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春秋繁露》75、天地之行


【本篇题解】本篇总的观点是认为人道应该效法天道,并论述了为政治国之道。董仲舒以天与地、心与身的关系为例证,说明了君臣之间的关系,天尊地卑、心主形副,这是自然的定律。作为君臣关系的人道也应该遵循这个定律,君道取法天道、心灵的主宰特征,而臣道则取法地道、身体的顺从特征,董仲舒由此认为只有君臣和合,才能治理好国家。

【01】 注释 译文
天地之行,美也。是以天高其位而下其施,藏其形而(1见)其光,序列星而近至精(2),考阴阳(3)而降霜露。高其位所以为尊也,下其施所以为仁也,藏其形所以为神也,见其光所以为明也,序列星所以相承也,近至精所以为刚也,考阴阳所以成岁也,降霜露所以生杀也。为人君者,其法取象于天(4)。故贵爵而臣国(5),所以为仁也;深居隐处,不见其体,所以为神也;任贤使能,观听四方,所以为明也;量能授官,贤愚有差,所以相承也;引贤自近,以备股肱,所以为刚也;考(6)实事功,次序殿最(7),所以成世也;有功者进(8),无功者退,所以赏罚也。是故天执其道为万物主,君执其常(9)为一国主。天不可以不刚,主不可以不坚。天刚不则列星乱其行,主不坚则邪臣乱其官。星乱则亡其天,臣乱则亡其君。故为天者务刚其气,为君者务坚其政,刚坚然后阳道制命。地卑其位而上其气,暴其形而著其情,受其死而献其生,成其事而归(10)其功。卑其位所以事天也,上其气所以养阳也,暴其形所以为忠也,著其情所以为信也,受其死所以藏终也,献其生所以助明也,成其事所以助化也,归其功所以致义也。为人臣者,其法取象于地。故朝夕进退。奉职应对,所以事贵也;供设饮食,候视疢疾(11),所以致养也;委身致命,事无专制,所以为忠也;竭愚写情(12),不饰(13)其过,所以为信也;伏节死难,不惜其命,所以救穷(14)也;推进光荣,褒扬其善,所以助明也;受命宣恩,辅成君子,所以助化也;功成事就,归德转上,所以致义。也是故地明其理为万物母,臣明其职为一国宰(15)。母不可以不信,宰不可以不忠。母不信则草木伤其根,宰不忠则奸臣危其君。根伤则亡其枝叶,君危则亡其国。故为地者务暴其形,为臣者务著其情。

【注释】 (1)见(xiàn):同“现”,表现,显露。(2)序列星:排列众星宿。序:序列,排列。列:众多。近至精:疑为衍文。(3)考阴阳:成就阴阳二气。考:完成,成就。(4)取象于天:取法上天的形象。取:效法。(5)臣国:使诸侯臣服。国:指天子属下的诸侯的领地,这里指诸侯。(6)考:考核军功、政绩等次。(7)次序;排列次序。殿:最低等级,这里指事物的等级。最:最高等级。(8)进:这里与“晋”同义。(9)常:恒常不变的,这里指不变的规章法规。(10)归:同“馈”,赠送。(11)候视:探视。候:问候。疢(chèn)疾:疾病。(12)竭愚:用尽自己的智慧。愚:对自己智慧的谦虚说法。写(xiè)情:宣泄情感。即极力表达自己的情感。写:同“泻”。(13)饰:掩饰。(14)救穷:对事情没有完成的前途进行拯救。穷:没有出路,没有办法。(15)宰:辅佐国君统治国家的官员,即国君的助手。

【译文】 天地的运行很美好。所以上天使自己的位置很高而往下施发恩惠,隐藏自己的形体而显露出自己的光芒,排列好众星宿接近精气,完成阴阳二气而降下霜和露。使自己的位置很高,是用来显示尊贵,往下施行恩惠,是用来显示仁爱,隐匿自己的形体,是用来显示神奇,显露自已的光芒,是用来显示圣明,排列好众星宿,是用来表达互相接继,接近精,气是用来显示刚强,完成阴阳二气,是用来构成年岁的,降下霜露,是用来使万物出生和衰落的。做国君的,他的治国之法是从上天效法而来的。因此使爵位尊贵而使诸侯臣服,是用来显示仁爱;居处隐避的深官,不让自己的身体出现在人们面前,是用来显示神奇;任用贤才使用能人,观察、倾听四方之情,是用来显示圣明;根据能力授予官职,贤能、愚笨有区别,用来互相接继;引进贤能自己主动接近他,以便配备好自己的左右助手,是用来显示刚强;考核事情的实际结果,排列功绩高低等级,是用来组成社会的;有功劳的晋升,没有功绩的退出,是用来奖励和惩罚的。因此上天掌握天道成为万物之主,天子掌握治国之道成为一国之主。上天不可以不刚强,天子不可以不坚强。上天不刚强,众多星宿就要随意运行,国君不坚定,奸邪的官吏就要扰乱他们的职责。星宿乱行就要使上天灭亡,臣下乱行就要使国君灭亡。所以做为上天一定要使自已的气刚强,做国君的一定要使自己的政令坚定,刚强坚定,然后阳道才能控制命令。大地卑下自己的位置而使地气上升,暴露自己的形体用来表示本性,接受万物死亡而奉献万物出生,成就万物的成熟而将功绩归于上天。降低自己的地位是为了侍奉上天,上升地气是用来养成阳气,显露自已的形体是用来表示忠心,表现自己的本性用来显示诚实,接受万物之死是用来隐藏终结,供献万物的出生是用来帮助上天的圣明,成就万物的事业是用来帮助转化,送出自己的功绩,是用来表示符合道义。做为人臣的,他的原则是效仿大地的现象。因此早晨进朝,晚上退朝回。家禀奉职责回应对答,是用来服侍尊贵的人;准备好饮食,探视灾病,是用来表示供养;将自身和性命交出去,做起事来没有不专心致志的,是为了表忠心;用尽自己的智慧表达尽自已的情感,不掩饰自己的过错,是用来表示诚实;为灾难和气节而死,不怜惜自己的生命,是用来挽救王事的困难;提倡荣耀,表扬他们的美善,是用来帮助明智;察受君命宣扬君王的恩惠,辅佐君王成就大业,是为了帮助完成教化;事业成功,将德行归于君上,是用来表示符合道义。因此大地表明自己的道理成为万物之母,臣子表明自己的职责成为一国的助手。母亲不可以不诚实,助手不可以不忠诚。母亲不诚实,草木就要伤害他们的根,助手不忠诚,奸佞之人就要危害他们的国君。根伤害了就要丢失枝叶,国君有危害就要灭亡他的国家。因此做为大地一定要显露自己的形体,做臣子的一定要表示自已的情感。

【02】 注释 译文
一国之君,其犹一体之心也。隐居深宫,若心之藏于胸;至贵无与敌(16),若心之神无与双也。其官人上(17)士,高清明而下重浊,若身之贵目而贱足也;任群臣无所亲,若四肢之各有职也;内有四辅(18),若心之有肝肺脾肾也;外有百官,若心之有形体孔窍(19)也;亲圣近贤,若神明皆聚于心也;上下相承顺,若肢体相为使也;布恩施惠,若元气之流皮毛腠理(20)也;百姓皆得其所,若血气和平,形体无所苦也;无为致太平,若神气自通于渊也;致黄龙凤皇,若神明之致玉女芝英(21)也。君明,臣蒙其功,若心之神,体得以全;臣贤,君蒙其恩,若形体之静而心得以安。上乱下被其患,若耳目不聪明而手足为伤也;臣不忠而君灭亡,若形体妄动而心为之丧。是故君臣之礼,若心之与体,心不可以不坚,君不可以不贤;体不可以不顺,臣不可以不忠。心所以全者,体之力也;君所以安者,臣之功也。

【注释】 (16)与敌:“与之敌”的省略,和他相匹敌。敌:匹敌,对等。(17)官人:使人做官,即委任别人官职。上:同“尚”,崇尚,看重。(18)内:指朝廷之内。四辅:国君的四名重要的卿士,即左辅、右弼、前疑、后。丞(19)孔窍:指人的口鼻耳眼等器官。(20)腠(coù)理:皮肤的纹理。(21)玉女:据传说,古代在太华山上有青要、乘弋等玉女手持玉浆,人要喝了这种玉浆就可以成仙。芝英:传说中的可以延年益寿的仙草。

【译文】 一国的国君,他如同一个人身体的心脏。隐居在深官中,如同心脏隐藏在胸腔中;特别珍贵没有什么能和它对等,如同心的精神没有什么能和它成双成对。他委任别人官职崇尚有能力的人,使清明者有高地位,而使混浊不清者降职,如同人身体以眼目为贵重,而以脚为低贱;任用群臣,没有偏爱,如同四肢各自都有自己的职责;朝廷之内有四大助手,如同人体内有肝、肺、脾和肾脏;朝廷外有百宫,如同心脏之外的身体和七窍,亲近圣明者接近贤能,如同精神智慧聚合在心上;上级下级承接随顺,如同肢体相互被使用;施布恩惠,如同元气流动在人的皮肤纹理和毛发之间;老百姓都能各自得到其所要得到的,如同血气平和协调,身体没有什么痛苦;不主动去发布什么号令导致天下太平,如同精神、元气通向身体内深处;招来黄龙凤凰,如同精神招致玉女摘取神仙之草。君主圣明,臣子能得到他的功绩,如同心脏如有了精神,身体就得以保全;臣子有能力,国君能受到恩惠,如同身体静处而内心得以安稳。在上位者作乱,在下边的人就遭受祸患,如同耳目不灵便而手脚被伤害;臣下不忠诚,君主就要灭亡,如同身体随意活动而心被它伤害。因此君臣之间的关系,如同心脏和身体一样,内心不可不坚定,国君不可以不贤能;身体不可以不顺畅,臣下不可以不忠诚。内心用来保全的,是身体力气;君主用来安稳的,是臣下的功绩。


分类:儒家经典书名:春秋繁露作者:董仲舒