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春秋繁露》06、王道


【本篇题解】本篇论述了君王行王道的问题。君王行为端正,就会出现一系列吉祥的现象;反之,则会灾害并现,国无宁日。这实际上是董仲舒天人感应理论在君王之道问题上的反映,它以“人正天顺”、“人不正天不顺”说明了君王行王道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许多内容强调王道社会的等级关系,在用词上都很有讲究,是必须知道的《春秋》笔法。

【01】 注释 译文
《春秋》何贵乎元而言之?元者,始也,言本正也;道(1),王道也;王者,人之始也。王正,则元气和顺,风雨时,景星(2)见,黄龙下;王不正,则上变天,贼气(3)并见。五帝三王之治天下,不敢有君民之心,什一而税,教以爱,使以忠,敬长老,亲亲而尊尊,不夺民时,使民不过岁三日,民家给人足,无怨望忿怒之患、强弱之难,无谗贼妒疾之人,民修德而美好,被发衔哺而游,不慕富贵,耻恶不犯,父不哭子,兄不哭弟,毒虫不螫(4),猛兽不搏,抵虫(5)不触,故天为之下甘露,朱草生,醴泉出,风雨时,嘉禾兴,凤凰麒麟游于郊,囹圄空虚,画衣裳而民不犯,四夷传译而朝,民情至朴而不文,郊天祀地,秩山川,以时至封于泰山,禅于梁父(6),立明堂,宗祀先帝,以祖配天,天下诸侯各以其职来祭,贡土地所有,先以入宗庙,端冕盛服,而后见先,德恩之报,奉先之应也。

【注释】 (1)道:疑应为“正”字。(2)景星:星宿名。《史记•天官书》:“天精而见景星。”《正义》中说:“景星见…则人君有德。明圣之庆也。”(3)贼气:指四季错乱。《管子•四时篇》:“是故春凋秋荣,冬雷夏有霜雪此皆气之贼也。”(4)螫:毒虫施放毒物侵害人类。(5)抵虫:凶猛的鸟。抵,其义同“鸷”。(6)禅:与上文“封”同义,特指在泰山、梁父筑坛祭天。在泰山祭天称封,在梁父祭天叫禅。梁父:山名,是泰山附近的山。

【译文】 《春秋》为什么重视元并谈论它呢?元,是开始的意思,谈论元就是从根本上谈论事物的正。正,是天王遵循的规则。天王是人类规则的开始。天王如果正,元气就和谐调顺,刮风下雨都按季而行、景星出现、黄龙下凡人间。天王如不正,就阴阳失调,四季错乱。五帝三王治理天下时,不敢存有统治百姓的思想。那时只抽十分之一的税。用博爱的思想进行教化,用忠诚的思想使用人,尊敬年长的人,亲近亲人,尊敬尊贵的人,不影响百姓农耕的时间,使役百姓每年不超过三天。百姓家家丰衣足食,没有愤恨责怨的忧患,和以强凌弱的灾难,没有专门讲别人坏话,伤害别人和疾妒人的人。百姓都修养德行,因而行为美好,披散头发口中衔着食物与人交游,人们不羡慕富贵,羞耻、罪恶之事不会去犯。父亲不因孩子夭亡而哭泣,兄长没有弟丧的哀哭。毒虫不向人侵害,猛兽不向人撕打,凶猛的鸟类不伤害人。所以普天之下都为之而美好,红色的草生出,醴泉涌出佳水,刮风下雨应时,庄稼生长茂盛,凤凰麒麟在郊外游走,监狱里空无一人,只要在衣服上画上羞辱的记号,百姓就不再触犯刑律。四周各部落都互相传递信息前来朝拜。社会上民情朴实而不事彫饰。祭祀上天大地,使山川河流太平无事,按时前往泰山、梁父祭祀。建立太庙,一代代祭祀先代帝王,用祖先匹配上天,天下的各诸侯依据自己的封爵身份前来祭祀。贡奉自己领地内的出产,首先要进入宗庙,戴好礼帽穿好衣服然后拜见祖先,报答祖先的恩德,尊奉祖先的回应暗示。

【02】 注释 译文
桀纣皆圣王之后,骄溢妄行,侈宫室,广苑囿,穷(7)五采之变,极饬材之工,困野兽之足,竭山泽之利,食类恶之兽,夺民财食,高雕文刻镂之观,尽金玉骨象之工,盛羽旄之饰,穷白黑之变,深刑妄杀以陵下,听郑卫之音,充倾宫(8)之志,灵虎兕文采之兽,以希见之意,赏佞赐谗,以糟为邱,以酒为池,孤贫不养,杀圣贤而剖其心,生燔人,闻其臭(9),剔孕妇,见其化,斮朝涉之足,察其拇,杀梅伯(10)以为醢,刑鬼侯之女,取其环。诛求无已,天下空虚,群臣畏恐,莫敢尽忠,纣愈自贤,周发兵,不期会于孟津者,八百诸侯,共诛纣,大亡天下,《春秋》以为戒,曰“蒲社(11)灾”。周衰,天子微弱,诸侯力政,大夫专国,士专邑,不能行度制法文(12)之礼,诸侯背叛,莫修贡聘,奉献天子,臣弑其君,子弑其父,孽杀其宗,不能统理,更相伐锉以广地,以强相胁,不能制属,强奄(13)弱,众暴寡,富使贫,并兼无已,臣下上僣,不能禁止,日为之食,星霣(14)如雨,雨螽,沙鹿(15)崩,夏大雨水,冬大雨雪,霣石于宋五,六鹢退飞,霣霜不杀草,李梅实,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地震,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流,画晦,彗星见于东方,孛于大辰(16),鹳鹆来巢,《春秋》异之,以此见悖乱之征。孔子明得失,差贵贱,反王道之本,讥天王以致太平,刺恶讥微,不遗小大,善无细而不举,恶无细而不去,进善诛恶,绝诸本而已矣。

【注释】 (7)穷:应为“殽”字。混淆。(8)倾宫:指所有宫中的美女。(9)臭:气味。(10)梅伯:纣的诸侯。据说梅伯以鬼侯之女美,送给纣王,纣王以为丑,于是醢梅伯,杀鬼侯女取其环。醢(hǎi):古代酷刑,杀死人后,剁成肉酱。(11)蒲社:又作“毫社”,商纣的社庙,纣被周灭,毫社就成了亡国的社庙。(12)文:指周文王。文王是儒家尊崇的统治楷模,文王之法便成了理想法制。(13)奄;欺凌。(14)霣(yǔn):同“陨”,坠落。(15)沙鹿:晋山名,在今河北大名县东。(16)大辰:指房、心二宿星。

【译文】 桀、纣全是圣王的后代,骄傲自满,随意做坏事。住的宫室奢侈,供消遣的园林广大,宫室华丽,用尽了色彩的变化,装饰得工巧至极,广阔的园林使野兽行走困难,占尽山高水泽的有利地势,可以吃到各种凶猛的野兽。掠夺百姓财产和食物,高高筑起精雕细刻的楼观,用尽黄金、美玉、兽骨、象牙之类精巧工艺,使羽旄之类的装饰十分盛大,分不清黑白两色的变化。加重刑罚随意杀人并欺凌在下位的人,听郑卫靡靡之音,使享尽倾宫中美女的想法得到满足,园中畜养老虎兕牛等带花纹的灵奇之兽,以表达这些野兽都是稀有之物,奖赏不行正道的人,赏赐阿谀之人。用酒糟堆砌大山,用美酒注满水池。对孤寡贫困的人不养活,屠杀圣贤并挖出他们的心肝,使用炮烙烤人的刑罚使人闻到人肉被烧的气味,用尖刀剖开孕妇的肚子以便观查胎儿的形成过程,砍断早晨过河老人的腿骨以便观察老人的拇指,杀死梅伯并将其剁成肉酱,对鬼侯女用刑而取下她的装饰用的玉环。责求不尽,天下空虚,大夫、百姓都恐惧不已,没有敢用忠人的人,纣王越来越以为自己贤能。周公调派军队,不料在孟津会合了八百名诸侯,一同讨伐纣王,纣王彻底失败。《春秋》以此为戒,说:“蒲社有灾祸。”周王朝衰落,周天子的权力逐渐减小,诸侯之间力极征伐,有的大夫在国中专权,有的士在封邑中专权,不能实行先王之法、守文王之礼。诸侯背叛王朝,没有人再行贡奉和聘问之礼,向周天子奉献忠心。有的臣杀死国君,儿子杀死父亲,庶子杀死嫡子,周天子不能统治管理,甚至互相攻打以便扩展自己的领地。用强力相威胁,不能管制自己的下属。强大欺凌弱小,人多的伤害人少的,富有的役使贫穷的,兼并不停。臣下超越君位,不能禁止。太阳出现日蚀,星宿陨落如同下雨一般,下大雨,沙鹿山发生山崩。夏天下大雨冬天下大雪,陨石坠落宋国五块,六只鹢鸟被大风吓得退着飞。下霜没有冻死野草,李树、梅树冬天结果实。从正月不下雨,一直到秋天七月。发生地震,梁山发生崩塌,堵塞了黄河,三天不能通过水流。白天黑得如夜晚。彗星在东方出现,有彗星移入大辰星宿。有鹳鹆到鲁国巢居,《春秋》认为这是怪异之事。由此可见到社会动乱的征兆。孔夫子知道得失的不同,贵贱的差异,返回到仁义的根本。批评周天子以便恢复天下太平。责备丑恶批评隐微见不得人的事。不分大事小事,对善事无论多么细小也一定要做,对坏事无论多么细小也要抛弃,进荐推广美好的,批评丑恶的,为了从根本上不使丑恶出现而已。

【03】 注释 译文
天王使宰晅(1)来归(2)惠公仲子之賵(3),刺不及事也。天王伐郑,讥亲也,会王世子,讥微也。祭公来(4)逆王后,讥失礼也。刺家父求车,武氏毛伯求賻金。王人救卫。王师败于贸戎(5)。天王不养,出居于郑,杀母弟,王室乱,不及能外,分为东西周,无以先天下,召卫侯不能致,遣子突征卫不能绝(6),伐郑不能从,无骇灭极不能诛。诸侯得以大乱,篡弑无已。臣下上逼,僭拟天子。诸侯强者行威,小国破。灭晋至三侵周,与天王战于贸戎而大败之。戎执凡(7)伯于楚丘以归。诸侯本怨随恶,发兵相破,夷人宗庙社稷,不能统。理臣子强,至弑其君父。法度废而不复用,威武绝而不复行。故郑鲁易地,晋文再致天子。齐桓会王世子,擅封邢、卫、杞,横行中国,意欲王天下。鲁舞八佾(8),北祭泰山,郊天祀地,如天子之为。以此之故,弑君三十二,亡国五十二,细恶不绝之所致也。

【注释】 (1)宰晅:周臣。(2)归:同“馈”,赠予。(3)賵(fèng):送给办丧事人家的东西。按礼法,隐公为庶出。做为继位者,应给惠公主祭,但实际上隐公没参加主祭,所以《春秋》刺之。(4)逆:迎,接。(5)贸戎:戎的一部。(6)卫不能绝:卫侯朔得罪周天子,天子废朔,但卫侯朔不从命,始终不能做到真正废弃,所以说“不能绝。”(7)凡伯:周大夫。(8)八佾:为古代天子表演的一种乐舞。佾:行列。

【译文】 周天子派宰晅前来鲁国赠送助丧的车马之物,责备鲁隐公没有前来参加仲子的葬礼。周天子讨伐郑国,责备周平王亲自用兵。杞伯姬拜会周王嫡子,批评周天子地位衰微。祭公前来迎娶王后,批评周天子失礼。责备周天子派大臣家父到鲁国要求贡奉车服。周天子派大夫武氏毛伯向鲁国要钱物。王派子突救援卫国。周王的军队被贸戎战败。周天子没有奉养好他的母亲,躲出王室到郑国去居住,周天子杀自己的弟弟佞夫,王室动乱,天王不能躲到外地,分为东周、西周,没有将天下事放在先,召唤卫侯竟不能将他叫来,派遣子突征讨卫国仍不能确立卫国的君位,周天子攻伐郑国诸侯不从命,鲁大夫无骇灭亡极国却不能批评。诸侯因此大乱,篡位杀君的情况不断发生。臣下威胁国君,超越名分自比天子。诸侯中力量强大的作威作福,力量小的被灭亡。晋国多次侵扰周王室,和周天子在贸戎交战并战胜周王。戎人在楚丘拘捕周天子使臣凡伯回国。诸侯间因彼此怨恨而致互相厌恶,发兵互相攻击,平灭对方的宗庙、社稷,社会失去正常的统治。臣下势力强,以至于杀死国君、父亲,法制被废弃不再有用,天子、国君的威严不存在也不再有用。所以郑国,鲁国交换国土,晋文公两次招呼周天子。齐桓公与周世子会面,擅自分封邢国、卫国、杞国,在中原横行,想要称王天下。鲁人用“八佾”舞,向北祭祀泰山,祭祀上天大地,行天子所行之礼。正因为如此,大夫杀死国君的事,出现三十二次之多,灭亡国家计五十二个,这都是细小的恶行不断出现造成的。

【04】 注释 译文
《春秋》立义,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诸山川不在封内不祭。有天子在,诸侯不得专地,不得专封,不得专执天子之大夫,不得舞天子之乐,不得致天子之赋,不得适(9)天子之贵。君亲无将,将而诛。大夫不得世,大夫不得废置君命(10)。立适,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立夫人以适不以妾。天子不臣母后之党。亲近以来远,未有不先近而致远者也。故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夷狄,言自近者始也。诸侯来朝者得褒,邾娄仪父称字,滕薛称侯,荆得人,介葛庐得名。内出言如,诸侯来曰朝,大夫来日聘,王道之意也。诛恶而不得遗细大,诸侯不得为匹夫兴师,不得执天子之大夫,执天子之大夫与伐国同罪,执凡伯言伐。献八佾,讳八言六。郑鲁易地,讳易言假。晋文再致天子,讳致言。狩桓公存邢、卫、杞,不见《春秋》,内心予之,行法绝而不予,止乱之道也,非诸侯所当为也。《春秋》之义,臣不讨非贼,臣也。子不复仇,非子也。故诛赵盾贼不讨者,不书葬,臣子之诛也。许世子止不尝药,而诛为弑父,楚公子比胁而,立而不免于死。齐桓晋文擅封,致天子,诛乱、继绝、存亡,侵伐会同,常为本主。曰:桓公救中国,攘夷狄,卒服楚,至为王者事。晋文再致天子,皆止(11)不诛,善其牧(12)诸侯,奉献天子而服周室,春秋予之为伯,诛意不诛辞之谓也。

【注释】 (9)适:同“敌”.匹敌,相等。(10)命:疑为衍字。(11)止:不予记载,指在《春秋》上不记录。(12)牧:管理。

【译文】 《春秋》制定的记事原则:天子祭祀天地,诸侯祭祀社稷,各个大山河川不在本国境内就不去祭祀。有天子在位,诸侯不能有专用土地,不能独自分封,不能擅自拘捕天子派出的大夫,不能采用天子所用的舞蹈队列,不能收取天子的赋税,不能和天子的尊贵地位相等列。国君亲往出征就不再任命将领,任命将领就受诛责。大夫不能世代相袭,大夫不能废置国君。确立嫡子为继承人,要依据是否年长,不依据才能,确立儿子继承时,要依据地位贵贱不依据是否年长。确定夫人时要依据是否嫡妻不由妾中选择。天子不使母亲家族的亲朋为臣。亲近关系密切的,关系远的就会前来靠拢,没有不先亲近关系密切的就可以使关系疏远的前来靠拢。所以以自己的国家为内,以中原各国为外,以中原各国为内,就以夷狄为外,是说从关系密切的地方开始。诸侯前来朝见天子的得到奖励,邾娄仪父在《春秋》中称字,滕公就称侯,楚国君称人,介葛庐称名。由天子王朝走出境外要说“如”不说“出”,诸侯前来拜见要说“朝”,大夫前来拜见要说“聘”,这是王道的思想。谴责丑恶不能遗漏细小,诸侯不能替普通人发动军队,不能拘捕天子的大夫,拘捕天子的大夫,其罪过如同攻伐国家,所以拘捕凡伯说“伐”。向大夫献八佾舞,要忌讳说“八”而说“六”。郑国、卫国交换土地,忌讳说“交换”而说“借用”。晋文公两次招呼周天子,忌讳说“招呼”,而说“狩猎”。齐桓公使邢国、卫国、杞国生存下来,不见于《春秋记》载,内心中有此事,因做法不合王法所以不予记载,这是制止扰乱王道,不是诸侯应该做的事。《春秋》的原则是,臣下不讨伐贼寇,就不是好臣下。儿子不复仇,就不是好儿子。所以谴责赵盾对贼寇不讨伐,不记录埋葬,是对臣子的谴责。许世子止不替父尝药,就责备他是杀父,楚公子比胁迫对手而继承君位,免于不被杀。齐桓公晋文公擅自分封诸侯,招呼天子,诛讨动,乱使绝祠之国得以接续,使灭亡之国得以保存,侵伐前来会面议和的国家,常任事件的主办者。我认为:齐桓公救援中原各国,平定夷狄,最终使楚国臣服,是称王者所做的事。晋文公两次招呼周天子,全是不予记录又不谴责。这是认为他管理诸侯是善事,尊奉天子而服事周王室,《春秋》授称予他伯,这就是在思想上谴责不在词语上谴责。

【05】 注释 译文
鲁隐之代桓立,祭仲之出忽立突,仇牧、孔父、苟息之死节,公子目夷不与楚国,此皆执权存国,行正世之义,守惓惓之心,《春秋》嘉气义焉,故皆见之,复正之谓也。邾夷狄娄人、牟人、葛人,为其天王崩而相朝聘也,此其诛也。杀世子母弟直称君,明失亲亲也。鲁季子之免罪,吴季子之让国,明亲亲之恩也。阍(1)杀吴子余祭(2),见刑人之不可近。郑伯髠原卒于会,讳弑,痛强臣专君,君不得为善也。卫人杀州吁,齐人杀无知,明君臣之义,守国之正也。卫人立,晋美得众也。君将不言率师,重君之义也。正月,公在楚,臣子思君,无一日无君之意也。诛受令(3),恩卫葆(4),以正囹圉之平也。言围成,甲午祠兵(5),以别迫胁之罪,诛意之法也。作南门。刻桷,丹楹,作雉门及两观。筑三台,新延厩,讥骄溢不恤下也。故臧孙辰请糴于齐,孔子曰:“君子为国,必有三年之积。一年不熟乃请糴,失君之职也。”诛犯始者,省刑,绝恶疾始也。大夫盟于澶渊,刺大夫之专政也。诸侯会同,贤为主,贤贤也。《春秋》纪纤芥之失,反之王道。追古贵信,结言(6)而已,不至用牲盟而后成约。故曰:“侯齐卫侯胥命(7)于蒲。”

【注释】 (1)阍(hūn):守门人。(2)吴子余祭:吴国君。鲁襄公二十六年时被立为国君,在位四年.后被阍人所杀。(3)诛受令:应作“诛不受令”,“不”字夺。(4)恩:亲爱。葆:同“宝”字,宝物。(5)祠兵:出兵作战前的一种仪式,在仪式上要杀牲宴享士卒。(6)结言:以言结盟,即在口头上结盟。(7)胥命:只用言语申述结盟,并不行歃血仪式。

【译文】 鲁隐公代替桓公继位,祭仲罢黜公子忽,立公子突为君,仇牧、孔父、荀息等人为气节而死,公子目夷(子鱼)不以常礼对付楚国,这些都是利用权变保存国家,实行正当的规则,保有耿耿忠心,《春秋》称赞他们的正义,所以全有记载,这就是由反而成为正。夷狄族如邾娄人、牟人、葛人,因周天子死去而相互前去朝见慰问,这就是用称“人”的方法遣责。杀死嫡子、同母兄弟时只称君,表明此举失去了亲缘关系。鲁季子放慢追究其兄的罪过,吴季子将国家让给兄弟,表明他们是对亲缘关系重视。守门隶杀死吴子余祭,表明用刑的刽子手是不可接近的。郑伯髠原在诸侯会面时被杀,又忌讳“杀”字,这是痛恨强臣向国君专权,国君不能行善事。卫国人杀死公子州吁,齐国人杀死公孙无知,表明君臣的原则,维护国家的正确方针。卫国人立晋君,是赞扬得到众人的拥戴。国君亲自领兵出征,不说率领军队,这是为了突出国君的道义。正月时,记载“襄公在楚国”,表示臣子思念国君,不能一天没有国君的意思。谴责不接受君命,亲爱卫国的宝物,以监狱的安定为正常。记载“包围成地”,和“甲午日发动军队”,以别于威胁别人的罪过,是在思想上谴责的方法。记载(在不适当的时候)修筑南门,刻饰尾椽,丹漆房柱,修建雉门和门前的两个门楼,修筑三个高台,是批评修筑者骄纵奢侈,不知体恤百姓。所以臧孙辰向齐国购物时,孔子说:“君子治理国家,一定要备有三年所需口粮的储备。年一歉收就请求到外边去买,是国君的失职。”谴责在犯罪的开始阶段,可以免去刑罚,杜绝恶性事件发生。记载大夫在澶渊盟会,是讽刺大夫独断国家政事。记载诸侯会面议和,是贤能的人做国君,是称赞贤能的人。《春秋》记载了很小的历史失误,为了使这些失误能返回到正道。违反古人的常规,遵重诚信,是口头上缔结盟约而已,不必使用牺牲等仪式后再结盟约。所以说:齐侯、卫侯在蒲地彼此申约结盟。

【06】 注释 译文
《传》曰:“古者不盟,结言而退”。宋伯姬曰:“妇人夜出,傅母(8)不在,不下堂。”曰:古者周公东征,则西国怨。桓公曰:“无贮粟,无鄣谷,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宋襄公曰:“不鼓不成列,不阨人(9)。”庄王曰:“古者杅不穿,皮不蠹(10),则不出。”君子笃赞礼,薄于利,要其人不要其土,告从不赦,不祥。强不陵弱。齐顷公吊死视疾,孔父正色而立于朝,人莫过而致难乎其君,齐国佐不辱君命而尊齐侯,此《春秋》之救文以质也。救文以质,见天下诸侯所以失其国者亦有焉。潞子欲合中国之礼义,离乎夷狄,未合乎中国,所以亡也。吴王夫差行强于越,臣人之主,妾人之妻,卒以自亡,宗庙夷,社稷灭。其可痛也。长王投(11)死,于戏,岂不哀哉!晋灵行无礼,处台上弹群,臣枝解宰人而弃之,漏阳处父之谋,使阳处父死。及患赵盾之谏,欲杀之,卒为赵盾所弑。晋献公行逆理,杀世子申生,以骊姬立奚齐、卓子,皆杀死,国大,乱四世乃定,几为秦所灭,从骊姬起也。楚平王行无度,杀伍子胥父兄。蔡昭公朝之,因请其裘,昭公不与。吴王非之。举兵加楚,大败之。君舍乎君室,大夫舍乎大夫室,妻楚王之母,贪暴之所致也。晋厉公行暴道,杀无罪人,一朝而杀大臣三人。明年,臣下畏恐,晋国杀之。陈侯佗淫乎蔡,蔡人杀之。古者诸侯出疆必具左右,备一师,以备不虞。今陈侯恣以身出入民间,至死闾里之庸,甚非人君之行也。宋闵公矜妇人而心妒,与大夫万博。万誉鲁庄公:曰“天下诸侯宜为君者,唯鲁侯尔。”闵公妒其言,曰:“此虏也,尔虏焉故(12),鲁侯之美恶乎至?”万怒,搏闵公绝腹。此以与臣博之过也。古者人君立于阴,大夫立于阳,所以别位,明贵贱。今与臣相对而博,置妇人在侧,此君臣无别也。故使万称它国卑闵公之意,闵公藉万而身与之博,下君自置。有辱之妇人之房(13),俱而矜妇人,独得杀死之道也。《春秋》传曰:“大夫不适君。”远此逼也。梁内役民无已,其民不能堪,使民比地为伍,一家亡,五家杀刑。其民曰:先亡者封,后亡者刑。君者将使民以孝于父母,顺于长老,守丘墓,承宗庙,世世祀其先。今求财不足,行罚如将不胜,杀戮如屠,仇雠其民,鱼烂而亡,国中尽空。

【注释】 (8)傅母:保母。(9)不阨人:应作“不阨楚人”,“楚”字夺。阨:困。(10)杅不穿,皮不蠹:指器物不多,财物不多。杆:同“盂”.装水的器物。皮:皮裘。(11)投:同“处”,处置。(12)尔虏焉故:应为“尔虏焉知”。“故”为“知”字之误。(13)房:同“旁”,旁边。

【译文】 《公羊传》说:“古代不盟誓,只在口头上结盟就告退。”宋伯姬说:“妇人夜晚外出,保母不在身边,就不走出门。”我认为:古代周公东征,西部各国都不满。桓公说:“不要只顾自己贮备粮食,不要断了水流,使其它国家没有水用,不要轻易改立太子,不要把妾立为夫人。”宋襄公说:“不攻击没列好阵势的军队,不乘人之危。”楚庄王说:“古代家中的器物不多,财物不多,就不出门。”君子对礼十分诚信,对利淡薄,要求人心不求要人家的土地,郑国已经告诉说要臣服还不赦免,是不吉祥。强大的不欺凌弱小的。齐顷公悼念死者探视有病的人,孔父严肃地站在朝廷之上,人们没有敢经过他身旁而向国君发难的,齐国的国佐没有辱没国君的使命而使齐侯受到尊敬,这是《春秋》用内容解救表现形式。用内容解救表现形式,也可发现天下诸侯因不注重实质而失去自己国家的也是有的。赤狄潞子要想融合中原的礼义,和夷狄的礼义脱离,结果还是没能将中原的礼义完全融合,这是它灭亡的原因。吴王夫差在越国行用强权,以越国国君为臣,以越国君主之妻为己妻,最后自己灭亡了,宗庙被夷平,社稷被平掉,甚为痛惜。为长称王者被处死,唉呀,难道不很可悲吗!晋灵公行为无礼,处在高台之上用弹弓发射弹子攻打群臣,肢解厨夫将其装在筐子里扔掉,晋君泄漏阳处父不要任命狐射姑为将的意见,使阳处父被狐氏杀死。到了灵公讨厌赵盾不断进谏,想要杀死赵盾,终于被赵盾杀害。晋献公不行正道,杀死太子申生,又因为骊姬要立奚齐、卓子为君,这二人全被杀,国家大乱,历经四代君王才平定,差一点儿被秦国灭亡,这都是由骊姬引起的。楚平王行为不合法度,杀死伍子胥父兄二人。蔡昭公朝拜楚国,(楚国令尹)借机请示要蔡昭公的皮裘,昭公不给。吴王认为楚国不对,发动军队对付楚国,将楚国打败。楚国国君放弃自己的国家,大夫放弃自己的家园,吴王以楚王的母亲为妻子,这是贪婪暴戾招致的结果。晋厉公实行暴戾政策,屠杀没有罪过的人,一天早晨杀死三名大臣。第二年,臣下都很畏惧,晋国人杀死了晋厉公。陈国国君佗到蔡国淫乱,蔡国人杀死了他。古代诸侯走出本国疆界一定准备齐全左右护卫,预备一支军队,以便准备出现意外。如今陈侯放任地一个人到百姓中出入,以至于成为死于街巷中的凡人,这绝对不是国君的行为。宋闵公好妇女,心里又善嫉妒,和万姓大夫赌输赢。万姓大夫称赞鲁庄公说:“天下诸侯适合做国君的,只有鲁庄公一个。”宋闵公对这句话很是忌妒,说:“这个小子,你这小子知道什么?鲁侯的美德能达到什么程度?”万姓大夫大怒,抓住闵公结果断了头。这是因为和臣下赌输赢的过错。古代国君站立于阴面,大夫就站立在阳面,是为了区分地位,表明尊贵和低贱。现在国君和臣下面对面赌输赢,让妇女们在身旁,这是君臣没有区别。所以让万姓大夫称赞别的国君表示贬低闵公的想法,宋闵公欺凌万姓大夫,自己和他赌输赢,是将自己置于低下之位。又在妇女旁侮辱他,和他同处一处还喜好女色,自己只能得到被杀的结果。《春秋公羊传》说:“大夫不可与国君相对等。”是为了让这种逼杀国君之事远离人世。梁君之法对内役使百姓没完没了,国内百姓不堪忍受,就让百姓每五家编为伍,如有一家逃亡,其余四家均受杀戮。国中百姓说:先死去的受封,后死的受刑。国君将让百姓对父母尽孝,对年长老人也要孝顺,守护先人坟墓,接继宗庙,代代祭祀他们的先人。如今追求财物永远不知满足,实行刑罚好像总也罚不尽,杀人如同屠夫一样,将百姓视为仇人,如鱼同腐烂了一样丢弃,国城之中已经空旷无人。

【07】 注释 译文
《春秋》曰:“梁亡。”亡者自亡也,非人亡之也。虞公贪财,不顾其难,耳快悦目,受晋之璧、屈产之乘,假晋师道,还以自灭。宗庙破毁,社稷不祀,身死不葬,贪财之所致也。故《春秋》以此见物不空来,宝不虚出,自内出者,无匹不行,自外至者,无主不止,此其应也。楚灵王行强乎陈蔡,意广以武,不顾其行,虑所美,内罢其众。乾谿有物女(14),水尽则女见,水满则不见。灵王举发其国而役,三年不罢,楚国大怨。有(15)行暴意,杀无罪臣成然,楚国大懑。公子弃疾卒令灵王父子自杀而取其国。虞(16)不离津泽,农不去畴土,而民相爱也。此非盈意(17)之过耶?鲁庄公好宫室,一年三起台,夫人内淫两弟,弟兄子父相杀。国绝莫继,为齐所存,夫人淫之过也。妃匹贵妾,可不慎邪?此皆内自强从心之败己,见自强之败,尚有正谏而不用,卒皆取。亡曹羁谏其君曰:“戎众以无义,君无自适。”君不听,果死戎寇。伍子胥谏吴王,以为越不可不取。吴王不听,至死伍子胥。还九年,越果大灭吴国。秦穆公将袭郑,百里、蹇叔谏曰:“千里而袭人者,未有不亡者也。”穆公不听。师果大败殽中,匹马只轮无反者。晋假道虞,虞公许之。宫之奇谏:曰“唇亡齿寒,虞虢之相救,非相赐也。君请勿许。”虞公不听,后虞果亡于晋。《春秋》明此,存亡道可观也。观乎蒲知社,骄溢之罚。观乎许田,知诸侯不得专封。观乎齐桓、晋文、宋襄、楚庄,知任贤奉上之功。观乎鲁隐、祭仲、叔武、孔父、荀息、仇牧、吴季子、公子目夷,知忠臣之效。观乎楚公子比,知臣子之道,效死之义。观乎潞子,知无辅(1自8)诅之败。观乎公在楚,知臣子之恩。观乎漏言,知忠道之绝。观乎献六羽,知上下之差。观乎宋伯姬,知贞妇之信。观乎吴王夫差,知强陵弱。观乎晋献公,知逆理近色之过。观乎楚昭王之伐蔡,知无义之反。观乎晋厉之妄杀无罪,知行暴之报。观乎陈佗、宋闵,知妒淫之祸。观乎虞公、梁亡,知贪财枉法之穷。观乎楚灵,知苦民之壤(19)。观乎鲁庄之起台,知骄奢淫泆之失。观乎卫侯朔,知不即召之罪。观乎执凡伯,知犯上之法。观乎晋郤缺之伐邾娄,知臣下作福之诛。观乎公子翬,知臣窥君之意。观乎世卿,知移权之败。故明王视于冥冥,听于无声,天覆地载,天下万国,莫敢不悉靖其职受命者,不示臣下以知之至也。故道同则不能相先,情同则不能相使,此其教也。由此观之,未有去人君之权,能制其势者也;未有贵贱无差,能全其位者。故君子慎之。

【注释】 (14)物女:指鬼神一类的东西。物:鬼神。(15)有:同“又”字。(16)虞:管理山泽的人。(17)盈意:放纵自己的欲望,实现自己的志向,即为所欲为。(18)自诅:自作主张。诅:作。(19)壤:同“伤”.悲伤。

【译文】 《春秋》记载:“梁国灭亡。”国家灭亡是自己灭亡自己,不是别人灭亡的。虞公贪图钱财,不顾念自己要遭到的祸难,为了使听觉、视觉愉悦,接受晋国给的璧玉、屈产的车辆,将道路借给晋国军队,晋军在灭掉其邻国后,回来顺路灭掉虞国。虞国的宗庙被毁掉,社稷再也无人祭祀,国君死了都不能埋葬,这是他贪图钱财造成的。所以《春秋》用它来表明财物不会凭空而来,宝贵之物不会没有原因就出现在面前,由自己内心想出的主张,如没有合适的人,就不会付诸实行,外来的主意传到我心中,如果和我的主意不同就不能留在我心中,这就是彼此感应。楚灵王对陈国、蔡国实行强权,想以武力扩张势力,不顾念自己的行为。心中只考虑喜爱的东西,对内使兵众疲惫不堪。在干谿有鬼神一类的东西,当水流尽时鬼神就出现,水满时就看不见。楚灵王征集全国劳动力修筑高台,三年没修成,楚国境内怨声载道。灵王又推行残暴的主张,杀死无辜大臣成,然楚国境内十分愤懑。公子弃疾终于让灵王和群公子自杀而取得楚国政权。从此,管理山泽不必离开水边,耕种不必离开农田,可是百姓仍十分爱戴。这不是放纵自己为所欲为的过错吗?鲁庄公喜好宫室,一年之内竟三次修筑高台建筑。他的夫人在宫内和两个弟弟有淫乱关系,兄弟父子互相屠杀。这是庄公夫人淫乱的过错。选择妃妾,难道可以不审慎吗?这都是内心为所欲为,自己导致失败的,发现由强大导致衰败,有正确的建议也不采用,终于取得灭亡。曹羁向曹国君进谏说:“戎狄兵众很多,你不要亲自与他们对阵。”曹君不听建议,果然死在戎狄之手。伍子胥向吴王进谏,认为越国是不可以不攻取的。吴王不听建议,却将伍子胥处死。回国九年,越国灭亡吴国。春秋穆公将要偷袭郑国,百里孟明、蹇叔进谏说:“远行千里去偷袭别人的,没有不自取灭亡的”。秦穆公不听谏,秦国军队在殽地被打败,没有回来一匹马一只战车的车轮。晋国向虞国借用作征伐用的通道,虞国国君同意了借用。宫之奇进谏说:“嘴唇若是没有了,牙齿就会感到寒冷,虞、虢二国应互相救援,不可将对方赐给别人。请求国君不要同意借道。”虞国国君不听进谏,后来虞国果然被晋国灭亡。

《春秋》记载这些事,要让国家存亡的道理给昭示人们。看到蒲社亡纣之事,可知骄横奢侈要被惩罚。看到季氏占许田之事,可知诸侯不可得到专用之地。看到齐桓公、晋文公、宋襄公、楚庄王称伯之事,可知任用贤能尊奉周王室的功绩。看到鲁隐公、祭仲、叔武、孔父、荀息、仇牧、吴季子、公子目夷等人的行为,可知效忠国家之臣的功效。看到楚公子比的做为,可知做人臣的原则,为国家不顾性命的精神。看到赤狄潞子的遭遇,可知无人辅助自做主张所遭遇的失败。看到鲁公在楚国的表现,可知在人臣的恩惠。看到国君泄漏忠臣的建议,可知忠诚的思想已经不能存在。看到奉献“六羽”音乐,可知君臣之间的差别。看到宋伯姬的言论行为,可知贞节之妇的诚信。看到吴王夫差的征讨,可知强国欺凌弱国的事实。看到晋献公的作为,可知违背常理喜好女色的过错。看到楚昭王攻打蔡国,可知不行道义的相反结果。看到晋厉公随意杀害无辜,可知行为残暴的回报。看到陈侯佗、宋闵公的行为,可知忌妒和淫乱的祸患。看到虞公、梁国君被灭亡,可知贪财和不守常规的毫无出路。看到楚灵王的作为,可知役使百姓使之苦痛的可悲。看到鲁庄公修筑高台,可知骄横奢侈荒淫的错误。看到卫侯朔的作法,可知不应召的罪过。看到拘捕凡伯,可知触犯天子法则的过错。看到晋郤缺攻伐邾娄国,可知臣下专断的应被谴责。看到公子荤翬的言行,可知臣下探寻国君想法的危害。看到世代为卿的情况,可知权力转移的失败。所以圣明的君主在昏暗之中看得清,在没有声音的情况下听得清,天空之下,大地之上,普天之下计有万余国家,没有不尽心供职,完成所授之使命的,不用让臣下宣示,就可完全了解。所以君臣主张相同就不能分先后,情感相同就不能相使用,这就是历史教训。由此看来,没有抛弃人君的权威,还能维持自己的威势的;没有贵贱没有差别,还能保全自己地位的,所以君子对上下、贵贱的差别是十分审慎的。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春秋繁露作者:董仲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