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南怀瑾老师谈“神通与特异功能”(04)


神通扭不过大势至

朱校长:刚才老师说的特异功能确实存在,对人体科学就是个贡献,不要想用特异功能去做国家的大事,那是不行的。

南师:我告诉你,特异功能、神通,人家问我真的、假的?我说小事情包你灵,大事情是保险你不灵,就这么一个东西,我从小玩起的啊。当然现在没有真有神通的人,有神通的人你问他十年以后的中国是怎样,他敢讲吗?他真有神通才不讲咧,为什不讲呢?四个字,“众生共业”,就是道家讲不能泄露天机,该死的就该死,该还账的就要还账,三世因果,他不能讲的。所以中国写预言,都写一些诗啊,词啊,过后一看都对。我讲算命的神通给你听,你就懂了。你回去摆个桌子,在街上给人家算命。“来,给你算个命二十块”。他如果肯坐下来,你说,“你最近心里有烦恼”,这一句话一定对,他不烦恼就不坐下了,“心思不定,看相算命”嘛。算命的人告诉你,先算你父母。“我父母怎么样”?“父在母先亡”,这句话,你说母亲先走,还是父亲先走?你看这五个字,怎么说都灵。很多神通都是这样,很多预言也是这样,过后一看都灵,庙子上很多签诗是这样。所以我跟人家说,你修个庙子,我帮你做签诗,包你灵,你随便写一句诗,“春暖花开人去也”,他倒楣了也灵,赚了钱也灵,就是这样一个事,所以这个东西很难讲。

我没有泼你冷水啊,你把我当成泼冷水就糟了。这个事情值得研究,刚才朱校长讲了,非常值得研究,但不要希望扩大,不可能的,也不能够在世俗上面做实用,乃至于治病也不可能,治病只是偶然有效。我在台湾的时候给医学界讲过话,在阳明医学院,政府创办的,当时是孙中山的外孙做校长,他是留学德国的西医。我上来就痛快批评了西医,也批评了中医。然后我讲,你们西医不要反对中医,都讲人家不科学、迷信,你们没有研究过嘛,什么叫做迷信?不懂的事乱下断语,本身已经犯了一个错误,就叫迷信,不知道的事情你乱去批评就是迷信。中医呢,也不要轻视西医。中国人有两句话,“药能医假病,酒不解真愁”,真的愁喝酒没有用的;“药能医假病”,世界上不管中医西医,那个不死的病你们都医得好,到了真死的时候,谁都没有办法,你不要认为谁了不起,神通、特异功能也救不了死亡的。

朱校长:老师的意思,一个是那些神通是小神通,地震要发生是大势至,一个国家社会的事情,不管你怎么样,这是更大势的作用,命到了,你再厉害也医不好。所以小神通可以发现人体的科学,但不要想用小神通扭转大势至。

李先生:我基本上听懂了。

南师:我们年轻的时候比你还热情。日本人准备要打我们的阶段,政府还没有撤退去重庆,我倒早半年就去了四川,为什么?我也同你一样从练武功开始,我到四川是想学剑仙,两手一指,一道金光出来把日本的元首、皇帝的头就砍下来,不要打仗了,一样的迷信,是为了这目的到四川的。所以我到重庆,住了四个月以后,整个南京政府才撤退到重庆。老朋友都说我有先见之明,我有屁的先见之明啊,是迷信来的,想学神仙啊,四川人讲仙佛很多。那上当了没有?一点都没有上当,仙佛真有。有一首诗很好,我常常告诉人家,这一首诗是明朝的,我们从小拿毛笔描红。描红你听懂吗?我们小的时候写毛笔字,老师用一张红笔写好的字,铺在那里,我们把纸放在上面描。

三十三天天重天,白云裹面出神仙
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坚

这一首诗,我们从小受这个教育来的。特异功能、神通真有的,绝对不假。你研究神通两个字,是神而通之。现在用的不是神,是想拿肉体来通,变成肉通了,那不是多吃几块肉就通了吗?

再讲一遍,所有特异功能离不开脑的神经作用。真的神通,就不靠这个脑了,这里头科学就很深了。脑的神经有十二对,最重要了。十二对就有二十四条线,脑神经向外的,就是等于我们科学的这个雷达,接收一切,跟外面沟通。眼神经的雷达在后面,叫视觉神经。瞎子能不能看到东西?能够看。瞎子能不能看到亮光?能够看。大家以为瞎子看不见,那是我们的观念,他看的是前面黑黑洞洞的,黑的,或者其他颜色,我们叫它黑的,它是有色相、有境界的。就像梦中能看见,不是靠这个眼睛,是视觉神经的影像。你刚才讲孩子看到东西,是那个影像刺激了视觉神经发起,后面还有一个发动力的,这个发动力是意识,那个意识不在十二对脑神经里头的。

李先生:在哪里?

南师:在内、外、虚空,通的。所以这个科学很深,那个很难测验出来,不是测验得到的。耳朵的听觉也是一样,所以所有这一些特异功能,离不开这十二对脑神经的作用。譬如睡熟、彻底休息了,意识不起作用,就不知道了。

那么打坐修练,功夫做得好。会出阳神,同脑的神经关系是非常密切。灵魂同生命功能在脑。譬如现在重病濒死,最后已经没有药了,家属有钱叫他不死,插了管子,上氧气,使脑细胞不死。本来是医生想救这个人,不晓得用什么方法、哪一种药,所以先把氧气插着,其实已经死了百分之九十了,一插管以后,有时候可以多少年不死,但身体都烂了,很残忍。

李先生:那么耳朵呢?

南师:十二对神经,眼、耳、鼻,这三个有相关的神经路线,这样连结一起的。所以密宗有时候用手印,这个手印就代表哪个神经的关系,是这样一个东西。那么耳朵也同眼神经、鼻神经,同呼吸神经连带的,而且通这里,淋巴腺,淋巴腺是非常重要的。

李先生:我的闺女十五岁以前经常问我一件事,她说爸爸你实在的告诉我,世界上有没有鬼。我不敢告诉她有,但也不能告诉她没有。就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经常听到声音,而这个声音大家都听不到,只有她能听到,就好像人睡觉时轻度呼吸的那个声音,她问我那个是不是鬼啊?我说爸爸解释不了,你还小,以后再说。

南师:有讲话没有?

李先生:没有。

南师:只听到呼吸声音,那个还不是鬼,鬼有声音的。听到呼吸,这是听到电流,不是我们这个电。电有在流动,虚空本来有电嘛,这个虚空,我们坐在电里,那电跟水气、跟湿度摩擦起来就会有声音,打坐的人也听得见。

李先生:还有一个事。我一个亲戚的小孩十七岁了,上高一吧!说是被鬼跟上,不知道你们叫附体还是什么?死了的人经常就跟上他,他说话的声音、动作,什么事都知道。我这个外甥学习挺好,却被这个鬼跟上了,给医院看也查不出来,说没病。但是这个小孩不吃饭,经常闹,鬼拿刀子要杀他,他就拿东西来斗,非常凶的,没办法,医生看不了。闹了两个月了,就请我们当地有一种神婆子来看他,但是她怎么看也看不好。可是小孩子要上学啊,有一天找到我了,我就去了。这个小孩平常非常礼貌,跟我非常友好,结果那天一看见我,吓得哆嗦得站不住了。家人说没关系啊,这是你姑父啊,你怎么这样呢?他哆嗦得不行,就把他扶到床上,在床上也是直打哆嗦。后来我看他挺可怜,突然想起我学过一种法门,我就手结那个手印,然后就念了一句这个咒语。我也没办法了,你说我有什么办法?我就结印,就站在那里,它结印还要求盖着黄布,把手印盖上,我就一边念这个咒语。耶!我才念完一遍,也没有加护身印,那个小孩就爬起来了,说姑父你什么时候来了?神志非常明白,一下子就好了,什么事都没有了,非常好。原本两个多月都几乎没吃饭,这个时候全家皆大欢喜啊,再也没有病了,我非常奇怪。后来三四个月,他说他经常出汗,一到晚上就特别害怕。我也没办法,又去看他,我说有一个咒很简单,就教了一个小咒语,六字大明咒。我说你打坐半个小时,念这个咒,你相信就做,我在这里等着你。那个小孩就坐啊,他也没表,半个小时他自己就下座了,下座了以后他满面红光。我说你什么戚觉?他说就是五颜六色的一个光圈整个罩着我,非常舒服。我说你在学校不方便坐,就等同学们睡了觉,关了灯,你偷偷的坐在那儿,念上十分钟行不行?他说行。再过了半年我找到他,我说你现在害怕不害怕?不害怕了。我说你念了多久,现在还念不念?他说早就不念了,念了三天就好了,好了就不念了。我也没有什么了解,不敢指导别人。他说就念了三天,一天念二十多分钟,这又是怎么回事?

南师:这是真的呀,是他力的加持啊。仙、佛、鬼神等等,这个世界上有自力,有他力,在宇宙是一体二元化的。

李先生:说到这个,我再请教您一件事,我们省里召开了一个论坛,题目是佛法与科学,也请我去参加了。有一个北方大学的教授,学科学的,也在会上。我们在小组讨论的时候,我问了他一个问题,我说你的讲座我看了,关于佛学这一块,我问你一个问题,有鬼没有鬼?他说你是个政治委员,你怎么问这个迷信话呢?我听了非常遗憾,你是一个科学教授,你认为没有鬼的话,六道轮回哪里来的?是不是?你连这个问题都不能回答,你说我能开这个会吗?他跟我说没有鬼。他说了这个,我就退出会场,我说我不参加了。所以我也坦白的说,对这个佛学,我不感兴趣。我今天对这个佛法修炼、佛教,我有我的看法,就想修炼就好了,哪一种方法能修炼?

南师:我问你,有仙佛鬼神没有?

李先生:我认为应该有。

南师:那佛学也是有,不要不信,要求证。    

----摘自南怀瑾老师著作《廿一世纪初的前言后语》


分类:南怀瑾 书名:谈神通与特异功能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