都可以进去。 在黑暗中,害怕的感觉就是“”。要是忘记了自己,自性的光明就发动起来了,能明能暗的不在明暗上。所以你们用功不上路也是在这里。

李先生:老师刚刚有讲到,佛陀的弟子阿那律陀,他虽然得了天眼通,他穿针线穿不过去。要是他用天眼通去穿这个针线,是不是一样能够做到?

南师:这是个秘密,会做得到,但他不愿意发起来。这个秘密很难讲了,我现在还在试验,试验了几十年了。我现在九十四岁,假设我明天死了,永远不知道;假设没有死,我会一直试验下去,等我试验完了告诉你,应该是怎么样。(铃声响起)

好了,到时间了,谢谢大家!诸位苏州来的兄弟姐妹们,保重哦!

6、补充资料:南师著作《楞严大义今释》第五章:

修习佛法实验的原理,二十五位菩萨实地修持实验方法的自述

阿那律陀,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出家,常乐睡眠,如来诃我为畜生类。我闻佛诃,啼泣自责。七日不眠,失其双目。世尊示我乐见照明金刚三昧。我不因眼,观见十方。精真洞然,如观掌果。如来印我成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旋见循元,斯为第一。

(七)眼。眼的见精修法:阿那律陀(译名无贫)起立自述说:“我最初出家的时候,经常喜欢睡眠。佛责备我犹如畜生一样。我听了佛的申斥,惭傀反省。涕泪自责。自己发愤精进。七天当中,昼夜不眠不休。因此双目失明。佛就教我乐见照明金刚三昧的修法。我因此可以不需肉眼,只凭自性的真精洞然焕发,看十方世界中的一切,犹如看到手掌中的果子一样。佛印证我已经得到阿罗汉的果位。佛现在问我们修什么方法,才能圆满通达佛的果地。如我所经验得到的,旋转能见的根元,回光返照以至于无,就是第一妙法。”(乐见照明三昧,经教中但有其名,究竟不知道是如何修法?自阿难教授提婆达多修习天眼,得到眼通等神力以后,提婆达多反因神通狂妄自用而成魔障。以后显教经论,就没有修法的记述了。密教所授眼通及观光的修法,也是利害参半。而且没有得到正定的人习之,不但无益,反容易受害。所以对于这一修法,不需详细补充说明。本经所载阿那律陀的自述里,对于这个原理原则,也已很明显地说出。眼的见精,分为能见与所见的两种。眼见到外界的一切境象,都是所见的作用。即使双目失明,心里还是看得见眼前是一片昏暗。这种昏暗的境象,依然是所见的作用。它是从自性能见的功能上所发出。由此体会,返还所见的作用,追寻这个能见眼前现象的自性功能。久而久之,所见的作用,就完全返还潜伏到能见的功能上,然后并此能见的功能,也涣然空寂。在道理上,就叫做能所双忘。在事相上,完全入于性空实相。旋见,就是返观返照的意义。循元,就是依止自性本元的意义。由此性空实相,泊然定住在常寂的无相光中,洞澈十方的天眼作用,就自然发起。但切须记得,如为求得天眼而修,不依性空而定。不但能所不能去,纵使能够得到部分天眼,都是浮光幻影,便为魔障。再说,所谓眼通,并不是有如肉眼的眼。到了那时,由自性定相所发生的功能,与虚空融为一体。无尽的虚空,和能观的作用,浑然合一。虚空与我,只是一双眼而已。) (整理:牟炼)


分类:南怀瑾书名:二十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