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上部]附录


说明

讲课期间,根据平常的习惯,课余我们还经常就课堂上不清楚的问题继续请教怀师,有时包卓立同学甚至还用他半生不熟的中国话,直接与老师沟通,说出几个关键词,用身体做一个动作,然后问老师:「是不是这样?」「是不是这个意思?」有时候,我们旁边的人不是很明白他在说甚么,但老师会笑着告诉他对或者不对。那种情形也真是十分的有趣,当然,这种沟通方式也可能导致了一些理解上的偏差。

老师课余的开示只是点到为止,没有长篇系统的论述,而且也没有录音。我们根据这些课余开示,以及我们自己平时修持的心得,就上下册分别整理出两篇

附录,希望对广大读者能有所裨益。文字内容多是拾老师牙慧,并非完全自己的发明。但如有不准确的地方,咎在我等,敬请各位先进不吝赐正为感。

包卓立、赵海英(佩瑜)

二00 三年九月四日晚于北京

普通人修持案例小结

首先需要给大家交代的是,一般人以为这些就是拙火发动的现象,其实,这些人都还没有达到真正修气的阶段,更枉谈修脉、修拙火。这些现象都不是真正的三摩地境界,大部分都是身心稍微宁静以后,风大在经脉中移动所自然产生的现象。真正气脉成就的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会感到充实、温暖、祥和,远超过性交的快感。要想达到这种成就,你需要经常静坐,不放纵欲望,积累功德。

第二,如何看待这些身心转化的现象呢?我们特别向大家推荐怀师的《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这本书是修行者必备的参考书,对静坐的原则有详细的说明,前面案例中讲的每一种情况,都能从中找到答案和解释。举例来说,案例二、三、四、六、七、九、十一、十二都提到,左脚拇指会有疼痛、肿胀或抽筋的感觉。我们生命的能量与腿脚密切相关。比如说,婴儿躺在襁褓里,他随时都在玩自己的双腿,慢慢长大了,开始到处爬,甚至到处跑,一刻也不愿意停,那是因为生命的能量和气机很充实,他们有使不完的劲。但年纪大了就不同了,人老首先就是从腿开始,腿没有力量了,走不动了。通过静坐,可以打通腿部气脉,让你更健康长寿。腿内侧一直到脚指头的气脉最难打通,一些重要的气脉末梢就在脚指头部位。仅仅是打通腿的气脉这一点,就需要整整一章,甚至整整一本书来说明。

《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指出:「人的根源在于头顶,头顶以上的虚空,就好比是植物的大地,而人的双腿双足,等于是植物枝叶的颠末。修习静坐作工夫,如果气机没有到达两腿双足而畅通四肢的神经末稍,等于一株枝叶枯落的枯木,虽然干身尚未腐朽,那也只是‘不亡以待尽’而已,毕竟未能恢复生机。」初学静坐者,很容易感觉气在脚拇指和大腿内侧间移动,「(这种现象,)实在是气机开始发生了反应的作用。因为气机在筋脉血管肌肉之间,不能畅通流行,所以有了胀痛麻木的反应感觉。换言之,这便证明了在生理上阴蹻、阳蹻的气脉上,已经有了后天的障碍。反过来讲,当腿麻到不能过份忍受时,只须轻松的放开两腿,慢慢地让它自然舒畅之后,便会感觉到由于经过这一段短暂时间的压迫,而换得新奇的舒服和快感。事实上,当静坐功夫到达某种适当的阶段时,无论盘腿或不盘腿,这种新奇而舒服的快感,是长期永恒地存在。此时,虽然长期盘腿而坐,不但没有妨碍,这种舒服和快感,反而愈来愈盛。」(《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第八十六页)。

佛在几千年前就指出了脚对修行的重要性,譬如在不净观及白骨观中,都叫大家从左脚大拇指开始观起。长生不老的仙人修法也强调要做到气通足底,道家则说「至人之恩以踵」(《庄子》)。所以说脚、脚拇指很重要。因为脚拇指与脑有关, 左脚大拇指对应的是右脑。现在流行的足反射疗法,也间接证明了脚拇指与脑的关系,尤其是与脑下垂体和松果腺的联系。这些案例之所以常常提到左边身体的反应,是因为左边对应的是气,右边对应的是血,气比血更容易转化,静坐初期的反应多是从左边开始。前面案例中,很多人提到脚大拇指,印证了佛说的话。所以,修行是大科学,需要大智慧,绝对不是迷信。密宗认为身体有二十四个主脉,分为三组,每组八个。每个主脉又可以细分为三个小脉,全身一共七十二个小脉。每个小脉又可以细分为一千个微细脉,因此全身有七万二千个微细脉。印度教说有三十五万个微细脉,等等。这些数字没有关系,重点是说明,身体内有很多微细的能量通道,就像无数的遍布全身的神经网与微细血管一样。

第三,案例中经常提到刺麻、刺痛等触受感觉,其实,静坐的触受感觉很多,如酸、痛、胀、麻、痒、耳鸣、耳塞、冷、热、抽搐、痉挛等,这些都是身心初步宁静时身体四大自然的反应。静坐时的身心变化现象,还与一个人的身体状况、年龄、性情、职业等有关系,要想了解一个人静坐的现象及对治法门,需要像中医看病一样,全面了解一个人的生活。譬如,如果身体内湿气太重,则静坐时容易出汗、产生热感;如果身体太寒,静坐时会感觉有「冷气」往外冒。了解道家、佛家的气脉理论,及地水火风四大,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修行时的一些身心现象。

第四,一般来讲,长期静坐的人身体比较敏感,对外在环境如风、温度、湿度、气味、天气,以及疾病和旁边的人等,反应比较敏锐。所以,当他们身体有问题时,很快就会知道,可以及时治疗。一般人生病了自己都不知道,疾病得不到及时治疗,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身体内日积月累,甚至会变成严重的疾病,如风湿病、癌症等。所以当他们发现问题时,一般都已经太晚了,无法用改变生活方式或食物治疗等方法保养身体,需要药物或手术治疗。

千万应该注意的是,静坐时身体不适的感觉,都是因为早已有病根在内,静坐时气脉通不过,所以有堵塞、疼痛、麻胀等感受,因此静坐可以帮你及早发现身体的病症,而不是因为静坐而导致这些病症。如果坚持静坐,可以促使内在体能发生自我治疗的功效,如果持之以恒,再配合药物的治疗,必然可以使自己恢复绝对的健康。所以,自古修道者,都必须对医理有所了解。

案例中的这些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病态,其实,世界上没有真正健康的人,只有佛才是真正健康的人,在道家也叫真人。通过静坐,你可以发现自己身上的毛病,而且是在发病以前,在病患潜伏期时就可以发现,比什么X 光啊、核磁共振啊还灵光。同时,静坐也可以帮助你身体自我治疗。在中国道家,我们平时吃的中药啊等等叫外丹,通过静坐而自己产生治疗效果,叫内丹,程度高的叫天丹。当然,很多情况下,修炼内丹也需要外丹的配合,需要用外丹调理身体。且不说修行,如果你每天都能花点时间,让自己静一静,把那些杂乱的念头空一空,身心真正休息,将对身体利益无穷,是最好的「补药」。以后的科学会证明这一点的。

气脉打通时,会有很痛的感觉。譬如说,心脉轮打开时,你甚至会有心脏病发作的感觉。禅宗二祖神光(慧可)气通头骨时,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因为头骨实在是痛得很厉害。这些大师生活在古代,吃的都是自然的食物,也没有化学、杀虫剂、食品添加剂的污染,但他们的身体仍然有很多的堵塞和毒素,需要精进修持才能排出去。现代人更是如此。很多「新时代人类」(NEW AGE )用意识力量强行导引,这些方法都是错误的。真正的法门是空,把身体都空掉,自然身体的气脉会充满起来,力量会越来越大,直到打通气脉,将毒素排出体外。

西藏密宗案例小结

第一,饮食与修行。以中国文化来讲,食物就是药,所以适当的饮食对修行非常重要。现代社会一般人都是营养过剩,因此妄念、欲念特别多,修行更加困难。寺院里要求出家人过午不食,就是为了减少性欲和过多的妄念。寺院里还要求大家清晨三点到五点就开始作早课,因为这段时间属阴,特别容易梦遗,这样做可以帮助出家人避免漏精。所以修行的很多做法和要求都是很科学的,不是随意制定出来的。

辟谷、断食是很重要的修行法门,但大家一定要明白其中的道理和方法,不能随便断食,不要因饥饿而伤害了身体。从前面的材料可以看出,移喜磋嘉几年时间没有吃食物,而是以草药矿物精华及服气为生,这就是道家讲的辟谷。密勒日巴也有类似的经历。他们之所以可以辟谷,以气为食,因为他们修气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已经有了很高的三摩地境界。但即使如此,他们仍然经历了很多艰难困苦,因为身体四大还没有完全转化。

虽然断食是重要的修持法门,但必要的时候也需要有营养的食物。像释迦牟尼佛,只有在吃了牧羊女供养的乳酪,恢复了体力后才能悟道。密勒日巴也肯定需要有营养的食物,他遵照师父锦囊里的指示,吃了有营养的食物,身体恢复体力后,才有了那些神通和证悟。但他太久没有食物了,身体需要一段时间适应这种情况,因此刚开始的时候,密勒日巴吃了妹妹带来的食物,心中妄念增加、感到迷惑,这是因为食物使得气上升到大脑的缘故。仅仅是饮食一事,就有这么多的学问,所以修行要有智慧,要知时知量。

第二,苦行与魔障。前面介绍的三位西藏密宗祖师,都经历了很多的苦行与魔障的考验,有时甚至是死的考验。像移喜磋嘉,她修行的过程中有六七次要死的经历,但真正的修行人,为了求道,可以生死与之。所以修行需要大智大勇。就像禅宗讲的,若要人不死,先要死个人。

那么,大乘路线也会经历很多困苦吗?大乘的困苦更大,所谓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大乘修行的魔障更大,不仅仅是身体的痛苦,开眼闭眼都有魔障。在家里有魔障,到了工作的地方也有魔障,那些让你烦恼的事情和人都是你的魔障。

真正修行,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障,这些魔障都是来测验你的。你越是修持有进步的时候,越可能遇到各种魔障,譬如你静坐刚刚宁静一点,突然电话响了,或者身体病了,或者生意赔钱了,工作遇到困难了,性欲控制不了了等等。而这里介绍的移喜磋嘉、密勒日巴的苦行多是身体的痛苦,不过这也是很难的,现代人根本做不到。重点是大家不要被这些花花现象迷惑住了,要有般若智慧,要透过这些觉了本心,觉了那个「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本心,真正解脱。

如何运用方便法门处理这些魔境,反映了一个人智慧的高低。根据圣经的记载,有个女人被指责犯了通奸罪,一群人把她带到耶稣面前,问该如何处置她,并说:「根据摩西约法,这个女人应该被石头砸死。」如果耶稣回答说「是」,这个女人会被杀死,人们也会指责耶稣博爱的教导很虚伪;相反,暴徒就会指责耶稣违背了摩西的约法。面对这个难题,耶稣在地上列出了人类的原罪,并说,「请那些没有这些罪业的人掷第一块石头。」没有人符合这个条件,于是人群就散去了。谁能说这不是智慧的方便法门呢?

第三,性与修行。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们自认没有资格讨论这个课题,只是想借此机会补充一点资料。

对修行人来说,守戒非常重要。佛在《楞严经》中告诉我们,不断淫欲而想得定,无异煮沙成饭,是绝不可能的。憨山大师没有动过欲念,所以他功夫进步很快。移喜磋嘉也没有动过欲念,她知道,如果漏失明点,就会成就杀不变光佛之业,而将投生至金刚地狱;她有不被色欲染污的喜乐,有脱去心意造作的三摩地;她没有昏沈,时刻融于觉性之流;所以她才有资格修持双修法门。性与健康也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在西方,很多运动员在大赛前,都会尽量避免多行欲事,但是一般科学家会嘲笑他们迷信。到目前为止,西方医学还无法证明,是否常常漏精的人更容易得病,甚至容易早亡。但根据中国传统医学道理,过份纵欲对身体是非常有害的。在这方面,西医与中国和印度医学分歧很大。

那么禁欲是否就健康呢?大家仔细观察一下那些年老的和尚、尼姑、修女,以及任何实行禁欲主义的宗教人士,他们很多人身心紧张僵硬,气色很难看,身体问题很多。他们只是守住了戒律的形式,但他们没有真正达到清净的定境。只有达到清净的定境,才是真正的守戒,才能炼精化气,软化自己的身体和性情。

所以,不管你是什么宗教,不管你走的是什么修行路线,练习清净的禅定都是很重要的,必不可少的。据记载,印度教大师拉摩克利斯那(RAMAKRISHNA )有很多的三摩地境界,也很少漏精,但他很年轻的时候就死于喉癌。这说明他还没有打通任脉,任脉打通的人,喉咙不会出现这种问题。更正喉轮打通的人,就能够掌握生死了。从拉摩克利斯那的例子可以看出,简单的禁欲也可能对身体有害,硬性的忍精不放是不健康的,重点是你要能够炼精化气。前面怀师讲过,性欲发动的时候,其实就是拙火在动,道家讲的炼精化气就是通过拙火化的。修持拙火有一个难关,在拙火发动以前,修持会使身体变得更健康,精气神更充满,性欲会比平常人更强烈,如果不能炼精化气,在性交中把精气神都消耗掉了,就永远也无法达到拙火的境界。这个关口很难过,很多人到了这个关头是屡战屡败,浪费了前期功夫的积累。这时性欲的增强,说明生命力更强了,如果不配合性欲的观念,一念清净,空掉身体的感受,功夫就能更上一步。性欲发动,一方面是心理的原因,一方面也是身体生理的原因,说明身体有阻塞,不通畅。从生理的角度来讲,性欲强的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精力旺盛、身体很好的人,一种是身体弱但阻塞严重的人。性欲这种不通畅的压力,要么通过性交泄掉,要么通过修持化掉,总之,它要找到一个出路。身体绝对健康的人,精气神真正充满了,身体通畅了,反而没有性欲的压迫了,正如道家讲的,「精满不思淫,气满不思食,神满不思睡」。就像前面提到的,其实这种境界的快感比男女交媾的快感要高多了。

第四,密宗与禅宗的流弊。印度与西藏特别注重转化色身的修法,比较容易着相。达摩祖师初来中士的时候,就知道中土有大乘气象,所以他介绍了禅宗。

当时,中国有道家、儒家、小乘佛法等等各宗各派,但禅宗从来就不强调身体触受、功夫等外在现象,以免大家太着相,而忘记了本心。正所谓心外求法即是外道。禅宗法门走的是般若智慧的路线,是直取无上菩提,根本不在这些路边小景上下工夫。但即心是佛也有其流弊,变成了口头禅。不是即心是佛不对,而是众生智慧不到,所以产生了流弊。

其实禅宗真正的中心,是达摩所提出来的行入,一般人都把那些应机教法如拈花微笑、棒喝饼茶当成了禅。其实即使是禅宗,开始修持也要从小乘修起,小乘都没有修成,还谈什么大乘呢?如鸠摩罗什大师,他修持所走的路线,还是小乘禅观的法门,也就是十念当中,念身的白骨观,或不净观这一类法门(《如何修证佛法》第一百七十页)。禅宗六祖慧能,闻《金刚经》悟道,但仍然要悟后起修,到现在他的肉身还完好无损。所以禅宗真正成就的,色身也会成就的。

禅宗天王道悟大师的故事最能说明禅宗与密宗的不同特点。据记载,这位禅宗祖师很有「架子」,他整天打坐,县老爷来访他也不理,县长被惹恼了,叫人把他扔到河里,结果河里浮出一座莲花,他就坐在莲花上面,因此感化了这位县长,成为他的皈依徒弟。后来,天王道悟生病躺在床上,疼的哎哟哎哟叫,旁边服侍的徒弟说,师父,您叫轻点好不好?您是悟了道的大和尚,议人听见,多丢脸啊!您当年的威风哪里去了?

天王道悟一听不再叫了,说:「哦!不对呀?我痛得叫哎哟哎哟里,有个不痛的,你们知道吗?」徒弟都说不知道。你看,禅宗就是这样教育人的,叫你找到那个不痛的。但他也有功夫,能空能有,不是纸上谈兵。 历史上的西藏大德,也不全是偏重色身转化。下面我们再为大家介绍一位女成就者:玛吉瑙准,她就是走的般若智慧路线。她是西藏「断境施身(CHOD )大手印」传承的创始人。

玛吉瑙准的修持

玛吉瑙准、移喜磋嘉都是得道的大成就者,都对西藏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与其它文化一样,西藏文化更重视男性成就者。佛性是无男女相的,但作为本体的化身,男女在身心结构与特性上确有不同,因此他们修持的方法也有微妙的区别。其实,不仅仅是男女有别,每个众生都是独特的、不同的,烦恼也是不一样的,所以佛说,众生有八万四千烦恼,佛有八万四千对治法门。因此,一切法门都是对应众生某种烦恼的方便法门。

比较而言,女性得定易,得慧难;男性得慧易,得定难。莲花生大士也曾教导移喜磋嘉说:「身体是修行的基础,男女并无重大区别,但如果已经有修行的愿心,则女性的身体更利于修行。」因此,相对而言,男性很难解脱生理烦恼的束缚,如性欲等,而女性则更难解脱心理烦恼的束缚,如情感等。女性起步易,身体容易有各种各样的气脉反应,但后期智慧开发较慢;男性起步难,但一旦能脱开身体的束缚,后面的智能开发就相对容易一些。以五蕴来划分,男性更难突破色阴的束缚,而女性更难突破受阴、想阴、行阴的束缚。成佛最终是智慧的成就,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历史上有更多的男性成就者。

玛吉瑙准与移喜磋嘉的修持方法不一样,移喜磋嘉比较偏重身体的修持路线,而玛吉瑙准则比较接近于般若智慧的路线。密勒日巴与甘波巴走的是拙火路线,也比较偏重于身体的修持。因此,我们很幸运,能在藏传佛教中找到这么一个案例,而且还是一位女成就者。当然,移喜磋嘉、密勒日巴、甘波巴最后也都有智慧成就,玛吉瑙准也有色身转化的成就,我们这里只是强调一下,他们修持路线偏重之不同。

玛吉瑙准年轻时,就学习了所有的大乘般若经典,为她日后的修行打下了基础。但她的一位老师索南喇嘛(KYOTON SONAM DRAG -PA )告诉她,修行不能仅仅停止在书本上,般若智慧的教法一定要与身心行为相联系。

「你似乎已经学习了所有的般若经典,但你真正明白经典的内涵吗?」索南上师问。

「我明白。」 玛吉瑙准回答。

「那么,请你给我解释一下。」

她仔细解释并评论了菩萨十地、五位修行次第,及最后证道成佛的教义。

「看来你确实了解了经典的教义,但你还没有把你心念的瀑流融于佛的教义。」

「怎么做到这点呢?」她问。

「你刚才讲的那些道理是你对教义的‘理解’,你说的都对,但现在你需要将这些知识与心念相融,合法而行,一旦做到这一点,原本被现象奴役的心灵就会进入全新的、对现象无有罣碍的境界。一旦解脱对现象的执着,你就会解脱主观与客观的观念,解脱一切‘能与所’的法尘境界。不二无对法门是智慧的火炬,能摧毁我见的黑暗。一切教法的中心,不外善知心念。你应依此而行。」

瑙准又开始念诵经典,并深深参究索南喇嘛的教导。阅读到魔障一章时,她忽然明白了老师的教导,一个前所未有的觉悟在心中生起,她解脱了所有观念的束缚,消除了我执、我见的魔障。无我的慧观,如阳光驱散了黑暗,永远灭除了我相的妄想……。

二十岁的时候,她是塔巴喇嘛的寺庙的供养僧,负责为他人朗诵佛经法本。有一次,她请求塔巴喇嘛为她灌顶,塔巴喇嘛告诉她: 「因为你和索南喇嘛前生的因缘,我无法给你灌顶,你应该请索南喇嘛为你灌顶。……」

于是她找到索南喇嘛,并说明了塔巴喇嘛的预言。索南喇嘛见她有成道的根基,答应了她的请求,为她灌顶。在艾冈瓦寺庙,索南喇嘛给瑙准和其它四位修行者作了三灌顶:意灌顶,通过深刻的三摩地了知四灌顶的深意;名叫「开启虚空大门」的祝福灌顶;及大幻网坛城的灌顶。

上述的最后一个灌顶过程中,当祈请智慧本尊,天空的星星开始清晰可见时,瑙准的身体跳起六尺高,示现了天人的二十四种舞蹈姿势,并用神的语言--梵文唱诵,声音有六十种功德之相;同时,她证得了金刚般的三摩地,完全进入了无量实相的境界。接着,庙宇的泥土墙不再是她的障碍,她腾空而去,在空中消失了。 她在一个叫色拉格之树的地方落下,树脚旁有一眼泉水,是忿怒月光龙王的住所。此地非常恐怖,甚至没有人敢正眼看它。她立即用自己的三摩地之力压倒了龙王,龙王召集附近的其它龙王,组成了巨大的队伍,显示一系列的恐怖神力。

瑙准立即将自己的身体变化成食物布施给这些魔鬼。魔鬼无法毁灭瑙准,不得不投降,并供养他们的生命精华,以便能够保存性命。最后,忿怒月光龙王及其它龙王都成了瑙准的护法,并发誓永不侵害众生。

最后,黎明时分,其它学生终于在色拉格树下找到了瑙准,他们一起回到索南喇嘛的庙宇。他们说,昨天,瑙准错过了灌顶的主要部分,但索南喇嘛立即打断他们:「你们得到的只是灌顶的形式而已,但瑙准得到的是证得实相之真正灌顶。」

玛吉瑙准的故事再次说明了,什么是真灌顶。现在有很多人像收集奖杯一样,到处收集灌顶,甚至把得到多少次灌顶当作是衡量修行成就的尺规,这些观念都是错误的。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瑙准处理魔境的方法与移喜磋嘉不同,瑙准没有与魔鬼进行任何超自然的「战斗」,而是将自己布施出去,同时她进入深深的三摩地境界,使得魔鬼无法伤害她,只好归顺于她。瑙准的这个布施教法非常有名,这个方法也是解脱五蕴的重要法门。瑙准开创了「施身断四魔」(断境施身法)的法门,也就是通过布施血肉来截断对五蕴的执着的法门。这个法门基于<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与白骨观法门类似,主要是通过观想将身体布施给其它众生,通过抛弃色法的方法转化色法。

其实,这种布施的法门不仅仅适用于色法。譬如说,如果你能放开对情感、感受的执着,你则能解脱受阴。这就是般若智慧的法门。因此,玛吉瑙准的修行法门比较类似禅宗,直接放下一切,到达本我,无须像道家或密宗那样一步一步的转化身心。

后来,她修行日趋深入,荼枳尼(天人)不断给她传递视觉影像和预言,告诉她应该与印度大师拓巴哈扎结合,修持双修的法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双修可以帮助瑙准更快的转化色身。这也是她的宿命因缘。

虽然双修是快速转化色身的有效法门,但一般人都不能使用这个法门,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般若智慧,没有稳定的三摩地基础。修习双修法之前,你至少需要熟练掌握白骨观及安般法门,并需要有足够的智慧和福德。

据记载,一位头戴骷髅冠和璎珞的深蓝荼枳尼(天人)告诉瑙准,「拓巴哈扎是骷髅杯佛化身,与他一起修持智慧、方便双运的秘密法门吧,如此,你的传承会增加,你的教法会得到广泛宏扬,你自己则会证得十地菩萨的果位。」玛吉

瑙准后来在女施主拉摩尊的房子碰到拓巴哈扎。

「……瑙准到达后的第十七天晚上,西藏阴历初八,哈扎和瑙准完成了智慧、方便双运的使命。这时,光明充满了整个房子,女施主拉摩尊以为是酥油灯不慎倾倒,使房子着火了,于是上楼看个究竟。但她只看见如彩虹一般的五色光明,充满整个屋子,在闪耀的光芒下,两个月亮结合在一起,一个是红色,一个是白色。除此之外,她没有看见任河人,她害怕的离开屋顶的佛堂,回到房间睡觉。」

玛吉瑙准走的是般若智慧的路线,但与密勒日巴、移喜磋嘉、甘波巴一样,她同时还是密宗在气脉、拙火、脉轮方面的持明者。但她没有像他们那样经历那么多的身体苦行。


分类:南怀瑾 书名: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