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上部]第一章 拙火经验分析


包卓立:现在大部分人的修持程度都没有跳出色阴的范围。我们首先为大家介绍一些一般人修行的经验。一方面是为了让大家熟悉一下修持中可能遇到的现象,另一方面,避免有人在有了小小的体验后,误以为自己悟道了,或者有了很优越的修行成就,而进入外道。李撒那拉(lee Sannella)博士在他的《拙火经验》一书中,介绍了很多当代美国人修持的经验。下面,我们以他这本书中的案例为基础,对静坐中出现的一些基本现象加以说明和解释。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会对历史上有修行成就的大德们的经验,加以分析和说明。

案例一:人文学教授(男)

翻译:他现在六十九岁。儿时,他曾经有很多特异功能。一九六三年,他休息了几分钟,手自然的放在大腿上,醒来时,发现大腿放手的部位起了一个三英寸的大疱。这个不寻常的经历激发了他对心力功能的兴趣,不到两年时间,他就开始有规律的静坐。不过,他没有任何老师指导。一九六七年,他开始正式修习禅定。几个月后,有一次静坐,他觉得自己被金色的光所吞没,这种情形延续了好几分钟。几星期后,他又有了类似的经历。静坐的时候,他常有刺痒的感觉,这种感觉从腿内侧到大腿根,一直到双臂,胸部,背部,头部和眉毛。然后,再移到脸颊,鼻子,有时甚至会到下巴。后来,静坐的时候,喉部也会感觉到振动和痒。

十年以后的今天,他已经退休了,那些奇异的经历也都消失了。但是,他现在可以让自己的能量从骨盆部位向上移动,他觉得这个能量流可以帮助他增加生命力,并治好了他的背痛毛病。偶尔,他会觉得能量被堵在喉咙部位,我(指作者),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好像也是因为喉咙部位而无法发起拙火。

然而,最近他的身体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变化。他会作一些轻微的有氧运动,然后他会觉得年轻了十岁一般。他的肩膀和胸部增大了好几英寸,腰部则变小好几英寸。他体重减少了十五磅,他的手有时还是会发热,他还会听到铃声,有时会被很响的吱呲声吵醒。

怀师:这些现象完全不是拙火发动,只是凡气发动而已。一般练气功的人亦会有这些现象。真正拙火是元气的发动。有病的人,练习静坐以后,身体很容易产生这些变化。我们与这个人虽未曾谋面,但从他气机发动的情况来看,他的肝脏应该比较弱。另外,他前生应该是位修行人,所以静坐不久就有了这些现象。这些都不是道、禅或者拙火。如果一个人对修行的理论有所了解,做功夫效果会更快。坐中所见到的金色光并非智慧之光,只是心与气,或者说身体与心理摩擦而造成的有相之光。在心念驱动之下,身体地、水、火、风四大互相发生作用,就会产生这些光的现象。只有修行功夫很高的人,喉轮才能打开。他的喉部还没有打通,所以他感到气无法通过喉部。

案例二:高中教师(女)

翻译:她是一位西班牙语老师,现已中年,练习瑜伽和静坐已经很多年了。自从一九七0 年,她开始有很多症状,比如头痛,面部和鼻子抖动,喉部、心脏、和腹部会抽搐疼痛,整个身体表层会有跳动的感觉。每次静坐,这些症状就会变得很明显。同时,她有空的感觉,她觉得声音似乎不是她自己发出来的。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她身体发生了很多变化。她参加了一次三十天的静坐集训,这期间,她可以感觉到很强的能量流通过并清洗她的整个身体。同时,除了头部的感觉以外,其它器官都失去了感觉。她的面部和头顶可以感受到拙火能量,喉轮、心轮、和腹部脉轮部位好像有阻碍和抽搐的感觉,强力静坐的时恢,这些感觉都会加强。同时,这些部位都会有热感。后来,她脑子里面开始听到像机器一样的噪音,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星期。当她把眼睛闭上的时候,她可以看见自己的头和脸发出白光。

三个月后,这些现象慢慢消失了,但是,当她开始静坐以后,这些现象又出现了,并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拙火能量也恢复了,沿着脊椎骨往上流动,再往下流到面部和身体。同时,她还有像性快感一样的感受。不久,她喉咙抽搐,她害怕自己会呛死,后来,其它的症状也恢复了,而且,有好几次,她觉得自己好像得了心脏病一样。后来,这些症状慢慢消失了。但是,她突然开始坐骨神经痛,经过检查,发现坐骨有裂痕并且压迫神经。三个月的治疗毫无效果,于是她决定动手术。当时,她已经患上了脚脱落(foot drop)的毛病,从后背的下部到左脚大拇指都很痛,坐骨部位粗重发麻。后来,很突然的,三天之内,她的坐骨神经痛的毛病就消失了,而且她可以自己走路,只有轻微的跛脚。

六个月后,她的左边小腿只有轻微的不适。她自己认为,她背部本来就有问题,但是,一直都没有显现出来,直到后来拙火发动以后,症状才开始明显化。她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很快恢复正常是上天的慈悲(a gift of grace)。后来她一直坚持静坐,所有的症状也都消失了。

怀师:这个人脊椎骨有毛病,所以会带来头痛及喉咙的问题。静坐后发现自己脊椎有问题的人,不要马上动手术,应该先用中医的方法作整骨,或者作深层肌肉按摩。这个人很聪明,知道脊椎的问题并非因静坐引起的,静坐只是帮助她发现了问题而已。神经有问题的人,静坐时亦会有类似的现象,一定要注意不要把这两种情况混为一谈。

她的这些现象也不是拙火发动。遗憾的是,人们都把后天凡气之动误以为是先天之气的拙火发动。但你们要知道,并非没有拙火,只是大家功夫不到家而已。正如唐朝黄檗禅师说的:「大唐国里无禅师,不道无禅,只道无师。」拙火,以道家来讲,就是先人一炁,就是先命还没有来的时候,宇宙本体根根上来的那股力量。这里讲的这些身体上的变化,都是后大的,不是先天的,都是有了身体以后,生理、心理摩擦而发生的现象。也可以说是四大(地水火风)生理的神经摩擦变化所发生的现象。

案例三:艺术教师(女)

翻译:这位女性现在四十五岁左右,十年前,她做「自动绘画」(不用思索,想到甚么就画出甚么)已经十四年了。最近两年,她开始作「自然绘画」,也就是毫不费力的,自然的画出她内心深处的心理感受。这种情形开始得很偶然,两年前的一天,她在作画的时候,突然昏倒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体剧烈的颤动,而且感觉身体内部有一种巨大的能量。这种情形延续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第二天早上她作瑜伽的时候又发生了一次,当时,她第一次作了这种「自然绘画」。

很快,她作了第二幅「自然绘画」。她能感受到一股强有力的能量流和内热,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发疯了。同时,她开始变得很焦急,并且头痛。这时,她根据自己的幻觉作了第三幅「自然绘画」。

这时,她完全崩溃了,得了忧郁症,觉得自己要死了,并且经常哭泣。她的第四幅「自然绘画」题目叫「分裂」,反映了她当时的心理状态。之后的两天,她画了自己的面孔和一条缠着她的头的蛇。晚上,她睡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颤抖,她还看见一个大象面孔的红色怪物,那怪物把手指放在她的前额上。她还梦见画布上的眼睛变成了真的眼睛。第二天早上,她开始画一个红蓝色的男人,并画出那个男人在治疗她受伤的头部。她还画出那个男人生出一个孩子。

又有一次,她画了一个红色章鱼,在极度惊喜的状态下,她画了一个头安在一个黑色头颅上的情景。画完这幅画后,她有重获新生的感觉。

她画第三十三幅自然画的时候,又进入了忧郁状态,她觉得自己是被关在集中营里,这些都在她的画里反映出来了。之后,她画了一个蛋,有一个波浪形的人从里面出来,之后,她又觉得充满生命力,生命又变得完整了。

后来又有一次,她的腿有灼热的感觉,一直扩张到胸部和手臂。她发过烧,也发过冷,无法进食。她头部左右和眼睛后面都有痛感,而且血压升高。后来她左脚大拇指很痛,好像指甲被拔出的感觉,当时,她的拇指已经发红了,但并不是因为流血发红的。同时,她听力消失了一个小时左右,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医生检查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地方。

后来,她曾经有喉咙打开的感觉,但同时她也感觉呼吸困难,脑部压力加大。这些经历似乎和她练习瑜伽以及她的艺术工作有关。后来她开始教书,她感觉教书的工作可以帮助她稳定情绪。

怀师:这个人的经验和前面两个不同。第一点要注意的是,她是练瑜伽的。

第二点,她的颈椎有问题。第三点,她本身脑神经有问题,需要检查脑子。她的这些境界,按唯识来讲,属于第六意识的独影意识引起的作用。我们平时能够思想,能够把眼耳鼻舌身的感受综合起来起分别作用,能够讲逻辑,都是属于第六意识的分别心的作用,也就是一般人讲的意识的作用。第六意识的另外一面叫独影意识,又叫独头意识。

第六意识要起作用需要配合前五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比如我们看书,就有思想作用,晓得对不对,这是意识的作用。独影境界是独头起的作用,比如睡觉作梦,就是独影起的作用。梦中我们可以看到东西,可以闻到香味,吃东西有味道,被打了也有痛感,但实际上,肉体还在睡眠状态。所以意识境界里有眼耳鼻舌身的作用,这个独影的境界、独头的作用也都是意识的作用。现代西方心理学里面讲的下意识,或者叫潜意识,就是独影、独头意识的作用。

那么,在甚么状态下会出现独影境界呢?有三种情况,一是做梦的时候。梦境仔细分析起来就很多了,有的梦牵涉到来生,有的牵涉到前生。还有些梦是把过去前生,今生,甚至来生,乱七八糟像卡通片一样凑拢来一起呈现的。二是精神有问题的人,会出现各种幻象,那也是属于独影意识的作用。三是在禅定的时候。

所以有些真正打坐的人能够前知,知道未来;能够看到菩萨,看到各种境界。我们白天的时候也会有独影意识的作用,比如说白日梦。另外,好比说你在专心的看书,或者在办公室工作,忽然另外有一个思想、一个境界出来,那也是独影意识的作用。一般学佛修道的人,对这些都分不清楚,都是糊里糊涂的,所以禅宗祖师有两句骂人的话:「通宗不通教,开口便乱道」,只晓得打坐参禅,不懂得佛学的这些逻辑教理,都是在乱说;「通教不通宗,好比独眼龙」,有些人佛学讲得很清楚,唯识也懂,但没有真正禅定修持过,那是没有用的,甚么都不能真正看清。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这个案例。这位女性生理上有病态,脑子有问题,但也不是大病,只是她的脑神经感受与一般人不同,脑皮质层有问题,所以引发了独影境。她画的那些画都是独影境界的,那些画面与她前生的经验,甚至小时候看过的漫画、卡通等都有关系。

案例四:心理学家(女)

翻译:小的时候,她参加了一次宗教色彩浓厚的夏令营。这之后,她就开始感觉到,自己与上帝,与自然万物,是一体的,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一年左右。长大后,她经历过好几次严重的忧郁症,其中有一次,情况很严重,她不得不住院治疗。一九六O 年和一九七O 年她两次企图自杀,每次都是几天昏迷不醒。

一九七二年,她开始参加超级冥想静坐,这对治疗她女儿夭折的创伤有所帮助,同时,也治好了她的哮喘病。她练习冥想静坐六个月左右,又停了六个月,后来又恢复静坐。不过她换了静坐的方法,采用了佛家「观」的法门,观自己的呼吸、身体的感受和思想念头。

慢慢的,她静坐的时间越来越长,到了一九七四年的夏天,她每天都静坐三到四个小时。这时,她开始感觉到自己静坐的功夫越来越深入了。有一次静坐,她觉得很混乱,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方,她开始感到一丝恐惧感。之后,她的左脚大拇指的底部突然感到刺痛,痛感像水波一样慢慢沿着腿往上传播。然后她的左边骨盆和海底感觉化脓发胀。当痛感传播到腰部的时候,她的身体突然剧烈的向右转。

在她的腹部,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要救度众生的愿望。产生这种想法之后,一股凉丝丝的感觉从头顶降下,一直传到胸,双肩,和双臂。同时,她还会告诉自己,「我还没有准备好!」这种情形发生于一个小时的静坐以后,延续了十到三十分钟。

几个月后,她闭关了一段时间。闭关期间,她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推动。然后,她感觉到,同时也「看」到,骨盆部位有像喷水池一样的光束一直通到她的头部,同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中部被分开。

一九七五年,一位西藏大师说她的能量流偏于一进,于是她开始用西藏观想的法门。此后,她开始体验到身体不同脉轮(能量中心)的打开与关闭。同时,打坐时头部和喉部会有呲哧的响声,白天有时也会有这种现象。能量流和痛感一直持续了很久,到了年底的时候,她每晚又可以睡到三到四个小时了。

有一次,她在梦中见到沙哇目坦那达(Sawami Muktanand),于是她就去请教他。他教她一个咒语,并叫她注意头部,不要注意身体,就像作「观」的法门那样。之后,她身体动得更厉害了,但是痛感和恐惧感减少了,同时,静坐时的乐感和喜感增加了。她后背的下部和手的跳动和发热的现象也增加了。

她开始发现,自己身体比较强壮的一部分会阻碍她成长和心理成熟。直到一九八七年,她才真正开始解决自己儿时的不幸经历对她的心理所带来的创伤。

最近,她那个「拙火头痛」(伴随拙火修持而来的头痛病)的老毛病一直没好,但是她以前感受到的那股能量似乎消失了。她现在和很多活着的,以及已经去世的老师们保持着精神上的联系。她的心理特异功能现象有所增加,而且她现在开始给人作特异功能治疗。

怀师:这个案例与前面的又不同。她的一些经历可以说是前生习气带来的,但是很可惜,她不知道空的道理,不知道把念头空掉、观心。如果有一个懂得空,懂得般若的人,指导她走禅定的路线,她进步会很快。当然,这本身也需要般若和般若的功德。在生理方面,她脑子还是有点问题,颈椎、腰椎、和坐骨神经一带有问题。

蔡先生:她为甚么能给人治病?

怀师:这是因为她的意识观念,你们动一动念头的话,也可以给人治病,有时候注意力就可以给人治病。所谓治病,并不是说可以把病根治好,而是说对当时情况有点帮助。所有的气功治病也都是这样,不可能根治的。

包卓立:那位印度大师的讲法对下对?

怀师:不一定好!按禅宗来讲,那是头上加头。不过,一般的密宗喇嘛跟一般的老师一样,用的都是这些办法。空的道理是最难懂的道理,一般人哪里知道!我不是给你们讲过,空能破一切法,能生一切法,空能包含一切法吗?

案例五:电脑专家(男)

翻译:他现在二十几岁。九岁的时候,他的生殖器和下腹部突然疼痛,晚上,他感觉到有一股很强的力量沿着他的喉部向下压。医生暂时诊断他是低血糖。十岁出头的时候,他和朋友们试验催眠术,他发现很容易就可以让自己与现实脱离。十六岁那年,有一天,他正静静的坐着,突然,他开始不能自制的浑身抖动,而且恶心,然后他弯下腰,之后,这个现象就慢慢消失了。第二天,也是静静的坐着的时候,他有了一次阴神出窍的经历。更早的时候,他也有过一次轻微的阴神出窍的经验。这一次不同,他可以在房子里自由移动,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的身体。他很吃惊,赶快抖动自己的手臂,于是灵魂就又回到身体里面去了。几星期后,他的世界完全崩溃了,曾几次退学,他觉得自己要发疯了。

后来,有一次,在作尾骨按摩的时候,他感情冲动,开始嚎啕大哭,身体颤动。突然,他感到一股强烈的能量从海底沿脊椎骨向上移动。这股能量到达头部的时候,他头颅内有一种空无边的感觉,同时,前额似乎被开了一个洞口,头颅内部看到五彩的光线。前额开口后,他感觉到一股强气流从洞中流过,之后,在空无边中,他感受到无穷的祥和。他以为自己悟道了,后来,一位禅师告诉他,他不是悟道,他当时是处在一种三摩地的状态。

十八岁的时候,他腹部神经网(Solarplexus)十分疼痛,他让自己的身体随当时的感觉作出各种姿势,然后,疼痛就消失了。后来他才知道,那些姿势都是一些特定的瑜伽姿势。所以,他开始参加瑜伽班,练习呼吸控制等。直到现在,他每天还花两个小时练习呼吸控制的法门。他希望通过练习瑜伽可以恢复自己的三摩地境界。同时,他还开始读一些修行方面的书。

五年后,他发现了达?拉夫?阿难(Da Love-Ananda)的著作。学习的过程中,他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充满,肚子发热。他很吃惊的发现,他的腰围(girth)扩大了四英寸,但是他的体重并没有增加。

很快他就成了达?拉夫?阿难的学生。他开始发现,自己之所以参加大负荷的瑜伽训练是因为他对死亡的恐惧,以及他减少生活压力的愿望。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悟道,因为他还有很强的自我观念,而悟道最重要的前提就是放弃我执。

后来,他第一次正式跟达鲁拉夫?阿难学习静坐。看着老师在上百人前面坐着,他突然有一个邪恶的冲动,他想毁掉老师!

李居士、包卓立:我们也曾经有过想杀老师的经历。

翻译: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这个毫无理性的冲动,这时,老师与他两眼相视,他马上就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喜乐和无边无际的境界,不过这一次不同,他觉得与老师完全合一,共同熔化在爱(和慈悲)之中。

怀师:爱与杀都是魔境!

翻译:他第一次有这种与另外一个人在完全的爱中合一的境界,这时,心中起来一个念头:我应该告诉太太这个经历,这个想法一出现,那个境界就消失了。慢慢的,他与老师的关系越来越开诚布公,对老师的信任也越来越深,但是,有时候,他还是会认为,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功劳。有一段时间,他有意玩弄自己的能量流。有时,他会让自己进入阴神出窍的状态,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这是在自我满足。现在,他时刻提醒自己要把与老师的关系恢复到自然的状态。偶尔,他还是会害怕,但那种恐惧的程度比以前小很多,他现在慢慢能够把自己从恐惧中解脱出来,让自己处于喜乐和平和(equanimity)的状态。

怀师:这个案例和前面四个又不同。这个人前生修行的根基,比前面四个人都要好一点。他的经验接近于真的拙火发动了,但也还不完全是,所以他能够打开顶轮,但是他的三脉还没有完全打开。他的顶轮、眉间轮打开过,所以他的三摩地接近于空无边处定。那位老师告诉他,他的经历是三摩地的境界,不是悟道,这个讲法是对的。老师和他的缘份不够好,而且老师还不够高明,否则,在那个空无边处定的时候点他一下,他就可能会悟道了。他后来的经历都是拙火的余波,如果真有般若智慧,福报也够的话,很容易就可以发起拙火,也可以得定,可以悟道。

对一般人来讲,拙火发动往往会性欲增强,一般人都不会转化这种能量,都被自慰或性交消耗掉了,很可惜。这几个案例都没有讲到他们的性行为,这是一个缺憾,「饮食男女」是修行的两个重点问题。

包卓立:以后的案例会讲到这一点。老师,前面三个案例里的人都有燥热的感觉,这是为甚么?

怀师:那些燥热的感觉不是拙火,是虚火,就是中医讲的五行的火。如果你懂得中医,你就知道,火就是阳气,火的本性又分阴阳。太阳的火是真阳,等于人生命和婴儿身上的暖(不是热)。西医讲的发炎,中医讲的虚火,也是火,但那是阴火,不是真阳。太阳热能、柴火热能是阳火,瓦斯是阴火,瓦斯没有燃烧以前是冰的,可以冰死人。

包卓立:为甚么这些人感觉发热而不是发冷?

怀师:发热就表示是发炎,有阴火;有时发烧的时候,皮肤热,里面发冷,表示火力没有了。

李居士:当我感觉五心烦躁的时候,肚子里面是冰的;当我打坐坐得很好的时候,会吐出冰气,里面慢慢会有暖气发动。

包卓立:一般人没发动拙火也能有很热很热的气,那种情形是不是一半风一半气?

怀师:那说明他的拙火不稳定,真正的拙火,按佛经来说是暖、顶、忍、世第一法。你有点热的感觉,那只是开始,还不是真的拙火发动。

包卓立:为甚么气脉打开的时候会有很痛的感觉?

怀师:那是因为,我们身体内部已经不是婴儿状态,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内部有很多阻塞。气脉要打通时,就像打通水管一样,要把坏的打掉才行。

包卓立:之所以会有幻听的情况,是因为后脑有问题还是别的问题?幻听是因为气在脉里流动还是因为气在血里流动?

怀师:不仅仅是后脑的问题,前面和其它地方也有问题。气既在脉里流动也在血里流动。比如说普通男女性交的快感,是像下雨一样沉下来,没有升华。如果升华了,真正的快感是在脑部,不是下面。气脉打通了,头脑有了乐感以后,下面的快感就看得很低了。

包卓立:男性性高潮时,整个身体都有感觉。

怀师:女性真到了那个功夫,跟男人是一样的。

李居士:有时候乐感是从会阴发动,有时候从子宫,感觉子宫会收缩,好像有小孩子在里面动一样。

怀师:男性和女性还是不同,在性欲方面,男性很容易冲动,女性就不大容易冲动。拙火一般人都可以发动,可是,由于习气的原因,只要一发动,他的第六意识就会配上男女性交的那个欲的观念,结果那个拙火发动就变成欲了。如果乐感不配上欲,就可以解脱,得「离生喜乐」了。精虫和拙火有关系,也没有关系。对男性来讲,拙火的功能引到两个睾丸,在交媾高潮的时候,精虫就会出来了。如果拙火发动到了睾丸,没有配上欲,就会炼精化气,就不会变成精虫了。

女性生殖器就像莲花一样,到了高潮的时候子宫还会张开,但是性感的地方不一定是子宫,有些人是外生殖器敏感。高潮时,脉打开,莲宫打开,有分泌液流出,这个分泌液不一定是卵。不管是男是女,这个流下来的液体都是由于快感刺激脑下垂体,变成另外一种液体而来的。一般人高潮的时候,真正的头脑智慧部不会用的,头脑都是迷迷糊糊的,都有独头意识的境界。入定的时候是「乐、明、无念」,是明白的,和性爱高潮的情况相反。

案例六:艺术家(女)

翻译:这位女性现在快六十岁了,修习超级冥想静坐将近五年了。静坐后,她的手臂开始振动,手掌开始发热。接着,她连续几天都无法入睡,身体内部充满了能量。还有几次,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与身体分开了。她脑子里面一直听到一个很强的声音。后来,她的脚拇指痉挛,大腿抖动,一夜之间,脚指甲就黑了,好像被锤子打了一般,最后,脚指甲脱落了。大腿的肌肉组织振动得很厉害,这种振动的感觉沿着身体一直传到头部,额头好像有一条带子绑着一样。接着,她的头也不由自主的摇了起来,身体也摆动起来,舌头则自动的顶着上颚。

这些现象与瑜伽练习法门很有关系,舌顶上颚是瑜伽练习法里面最秘密的法门之一,很多修习瑜伽有成就的人,使用的就是这个方法。这位女性没有强迫自己的舌头往上弯,她的舌头自然而然的就顶住了上颚。

她的脑子里同时还会自然的发出「嗡」的声音,这个声音是印度教里面最神圣的声音之一。振动一直通过颈部传到头部和面部,两鼻孔也受到影响,她觉得自己的鼻子似乎变长了。两个眼珠可以各自独立的转动。

怀师:这种现象叫「象王视」,就是两眼同时向外看的意思。

翻译:同时,她觉得自己两个瞳孔好像是头里面的两个洞,在脑中心交会在一起。

怀师:对!

翻译:后脑和整个头颅骨以及前额都可以感觉到很大的压力,这种感觉在读书的时候尤其严重,甚至会导致眼睛不舒服,头顶会有跳动的感觉。接 着,她感受到一股强光,并有乐感,人还会大笑。振动一直传列嘴和下巴,这之后,她就开始梦到天堂的音乐。后来,这种感觉传到喉咙、胸部和腹部,最后,振动传播的路线慢慢形成了一个像鸡蛋一样的封闭的团圈,能量沿着脊椎骨向上移动,然后从身体的前面流下来。俊来,她能感觉到身体的一些能量中心被启动,这些中心分布于下腹部、脐部、腹部神经网(solar plexus)、心、头、以及喉部。整个圆圈形成的过程中,她觉得有能量从脐部进入她的身体,圆圈形成后,就不再有能量进入身体的感觉了。整个过程中,性欲都很强,她很自然的都在作一些瑜伽呼吸(控制呼吸)的法门。

这个拙火发动的现象持续了几个月。后来她只是偶尔经历过一些拙火的现象,一般都是在打坐的时候,或者是在床上静静的放松的时候。她以前曾经读过一些有关拙火的书,她知道自己的经历是拙火发动的一种现象。开始的时候,她很放松,任其自然发展。俊来,这种经历影响了她的日常生活,能量的流入白天晚上都有发生,影响了她的睡眠和工作。她觉得自己好像与生活分离开了,变成了自己日常活动的一个观察者而已。

后来,她的身体的感受都恢复了正常,只是头部还有压力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和那个更高的自我的联系越来越深厚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找到了一个不被日常生活的上上下下所影响的本质、本体、或者说中心。

怀师:这个人的气脉发动的情形比前面几个人正确一点,有点像道家讲的任督二脉打通的现象。她最后头部还有压力,她还有身见,说明她的顶轮和梵穴轮还没有打开。在 这个过程中,她没有睡眠,那其实是好现象,修道本来就是要断除五盖:财色名食睡(一般又说五盖指: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掉悔盖、疑盖)。所谓五盖,就是说把你盖住了,是道业的障碍。很多人断除了睡眠,结果他反而害怕了,以为失眠了,这是观念的错误,会影响心理。

最重要的是,她缺乏般若,所以不知道大小乘佛法真修的理论和修证程序。

包卓立:为甚么她的舌头会自动抵住上颚?

怀师:任脉打通自然就会这样,这是生理的自然反应,不过她还是初步。她之所以能这样,是前生习气带来的。开始的时候,我们是作意把舌头抵住上颚,到后来就自然会抵住上颚,任督二脉在那个位置接上。真到任督二脉打通的时候,舌头还要往下拉。

包卓立:为甚么她会觉得自己和身体分开了?

怀师:这也是自然的现象,是前生修行带来的,接近于初禅的「离生喜乐」,可是她不知道,就这么浪费过去了。那么后来她怕影响工作,就又退步了,如果她真肯专修,还是可以进步,可以很快恢复起来的。这叫「功不唐捐」,你过去修出来的功夫,不会白白丢掉的。不过依我看,在现在这种现实的社会,没有人真肯学习出世法,跳出这个世界。

案例七:科学家(男)

翻译:这个人现在已经六十多岁了,他一九六七年开始练习超级冥想静坐。 静坐五年后,他在打坐和睡觉的时候会全身动,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个星期。几个月后,他小腿有振动感,脚大拇指痉挛。振动传播列背部,同时他「看见」背部有红色的光。慢慢的红光变成了一个竿子一般,一直沿着脊椎骨往上移动。移到头的时候,他看见脑子里面有白光,白光慢慢变成一个光束,从头顶出来。他的右臂和左腿都会抖动,当他把注意力放在这些部位的时候,抖动就消失了。有一次,他把注意力放在头的中间,结果就开始痉挛。他还听到过高频的「嘶嘶」的声音,有时,他会听到音乐声,也感觉过平和和乐感。

后来,由于身体不由自主的运动,他的睡眠受到影响。他有时会自然的做一些瑜伽的姿势和瑜伽呼吸。振动会传播到整个面部。振动传播到盆骨的时候,会激起性欲。

一年后,晚上头部会有压力,并向下移动;同时,胃部会振动,并一直往上移动。两种感觉在喉咙部位相会,而且喉咙部位似乎形成了一个洞,有很多声音从洞中发出。他的这种感觉似乎是在很遥远的地方感受到的。六个月后,这种感觉从喉咙部位移到了腹部,后来又移到了骨盆部位。

怀师:这个人的经历很普通。因为他年龄比较大,气脉很难发动,以中国道家的话来说,他的气脉没有归元。他 之所以听到声音有两个原因。第一,气脉走到后脑通过两边的听神经和视神经,因为走不通,所以会发出声音。就像普通人,感冒伤风的时候,偶然气脉不通,就会有耳鸣的现象。第二,在正常定的境界,有时也会听到声音,实际上,那是我们内部血液流动,呼吸往来,心脏跳动的声音。入定的时候,这些声音听起来也是很大的,这是正定的境界,一般人是听不到这种声音的。

那么,他感觉好像在很远的地方看自己,这种现象一般有两种情况:第一,他是年龄大了才开始修,精气衰弱,所以会这样。第二,对于真正修禅定的人,这种分离的感觉是进入初禅离生喜乐的前奏。两种情况不同,但是很难说明。正禅定分离的现象会伴随着清净充实的感觉:相反的,年纪大的人,或者年轻有点衰弱的人,虽然也清明,但有一点阴阴的感觉。这是勉强对这两种情况作一个说明。

前面这些案例里面介绍的这些现象,没有什么好与坏,如果懂得佛法般若空的道理,这都是好事。这些现象都是偶然经过的-个过程而已,不执着就是了。

包卓立:与前面几个人比起来,这个人身体运动多一点,为甚么?

怀师:每个人的身体禀赋和心理状况不同,所以反应就不同。好比说,各人的心量大小,嫉妒与否,脾气大小,等等,都是因各人业力不同所带来的。即使是双胞胎,看起来很像,其实也是不同的,这就是业力不同,仔细讲起来就很多了。你看,世界上几十亿人口,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这么简单的几个东西, 脑子里而也都是装的脑神经,但是每个人都不同,这就是各人业力不同带来的。

同样的道理,由于各人业力不同,同样是打坐,每人动的情况不同。好几个案例都讲到,他们虽然没有学过,可是自己会作各种瑜伽的动作,那是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最原始的瑜伽和道家的那些拳,都是气脉自然发动以后自然有的姿势,每人情况不同,慢慢就发展成不同的流派了。

案例八:演员(女)

翻译:这位女性四十出头,孩重时期曾经有过很多特异功能经历。少年时期,她常有偏头痛的毛病,精神混乱,和突然的冲动怪异行为。

怀师:她的一些奇怪行为没有具体讲,其实这都是关键性问题。

翻译:为此,她作过心理治疗,被诊断为分裂性幻想症(schizophrenic),但没有住院。二十四岁的时候,她开始用各种方法静修。大约一年以后,她头痛得更厉害了,但是过了几个星期,她的精神混乱和怪异行为就停止了。

不到一年时间,她腿部开始振动,这种感觉一直传播到手臂和胸部。几个星期后,这种感觉传播到了颈部,后脑,和前额。静修的时候这种感觉会更明显。有时,她整个的身体,尤其是手掌,会感觉到热。静修的时候,她会摇动,痉挛,还会焦急。后来,拙火周期又发动了。

包卓立:他们大部分人并不真正了解拙火的意思,只要有这些经历,就误以为是拙火。

翻译:有一次,她静修的时间比较长,她开始对自己的喉部有了新的认识。她似乎觉得头与身体分开了,喉咙开始自己发出声音,她觉知到,还有一个正在观察着这一切的「我」。这个经历相当于喉脉打开,这之后,她大部分的拙火现象都消失了。

包卓立:为甚么她觉得自己的头会浮在身体上面,和身体分开?

怀师:那是因为,气通过后脑走不通,气下不来。而且她可能脊椎骨有问题,也许她还有慢性支气管炎。

翻译:之俊,她静修的时候,一般都很安静很平和。她说,通过静修,她的工作效率和满足感都增加了。

讲到这里,作者提到一位有特异功能的英国人,叫曼宁。他小时候就会看见东西动,其实他自己没有动,可是他会觉得东西在动。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可以不用思索就自动的写文章。很快,他发现,他可以像一些历史上很有名的画家那样画画,而且只要十到二十分钟就可以完成一幅作品。后来,他就做这个工作,他也不再看见东西动了。

怀师:这位英国人,能看见东西动,那是因为他的视觉神经不稳定,应该去检查脑科。后来,慢慢传到左脑神经去了,所以他思想特别多,视觉神经反而稳定了。他的思想神经很快,在中国医学中,这叫「感传」。

包卓立:那些动的东西是不是我们平常人讲的鬼,还是说他的气不对?

怀师:看见有东西在动,可以说是因为气的原因;但是,有的时候,确实是有东西在动,要仔细考察才知道到底是那种情况。一般情况下,很少真是鬼动,所以中国有句话:「魔从心造,妖由人兴」。以唯识学来讲,他的这些经历属于独头意识所造的独影境,如果是带质境就可以挟带物质了。有时候,黑夜里,我们看见一个人坐在那里,其实那是一张椅子,上面放了一个皮包,挂了一件衣服,是我们看错了,这叫做假带质境;我们的身体是真带质境,是阿赖耶识本质所呈现。

包卓立:有些小孩子听到有人敲门,出去一看,并没有人,这是不是也是他自己气动引起的?

怀师:对。但是有时候也真是有感应,是真的。

案例九:心理学家(女)

翻译:一九七三年,她四十一岁,当时,她已经能感受到头部和胸部的热感,静坐时她身体和头还会振动。另外,当她把舌头抵到上颚的时候,会有性高潮一样的乐感传遍全身。她修习静坐已经很多年了。她 胸部和喉咙处经常感到热,里面也会参有冷的成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的形状像一只鸡蛋。振动从骨盆开始,然后通过背部传到颈部,胸部觉得很软很开阔。有一次静坐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大的心。有时她全身会有痒痒的热的感觉,她没有为这些经历感到不安,因为她认为,这些经历表示她的静坐是有效的。

一九七三年,这种「拙火现象」发生后几个月,在静坐时,她觉得自己变高了几英寸,而且她觉得自己的眼睛是从头上面往外看。这时,她自信她能够知道别人内心的想法,后来很多经验证实了这一点。

后来,她开始脚痛和头痛。她注意到,如果她想要控制能量流在身体内部的运动,头痛会加重。按摩对脚痛的毛病有帮助,但是,她走路仍然很困难,甚至无法开车。她吃得很少,睡眠不稳,还会恶心。讲话很困难,有时她甚至怀疑自己的经历是否真实。她 背部的一边感到热,她自己认为,如果另外一边不感觉到热,情况会很危险。后来,她想办法做到了这一点,她心里的恐惧就消失了。后来,她开始感觉到振动,这种感觉一直从骨盆传播到颈部,她开始看见头里面有光。后来,此光顺着脊椎骨往下移动,能量和振动的感觉一直传到了前额,并在下巴处集中。她觉得头顶有个洞,睡眠变得很困难,静坐成了唯一能帮助她的事情。她自己觉得,如果她不继续静坐,身体内部的热能会毁坏了她的身体系统。当别人触模她的后背底部时,确实发现温度很高。

后来,她身体开始抖动,身体内部有波动的感觉,觉得身体被清洗,身体变得更平衡了。不久,她觉得脸颊和下巴有剌痛(针刺)的感觉。这之后,所有的令人不舒服的现象都消失了,不过她还是一直坚持静坐。她的这个拙火经历持续了一年左右,后来她成立了一个中心,帮助其它修习拙火遇到问题的人。

怀师:关于这个人,有三个结论:一、她身体有先天性风湿,所以会觉得热。另外,她神经很紧张。二、因为她是学心理学的,用心太多,都在意识状态的境界中。三、有些境界满好的,但是都是下意识的自导自演,通过意识引动身体上的气脉。然后反过来,身体上气脉的感受又引导她心理意识的开发。按正统佛学来讲,这都是意识自我产生的现象。

包卓立:前面案例中,好几个人都可以在脑子里面看见光,为甚么?

怀师:这是身心摩擦引起的。

包卓立:为甚么她觉得比平常高两英寸?

怀师:那是因为气不归元。有时候人会觉得变高,有时候是变小,有时候觉得身体可以扩大到充满整个宇宙。这都是身体上地水火风的变化所带来的意识思想的独影境界。

案例十:图书馆员(女)

翻译:她现在五十多岁,静修很多年了,但她都是按自己的方式静修的。一九六八年的一天,她把手放在桌子上,慢慢入静,后来就失去了知觉。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双手把桌子烧焦了,留下了深深的手印。这种现象只发生了一次。

怀师:她身体病态严重,也是风湿的一种。

包卓立:为甚么风湿会令人产生热呢?

怀师:我们身体是由地水火风组成的,但不是完全平衡的,会偏重某一种。以风湿来讲,就是风和水比较多,火大的成分比较少。西医认为风湿是因为血液里面不干净,等于水管浑浊,风力推动不够,血液不能正常运行,动得很慢。风湿会发生热,这个和瓦斯的道理一样,瓦斯很冷,是阴的,但是会燃烧,会烧到很高温度。

包卓立:因为这种会燃烧的拙火经验,有人害怕静坐时身体会突然起火,所以很多人害怕这种拙火训练。

怀师:之所以会燃烧是因为身体上的病态。

包卓立:有的人已经死了,可是突然身体自己会烧起来,但是衣服并没有烧。

怀师:这也是因为他有病。不过,也有外面的因素。

包卓立:西方人不认为是气引起身体里面的波动,他们认为是能量,所以他们只是说身体内部有波动现象。

翻译:这本书的作者曾经和很多有类似经历的人打过交道,他发现很多人在做完这些修炼之后,身体不能完全恢复,身体的某些部位不能很好的工作。

怀师:那是因为他们身体不够健康。另外,他们很多人走错了路,如果走对了路,不应该是这样的。这 个作者叙述的时候兼带有一些评论,但是他的程度很低。

案例十一:家庭主妇

翻译:一九七二年,她五十多岁,经历了一次很令人不安的事情:她突然觉得有一个甚么东西从她的头上降落下来,之后,她就晕倒了。这种现象重复了好几次。一般在这种情况下,醒来后,人会有不稳的感觉,但是她完全没有这种问题。

有一次,她脑子里面好像有一个声音在问她:「你准备好了没有?」之后,她又听到音乐声。有一天下午,她突然觉得左脚大拇指痛,痛感一直传到胫部,她可以感觉到膝盖在自我治疗。痛感时断时续,但是她无法走路,只好在床上度日。在床上的时候,身体自然的会作出不同的瑜伽姿势。

几天以后,她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从脚到背部的各个部分都在作自我治疗。在这个过程中,她鼻子的两端会有痛感,能量流和振动的感觉一直传到颈部。同时,背部有强烈的热感,头部好像被老虎钳子夹住一样有压力感。由于身体内部的能量流的关系,她有时不得不像叹气那样呼吸。

偶然,她的头和颈会扭动,能量流进入她的头,她的头盖骨会发冷,面部会发热。经 过大约三年的时间,她慢慢觉得自己是上帝选出来,重获新生的一个更高级的人。于是她认为她所经历的这个非人力的现象是她个人能力所造,她觉得自己比一般人优越。她认为别人应该能完全理解她所说的话,并且亳无保留的接受她的意见,她慢慢的开始怀疑任何与她不同意见的人。

怀师:这个案例很简单。她是一位正常的女性,由于处于更年期的年龄,所以有这些现象。她的颈椎骨可能有点错位。她的那些经历都是一些生理、心理感受的状态,与静坐、禅定都不相关。按中国道家的说法,女性每七年是一个周期,二七十四岁左右,第一次月经来;到了七七四十九岁就是更年期了,月经也会断。具体个人,会稍有不同,有人提前几年断,有人迟后几年断。

这位女性的经历,是更年期的现象,不是拙火发动。因为受宗教意识的影响,所以她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女性在更年期的时候会发生很多心理和生理的变化,而且还会有很多病,都是医学里很难治疗的。有人平时很小气,可是到了更年期却有可能变得很大方;有人本来很保守,跟男人谈话都会脸红,可是到了更年期,她可能甚么都敢做。更年期的心理和生理是互相影响的。

男性是每八年一个周期。男孩子二八一十六的时候是发育期,两个乳房会痛,等于女性第一次月经一样。男性更年期是七八五十六岁,有人会一直延迟到六十四岁。到了更年期,男人会变得古里古怪的。有些男人一辈子都很规矩,到老了,却开始讨姨太太,找情人,搞得一塌糊涂。在台湾,这叫「老来花」,其实,这都是更年期的现象。

并不是说,更年期到了,就是老了,完了。其实,更年期是另一个生命的开始,男女都是这样。以道家修道来讲,最好是经期没有断,没到更年期以前就修成功,修到长生不老,成神仙。假如是月经断了以后修,就需要加倍的努力,先要修到月经来,然后再修到月经断,不是天然的断,而是用功夫断,在道家这叫「斩赤龙」。月经就像一条龙,硬是要把这条龙斩断。斩断以后就不分男女了。书里没有交代她婚姻感情如何,也没有交代她性生活如何,资料都不全,没有办法作全面的分析。

包卓立:是停经以后更容易发动拙火还是停经以前更容易?

怀师:对心情宁静的人来讲,停经以后反而更容易发动拙火。比如有人更年期以后反而比年轻时还容易性冲动,一般人都忌讳讲这个,很多医生也不懂。我年轻的时候,读过一本书,描述的是乾隆以后的一个故事。

有一个寡妇,儿子考上功名,在地方作县令,突然老太太说要嫁人。这可不得了,儿子是地方官,妈妈临老了要嫁人,你说这可怎么办?儿子很孝顺,告诉妈妈说:「我给您找。」可是左等右等,都没有找来。妈妈每天在那里催,怎么还没有找来?痛苦万分。儿子向一个医生请教,医生说:「这个好办,我可以把她医好。你回去告诉她,人已经找到了,不过她要穿上新娘衣服,骑一头驴,嫁过去。然后,你给我找一头驴,越瘦越好。驴子瘦,背脊骨就会一块块突出来。」儿子照办了。老太太很高兴。儿子叫妈妈骑在驴上,自己牵着驴在后花园里转了几十圈,老太太清醒了,不要嫁人了。因为经过那个瘦驴背的磨擦,荷尔蒙释放掉了。这个医生的办法真是高明啊!这是我看医书,在医案里看到的。

所以更年期以后的男女性,还有这样的生命力,把握得好的话,经过修炼可以延年益寿,也许可以成道。实际上,道家的代表人物吕纯阳真正成道是七十多岁。张三丰,就是那个教人太极拳的,他到三百多岁才成道。所以,你们还希望无穷啊!

案例十二:心理医生(男)

翻译:他现在四十岁出头,练习静坐已经有三年时间了。一九七五年的时候,他拙火发动,曾作我们的研究对象,试验磁场对人体的作用。他一生下来,脊椎骨就有问题,曾作开刀治疗,后来也就患了慢性背痛(背部的下面)的病。

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他参加了沙哇目坦那达(Swami MUktannanda)在一个周末举行的集训班。沙哇触摸他以后,他进入了很深的定境,不到十分钟,他的嘴自己就张大了,舌头伸出来。几分钟后,他体验到一种充满乐感的宁静,并且看见很多画面,画面中,沙哇上师帮助他和上师融合为一体。几分钟后,他可以「看见」自己腹部、胸部和喉部被一股金色的能量所照亮。然后,他的背部的下面开始感到很痛,同时,他脑子里面的白光也变得越来越强。静坐完了的时候,他背痛的毛病就消失了,而且再也没有复发过。

这次经历以后,他在家里的静坐也变得很有效。静坐的时候,他似乎很快就可以解决自己感情心理的深层问题,还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一九七六年(次年)一月中,他身体上开始出现红斑,而且那些红斑呈弯弯曲曲的线状。最开始的时候,红斑是在他背的下部,两次穿过背脊骨,一直延伸到左边肩膀。他想,这也许有甚么特殊的意义。这时,他静坐的时候,开始重新听到一些高频声音和搔抓的声音,以前他作试验对象,被磁场仪器刺激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一月,他又一次参加了沙哇的强化集训班。沙哇又一次触摸他,马上,他的背的上部和颈部就有刺痛的感觉,同时还有冷热的感觉。他的喉咙发烧,头和脖子会自己动。之后,他感到内心平和喜乐。后来,他的头开始转动,手掌开始颤动。此后,他膝盖开始发烧,他觉得有一股东西沿着脊椎骨往上走,到了头部的时候,就变成光和能量了。整个过程中,他的呼吸都不稳定,有时快而浅,有时慢而深。整个身体内部好像在松开,他感觉似乎在生小孩子一般。

静坐快完的时候,他有很深的平和的感觉,他似乎深深的了解到自己的内心深处,觉得有了彻底的自由和解脱,而且有一种回家的感觉。第二天,他无法恢复到平时的状态。

怀师:这个境界过了以后就很难回转了。

翻译:同时,他无法集中精力,无法协调自己的一切。有好几天时间,他都觉得很累,很疲乏。他静坐感到越来越深沉。后来,一连好几天时间,他左脚大拇指和整个左脚都有痛感,痛感一直传播到小腿。后脑左边也有痛感,痛感一直延伸到左眼,有时,左眼会因此而自动闭上。几天后,这些断断续续的痛感都消失了,腿痛也消失了。

在日常生活中,家里人和朋友都说,自从拙火发动以后,他比以前更放松了,他的按摩师也有同感。他那个「回家」的感觉慢慢变成了与世界合一的感觉。后来,静坐的时候,他的前额开始发痒,面颊偶尔也会发痒,这表明他的拙火周期在进步。

一九七六年底,他拜访了沙哇上师在印度的住所。在那儿,他每天静坐三次,一共四个小时,另外,他还会花三到四个小时的时间念诵。静坐的时候,他经常有爱的喜乐的感觉,而且经常会感觉到与知觉(意识)的蓝色光明合一。这种强力训练在第一结和第二结的部位激发了他的拙火能量。因此,能量的增加让他生殖系统进入了极度快乐的抽搐中。他觉得自己的精予沿着中脉向上移动。

他后来知道,这经历说明第一个结打开了。之后,他开始禁欲,他的脚指甲在同一个晚上都脱落了。从印度回来以后,他花了好几年时间,想把自己的日常生活和修行结合起来。后来,他的第二个结也打通了。 后来,他又回到老师在印度的居所,他觉得拙火的能量集中在自己的眉心部位。马上,沙哇就走过来,用手在第六结和头顶中间的地方触摸他,他感觉到拙火能量开始以V 形向头顶中心流动。自从那次以后,拙火能量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头顶中心。

怀师:他说自己的气到了男性生殖器,身心发生快感,这个同道家讲的炼精化气有一点相似,但还没有达到炼气化神的境界。他所了解的理论是印度的那一套,所以他以为自己的中脉打通了,其实,他的中脉没有打通,是任脉打通了。

任脉和中脉很接近,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张纸那么薄。印度讲的左、中、右三脉是在一个平面上,而中国道家讲的任脉在前面,督脉在后面。其实道家也讲左右脉,就是所谓的左青龙,右白虎,只是一般不太注重而已。他的心脉还没有完全打开,如果完全打开了,自己静坐的时候,会听到像爆炸打雷一样的声音,很可怕的。海底轮和脐轮打开的时候都不会有这种声音。他看见自己和老师合一,那也是他自己心理意识的感受。

包卓立:现在西方的很多学派都认为,修道成功的人可以看到一个很细的,像针丝一样蓝色的光,自己和那个蓝色光合一以后才算修道成功。这个案例中,他也看到了一个蓝色的光,那是从他意识里面来的,还是从任脉,或者督脉来的?

怀师:那个蓝色是中脉的气,中脉的气是蓝色的。那个蓝色就是「万里青天无片云」的那个青色,几乎接近于黑了,但也不是黑色,也不是偏绿色的蓝。那个颜色,就像你站在喜马拉雅山顶上看到的那个天,或者云南西边夜里的那个青天。

中脉真正打通的人,顶轮一定都打通了,自己会觉得空了,看见的现象是青青的天,满天星斗,天上的太阳月亮的运动都能「看」得很清楚。这个看不是用眼睛看,而是说你有那么个境界。这个人看见的蓝光是意识境界,是靠外面刺激引发的,他的中脉没有真正打开。中脉没有真正打开的人,也可以观想到蓝色,而且那个观想的蓝色可以扩大可以缩小。比如我们现在观想北京城,有的人想的是大的景象,有的人心很细,想的是家里桌子上的一支笔。观想到的蓝色也是一样的,都是意识状态,是假象。

这个人的腰脊椎有毛病,颈椎有毛病,骨节也有一些小问题,他背上的红斑是骨节毛病所引发的。他腰酸背痛的毛病之所以没有了,是因为气路从别的地方走通了,其实他的腰脊椎毛病并没有好。要想真正治好,他需要作骨节整形。

(沙哇目坦那达的老师)

包卓立:利用这次机会,我为大家介绍一下沙哇目坦那达的老师的一些情况。沙哇的老师很胖,不爱说话。在印度,作静坐的人有一个传统,打坐时甚么都不穿,只穿一件内裤。有人甚至内裤都不穿。这位老师名气很大,大家认为他把自己的一生完全献给了修行,都觉得他很神圣,所以很多人会来祭拜并给他很多东西。

有一次,他打坐的时候,他的生殖器突然很有力量的勃起,结果把裤子都弄破了,他换了一件新的,结果还是弄破了。他觉得这样不太好,认为别人会对他有看法,所以想要离开那个地方。他太不好意思了,甚至想自杀。这个故事在西方很流行。

怀师:男性静坐好的人,元气发动了,生殖器就会硬起来,有时候甚至七天都下不去。这种情况下,如果不配上欲念,没有男女性交的心理,它还是会硬的,就像很健康的婴儿一样,睡觉的时候,他的那个小东西就会举起。这时,如果能静下来,配合这个生命的功能,回转来就可以刺激脑,就可以打开脑的气脉了。

不过,要作到这一点很难。

女性坐得好的话下面也会冲动,两个乳房会胀。女性性欲最开始敏感的地方是乳房,不是下面。这个时候,如果不配上性欲,下面的阴部会缩小,变成处女一样,那么(气脉)就打通了。这是第一关,道家叫这种情形「降龙伏虎」,龙虎下山是要吃人的,所以要降服它。龙代表思想,思想在脑子里面像个龙一样,静不下来,会到处乱跑。这位老师连降虎的本事都没有,其它都是空谈的。

包卓立:这位老师每次静坐的时候,红光一出现,就有一个女的会来,她会把衣服都脱光了,然后他的生殖器就会硬起来了。

怀师:那是外面的感应,真会有阿修罗、魔障来引诱他的。佛 经上有这么一个故事。跟从释迦牟尼佛出家的尼姑们私下议论佛,她们觉得佛大概是性无能,所以出家。另外,根据佛的像,虽然佛的男性生殖器很雄伟,但是像马一样,会缩起来,这在佛经上叫「马阴藏相」。你看马的那个东西很长,可是收起来后就一点点。佛也是,睾丸像婴儿一样收进去了。阿难听见尼姑们议论,很受不了。有一次,夏天,佛在睡觉,那个东西就举起来了,很雄伟,阿难故意把佛的裙子拉开。尼姑们知道了统统都跪下了,原来佛不是性无能。

包卓立:沙哇的老师本来想自杀,后来就跑到树林里的一个小茅篷里面去静坐。他发现里面有一本书,里面描述的情形和他的经历一样,还告诉人在那种情况下该怎么做。以后,他就照着书上说的,把精从下面引到头上来,这之后就没有甚么问题了。

怀师:密勒日巴祖师也有一段很有意思的经历。修道到最后的时候,境界中出现很多女性生殖器,大小都有,无量无数把他包围起来。他当然一点都不动心,但是,任他怎么念经、念咒、观想都降伏不了这些东西。忽然,他悟了,他把自己观想成人大小小的男性生殖器,每一个都插进去,然后,那些东西都消失了。

(拙火的现象)

包卓立:西方出版的关于拙火的第一本书就作了如下总结:第一,拙火发动的初期,人会有烧和热的感觉,一般是先从背部开始,然后传到整个身体。

怀师:这是拙火发动不正常的现象。按中国人阴阳的道理来说,这个火属于阴的,不是阳的,不是阳火。阳火发动是安详、暖和,很舒适的。以中医来讲,比如有人发炎,中医叫「相火游行」,不是君火。君火是阳火,相火是阴火。发烧发炎都是相火游行。相火又分虚火和实火,仔细讲起来就很细了。

包卓立:正常的现象是甚么呢?如何真正发起拙火呢?

怀师:真正的拙火现象是暖。唯一发起拙火的办法是「空」!其它都是有形的,往往引动相火。真正空了,才能引动君火。邵康节有两句诗,讲易经宇宙生成的道理,正好拿来形容拙火发动「天根月窟闲来往,三十六宫都是春」。比方讲,天根是梵穴轮、顶轮,月窟是子宫、海底,三十六宫代表身体上的所有部位。那么,上下通了以后,身体所有部分就都舒服了。

密宗讲的拙火是根据印度文翻译过来的,也叫灵能,灵热。这个翻译很糟糕,不如佛经上说的「暖」字。这 里他说,拙火发动的时候先从背部开始,这不是正规的,就好像说,从北京到香港九龙,他走的不是京九线,走偏了。其实,拙火发动不一定是从某一个地方开始,但比较正规的是从海底发动。当然,海底发动有一个问题,就像那个印度人一样,没有智慧的话,就不知道如何降伏那个东西。

包卓立:第二点,伴随着拙火发动,能量会进入中脉,会有痛的感觉,但这不是病态。

怀师:普通人身体里面都有病,脉将通未通的时候会有痛触的感受,刺痛过了以后就会发乐感了。实际上,气脉通的时候不仅仅有痛触,还有冷热轻重、粗涩、滑、软等等,归纳起来是八触,八大种感受。如果要仔细分析,还不只八种。

包卓立:第三,拙火发动的时候,有人还有可能心律不整。

怀师:不是心律不整,心会跳动得很厉害。如果有「嘭」的一声,心脉打开了,那个智慧的开发就很不同了。前面讲的三点都很接近,但都不完全准确。

包卓立:第四,脚指头会有蚂蚁爬的感觉,有时,整个身体会抖动,好像有蚁或者一只小蛇往上爬。

怀师:所以印度翻译叫灵蛇。

包卓立:或者像小鸟在你身上跳来跳去,爪子在你身上抓来抓去:或者像鱼在平静的水中游动;或者像猴子在树枝间跳跃。

怀师:这些都是外形现象,拙火发动是会有类似的外部现象,但这都不是真拙火。

包卓立:有人跳舞也能引动那个气,为甚么?

怀师:很好的静坐可以引发生命的功能,很合适的运动也可以引发生命本体的功能。其实,一个艺术家画画,写字,跳舞,唱歌,或者一个科学家读书很专心一致,有时候也会发生这种现象,会突然快活起来,那也是进入了这个拙火发动的情形,但是一般人认识不清楚。

一个真正的思想家哲学家,当他进入那个思想精微的境界的时候,有一种很安静的乐感,他别有天地,甚至男女夫妻都不要了。所以,世界上很多艺术家的生活,在我们看来很不正常,其实,他有他自己的感受。他看我们很脏,我们看他们很神经。


分类:南怀瑾 书名: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