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春秋繁露》42、王道通三


【本篇题解】董仲舒对“王”字作了独特的解释:横的三画代表天、地、人,中间一竖表示贯通天人之道,也即明了天人关系。但董仲舒并非无的放矢地谈天人关系,他所强调的是要求君王必须懂得并效法天道。这是因为君王操纵着生杀予夺的大权,他必须慎重克制自己的喜怒好恶,就如同天地的寒暑冷暖当其时而发一样。所以董仲舒强调君王效法天道,此即“王道通三”的要旨。

【01】 注释 译文
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画者,天、地与人也,而连其中者,通其道也。取天地与人之中以为贯而参通之(1),非王者孰能当是(2)?是故王者唯天之施,施其时(3)而成之,法其命而循之诸人,法其数而以起事,治其而道以出法(4),治其志而归之于仁(5)。仁之美者在于天。天,仁也。天覆育万物(6),既化而生之,有养而成之(7),事功无已(8),终而复始,凡举归之以奉(9)人。察于天之意,无穷极之仁也。人之受命于天也,取仁于天而仁也。是故人之受命天之尊(10),父兄子弟之亲(11),有忠信慈惠之心,有礼义廉让之行,有是非逆顺之治,文理燦然而厚,知广大有而博(12),唯人道为可以参天。天常以爱利为意,以养长为事,春秋冬夏皆其用也。王者亦常以爱利天下为意,以安乐一世为事,好恶喜怒而备用(13)也。

【注释】 (1)参(cān)通之:对天地人的道理进行参验通晓。:参参验、检验。之:指天地人之道。(2)当是:与此相当,与此相同。(3)施其时:应作“法其时”,效仿上天的四时。法因涉上句而为“施”。(4)治其道而以出法:应作“法其道而以出治”。效法上天的做法而用它实现治理。(5)治其志而归之于仁:应作“法其志而归之于仁”。(6)天覆育万物:上天覆掩并生育万物。即安抚生育万物。(7)有养而成之:又养育并使之成熟。有:同“又”。(8)无已:无尽。已:结束,尽头。(9)举:举事,做事。奉:尊奉,尊敬。(10)人之受命天之尊:此七字与上下文义不连贯,疑衍是文。(11)父兄子弟之亲:句前应补“有”字。即“有父兄子弟之亲”。(12)知广大有而博:句当作“知广大而有博”。有:同“又”。(13)而备用:当作“皆其用”.全是它使用的方法。

【译文】 古代造字的,三横并用一竖连贯其中,叫做“王”。三横画,代表天地和人,而连贯其中的一竖画,表示贯通天地和人的原则。用天地和人之中的道理并能连贯起来检验通晓的,不是天子谁能够与之相当呢?所以天子是上天授予的,效仿天时使之成人,效仿天命并因循别人,效仿上天的原则而依据它作事,效法上天的方法而以它实现治理,效仿上天的思想而使之归向仁爱。仁当中最美好的在上天。天,是仁爱的。上天抚育万物,教化并使之生长,又养育并使之完成生长,所以事业的功绩无穷无尽,周而复始,所有的事全归于奉献给人类。考察上天的用意,是无边无际的仁爱。人是从上天接受使命,从上天取得仁爱而成为有仁爱的人。因此(人类接受上天的尊贵的使命)有父兄子弟间的亲情,有忠信慈爱的思想,有礼义正直谦让的行为,有是非逆顺分明的治事方略,条理显明而又宽厚,知识广阔而又博大,只有做人的原则才可以与上天相匹配。上天经常以慈爱、给别人利益作为本意,以养育成长当作本务,春、秋、冬、夏四季全是上天使用的方法。天子也经常以慈爱给天下带来利益做为本意,以安逸快乐整个社会当作本务,喜好厌恶、高兴愤怒全是天子使用的手段。

【02】 注释 译文
然而主之好恶喜怒,乃天之春夏秋冬也,其俱暖清寒暑而以变化成功也。天出此物者(14),时则岁美,不时则岁恶。人主出此四者,义则世,治不义则世乱。是故治世与美岁同数,乱世与恶岁同数,以此见人理之副天道(15)也。天有寒有暑。夫喜怒哀乐之发,与清暖寒暑,其实一贯也。喜气为暖而当春,怒气为清而当,秋乐气为太阳而当夏,哀气为太阴而当冬。四气者,天与人所同有也,非人所能蓄也,故可节而不可止也。节之而顺,止之而乱。人生于天,而取化于天。喜气取诸春,乐气取诸,夏怒气取诸秋,哀气取诸冬,四气之心也。四肢之答各有处(16),如四时;寒暑不可移,若肢体。肢体移易其处,谓之壬人(17);寒暑移易其处,谓之败岁;喜怒移易其处,谓之乱世。明王正喜以当春,正怒以当秋,正乐以当夏,正哀以当冬。上下法此,以取天之道。春气爱,秋气严,夏气乐,冬气哀。爱气以生物,严气以成功,乐气以养生,哀气以丧终,天之志也。是故春气暖者,天之所以爱而生之;秋气清者,天之所以严而成之;夏气温者,天之所以乐而养之;冬气寒者,天之所以哀而藏之。春主生,夏主养,秋主收,冬主藏。生溉(18)其乐以养,死溉其哀以藏,为人子者也。

【注释】 (14)天出此物者:应作“天出此四者”指暖清寒暑等四种变化。(15)副天道:符合上天的原则。副:符合。(16)四肢之答各有处:“答”字为衍文(17)壬人:应作“夭人”。夭:同“妖”。(18)溉:沾染上。

【译文】 然而天子的喜好、厌恶、高兴和愤怒,就是上天的春夏秋冬四季,它俱备了温暖、清凉、严寒、酷暑,来通过这些变化完成功业。上天推出这四种变化,如果按时出现,年景就美好,如果不按时出现,年景就坏。天子表现出喜怒好恶这四种变化,如果合适,社会就安定太平,如果不合适,社会就动乱。因此太平社会和美好的年景有同样的规则,动乱的社会和坏年景有同样的原则,由此可以发现人世的规则和上天的规律相符合。上天有严寒有酷署。喜怒哀乐的出现,和清凉温暖严寒酷暑,他们的实质是相同的。喜气就是温暖便正值春季,怒气就是清凉便正值秋季,乐气如同太阳便正值夏季,哀气就是太阴,便正值冬季。喜怒哀乐四气,上天和人类共同都有,不是人类自己所能保留的,所以可以节制却不可以制止。节制就可以顺利,制止就要发生祸乱。人由上天生出,又从上天取得教化。喜气是由春气取得的,乐气是由夏气取得的,怒气是由秋季取得的,哀气是由冬季取得的,这就是四季的内容。人的四肢各有生长的地方,如同四季一样;严寒酷暑不可更移,如同人的肢体一样。肤体更换原来的地方,就称作妖怪;寒暑更换原来的顺序,叫做坏的年岁;喜怒更换了原有的表达,就叫做乱世。圣明的君主匡正喜气使之正当春季,端正怒气使之正当秋季,端正乐气使之正当夏气,端正哀气使之正当冬季。从上到下都效法这个原则,以便取得上天的规律。春气慈爱,秋气严厉,夏气快乐,冬气哀痛。慈爱之气可以使万物生长,严厉之气可以使之成就功业,快乐之气足以使之养成生长,哀痛之气可以使之哀丧终结,这是上天的想法。因此春气温暖,是上天的慈爱并使万物生长;秋气清爽,是上天的严厉并使万物长成;夏气温热,是上天的快乐并使之养成;冬气寒冷,是上天哀痛并使万物隐藏。春季主生出,夏季主养成,秋季主收获,冬季主贮藏。生长沾染上快乐便可以养成,死亡沾染上哀痛便可以收藏,这是做人子的原则。

【03】 注释 译文
故四时之行,父子之道也;天地之志,君臣之义也;阴阳之理,圣人之法也。阴,刑气也;阳,德气也。阴始于秋,阳始于春。春之为,言犹偆偆也;秋之为言,犹湫湫也。偆偆(19)者喜乐之貌也,湫湫(20)者忧悲之状也。是故春喜夏乐,秋忧冬悲,悲死而乐生。以夏养春,以冬藏秋,大人之志也。是故先爱而后严,乐生而哀终,天之当(21)也。而人资诸天(22),天固有此,然而无所之(23)如其身而已矣。人主立于生杀之位,与天共持变化之势,物莫不应天化。天地之化如四时。所好之风出,则为暖气而有生于俗;所恶之风出,则为清气而有杀于俗。喜则为暑气而有养长也,怒则为寒气而有闭塞也。人主以好恶喜怒变习俗,而天以暖清寒暑化草木。喜怒时而当则岁美(24),不时而妄则岁恶。天地人主一也。然则人主之好恶喜怒,乃天之暖清寒暑也,不可不审其处而出也。当暑而寒,当寒而暑,必为恶岁矣。人主当喜而怒,当怒而,喜必为乱世矣。是故人主之大守(25),在于谨藏而禁内(26),使好恶喜怒必当义乃出,若暖清寒暑之必当其时乃发也。人主掌此而无失,使乃好恶喜怒未尝差(27)也,如春秋冬夏之未尝过也,可谓参天矣。深藏此四者而勿使妄发,可谓天(28)矣。

【注释】 (19)偆偆:同“蠢蠢”,动摇的样子。(20)湫湫(jīujīu):悲愁的样子。(21)天之当:应作“天之常”,上天的常理。(22)人资诸天:人类从上天那里取得资质。资:指生天的性情、才能。(23)无所之:应作“无所在”,即无处存在。指上天的四季、造人质的本事,无处不在.却又不能用眼见到。(24)岁美:年景好,农业收成好。岁:景、年收成。(25)守:操守,办事的原则。(26)谨藏:谨慎地收贮,即不随意挥霍资财。禁内n(à):严禁接受财物。内:同“纳”。(27)使乃好恶喜怒未尝差:应作“使好恶喜怒未尝差”,“乃”为衍文。(28)天:最高的,最大的,指最高的原则。

【译文】 因此四季的运行,如同父子的关系;天地的意志,是君臣的规则;阴阳的原则,是圣人的法则。阴是刑罚之气;阳是恩德之气。阴从秋天开始,阳从春季开始。春天作为语言,如同蠢蠢而动的样子;秋季作为语言,如同湫湫而悲的样子。蠢蠢是快乐高兴的样子,湫湫是忧伤悲愁的样子。所以春季欢喜,夏季快乐,秋季忧愁,冬季哀伤,对死悲伤对生快乐。用夏季养活春天,在冬季收藏秋天,这是大人的思想。所以先慈爱而后严厉,以生为快乐,以生命终结为悲哀,这是上天的常理。人类从上天那里取得资质。上天本来就有这种本事,然而又无处存在,如同资质在人身一样罢了。君主站在可以使人生也可以使人死亡的最高位置上,和上天共同把持事物变化的形势,事物没有不顺应上天而变化的。上天大地的变化如同四季的变化。所喜好的风俗出现,做为温暖之气便对世俗有滋生作用;所厌恶的风俗出现,做为清凉之气便对世俗有杀灭作用。欢喜作为暑热之气便有养成生长的作用,愤怒作为寒冷之气便有闭塞作用。国君凭藉好恶、喜怒改变习惯风俗,而上天凭据温暖、清凉、严寒、酷暑改变草木。喜怒适时并恰当就年景好,不适时并任意行事就年景坏。上天、大地、君主是一致的。然而君主的好恶、喜怒,本是上天的温暖、清爽、严寒、酷暑,不可不认真分析它们是由何处而出。应当暑热却寒冷,应当寒冷却暑热,一定构成坏的年景。君主应当高兴却发怒,应当发怒却高兴,一定构成动乱的社会。所以君主的最大的守则,在于审慎收藏和禁止随意接纳财物,让好恶喜怒必定在合适时才发出,如同温暖、清爽、寒冷、暑热必定在适当的季节才发出一样。君主掌握这一标准不要失去原则,使令自己的好恶喜怒从不出现差错,如同春夏秋冬的出现从不出现差错,可以说是参验了上天的做法。深深收藏这四样东西,不让它们随意发出,可以说是最大的治国规则。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春秋繁露作者:董仲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