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春秋繁露》56、五刑相生


【本篇题解】五行相生,即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本篇以此来比附政事和官职,认为司农(木)、司马(火)、司空(土)、司徒(金)、司寇(水)这几个官职相互依存、相互制约、平衡促进。此乃是天人感应的重要内容。又,此篇旧本作第五十九,列在《五行相胜》之后。卢文招《抱经堂丛书》本根据文义将此篇改列于前,苏舆注本从之。本书篇次暂依卢、苏二本,但从历史上加以考察可知,五行学说先有相胜之说,如《孙子兵法》、《墨子》中皆有“五行无常胜”的记载,邹衍的五德终始说也以相胜为说,秦始皇也相信水胜火。后来才有五行相胜之说。由此观之,卢、苏二本之校改似有不妥之处而留有可以进一步商榷的空间。特此一并说明。

木者,司农也。司农为奸,朋党比(1)周,以蔽主明,退匿贤士,绝灭公卿,教民奢侈,宾客交通,不劝田事,博戏斗鸡,走狗弄马,长幼无礼,大小相虏,并为寇贼,横恣绝。理司徒诛之,齐桓是也(2)。行霸任兵,侵蔡,蔡溃,遂伐楚,楚人降伏,以安中国。木者,君之官也(3)。夫木者农也。农者民也,不顺如叛,则命司徒诛其率正矣。故曰金胜木。
火者,司马也。司马为谗,反言易辞以(4)谮愬人,内离骨肉之亲,外疎(5)忠臣,贤圣旋亡(6),谗邪日昌,鲁上大夫季孙(7)是也。专权擅政,薄国(8)威德,反以怠恶(9),谮疎其贤臣,劫惑其君。孔子为鲁司寇,据义行法,季孙自消,堕费郈(10)城,兵甲有差。夫火者,大朝,有邪谗荧惑(11)其君,执法诛之。执法者,水也。故曰,水胜火。
土者,君之官也。其相司营。司营为神,主所为皆曰可,主所言皆曰善,讇顺主指(12),听从为比(13)。进主所善,以快主意,导主以邪,陷主不义。大为宫室,多为台榭,雕文刻镂,五色成光。赋敛无度,以夺民财;多发恶役,以夺民时,作事无极,以夺民力。百姓愁苦,叛去其国,楚灵王是也。作乾谿之台,三年不成,百姓罢弊而叛,及其身弑。夫土者,君之官也。君大奢侈,过度失礼,民叛矣。其民,叛其君穷矣。故曰木胜土。
金者,司徒也。司徒为贼,内得于君,外骄军士,专权擅势,诛杀无罪,侵伐暴虐,攻战妄取,令不行,禁不止,将率不亲,士卒不使(14),兵弱地削,令君有耻,则司马诛之,楚杀其司徒得臣(15)是也。得臣数战破敌,内得于君,骄蹇不卹(16)其下,卒不为使,当敌而弱,以危楚国,司马诛。之金者,司徒,司徒弱,不能使士众,则司马诛之,故曰火胜金。
水者,司寇也。司寇为乱,足(17)恭小谨,巧言令色(18),听谒爱赂,阿党不平,慢令急诛,诛杀无罪,则司营诛之,营荡是也。为齐司寇。太公封于齐,问焉以治国之要,营荡对曰:“任仁义而已。”太公曰:“任仁义奈何?”营荡对曰:“仁者爱人,义者尊老。”太公曰:“爱人尊老奈何?”营荡对曰:“爱人者,有子不食其力;尊老者,妻长而夫拜之。”太公曰:“寡人欲以仁义治齐,令子以仁义乱齐,寡人立诛而之,以定齐国。”夫水者,执法司寇也。执法附党(19)不平,依法刑人(20),则司营诛之,故曰土胜水。

【注释】(1)朋党:同类的人结成团伙。比周:与恶人亲近,恶人结成团伙。(2)齐桓是也:应作“齐桓之相是也”或“齐桓相是也”。齐桓公的相是管仲。(3)君之官也:应作“君之相也”。下文有“土者君之官也”,这里是说“木者”,不当为“君之官”。(4)谮(zèn):用坏话诬陷别人。(5)疎:同“疏”,疏远。(6)旋亡:逃亡,逃走。(7)季孙:指季桓子,势大财丰,常不守礼,做出胆大妄为的事,孔子曾多次予以批评。(8)薄国:附着于国家,即借助国家。薄:附着。(9)怠恶:招致罪恶。怠:同“迫”,及,等到。(10)费郈:费和郈都是季氏受封的城邑,是季氏赖以妄为的基地。(11)荧惑:迷惑。(12)讇(chǎn)顺:谄谀顺从。讇:同“谄”。指:同“旨”,旨意。(13)为比:偏袒党羽。比:亲近,同党。(14)不使:不从。使:从,顺从。(15)得臣:名子玉,楚国大夫,僖公二十八年被杀。(16)骄蹇(jiǎo):骄傲不顺从。蹇:不顺从。卹:体恤,关心。(17)足恭:迎合。(18)令色:好的脸色,笑脸。令:美好。(19)附党:应作“阿党”为是,偏袒同伙。(20)依法刑人:此句与上句文义不合,“疑依”字有误,或有夺文。

【译文】 木属于司农。司农干邪恶之事,结帮拉伙,来蒙蔽君主的明察,使贤能的人才隐退,使公卿等君主助手灭绝,教化百姓奢侈,宾客彼此交往时,不勉励耕田之事,致力于赌博游戏斗鸡之类,赛狗跑马,长幼没有礼节,大人小孩相互掠虏,全都变成贼寇,放纵蛮横灭绝事理。司徒诛责他们,齐桓公的相就是这类人。实行霸道使用军队,侵伐蔡国,蔡国溃败,于是又讨伐楚国,楚国人投降伏罪,以此安定中原。木是君相之官职。木是农事,从事农事的是百姓,不顺从就如同叛逆,就命令司徒责讨他们的首恶分子。所以说金胜木。

火属于司马,司马制造谗言,用不正常的话和更改事实的言词诬陷别人,对内离间骨肉的亲情,对外疏远忠臣,贤能之人随即逃走,谗言不正之事一天天盛行,鲁国的上大夫季孙就是这类人。独揽大权和政事,依附国家显示威严与恩德,反而招致罪恶,诬陷国内之贤才,逼迫并迷惑国君。孔子担任鲁国司寇,按照原则执行法律,季孙氏自己就消亡了,自毁了费城、郈城,军队武装与诸侯有了差别。火是本朝,有人惑乱,诬陷本朝国君,司寇就要执法诛灭他。执法人就是水,所以说水胜火。

土是国君的官职,他的国相是司营。司营是神人,君主所做的事都说可以,君主所说的话都说好,阿谀迎合君主的想法,听任、偏袒同党,进献君主所喜爱的东西,来使君主心里高兴,用歪理邪说引导君主,使君主陷于不义之地。大规模修造宫室,多多地建筑台榭,建筑上雕刻花纹,五光十色。对百姓赋敛没有限度,以便掠夺百姓的财物;多多地征发徭役,以致错过了百姓务农的农时,从事事情没有止境,夺取百姓的劳动力。百姓愁苦,背离自已的国家,楚灵王就是这样的人。修造乾谿台,三年没有修成,百姓疲惫不堪而背叛楚灵王,直到灵王自己被杀。土是国君的官职,君主特别侈奢,过度失礼,百姓就背叛了。百姓背叛,他们的国君就没有出路了。所以说木胜土。

金属司徒。司徒好比是贼寇,对内得势于君,对外使军士骄傲,独揽大权,独占权势,屠杀无罪之民,对外侵伐别国对内暴虐百姓,攻击作战随意强取,有令不执行,有禁令也不停止,将帅之间不团结,士卒之间不服从。结果军力越来越弱,领土被削小,使国君蒙受耻辱,司马诛杀这种司徒,楚国杀它的司徒得臣就是如此。得臣多次参战打败敌人,在国内得到国君信任,骄横不体恤部下,士兵不为他效命,面对强敌却显得弱小,而使楚国危险,司马诛杀了他。金属司徒,司徒软弱,不能驱使士兵,所以司马杀死他。所以说火胜金。

水属司寇。司寇作乱,阿谀迎合,小心谨慎,巧言待人,笑脸相迎,接受拜见与财物馈赠,偏袒亲友的不公平,轻慢命令急速诛杀,诛杀无罪之人,司营指责这种做法,营荡就是这类人。营荡任齐国司寇。太公被封在齐地,以治国的关键向他发问,营荡回答说:“使用仁义而已。”太公说:“使用仁义又怎么样?”营荡说:“仁就是爱护人,义就是尊重者老。”太公说:“爱护人、尊重老人又怎么样?”营荡回答说:“爱护人,有孩子不依靠孩子的力量生活;尊重长者,妻子年长丈夫也要向她礼拜。”太公说:“我想要用仁义治理齐地,现在你却用仁义扰乱齐国,我立即就杀死你,以便稳定齐国”。水就是执法的司寇。执法如偏袒亲朋就不公平,依据法律惩罚人,司营可以指责他,所以说水胜火。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春秋繁露作者:董仲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