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春秋繁露》51、基义


【本篇题解】基义,即事物的基本含义、基本原理。本篇认为天地万物之道都是阴阳相对、彼此配合的。任何一个事物都有与之相匹配的另一个事物,且这种配合中,对应的双方有阴有阳。正如自然的事物中有上下、左右、寒暑、昼夜等配合一样,在人事中也有君臣、父子、夫妇之对,它们都源于天的阴阳之对,所以说:“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阴阳二物的出现,其意义不同,阳气在前,承担主要的工作和任务,阴气在后,不承担实际的工作,所以天亲近阳气而疏远阴气。而人事效法天道,也应该重德政而轻刑罚。且上天之气的变化,是慢慢进行的,不会突然地发生,那么人事中有什么新事物要确立、兴起,也应该逐步进行。因此圣人治理天下的法则和天地万物的法则应该是一致的。

凡物必有合。合,必有上,必有下,必有左,必有右,必有前,必有后,必有表,必有里。有美必有恶,有顺必有,逆有喜必有怒,有寒必有暑,有昼必有夜,此皆其合也。阴者阳之合,妻者夫之合,子者父之合,臣者君之合:物莫无,合而合各有阴阳。阳兼于阴,阴兼于阳,夫兼于妻,妻兼于,夫父兼于子,子兼于父,君兼于臣,臣兼于君。君臣、父子、夫妇之义,皆取诸阴阳之道。君为阳,臣为阴;父为阳,子为阴;夫为阳,妻为阴。阴道无所独行。其始也不得专起,其终也不得分功,有所兼之义。是故臣兼功于君,子兼功于父,妻兼功于夫,阴兼功于阳,地兼功于天。举而上者,抑而下也;有屏(1)而左也,有引而右也;有亲而任也,有而疏远也;有欲日益也,有欲日损也。益其用而损其(2)妨。有时损少而益多,有时损多而益少。少而不至绝,多而不至溢。阴阳二物,终岁各壹出。壹其出,远近同度而不同意。阳之出也,常县于前而任事;阴之出也,常县于后而守空处。此见天之亲阳而疏阴,任德而不任刑也。是故仁义制度之数,尽取之天。天为君而覆露(3)之,地为臣而持载之;阳为夫而生之,阴为妇而助之;春为父而生之,夏为子而养之;秋为死而棺之,冬为痛而丧之。王道之三纲,可求于天。天出,阳为暖以生之;地出阴,为清以成之。不暖不生,不清不成。然而计其多少之分,则暖暑居百而清寒居一。德教之与刑罚犹此也。故圣人多其爱而少其严,厚其德而简其刑,以此配天。天之大数必有十旬(4)。旬(5),天地之数,十而毕举,旬,生长之功,十而毕成。天之气徐,乍寒乍暑。故寒不,冻暑不暍(6),以其有余徐来(7),不暴卒(8)也。《易》曰(9):“履霜坚冰,”盖言逊(10)也。然则上坚不逾等,果是天之所为,弗作而成也。人之所为,亦当弗作而极也。凡有兴者,稍稍上之以逊顺往,使人心说而安之,无使人心恐。故曰:君子以人治人,懂能愿(11)。此之谓也。圣人之道,同诸天地,荡诸四海,变易习俗……

【注释】 (1)屏:同“摒”,摒弃,除掉。(2)妨:损害。(3)覆露:关心爱护。(4)必有十旬:应作“毕有十”。“旬”字为衍文。(5)旬:是“【】”的误字,周全。(6)不暍(yè):不炎热。暍:炎热。(7)以其有余徐来:应作“以其徐来”,“有余”二字衍。徐来:缓慢到来。(8)暴卒:突然结束。暴:突然。(9)《易》曰:语见《易•坤》。(10)逊:顺从。(11)懂;同“谨”,谨慎。愿:诚实。按:“愿”古不同于“願”。

【译文】 万物一定有与之相配合的,配合就一定有上,一定有下,一定有左,一定有右,一定有前,一定有后,一定有外表,一定有内里。有美就一定有丑恶,有顺利就一定有违逆,有喜欢就一定有愤怒,有寒冷就一定有暑热,有白日就一定有黑夜,这些都是配合。阴气是阳气的配合,妻子是丈夫的配合,儿子是父亲的配合,臣是国君的配合。万物中没有什么没有配合对象的,而配合就要有阴阳两方。阳气兼有阴气,阴气兼有阳气,丈夫兼有妻子,妻子兼有丈夫,父亲兼有儿子,儿子兼有父亲,国君兼有臣下,臣下兼有国君。君与臣,父与子,夫与妇的关系,全由阴气和阳气的原则取法而来。国君是阳,臣下是阴;父亲是阳,儿子是阴;丈夫是阳,妻子是阴。阴气的规则,没有独自运行存在的。它在刚刚出现时也不能独自出现,它在最后也不能分得功绩,有兼得的意思。所以,臣下从国君那里兼得功绩,儿子从父亲那里兼得功绩,妻子从丈夫那里兼得功绩,阴气从阳气那里兼得功绩,大地从上天那里兼得功绩。举起就往上行,压抑就往下行;有摒除便向左行,有牵引就往右行;有亲近的就任用,有疏远的就远离开;有的要一天天增益,有的要一天夭减损。增加它的功用,减少它的损害。有的时候减损少但增益多,有时减损多而增益少。减少但不至于断绝,增多但不至于外溢。阴阳两样东西,整年都只有一样出现,只有一样出现,远近的尺度相同却不同意义。阳气出现,经常悬在前面并承担事物;阴气出现,常悬在后面并只守在空虚之处,由此可见上天亲近阳气而疏远阴气,任用恩德而不使用刑罚,所以仁义制度的规律,完全由上天取得。上天替国君关心爱护,大地为臣下秉持承担;阳气为男人而产生,阴气为妇人而帮助阳气;春天为父亲而生出,夏天为儿子而养成;秋天为死亡准备棺材,冬季为痛若而丧痛。王者之正道的三条主要纲领,可以从上天那里寻找到。上天生出阳气,为了使世上温暖并生长万物,大地生出阴气,为了使世上清爽并使万物成熟。不温暖就不能生长,不清爽就不能成熟。可是计算出阴阳多少的分别,温暖、暑热占有一百份,而清爽寒冷只占其中一份。恩德教化与刑罚如同这样。所以圣人的关爱多而严厉,少恩德多而使刑罚少,用这种办法与上天配合。上天的最大的数目结束在十,周全是天地的原则,到十就全部出现,周全是生长的结果,到十就全部完成。上天之阴阳二气徐缓从容,忽然寒冷忽然暑热。所以寒冷但不冻冰,暑热但不炎热,因为阴阳都是从容而至,不突然结束。《易经》说:“脚踩着霜导致成为坚冰。”大概说的是顺其自然。可是冰层坚硬仍不踰越事物变化的等次,果然是上天的做为,不需特殊动作仍可最后完成。人类的做为,也应该不动作就可到达尽头。凡是做什么事,逐渐使之出现并顺其等次进行,让老百姓内心喜欢并安稳对待,不要让人们内心恐慌。所以说:君子用人统治人,谨慎而又诚实。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圣人的处事方法,和上天大地相同,影响到四境之内,改变风俗习惯。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春秋繁露作者:董仲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