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上部]第三章 密勒日巴与甘波巴的修行


密勒日巴的故事

怀师:密勒日巴是西藏一位修行真正有成就的大祖师,西藏人认为他是真正的活佛。现在书店里应该有他的传记卖,叫《密勒日巴尊者传》。其实他的传记以前就有人翻译,叫《木讷祖师》,木讷是密勒日巳的简称。

在西藏,不管是红教,黄教,白教,还是花教,都很崇拜木讷祖师(一0五二至一一三五)。以我的研究来看,他是宋朝时代的人。为了报复仇人,他最开始学的是黑教外道。他学会了念咒和法术,还会神通。如果他对着某个地方念咒,那儿就会下冰雹,打雷,结果害死很多人,破坏了很多生命财产。后来,他意识到自己不对,就诚心忏悔,开始学佛了。

他学佛的上师是很有名的玛尔巴活佛。为了磨炼他,帮他消业,那诺巴上师一开始就狠狠的折磨他,让他受了很多苦难。关于这些,他的传记里都有记载,你们要自己去看,我们当年读他的传记时候,都是一边看一边流眼泪的。红教的祖师都是有太太孩子的,都是双修,但也不一定生孩子。玛尔巴上师是有孩子的。师父对密勒日巴这位徒弟说,你要跟我学,可以,没问题,但是我是要求很严格的,而且我是要供养的。西藏人的财富就是牛羊,密勒日巴没有钱,牛都养不起,就把家里仅有的一点钱财供养师父。

除此以外,师父还用种种办法整他,叫他盖房子:你不是想跟我学吗?那就要先培养功德,可是你的供养又少,那就在南边给我盖个房子吧。他就去挖地基,找材料,最后终于把房子盖好了。师父故意整他,问他说:「你为甚么在南边盖房子啊?」「师父,你叫我在南边盖房子啊!」「乱说!我没有讲过啊,南边是我风水最好的地方,你在那里给我盖房子干甚么?去,马上给我拆掉!」他又只好再亲自去把房子拆掉。师父又叫他在北面盖个房子。等盖好了,师父又骂他:「甚么?盖房子?那是我那天喝醉了,乱说的,去拆掉!」然后又叫他西边去盖房子,他背东西,做苦工,肩膀都磨烂了,但他还是接着做,一声怨言都没有。师父的儿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帮忙他。师父把儿子叫回来,然后骂密勒日巴:「我的儿子是法王的儿子,是太子,你凭甚么资格叫我儿子去帮忙?」「师父,我没有叫他,师兄是自己来帮忙。」师父臭骂他﹂顿,又叫他把房子拆掉。

师母看见这个情况也心疼了,就问这位师父:「你为甚么这么折磨他啊?」「你不知道啊,他一生造的杀业罪过太大了,多少世修行都消不了啊,我这样折磨他是帮他洗净这一生的罪孽啊!」师父一边解释,自己也一边流泪,不过叫太太不要告诉密勒日巴这个情况。

最后房子终于盖好了,师父让他过关了:「嗯,看你还像个真学佛的样子。」就教给他法门,叫他去住山洞闭关。在山洞里,密勒日巴没吃的,就割草来吃, 一身脱得光光的,拚命用功。

密勒日巴出家以前有个未婚妻,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她们知道密勒日巴在修行,但不知道在哪里。最后终于找到这个山洞,见他一身光光,瘦骨嶙峋的在打坐,就忍不住哭了,并把眼睛遮起来。密勒日巴问她们为甚么不敢看,她们说:「你自己看看,你一身都是光光的。」「这是妈妈生的,大家都一样,有甚么不好意思!」于是,未婚妻和妹妹就去外面化缘,弄来些布给他做衣服,弄些腊肉之类给他补身体。

这本传记写得很有趣,像小说一样很热闹。随后,他未婚妻和妹妹又下山化缘去了,他就把布剪了,做了几个套子,把两只手、脚,和生殖器都套起来。妹妹和未婚妻化缘回来,给他弄些供养来吃,见他这个样子,妹妹就问他:「哥哥,你怎么搞的,好不容易化来的布,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不伦不类!」他说:「你们认为最难看的,我把他们套起来就好了嘛,修行那有时间做衣服呢?」

这样修了十几年,后来好几年也没东西吃,他还不像那位女祖师,还懂得吃药,他不懂吃,完全是靠功夫,经过了种种的病痛和苦难。他快要成功的时候,师父已经死了。师父死以前,曾给过他一个锦囊,叫他背在背上打坐,告诉他,不到万不得已,实在是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时不能打开。现在,他功夫到了最困难的难关,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想起了师父给的锦囊。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句话:「此时全靠好饮食!」经过那么多的痛苦,原来现在要吃好的补充了。正好,妹妹、未婚妻给他化缘来了腊肉和酒,他痛快的吃了一顿,当然以后不会常吃啦。吃完了,人一下子就变了,能在空中飞了。所谓飞,就是得道之人,五通里头的神足通。他以后就出来宏法讲经,很多法师都很嫉妒他。

密勒日巴和六祖一样,讲出来的就是佛法,不过经典不如法师那么熟。有一位在庙子里讲经的法师,当然对他很不服气,就和他辩论。密勒日巴说:「你不要辩,你懂得甚么是空吗?」法师于是搬出一大堆理论,密勒日巴就指着大殿里的柱子说:「唉,你那都是理论,你看这个柱子是空还是有啊?」法师说:「柱子是有的,怎么会是空?」他说:「我说是空的,你说是有的。」一边说,他就用手在石头的柱子里穿来穿去。所以,一直到现在,那个柱子还是两雨截的,中间是空的。他说:「空即是有,有即是空,你们光知道嘴里讲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那有甚么用!」法师不敢说话了。他接着指着虚空说:「你说这个虚空是有还是空?」法师说是空,他说:「是有,我脚踏到虚空走路给你看!」法师不敢说话了,就皈依他了。所以,学佛要真修实证。

现在密勒日巴的故事大概介绍完了,下面包卓立要从密勒日巴英文翻译的传记中抽出一些重点来与大家分享,剩下的大家自己去读。佛法难得

翻译:密勒日巴遇到上师之前学的是魔法,后来意识到那不是正道。他很聪明,学魔法的时候,七天就学会了呼风唤雨、下冰雹,所以开始修佛法的时候,他不是很努力,以为佛法也很容易。老师叫他闭关十四天,他开始的时候很放松,每天睡觉休息。上师检查他的进度,他因为没有做甚么也就没有甚么好报告的。

上师很生气:「你出关到别的地方去好了,我和你没缘。」

包卓立:这段小故事其实很重要。我们应该意识到学法的艰难,佛法不是很容易就可以得到的,要很努力修行才行。

怀师:也就是说,不要人为懂了一点佛学知识,打了三天坐,就以为可以到西天成佛了。

月明帘下转身难

翻译:后来,上师给他准备了需要的束西,叫他去山洞里闭关,他把点亮的油灯放在自己头上,日夜静坐,一点都不敢动。这样坚持了十一个月以后,师父和师母来叫他出关,报告自己修行的身心经历。他不愿意出来,因为身心感觉都很好,很祥和。师父和师母告诉他不要怕,说他十一个月以来,一直很精进,现在可以出来和师父说话了。他考虑到这是师父的命令,于是就遵命出来了。包卓立:很多人达到好的境界后很执着,舍不得出那个境界。

怀师:憨山大师有两句名言:「荆棘林中下足易,月明帘下转身难。」做人做事、修行都是一个道理,那个满地都是荆棘,满地都是刺的地方,脚一下去就被割破了,但这还是容易的哦!很多人不怕艰难困苦,最难过的关反而是得意的时候。学佛、作功夫,到了那个清净的时候,就像秋天的天气,月白风清,风景优美,要从这种美景中跳出来比从痛苦的境界里跳出来还要难,所以叫「月明帘下转身难」。有人是失意不忘形,这已经很难了,但是要他做到得意不忘形,不要认为自己了不起,这个比失意不忘形还要难。所以佛法世间法都是同一道理。

擅自出关的后果

翻译:人身难得,不能浪费做人的机会,能有血肉之躯是我们的幸运,利用得好的话,我们可以走向解脱之路。要想解脱悟道,有几点很重要。一是要有明师指导,二是心要保持极其空明的状态,第三是要行善积累功德。后来师父叫密勒日巴去闭关。有一天,密勒日巴突然作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家园被毁,母亲去世,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枕头都被眼泪湿透了,于是他起来,决定出关回家看一看。上师问他:「你当初曾经对我说,你一切都不再执着了,现在让你真正闭关,你却又想念家里,违背当初的誓言,提早出关,现在赶快回到闭关的洞里去。」上师知道,因为密勒日巴违背了自己当初的誓言,而且他擅自出关来见上师的时候,师父正在睡觉,这个征兆表明他这一生就再也不能见到上师了。

怀师:这点需要讨论一下。密勒日巴活佛当时很年轻,聪明绝顶,所以修黑教的法门时学得很快,不像我们一般人,一辈子也学不会。他就是因为自己太聪明了,和龙树菩萨一样,把佛经拿来一看,觉得自己也可以成佛,很傲慢,所以你看他,很任性自己就出关了。这就像现在很多人,也跟着我学了一点点佛法,其实大家也没有真正跟我学甚么,修持一点都没成,就觉得自己很灵光了,就出来作大师、作师父了。这都是自作聪明,都是大问题。所以密勒日巴这一段很值得注意研究。

翻译:因为他已无缘再与师父见面,于是师父作了一个很正式的法会,传大法给他,并告诉他:「你不要以为自己没有给我甚么供养,就认为我没有把所有的法都传给你,我已经把所有的法都传给你了,而你求道的愿心就是对我最大供养。」之后,离别的时刻到了,师父为密勒日巴示现神通,并告诉他随便显示神通是没有意义的,现在现神通是为了坚定密勒日巴的信心。师父要他记住,一切如幻,要他依此修行。师父叫他去罕无人迹的深山老林里去修行,还给了他一个锦囊,让他在最困难的时候打开。临行时,大家都难过得哭了。

包卓立:现在我们很幸运,就在老师身边,可是我们都没有很努力的修行,等到将来有一天,老师离开的时候,我们恐怕就只会哭了。密勒日巴修行的身心变化

翻译:之后,密勒日巴就去闭关了,并发誓若不悟道就不出关。闭关期间,他有类似移喜磋嘉的经历。由于身体很虚弱,他呼吸困难,拙火无法发起,身体感到寒冷。

包卓立:书中说,他拙火无法发起是因为他身体太弱,以我来看,他以前能发起拙人是因为他在上师身边。现在我们也在老师身边,应该珍惜这个机会,好好修行。

怀师:密勒日巴前面经历的也还不是真正的拙火,就像现在很多修行人,身体得了一点定,有一点暖,就以为是拙火发动了,其实那都是拙火的假相。你们看,到了他这个时候,你就知道真正得暖不容易了。

翻译:后来,他还经历了很多和移喜磋嘉相似的艰苦,一直到最后,他打开老师给他的锦曩,知道应该补充营养。吃过东西以后,他继续按老师锦囊的指示修习瑜伽和静坐,他感到自己的中脉和各个微细的脉都打开了,他感受到乐、明、和清净的觉性,以前只是理论上懂,现在是真实的体验。他领悟到,不完美也就是完美;他意识到,法其实是极其平凡简单的。之所以有轮回是因为我们错误的观念,通过觉悟可以达到涅槃。他认为,他有这一次的清明觉悟的经历,是因为上师的指导、自己以前的修行,以及这些食物。他理解到,密宗的修行方法,就是通过触受的经历达到形而上精神的成就。

怀师:也就是把前五识转化为阿赖耶识的现量境界。他吃的这个食物,相当于道家讲的地元丹,因为这些食物都是地球上的产品;他的那个清净的境界,就相当于道家讲的天元丹,所谓天,就是天然的意思。他经过老师准确的指导,气脉发生变化,精化气,气化神,转变色身,这是人元丹。

翻译:后来,他白天的时候可以随意变化自己的身体,可以腾空飞行。晚上梦中,他可以毫无阻碍的畅游整个宇宙法界,可以有数以百计的肉体和精神化身,可以去不同的佛国听法,还可以给很多不同种的有情众生说法,同时,他的身体还可以变为火焰或者喷水。因为他的肉体可以飞行,所以他还曾飞到自己以前打坐的山洞去。.

怀师:据傅记上记载,有些与他没缘的人去看他,他就会变成狮子老虎在路上把他们吓走。那些狮子老虎是他变的,不是真的,可是,如果你硬要进去,那些老虎真会吃人哦!那些猛兽是真,也是幻。有人问他何以有这样的神通,他说了一个最重要的秘诀:「心气自在。」如果一个人修行到最高的止息境界,心息自在的境界,那么只要念头一动就甚么都能变出来。重点是你能不能做到自在,一般人也都在那里呼吸,但一点都不自在,无法控制宇宙之间的能量。密勒日巴在他那个境界,已经可以自由控制那个能量了,可以作主了,所以他身体可以畅游法界,到其它佛国听法。这个等于是道家的出阳神。

李居士:假如一个人只有法身智慧般若成就,没有色身成就,他也能做到这些吗?

怀师:也可以!如果真正法身彻底成就的话,也可以做到这个,那就要看你的功力了。

李居士:如果以他们的方法修色身需要很长的时间,如果法身成就的话,色身也会跟着转变,那我们是应该先修色身成就呢?还是法身成就呢?

怀师:这个修行次序的问题,要根据各人多生累劫修持的路线和业报而定,但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到了最高处都是一样的。《楞严经》上讲,「迟速不同伦」「归元无二路」,虽作用不同,但到最高处结果还是一样的。这就是中国的禅宗,也就是大密宗,跟西藏修拙火的方法是两个不同的路线,怛最后是一样的。

所以中国过去的大禅师只强调法身证入,不管色身的转化,一样可以到达。密勒日巴的师父另有弟子,走的是修法身的路线,但他特别指定密勒日巴走拙火修色身报身的路线。五神通和生理、物理、拙火有绝对的关系,有了神通,世界上的人才更相信、更推崇你。法身只能在学理上、般若上知道,但般若智慧对一般人来讲是很难看见的。像过去道家有人专门炼气炼剑仙,鼻孔里出两道白光,千里之外可以杀人,可以砍树,这样的话就轰动了,大家就认为他一定有道。但是密勒日巴不同,他是报身、般若成就都有的,他是真正的有道。甘波巴大师的修行

翻译:密勒日巴大概有五万个喇嘛和五百个稍有成就的学生,甘波巴是其中一位。甘波巴年轻时做过医生,结过婚,也有孩子,后来太太和孩子在一次流行疾病中去世了,他后来也决定出家了。甘波巴曾做过喇嘛,位置很高。他精通教理,实证方面也很有造诣。但是他知道自己那些只是理论,还没有真修实证的道,因此决定拜密勒日巴为师。

密勒日巴问学生甘波巴:「你以前都学过甚么法,得过甚么灌顶?」甘波巴说自己曾经得到过很多大师的灌顶,并曾经连续七日打坐不下座。密勒日巴笑着回答说:「七日不下座算甚么,你不是还没有见过明点吗?你要知道,任你如何,你都没有办法从砂子里挤出油来,油是从芥末籽里挤出来的!如果你真想了解心的本体,你就跟我学习拙火吧。」.密勒日巴告诉甘波巴:「我并不是说你以前学的柬西都不好,但是你要知道,与上师的前世因缘对你的修行是很重要的,你要成就就一定要学习我的传承。」

甘波巴开始根据密勒日巴的指导修行,他一开始就得益不少,但后来,他发现密勒日巴的教导和其它师父的教导有不同之处,于是向师父请教。「师父啊,第一,根据我以前学的理论,供养上师一根头发的功德比供养三世诸佛山一样多的珠宝的功德还要大,有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积累功德的方法呢?」密勒日巴回答说:「有啊!对上师的话信受奉行功德更大。」

怀师:对!根据过去佛经的翻译,同样的供养,如果给十方三世诸佛,其功德不及供养上师功德的百分之一,乃至千分之一。但是,供养上师的功德,不及依照上师指示的法门切实修证的功德。即生成佛

翻译:甘波巴接着问密勒日巴上师:「我曾经问过几位上师,一个人是否可以即生成佛。不同上师给了我不同的答案。有的说,如果一个人对此生毫无执着的话,可以做到即生成佛;有的说,如果我吃了某种药,得长生不老,与日月同寿,我就可以即生成佛了;也有的说,修行七世以后即可成佛;也有的说,如果我能看见庄严的神,就可以即生成佛;更有人说,如果我有能力自己到其他众生国土的话,我就能即生成佛。到底哪个答案是对的呢?」

密勒日巴回答说:「对此生毫无执着,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一个真正的上师认为你有修行的根器,只要你按上师的指示,连续的修习咒语坛城的生起和圆满次第,上等根器的学生可以即生成佛;中等根器的学生会在临死时成佛,或者他们会在中阴身成佛;即便是很懒惰(一般)的学生,如果他遵守自己的誓言的话,也可以在七生或者十六生内成佛。」另外密勒日巴还告诉甘波巴说:「即使你偶尔有乐明无念的经历,如果你不能确实彻底证悟到心的本质,那还不是悟道。」

怀师:假设达到了乐、明、无念,还不算是得道,必须要彻悟,也就是要明心见性,用中文来说,就是要透彻的明见本性。许多学密宗的,以为乐明无念就是最高的了,得道了,那都是不对的。乐明无念是一个定力,是一个净光的境界。

翻译:密勒日巴继续教导甘波巴说:「一切众有情本觉具足,佛就是法界的净光。通过修习各种法门,修行人自然可以证道,烦恼自然消失,二元观念自然解脱,智慧自然降临。那种感受无法用言语形容,就像聋哑人的梦。虽然众生具足佛性,但众生看不见这一点。所以,能够追随有传承的上师是很重要的。本觉无始无终,本觉遍布法界没有障碍。本觉非言词可说。所以,不要故意造一个甚么,只要你放松,解脱,心的自然状态就是本觉。」

怀师:用中文叫「任运自在」。

翻译:密勒日巴接着说:「你只需观照自心,不需心外求法。」

怀师:按禅宗来说,就叫「不从他得,不从外求,但自观照自心。」

翻译:「你不需要清除昏沉与散乱,这是最高的修定方法;如果你用心去清除,那无异于白日点灯。不要在接收与拒绝间徘徊,没有分别心就是最好的行动。」

怀师:中国的大乘经典《圆觉经》有类似的说法,不过那是佛说的,比这个要高明多了。 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于无了知,不辨真实。这是佛亲口说的,是佛的大手印,是经典,是心法。

「居一切时,不起妄念;于诸妄心,亦不息灭」,对于妄想心,不要再用一个心把它压下去。「住妄想境,不加了知」,不要另外再加一个知性。「于无了知,不辨真实」,统统都没有了,不增不减了。这时,不再动那些念头:哎呀,不知道这个对不对;哦,就是这个……等等。

翻译:「放松并坚定对正知的信心,觉性就在你心中,上师就在你自己的心中。」

怀师:本身就有佛性,本身就是上师。

五方佛显现

包卓立:甘波巴修行的经历很独特,别的书都没有类似的记载,所以我们下面介绍一下他的一些闭关修行故事。

翻译:他在两个山谷交界的一个山洞里闭关,没有穿任何衣服。虽然夜风凉飕飕的,但他身体里面有一种很快乐的温暖的感觉。整整七天,他都没有躺下来,一直都在静坐的姿势。第七天早上,五方佛在他的境界里自然显现。

怀师:这个不是分别观想引起的,是自然显现。

翻译:他觉得这个经历太重要了,就报告了密勒日巴上师。上师告诉他:「如果你揉揉眼睛,你会看见两个月亮,你的这个经历和看见两个月亮一样,没有甚么了不起,也没有甚么好与坏。你有这种现象是因为你掌握了身体内的风大。继续修持下去。」

怀师:《楞严经》上说,「十方诸佛,同时显现」,这种境界不过是第二个月亮的影子,并不是得道。《楞严经》关于五十种阴魔的部分说:「不作圣心,名善境界」,如果你不认为那些境界是甚么了不起的成就,那些境界就是你的功德,是你的进步;「若作圣解,即受群邪」,如果你认为那就是得道了,了不起了,就是着魔了,佛变成魔了。这四句话很重要,佛在《楞严经》上讲五十种阴魔的时候,每讲到一种魔境都会重复这几句话,这是一个大原则,不管遇到任何好坏境界,都按这个办理就对了。我平常也经常告诉你们,这些境界都是由于四大的气,以及生理、心理互相磨擦所引起的现象。

翻译:听完师父的话,甘波巴继续修持。虽然师父告诉他那些境界并没有甚么了不起,但是他仍然觉得很受鼓舞,很高兴。他很有劲头的又继续修持了三个月。)

怀师:讲了半辈子的佛经,总算看见佛了。等于说,追求了几十年,终于让他找到了,当然高兴啦!还精补脑 化精为气

翻译:有一天早上,他突然感觉到整个三千大千世界像轮子一样的旋转,他开始头晕并呕吐。由于身体消耗得很严重,他昏倒了,很久以后才醒来。师父告诉他,这是由于左右脉的风进入中脉的原因,非好非坏,让他继续修持。又有一天,他看见洞内充满了观世音菩萨,而且每个观世音菩萨的头顶都有一个圆光。师父告诉他,这个现象是因为甘波巴头顶的大乐轮里的精增加了,这个非好非坏,并叫他继续修持。

李居士: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是看过一次以后就没有了,这是为甚么?

怀师:那是因为你没有专修。

包卓立:当头顶大乐轮刚打开的时候,头顶上好像有一片水银似的。

怀师:你们看,这些有成就的大师讲的法,这么平常,这么好,不像那些普遍做法师的邪门外道的师父会说:「哇!你这个不得了了,菩萨现身了」,那样讲的话,就会把自以为了不起的人都引向魔道了。

包卓立:甘波巴的师父说,他的这个经历是因为精从底部上升到脑,头顶的精增加了。老师您认为应该是精还是气?

怀师:「乐由精生,明由气生。」这是我的口诀,是大秘密,我以前都告诉过你(指包卓立),但是你都不记得。精充满了就要开始化了,化了就会得乐;而光明是由气生的。所以,看见光明充满十方世界是由气生的,也不过是如此。「无念空,由神生」,所以道家讲的「精化气,气化神,神还虚」都是对的。道家这句话连下来的最后一句是:「虚空粉碎,大地平沉」,虚空都粉碎了,归到本位。如果还有个空的境界,那就是四禅八定的空无边处定的境界,那还是在唯心、唯识、第六意识的境界里。「粉碎虚空,大地平沉」讲的是般若彻底的空。

包卓立,这可是我的专利,不能随便卖哦!如果自己没有修证到,随便传人,叫「未悟谓悟,未证言证」。等于说,一个没有钱的人冒充有钱,骗人,那可是犯菩萨大戒哦,弄不好会堕落很厉害。所以密宗叫你守秘密,也是这个原因。道家也说:「妄传非人,必遭天谴」,因为自己喜欢吹牛,喜欢表现自己高明,随便传法给不是根器的人,会得上天惩罚,会有果报的。有人甚至会把命都丧掉,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李居士:如果是观想菩萨,带动自己内部气脉变化而引起的光明,不是自然显现光的话,是不是也是由精化气引起的?

怀师:对,也是同一个原因,差不多。

李女士:英文原文说顶轮的大乐轮里面的精增加了,这是不是道家讲的「还精补脑」?

怀师:这样讲也差不多,其实差不多快要化气了。

李女士:道家讲的「还精补脑」这个时候,是开始化气了还是已经化气了?

怀师:在下面的时候是精,到脑上以后同时就在化气,几乎没有界限差别。但是严格的讲,是有先后,有逻辑层次差别的,这是很精细的。所以古人有的道书上写真精、真气、真神。普通人哪里懂这些呢!真精的精不是男女交媾的精,是已经化掉的精;真气也不是呼吸之气,是安那般那止息的「息」,真息;真神也不是普通精神的神啦!通常我们说一个人头脑好,会做文章,会发明,那还是普通的神,还不是真神。

道家有句术语:「还精补脑,长生不老。」这两句话讲生命的科学,很重要。普通人性交做爱,最后达到高潮,精就出来了。你以为精是下面两个睪丸变成精虫出去吗?实际上,精是脑下垂体、间脑中间荷尔蒙降下,再通过全身内分泌到达下部,然后再变成精虫放掉的。所以真正守戒是很痛苦很难的,一般人做不到。「还精补脑」的「精」不是普通人讲的精虫。精到了脑,化为气的时候,就会有光明出现了。很多人头容易昏沉,头脑不清楚,智慧不够,定力不足,杂念多,反应慢,这都是脑不健康的表现。脑很重要,就像中国人说的:「一分精神,一分事业」。从脸色看功夫

怀师:有些人修道家练气功,拼命忍精不放,把精向脑子引。这种练法很糟糕,会出毛病的。他引的不是真的精,而是有形的精,这样甚至会把大小便的毒性都引到脑子里面去,结果不是变神经就是会早死。记住,真精是无形的!

有的人修道家,忍屁不放,认为放屁会把元气放掉,这样打坐的话,慢慢毒气会提上来,从督脉行到脑,把那些大便大肠的毒都提到脑子,他不死不疯才怪呢!这不是修道,这是修屁道,修尿道。还有人搞双修、采补,把那些杂质引上来,看上去都是红光满面的,但是红光中带着紫色、黑色。一般人不知道,看见黑黑红红的,脸上发光,还以为这家伙有道呢。这些人的脸色就像油没倒干净的炒菜锅,油光油光的,是凡精之气。这样修双修、修采补是往魔道鬼道上走,死后还要下地狱,至少是变畜生,千万不要玩这种把戏。

李居士:那些人看起来很脏很浊。

怀师:有些牢里面的犯人也是这种脸色,有经验的法官一看就知道是犯罪的,满脸黑亮黑亮的油光,和锅底的油光一样。道家看一个人是不是真有功夫,有这么两句话:「面如冠玉,碧眼方瞳。」面色像新玉那样润泽,眼睛清亮有神,瞳子好像方的,有轮廓,这种情形差不多有一点精化气的样子了。另外,「呼气如龙」也是有功夫的人。

李居士:我有「呼气如龙」的体会。假如你全身放松,进入一个很静的境界,只有一个很清明的「觉」,然后你就会全身呼吸,吐出来的气也会很大。

怀师:中国人用字很讲究,狗是「吠」,狼是「嗥」,虎啸,鹤唳,鸡啼,鸟鸣,龙吟,用的字都不同。李居士讲的那个还是有形的,你越放松就越好。文化不同的差别

怀师:中国那些禅宗祖师以及修道成仙的经验都很多,但是中国文化不是很科学化,而是很文学化,从来不强调这些,都是简单几句话就带过去了,很可惜。这些东西后来传到西藏,他们很重视这些,记录得很清楚。真正的逻辑学是佛家因明,从印度开始的,西方人说印度因明是从西方逻辑学来的,那是说反了。佛学唯识法相的学问很讲究逻辑,再加上玄奘法师的翻译很老实,结果大家愈看愈糊涂。逻辑的文章没有那么美,而中国人喜欢文学化的东西。

赵教授:中国人的语言不够逻辑化,对研究唯识也许不太方便,但是,对禅宗来讲,中国文字可能有特殊的优势,因为道是不可言表的。中国文字有点朦朦胧胧、模模糊糊,反而能让人理解不同层次的意思。

包卓立:加果说印度是逻辑的文化,中国是文学的文化,那么西方是甚么样的文化呢?因为这个研究以后要出英文书,所以问老师这个问题。

怀师:西方文化也是偏重逻辑,所以走向了科学的路线。不过,印度的文学也很美,我们前面的结论都是比较的讲法,实际上,每个文化都有逻辑和文学两面,只是偏重有所不同而已。

地狱 六道 曼达拉

翻译:有一天傍晚,甘波巴看见金刚地狱,同时,他心脏部位有堵塞、收紧的感觉,心风生起,他感到很忧郁。上师告诉他,这种现象是因为他的腰带系得太紧,影响了上行气的正常运行,他松松腰带继续修持就好了。

怀师:有时候消化不良,或者食物中毒也会带来这种现象,不只一个原因。

包卓立:我曾经两次在梦中看见地狱的情形,两次都是因为按摩腿太厉害,腿被弄得青一块紫一块。人死的时候,灵魂如杲是从腿下面出来,脚会发烧发热,会到地狱去。

怀师:有时候是发冰,不见得是发热。

翻译:又有一次,甘波巴突然能够看见六道众生,从欲界天神到地狱众生,都看得很清楚。同时,他还看见诸天降甘露给低层众生饮用。他看见母亲很瘦弱,快要死的样子,她很渴很饿,但是无法饮用那些甘露。他向师父请教,师父回答说:「之所以有甘露,是因为你喉部受用轮处的左右二脉里面的精增加的缘故;你以前经历的恶心的感觉是因为风进入脉道的缘故,这次的经历不是因为风,而是因为精进入脉道;你看见母亲无法饮用甘露,那是因为你中脉的开口处还没有打开。这些都非好非坏,继续修持,不要害怕。」上师教了他很多瑜伽方法,他继续修持了一个月。后来,有一天,由于他练瑜伽的原因,身体开始抖动,他无法自制,他开始哭泣,并想大喊。甘波巴自问,我是鬼魔附体了吗?上师告诉他,这是因为心轮处精增加引起的,并叫他继续修持以前教他的瑜伽。此后,甘波巴基本不需要进食了。

又有一天,他看见日蚀和月蚀,龙头魔的两个尾巴把太阳和月亮光都挡住了。他请教上师,师父告诉他这是因为左右脉的风进入中脉而引起的,夸他很勇敢,并叫他继续加倍修持。回答完他的问题后,上师自言自语的说:「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柬西,就是这个时候了,就是这个时候了。」讲完这些,他再没说甚么。

包卓立:有时候南老师也是告诉我们一句话后就不再讲甚么了,我们都没有往意到,其实,他是讲了一个很重要的事,讲完了就过去了,可是我们经常就忽略过去了。

翻译:之后,甘波巴回到洞中继续更加努力的作功夫。一个月后,他见到红色喜金刚的完整曼达拉。这时他记起上师上次说的话:「就是这个时候了!」莫非上师早就看到我本尊会显现?他请教密勒日巴上师,上师告诉他,这是因为从母亲那里来的红菩提从他身体下部上升到心轮部位而引起的,非好非坏,并叫他继续修持。

他继续修持。有一天,他看见现骷髅身的上乐金刚的曼达拉。他请教上师。师父告诉他,这是因为他的脐轮(也叫转化轮)部位精充满了,并叫他继续修持。十四天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天空一般大,而且,从头到脚整个身体都充满了六道众生。大部分众生只是在饮食一般的牛奶,其他的则是饮用从星星上流下来的牛奶。他同时听到暴风雨般的咆哮声,当他把打坐的腰带松开后,咆哮声就消失了。他又去请教上师,师父告诉他,这说明气把精推到了你身体的各个细脉中,现在是把业气转化为智慧的时候了。此后,密勒日巴上师传拙火大法给他。

又有一天,他似乎看见整个山谷充满了烟,到了下午,就变成漆黑一团了。他看不见路,摸索着找到师父那里。师父告诉他,不要担心,叫他放松、静坐,并教他清理上身的阻塞。之后,黑暗就消失了。又有一天晚上,他看见自己的身体没有血肉,只是一个用气脉连接起来的骷髅。师父告诉他,这是因为他太努力、太心急了,叫他修安那般那的时候再放松一点。遵照上师无价的指导,他回到山洞里继续修持,虽然他是坐在硬硬的石头上,他却感觉很放松很舒适,气可以在身体内自由流动。

怀师:甘波巴这个人真是很笨。教理虽然很通,真做起功夫来就甚么都不知道了,没有智慧,所以他的教理都是白学的。要是按中国禅宗的教育法,他每到老师那里问一次问题都要挨老师一顿棒子打,而且老师也不会告诉他怎么做。他的经历都还是在玩弄生理的变化,在色阴境界那个小范围里转动。所以过去禅宗教育有成就的传记里都不记录这些,记录这些是很丢人的事。所以达摩祖师说中国有大乘气象,很不同。不过,大家听了这句话,不要自豪,现在一般人连甘波巴整个程度都还没有呢!

这些经历都是在色阴区宇,而且还是很低层的身体生理变化。总的来说,这些现象说明身体生理、气脉在转化。中国道家不一定走同样的路线,他们有时靠药物外丹帮忙,身体可以转化得很快。现在欧美人看了这些藏密的书,「哇,这个好,这个好!」其实在中国道家禅宗来讲,这些都是四个字:「不值一谈」。即便是用现在所谓科学来讲,这些记录也不完全,比如他们都没有说明大小便,睡眠,皮肤等等的生理变化。

所以,如果要配合现代科学来研究,就要用血压,心电图,脑电波等等了。可是这样一来,很多人又会吓死了,哎呀,我血压为甚么这么低啊,哎呀,我心脏好像有问题了,还会有人说你营养不良啦,需要多种维他命啦,等等。真正修道,就要像古人说的四个字:「生死以之」,把生死都置之度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现在哪里会有这样的人!现在人是书读得越多,离道越远。

密勒日巴这位师父指导得很好,但还不够大乘的道理,其实每一个生理变化都牵涉到唯心唯识的一面,但他都没有讲。

翻译:甘波巴接着回去修持。一个月后的一天,他看见七个药师佛的面孔,这个时候,他每天只需要呼吸一次。当他呼出一口气的时候,药师佛就消失了。又有一天下午,他静坐闭气,看见无际无量的佛之化身了(sambhogakaya) 和其它奇妙的景象,他太激动了,气呼出来,这样一分神,那些境界就消失了。

怀师:分神了,气当然就闭不住了。

翻译:傍晚的时候,他继续修持闭气。

怀师:应该是止息。

翻译:这次,他看见有一千个佛围绕着释迦牟尼佛。他再一次请教上师。师父告诉他:「你不用告诉我,你看到甚么我已经知道了。现在你已经看见你本尊的化身和报身,但是你还没有看见本尊的法身,很快你就会看见了。」

李女士:为甚么他一天只需要呼吸一次?

怀师:这是修安那般那修气来的。真有止观有定了就会这样。甘波巴每天还需要一次呼吸,止观真到了以后,七、八天才需一次呼吸。

翻译:上师告诉他,你很快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神通了,这个成就的路途上会有很多障碍。你要对那些神通保密,因为坛城是密宗的一种教法,只有根器好的学生才有资格学习。

怀师:神通可以对师兄弟、上师讲,不能随便向其他人宣扬,因为那是犯戒的。甘波巴的这些经历都是修气修安那般那到止息境界才来的。大乘教理告诉我们,我以前也经常讲:止是定的因,定是止的果。光靠止定的境界就已经可以得五神通了(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但这还是凡夫境界,还是会漏,这时,就要由止转观了。观是心地法门,智慧境界、般若境界。如果不转成观,纵然修成飞空自在和五通,都还是外道妖怪。注意哦,还没有第六通哦,第六通是漏尽通,是佛法境界。像前面讲的那种情形,以中国禅宗来讲,师父就会拿棒子,打你这个笨蛋。但是现在中国也没有禅宗了!

翻译:密勒日巴告诉甘波巴:「你对心之本质的领悟会越来越深刻,当你真正证悟到心的本质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的上师就是佛,不可动摇的诚信就会在你心生起,到那时,你就可以宏法带学生了。」

包卓立:很奇怪的是,英文的传记讲到这里,就笔锋一转,说密勒日巴叫甘波巴练习把气运到指尖。甘波巴很快就练成了,师父告诉他,现在他已经大概掌握了自已的气了,不再需要和师父在一起了。

怀师:这就是藏密,始终差一等。大家还记不记得,开始的时候,密勒日巴把甘波巴骂了一顿,说他只知教理,教理有甚么用?教他修拙火的路线,所以才有这些报告。其实,不走这条路线也会经历这种情形。这里讲到,甘波巴还要把气引到指尖,其实安那般那修好了,气自然会通达四肢,乃至指甲,统统圆满,用不着练。他们这里描述的这种练法,等于是练武功一样,已经很下乘了。甘波巴现在还没有神通,即使有神通了,出去宏法,也还是外道,没有般若。不过,他的上师吩附他,你将来自己会悟道,会出去宏法,你会见到我佛性的境界。这样还可以,否则是不行的,只能教教那些竹字头(笨)的众生。不过这个世界竹字头众生很多。

翻译:接着,密勒日巴把自己的衣服掀起,露出自己的屁股给甘波巴看,告诉他:「谁有资格接受我这宝贵的教法呢,现在我就把这宝贵的教法给你。你看,这上面都是硬茧,我是经历了无数的苦行才到达今天的。我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我不懈的努力,能否成佛,完全看你的努力,这是我教法的中心点。你以后也要坚持在一个地方,一个位置修持,直到你悟道为止。佛教最深刻的教法是:实际修行求证!孩子,听我的,就像儿子听从父亲的指导一样。」这段话给甘波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他以后无数次的困难中给他鼓励。

怀师:大家都说密勒日已成了佛,看了这个资料,我只能给他个大阿罗汉,我以前也是这么告诉你们的。如果他真的成功了,即使是永远坐在石头上,他的屁股也应该是光润的,怎么会有茧呢!这是第一点。第二,中国禅宗这样苦行的多得很,长庆禅师坐破七个蒲团还没有悟道,他没悟道屁股也没有坐出茧疤来呢!中国禅师们这些经历多得很,写出来给西藏人看看。给那些竹字头的人看看。

翻译:和密勒日巴同一传承的,还有一位得道祖师谛诺巴,他比密勒日巴还要早。我们很简短的介绍一下他的情况。谛诺巴的师父叫他白天在妓院里为妓女带客,也就是帮助妓女把男客人带进带出;晚上叫他锤芝麻籽榨油。通过这种修行方式,他证得了真如。谛诺巴说:「从绝对真理的角度来讲,没有甚么法门可修,得到与舍弃之间也没有甚么分别,成果时,并没有得到或者丢弃了甚么。但是,从相对真理的角度来讲,一切法都是基于因果论而来的。每个有情都有佛性,在条件因缘合适的时候,佛性才会被开发出来。」

怀师: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好好用功,时间因缘到了都会悟道的。

包卓立:像宗喀巴大师,虽然他成就那么高,根器那么好,也还是要经过很苦的修持。他做了三百多万的大礼拜,一百八十万的曼达拉。

怀师:大礼拜,供养佛,这些都是加行法,资粮位。根据弥勒菩萨所讲的标准,修行有五位;资粮位,加行位,见道位,修道位,以及修道以后的究竟位。

一个人成就以后,比他高的人知道他的成就,别人就很难说了。这些材料对心地法门都没有提,对那些贪瞋痴慢疑的八十八结使习气都没有提。大概说起来,显教比较偏重心理和外面的行为,贪瞋痴慢疑减少到了某个程度才能跳出欲界,进一步减少以后才跳出色界。密宗这套比较迷人,讲的都是功夫,很好玩,像演电影﹂檬,境界很多。

功夫 心地法门

包卓立:孔夫子主要是讲修心行为,和显教一样。

怀师:孔夫子有大乘菩萨的功德。孔子、老子差不多都是十地以上的菩萨了,庄子也是菩萨境界。他们都是用大乘心地法门,再配合人道天道的行为来修行的。孔子对色身转化这些都不谈,孟子则谈得比较多,孟子的安那般那养气功夫是很标准的。

刚才讲到密勒日巴教甘波巴把气硬引到指尖,这些英文翻译都是有问题的,要看藏文原文。应该是教他怎么样让气发起作用。前面介绍的这些都是走拙火的路线,拙火修法也叫军荼利,是欲界天升色界天最高的修法。这个修成了,就会自然发生清净光明的境界,但这还不是佛,那只是佛的清净面,整个的佛还没有完成。按禅宗讲,你这时只能成佛,还无法「成魔」。不是说魔比佛大,而是说你只认得白的那一面,还不认得黑的那一面。没有外境诱惑的时候,你是圣人,有外境诱惑的时候,你是人性。包卓立,你看,我讲这句话的时候,有多少人在听!我这可是很负责任的话哦!

包卓立:我们前面介绍的那些大师们,都没有走心地法门的路线,所以他们都没有到达色界天?

怀师:我没有说他们没有到色界天,我只是说他们这几个人比较注重拙火修法,他们应该也配上了心地法门,只是书里没有讲而已,并不是说他们没有修心地法门,别的书里、别的地方也许讲了。

这些书留下来的都是告诉我们怎么作功夫,这就好比是我们现在写一个人的传记,讲他年轻的时候怎么苦,后来多么有学问,是博士,再后来又怎么去做事。至于当初别人是怎么教他的,写得并不仔细,不是不肯写,而是认为那些都是当然的事情,不需要写,所以没写。因此,我们研究的时候不能只看到他写的这一面。一般人看了这些传记上写的功夫这一面,就死死盯住了,以为这些功夫就是佛法,这是错误的。大乘是要利世、利众生的。关于这一点,这些传记里面没有说,其实也说了,所以师父叫他们修成以后要出来利世。关于这一点,他们说的不多,不是不肯说,而是觉得那是很自然的事。可是我们后世的人看了以后,只知道抓功夫这一面,结果那些学佛修道的人都是越学越自私,心地行为习气甚么都没有转变。所以,有很多人,功夫经验都很了不起,做人就一塌糊涂了,更别说做佛了。

至于做功夫方面,不要说安那般那、拙火这些正道,老实讲,即便你是修外道魔道,如果你有决心肯下功夫,也会有其境界。等于现在在大陆,有很多气功啊、特异功能啊等等。其实,只要你肯做,都会有一些怪现象出来,可是大家做不到,所以就认为那些是「异人」,所谓「异人」就是不同于一般常人。如果你认为特异功能这些是道,那就是观念的大错误。这个道理《楞严经》讲得很清楚了。

《楞严经》讲到,对应色受想行识五阴,有五十种魔道,不过到了识阴就不叫魔道了,叫外道。所谓外道,就是说还没有找到本心、本性,他所认识的偏在门外。比如说,一个人站在窗子外面看我们里头,你说他看清楚了吗?没有!还隔着一层玻璃呢。所以,佛在《楞严经》里骂那些缘觉声闻,说他们还不算成佛,还是外道。我们这里是借这个题目作研究,不是故意要批评他们。他们对般若见道部分统统没有提,所以我们只是拿他们介绍的这一部分作研究,不能说他们没有般若没有见道,否则就是以偏概全。就好像李居士去作生意,一分一毫都不肯让,不肯客气,人家气死了,说你们学佛怎么还这么贪呢?其实,她的心地并不是那些人想象的那样,但是,他们了解的就只是她作生意的这一面,他们的说法就落在了一面,生意这一面。这是作个比方。罗汉有四果,初果,二果,三果,四果。初果向说明他已经修行向着初果的路线方向去了,不是凡夫,不是普通人,是果位。这个初果叫预流果,好像太子,将来有权力作皇帝的。所以四果有四个果向,每一个果分两个,一共是八个,所以又叫「四双八辈」,八个学位。到了大阿罗汉境界就是无学位了,那就相当高了,但是还是偏于空,所以佛在《楞严经》里讲,声闻、缘觉、罗汉还是外道,还没有看到全面,看到面孔还没有看到屁股,看到前面还没有看到背,看到白的还没有看到黑的,所以还是外道。

前面讲的这些人修道,看到「有」的一面,还没有看到「空」那一面;到过瑞士去滑雪,看到雪,但还没有看到水,不知道雪化了就是水,或者你看到水了,但还没有看到冰,那也不对。


分类:南怀瑾 书名: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