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春秋繁露》19、立元神


【本篇题解】本篇论述君王要树立根本,使自己具有超凡的才能和智慧,使国家安定团结、繁荣昌盛,使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其中“奉三本“(天、地、人)之说和要求人君”居阴而为阳",有较为鲜明的道家思想色彩。

【01】 注释 译文
君人者,国之元(1),发言动作,万物之枢机(2)。枢机之发,荣辱之端也。失之豪厘,驷不及追。故为人君者,谨本详始,敬小慎微,志如死灰,形如委衣(3),安精养神,寂莫无为。休形无见影,揜(4)声无出响,虚心下士,观来察往。谋于众贤,考求(5)众人,得其心徧(6)见其情,察其好恶,以参忠佞(7),考其往行,验之于今,计其蓄积,受于先贤。释其仇怨,视其所争,差其党族,所依为臬(8),据位治人,用何为名(9),累日积久,何功不成。可以内参外,可以占小(10)大,必知其实,是谓开阖(11)。君人者,国之本也。夫为国,其化莫大于崇本,崇本则君化若神,不崇本则君无以兼人(12)。无以兼人,虽峻刑重诛,而民不从,是所谓驱国而弃之者也,患孰甚焉?

【注释】 (1)元:意同“本”,本源。(2)枢机:关键,要害。(3)形:形体,身体。委:堆积。(4)揜:同“掩”,掩藏。(5)考求:指探询,求教。(6)徧:同“遍”,普遍。(7)佞(nìng):巧言谄媚的人。(8)臬(niè):疑为“宗”字之误,正宗(9)用何为名:应作“用言为名”,意为依其言论考察其成绩,听言责实的意思。(10)占:本指用龟甲或蓍草推测吉凶,这里指预测。(11)开阖:意为“开阖之术”,指考察使用官员的方法。(12)兼人:同时得到人,意即团结人。

【译文】 统治人的人,是国家的本原,说话办事,是万物的枢钮关键。枢钮的动作,是荣辱的开端。(办事如果)失误一丝一厘,四匹马的车也追赶不上。所以做人君的,恭谨严肃地对待事物的根本,周详地对待事物的开始,严肃地对待小事审慎处理细微的事物,内心如同死灰一样不为周围所动,身体如同堆积起来的衣服一样无所做为,安养精神,寂寞地什么事也不做。身体站在哪里看不见身影,掩住声音就没有声响,虚心待人甘居士人之下,观察来往周围的人。遇事和众贤能商议,向百姓求问,得知他们的想法并普遍了解他的愿望,考察他们的好恶,来参验是忠诚还是邪佞,考察他们的住行,验证在当今,审核他的积蓄,考察接受先贤的影响的程度。释放他的仇敌,审查他和仇敌的争执,使他的亲族有差等,他所依循的那一族是正宗,按照职位管理人,依据言论考察成绩,天长日久,什么功业都能完成。可以用内心参验外部表现,可以由小事预测大事,一定能了解他的实际,这就是考察、任用官员的方法。统治国家的人,是国家的根本。管理国家,其做法没有比崇尚根本更重要的,崇尚根本,君王的做法变得如同神灵,不崇尚根本,国君就不能团结人,不能团结人,即使用严刑重罚,百姓也不会从命,这等于拿自己的国家抛向外人,灾祸哪一个更严重?

【02】 注释 译文
何谓本?曰:天、地、人,万物之本也。天生之,地养之,人成之。天生之以孝悌,地养之以衣食,人成之以礼乐,三者相为手足,合以成体,不可一无也。无孝悌则亡其所以生,无衣食则亡其所以养,无礼乐则亡其所以成也。三者皆亡,则民如糜鹿,各从其欲,家自为俗。父不能使子,君不能使臣,虽有城郭,名曰虚邑(13)。如此,其君枕块而僵,莫之危而自危,莫之丧而自亡,是谓自然之罚。自然之罚至,裹袭十四)石室,分障险阻,犹不能逃之也。明主贤君必于其信,是故肃慎三本。郊祀致敬,共(15)事祖祢,举显孝梯,表异孝行,所以奉天本也。秉耒(16)躬耕,采桑亲蚕,垦草殖谷,开辟以足衣食,所以奉地本也。立辟雍庠序(17),修孝悌敬让,明以教化,感以礼乐,所以奉人本也。

【注释】 (13)虚邑:虚有城邑之名,意为不成其为国。(14)裹袭:裹紧外衣。袭:套在外边的外衣。(15)共:同“恭”,恭敬。祖祢:此指宗庙。祢:奉祀父亲的宗庙。(16)秉耒:手执农具。耒:犁一类的原始农具。(17)辟雍、庠序:周代大学的名称。据说周代大学分五种,辟雍居中,南为成均,北为庠,东为序,西为瞽宗。

【译文】 什么叫做根本?我认为:天地人,是万物的根本。上天生成万物,大地养成万物,人类成就万物。上天用孝悌生成万物,大地用衣食养成万物,人类用礼乐成就万物,天地人三者互相辅助如同手足一样,合作成为一体,不可缺少一样。没有孝梯就失去了生成的根本,没有衣食就失去了养成的条件,没有礼乐就失去了成就万物的依据。三者全失去,人类就如同糜鹿野兽一样,各人都按自己的欲望从事,每一家都自立习俗。父亲不能使用儿子,君主不能使用臣下,即使有城墙,也只能叫做虚城。像这样,国君头枕土块而僵卧于野,没有人危害也要自己危害自己,没有人伤害也要自已灭亡,这就叫做上天的惩罚。上天的惩罚降临,即使裹紧外衣居住在石制的屋子里,设置险阻障碍,还是不能逃脱它。圣明的君主对诚信完全肯定,所以要严肃审慎地对待天地人三个根本。祭祀表示恭敬地事奉祖庙,荐举表彰能行孝悌者,奖赏孝道的行为,这是尊奉上天的根本。手持耒耜之类农具亲自耕种田地,采摘桑叶亲自养蚕,开荒种地,用垦植种田的方法使衣食充足,这是尊奉大地的根本。建立各样的学校,学习孝悌、恭敬、礼让,用教化使之明白,用礼乐使之受到感染,这是尊奉人的根本。

【03】 注释 译文
三者皆奉,则民如子弟,不敢自专,邦(18)如父母,不待恩而爱,不须严而使,虽野居露宿,厚于宫室。如是者,其君安枕而卧,莫之助而自强,莫之绥(19)而自安,是谓自然之赏。自然之赏至,虽退让委国而去,百姓襁负其子随而君,之君亦不得离也。故以德为国者,甘于饴密,固于膠漆,是以圣贤勉而崇本而不敢失也。君人者,国之证(20)也,不可先倡,感而后应。故居倡之位而不行倡之势,不居和之职而以和为德,常尽其下,故能为之上也。体国(21)之道,在于尊神。尊者所以奉其政也,神者所以就其化也,故不尊不畏,不神不化。夫欲为尊者在于任,贤欲为神者在于同心。贤者备股肱则君尊严而国安,同心相承则变化若神,莫见其所为而功德成,是谓尊神也。天积众精以自刚,圣人积众贤以自强。天序(22)日月星辰以自光,圣人序爵禄以自明。天所以刚者,非一精之力;圣人所以强者,非一贤之德也。故天道务盛其精,圣人务众其贤。盛其精而壹其阳,众其贤而同其心。壹其阳然后可以致其神,同其心然后可以致其功。是以建治之术,贵得贤而同心。

【注释】 (18)邦:国家,这里指国君。(19)绥:安抚。(20)证:本为“徵”,征象。宋人避讳改。(21)体国:体恤国家,关心国家。(22)序:以……为序,排列。

【译文】 三者全都尊奉,百姓就如同子弟一般,做事不敢独自专断,国君如同百姓的父母一样慈爱,不用等到特意施恩就已经表现出慈爱,不用等到严厉就已经可以驱使,即使自己在野外居住,露宿田野,也要让国君的宫室宽大。像这样,国君可以高枕无忧,没有谁帮助,自己就会强盛,没有谁安抚,自己就会安定,这就是所说的上天的奖赏。上天的奖赏下来后,即使国君退让君位,将国家交给别人离开宫廷,百姓也要负子携妻追随着认他为君,国君也不能离开宫庭的君位。因此用恩德治理国家的,比蜜糖还要甜,比胶漆还要牢固,所以圣哲贤才勤勉地尊崇根本,不敢有失。统治国家的人,是国家的象征,不可不先行倡导,感召天下后才能响应。因此居处倡导的位置却不做出倡导的姿态,不居处在应和的职位却把应和当作美德,经常使在下位者用尽心思和力量,所以能做他们的上司。关心国家的办法,在于尊奉神明。尊奉是奉行它的政令,神明就是接近它的影响,所以不尊奉就不会敬畏,不以之为神就不会受到影响。想要成为受尊奉的人就在于任用贤能,想要成为神明的人就在于同心同德。贤能者齐备如同手足一样听令,国君就有尊严,国家就太平无事,团结一致,国家的变化就如同神灵一样,没有看到他做什么事可是功业德行都已成就,这就是所说的尊奉神明。上天聚集了众多精气而使自我刚强,圣人聚集了众多的贤能而使自己强大。上天排列日月星辰而使自己发出光亮,圣人排列爵禄而使自己聪明。上天所以刚强,并非一个精气的力量;圣人所以强大,不是一个贤才的德行。所以上天的原则一定致力于使精气旺盛而使阳气专一,使贤能众多而让他们同心合力。阳气专一可以使之产生精神,同心合力之后可以使事业成功。所以建立完美制度的办法是重视得到贤能之才并同心合力。

【04】 注释 译文
为人君者,其要贵神。神者,不可得而视也,不可得而听也,是故视而不见其形,听而不闻其声。声之不闻,故莫得其响,不见其形,故莫得其影。莫得其影则无以曲直。也莫得其响则无以清浊(23)也。无以曲直则其功不可得而败,无以清蚀则其名不可得而度(24)也。所谓不见其形者,非不见其进止之形也,言其所以进止不可得而见也。所谓不闻其声者,非不闻其号令之声也,言其所以号令不可得而闻。也不见不闻,是谓冥昏。能冥则明,能昏则彰。能冥能昏,是谓神人。君贵居冥而明其位,处阴而向阳。恶人见其情而欲知人之心,是故为人君者执无源之虑,行无端之事,以不求夺,以不问问。吾以不求夺则我利矣,彼以不出出则彼费。矣吾以不问问则我神矣,彼以不对对则彼情(25)矣。故终日问之,彼不知其所对;终日夺之,彼不知其所出。吾则以明而彼不知其所亡(26)。故人臣居阳而为阴,人君居阴而为阳。阴道尚形而露情,阳道无端而贵神。

【注释】 (23)清浊:是古人分析声音的一种分类,大致相当于清亮、雄混。(24)度:测量。(25)情:意同“实”,充实。(26)所亡:应作“所芒”,即“所萌”,所要说明的内容。

【译文】 做国君的,其关健是以精神为重。精神,是不可能见到,不可能听到的,所以看却见不到它的形体,听却听不到它的声音。声音听不见,所以没有能听得到声响的,不能见到它的形体,所以没有能见到它的影子的。没有能见到影子的就没有评判曲直的标准,没有能听到响声的就没有评判清浊的标准。没有评判曲直的标准,名声就不能测评。所说的不能见到形影,不是不能见到他前进、停止的形影,是说他前进、停止原因不能了解而听到。见不到听不到,这就是所说的糊涂。能昏暗不清就能明白,能糊涂就能表现。能糊涂又能昏暗不清,这就是所说的神人。君子看重处在昏暗不清之中却清楚自己的地位,处在阴却能面向阳。恶人发现别人的感情就要知道人家的心思,所以做国君的人本着无根源的思虑,做无根由的事情,用不追求的方式夺得,用不问的方式发问。我因不追求夺得却得到利益,他用不付出的方式付出,所以他需要花费精力。我用不问的方式发问,所以我就获得神明,他用不回答的方式回答,所以他充实。所以整日向他发问,他却不知道回答什么,整日向他强取,他也不知拿出对策来。我用明确方式表达而他却不知道我所说明的内容。所以人臣居处阳的位置却要随顺处阴的国君,人君居处阴的位置却能影响居阳的人臣。人君之道是注重表现而且要表达出自己的性情,人臣处事原则无固定边际而是以心领神会人君的想法为可贵。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春秋繁露作者:董仲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