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春秋繁露》68、郊事对


【本篇题解】董仲舒曾任胶西王相,因病免官,回到长安老家居住。《汉书·董仲舒传》说他“以修学著书为事,朝廷如有大议,使使者及廷尉张汤就其家而问之,其对皆有明法”。《郊事对》(《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作“郊祀对”)即是其中一篇。郊事即郊天之事,是国家的重大事情。由于年代久远,汉武帝对郊礼的某些问题不太清楚,因此特派张汤咨询董仲舒。董仲舒就郊礼的意义、鲁国作为诸侯却能举行郊祭以及一些具体操作的细节问题,根据公羊学理论,一一作了回答。

廷尉臣汤昧(1)死言:臣汤承制,以郊事问故胶西相仲舒。臣仲舒对曰:“所闻古者天子之礼,莫重于郊。郊常以正上月辛者,所以先百神而最居前。礼,三年丧,不祭其先,而不敢废郊。郊重于宗庙,天尊于人也。《王制》曰:‘祭天地之牛茧栗(2),宗庙之牛握(3),宾客之牛尺。’此言德滋美而牲滋微也。《春秋》曰:‘鲁祭周公,用白牡。’色白贵纯(4)也。帝牲在涤(5)三月,牲贵肥洁,而不贪其大也。凡养牲之道,务在肥洁而已。驹犊未能胜当豢(6)之食,莫如令食其母便。”臣汤谨问仲舒:“鲁祀周公用白牡,非礼也?”臣仲舒对曰:“礼也。”臣汤问:“周天子用骍辋(7),群公不毛(8)。周公,诸公也,何以得用纯牲?”臣仲舒对曰:“武王崩,成王立而在襁褓之中,周公继文武之业,成二圣之功,德渐天地,泽被四海,故成王贤而贵之。《诗》(9)云:‘无德不报。’故成王使祭周公以白牡,上不得与天子同色,下有异于诸侯。臣仲舒愚以为报德之礼。”臣汤问仲舒:“天子祭天,诸侯祭土,鲁何缘以祭(10)郊?”臣仲舒对曰:“周公傅(11)成王,成王遂及圣,功莫大于此。周公,圣人也,有祭于天道。故成王令鲁郊也。”臣汤问仲舒:“鲁祭周公用白牡,其郊何用?”臣仲舒对曰:“鲁郊用纯骍辋。周色上赤,鲁以天子命郊,故以骍。”臣汤问仲舒:“祠宗庙或以鹜当凫,鹜非凫,可用否?”仲舒对曰:“鹜非凫,尧非鹜也。臣闻孔子入太庙(12),每事问,慎之至也。陛下祭躬亲,斋戒沐浴,以承宗庙,甚敬,谨奈何以凫当鹜,鹜当凫?名实不相应,以承太庙,不亦不称乎?臣仲舒愚以为不可。臣犬马齿衰(13),赐骸骨,伏陋巷(14)。陛下乃幸使九卿(15)问臣以朝廷之事,臣愚陋。曾不足以承明诏,奉大对。臣仲舒昧死以闻”。

【注释】 (1)汤:张汤。西汉初时杜(后为杜陵即今陕西西安附)近人,武帝时曾为吏,掌刑狱,以能用酷刑名于史。昧:同“冒”,冒犯。(2)茧栗:指祭祀用牛的角如同蚕茧或栗一样小。巧牛角小,牛当然不会太老、太大。(3)握:指牲牛角长度不盈握,即不过四指长。(4)纯:颜色单一,没有杂色。(5)涤:宫名,饲养祭祀天帝牺牲的地方。因牺牲在祭祀前要在这里洗涤干净,所以称为涤宫。(6)驹(jū)犊:小马、小牛。驹:喂养牛羊。豢:喂养犬猪之类。(7)骍辋:赤土色的雄牛。骍:赤土色。(8)不毛:不是单一纯色。(9)《诗》云:诗见《大雅·抑》。(10)何缘:为什么,什么缘故。祭郊:应作“郊祭”,在郊野祭祀,即祭天。(11)傅:教导,辅佐帝王或王子。(12)太庙:天子的宗庙。(13)齿衰:年事已高。齿:年齿,年令。(14)伏陋巷:指地位低下,居处简陋。因前文自比犬马,所以这里说“伏”,是自谦的说法。(15)九卿:直接辅佐君主统治国家的高级官吏。汉代的九卿包括:太常、光禄、卫尉、太仆、廷尉、大鸿臚、宗正、大司农、少府。

【译文】 廷尉张汤冒着死罪发问:臣我接受皇帝命令,将郊祭之事向前胶西相董仲舒询问。

臣董仲舒回答说:“所听到的古代天子的礼节,没有什么比郊祭更重要的。郊祭经常在正月的第一个辛日,是因为要在各种神灵之先并放在最前位。礼规,定三年守丧,可以不祭祀自己的先人,但不敢废弃郊祭。郊祭比祭祀祖先宗庙重要,因为上天比人尊贵。《礼记·王制》讲:‘祭祀宗庙的牲牛,其角只有四指长,祭祀宾客的牲其牛角可达一尺。’这是说德滋生美好而牲滋生隐微。《春秋传》说:‘鲁国祭祀周公,用的白色雄性牲牛。’颜色白因颜色单纯而可贵。祭祀天帝的牲牛要在涤宫清洁喂养三个月,牺牲高贵膘肥而又洁净,不贪图它体大。所有的喂养牺牲的原则,务必要膘肥洁净罢了。年幼的马牛之类不能全部喂养,不如让它们吃他们的母乳方便。”

臣张汤恭谨地向董仲舒发问:“鲁国祭祀周公使用白色雄性牛,不符合礼吗?”

董仲舒回答说:“符合礼。”

张汤问:“鲁国祭祀周天子用赤土色的雄性牲牛,祭祀其它别人用不是单一颇色的牲牛。周公是其他人之一,为什么要用单一颜色的牲牛?”董仲舒回答:“武王逝世后,成王继位时还是在襁褓当中的小孩子,周公继承周文王、武王的事业,完成文武二王的功业,德行渐润天地,恩泽施于四面八方,所以成王以为他贤能并尊重他。《诗经》说:‘没有任何恩德不做回报。’所以成王让用白色的牲牛祭祀周公,往上不能和祭祀天子时使用的相同,往下要和祭祀诸侯时用的有差别。臣董仲舒认为这就是报答恩德的礼节”。张汤向董仲舒发问说:“天子祭祀上天之神,诸侯祭祀社神,鲁国什是么原因祭祀上天?”董仲舒回答:“周公教导、辅佐周成王,周成王便修养成圣人,功业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周公是一名圣人,对上天的道理要进行祭祀。所以成王让鲁国祭祀上天。”

张汤向董仲舒发问:“鲁国祭祀周公用单一白色的雄性牲牛,在郊祭时用什么样的牲牛?”

董仲舒回答说:“鲁国郊祭用单一颜色的赤色的牲牛,周天子崇尚赤色,鲁国因为周天子让他进行郊祭,所以用赤色牲牛。”

张汤向董仲舒问:“祭祀宗庙有的用鹜鸭充当野鸭,鹜鸭不是野鸭,能使用它吗?”

董仲舒回答说:“鹜鸭不是野鸭,野鸭不是鹜鸭。我听说孔子进入太庙,对每件事都要问,慎重得特别厉害。君主祭祀一定亲自参加,还要斋戒洗浴,而承祭宗庙,特别恭敬,为什么用野鸭代替鹜鸭,用鹜鸭充当野鸭?名称和实际不相符合,来承敬太庙,不是不合适吗?我董仲舒认为不可以。我己如犬马一样年齿甚高,上天赐予我这副老骨头,居住在鄙陋的街巷。君王竟派遣高官将朝廷的大事向我询问,我愚笨眼光浅陋,竟然不能承接君王圣明的命令,回答君王的问题。我董仲舒冒着死罪让你听了上面这些话”。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春秋繁露作者:董仲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